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新聞極短評
市長:人民戰士  副市長: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政治社會公共議題【新聞極短評】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政治新聞評論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黨員換黨就像換衣服
 瀏覽42|回應0推薦0

人民戰士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政黨失去理想只剩軀殼
黨員脫黨就像換件衣服
不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了

選舉內戰4種打法 這種神祕力量最可怕

2018-08-10 08:00聯合報 記者程嘉文/報導

前立委楊麗環昨天(9日)下午發表聲明,宣布退出國民黨。她在聲明表示,黨的領導人已不被民眾所信任,「為了桃園要加速發展,我決定走一條以民意為依歸的路」,讓國民黨內有心想要繁榮桃園、服務民眾的人都能看見希望。由於楊麗環今年初參與國民黨桃園市長黨內初選失利,認為民調不公,她宣布退黨的舉動,被外界認為代表將堅持參選到底。

前立委楊麗環批民調不公,九日下午聲明退出國民黨。圖╱聯合報系資料照片

楊麗環退黨 藍「收復失土」更難

對於被點名「不被民眾所信任」,黨主席吳敦義回應,事情正由黨部主委楊敏盛處理,至於「她要不要信任誰,這是她的事情。」

楊麗環在2016年的立委選戰中,被民進黨挑戰者擊敗,當時頗讓外界訝異。一般認為,民進黨籍市長鄭文燦經營地方有成,已經使原本明顯藍大於綠的桃園,如今成為國民黨的艱困選區。如今楊麗環再跳出來自立門戶,儘管不是扭轉乾坤,卻仍使藍營「收復失土」的難度愈來愈高。

提名糾紛 四種模式

各政黨每逢選舉的提名,都難免造成幾家歡樂幾家愁。如果要分析各種因為提名而導致的齟齬,大概可分幾類:

一、脫黨參選型

即使初選或民調輸了,但還是執意出來選。對於曾經長期執政、「利益性結合」色彩較強的國民黨,這種事情幾乎是其「光榮」傳統,案例數量之多,不及備載,今年底的大選也不例外。除了桃園的楊麗環,國民黨還有澎湖的鄭清發。共同的情況,都是初選前大家講好遊戲規則,但等到民調做出來,再大喊民調不公或黨中央打壓,接著脫黨參選。

就是要選的例子,國民黨還有澎湖的鄭清發(右)。圖╱聯合報系資料照片

不過最特別的是新竹縣的國民黨提名。最早國民黨有意參選者達成共識,要以民調決勝負。不過沒隔多久,卻傳出地方對呼聲最高的立委林為洲有意見。最後黨中央半途決定修改遊戲規則,由原本的全民調改成徵召;民調數字最高的立委林為洲,因為堅持參選,最後反而被國民黨開除黨籍,創下國民黨中央輸不起的特殊場景。

國民黨立委林為洲因堅持參選,遭黨部開除黨籍。圖/聯合報系資料照片

二、同黨翻臉型

與第一種模式不同的是,不是提名結果後才翻臉,而是先前就翻臉。這往往是幾位當事人之間,本來就有很深的嫌隙。因此初選還沒開跑,自認在黨中央的影響力不及對手、初選勝算不高的一方,往往不等待不被提名,直接發難倒戈。

新竹縣前縣長鄭永金(中)與邱鏡淳的多年恩怨,讓鄭永金2014年與民進黨結盟挑戰邱鏡淳。圖/聯合報系資料照片

類似例子在國民黨方面,包括嘉義市的蕭淑麗;或是新竹縣前縣長鄭永金、邱鏡淳的多年恩怨,導致原本在2012年大力支持馬英九總統連任的鄭永金,在2014年與民進黨結盟挑戰邱鏡淳。四年後的縣長選舉,鄭永金的兒子鄭朝方,甚至直接代表民進黨參選縣長。

與黨分手 非藍營專利

民進黨支持者早年死忠性格甚強,一旦選擇與黨分手,就註定失去支持,然而隨著政治版圖擴大,內部勃谿也愈來愈多;尤其蔡英文全面執政以來民調低迷,敢於挑戰提名制度的從政黨員,也愈來愈多。

陳明文張花冠 戲碼不斷

陳明文(右)、張花冠,因陳強行勾肩,昔日戰友對簿公堂。圖/讀者提供

最明顯例子是嘉義縣:當初陳水扁上任後,立委陳明文帶著整個派系「帶槍投靠」,嘉義縣從此成為全台灣民進黨組織扎根最嚴密、政黨優勢最顯著的所在。陳明文與現任縣長張花冠,還創下「一人幹立委,一人幹縣長,任滿互換職務」的罕見態勢。然而當初的親密戰友,如今卻撕破臉:民進黨提名陳明文系統的翁章梁參選下屆縣長後,副縣長吳芳銘卻突然宣布,脫黨參加縣長選舉。外界不少人認為,這是「小花縣長」的復仇。

三、沒黨證的黨員?養虎為患型

白色力量 柯P最經典

民進黨本來認為,柯文哲(紅領帶者)可以成功扮演「沒有黨證的黨員」,但事與願違。圖/聯合報系資料照片

最明顯的例子,當然是台北市柯文哲。民進黨原本認定台北市藍大於綠,2014年乾脆不提名,支持自行參選的台大醫院前急診部主任柯文哲。結果國民黨歷經2013年馬王之爭、2014年太陽花學潮的重擊,面對社會普遍對「貧富不均」與「兩岸交流成為部分人士私利」的質疑,國民黨候選人連勝文正好兩項都「中鏢」,結果意外以空前的幅度落敗,震撼政壇。

民進黨本來認為,柯文哲可以成功扮演「沒有黨證的黨員」,沒想到三年多下來,柯文哲的行政能力雖然頗遭訾議,但在搭配新生代選民嗜好的宣傳策略上,卻是「白出於綠而勝於綠」。柯文哲成功地抓住選民對藍綠兩黨失望透頂的情緒,把自己包裝成當今台灣政壇最大的政治明星。

另一方面,民進黨內又受限於深綠勢力的壓力,必須與喊出「兩岸一家親」的柯文哲分道揚鑣。提前「梭哈」的結果,如今自提的姚文智,聲勢低迷到超乎預期的地步。如果不能止頹起弊,年底的選票數字,將會是對蔡政府與民進黨的重重一擊。

面對競爭對手柯文哲,台北市長參選人姚文智陷入苦戰。圖╱聯合報系資料照片

四、友黨非黨友型

時代力量 小綠蝕大綠

2016年時代力量的崛起,同樣相當程度必須感謝民進黨當時為了贏得總統大選,積極「扶持」所有的反馬力量。雖然提供的幾個立委選區,都是藍大綠小的傳統艱困區,沒想到選民實在對國民黨太失望,「鐘擺」出現空前傾斜,時代力量一舉攻上三席區域立委。「小綠」翅膀長硬之後,反而侵蝕「大綠」的版圖。

台南市警局退休局長陳子敬參選台南市長,讓高思博備受威脅。圖╱聯合報系資料照片

無黨籍陳子敬挑戰 高思博雪上加霜

以無黨籍身分參選台南市長的市警局前局長陳子敬,由於背景也屬泛藍,對於國民黨提名的高思博,當然有雪上加霜的分票效果。對此陳子敬多次表示,自己出馬的一大原因,就是國民黨曾經多次勸他出來。

這似乎證明,以「無黨籍黨友」挑戰艱困選區,國民黨也考慮過類似招式。不過柯文哲至少與民進黨合作了一任才翻臉;國民黨似乎還沒享受到甜頭,如今就要面對兄弟鬩牆的苦果。

由於不同縣市的特殊因素,兩黨往往都有一些立場接近、但屬於無黨籍或小黨的「黨友」。然而多年下來,往往隨著當事人之間的互動關係改變,或是整體的政治形勢轉化,使得黨友如今成為競爭對象。

民進黨這次的縣市長大選,在台南要遇上台聯的許忠信。圖╱聯合報系資料照片

民進黨這次的縣市長大選,在台南要遇上台聯的許忠信,以及彰化的黃文玲。國民黨則在新竹市,面對議長謝文進。

金馬選舉 宗族角力戰

另外一種特殊型態,出現在金馬外島:屬於福建省的金馬地區,政壇基本上一面倒挺藍,金門、連江兩個縣議會,一共28席議員中,只有金門陳滄江一名民進黨,其他均屬國民黨或黨友。即使陳滄江,先前也曾加入國民黨與新黨,加上1990年代就積極投入爭取解除金馬戒嚴與戰地政務,累積深厚支持度;未來綠營新生代能否接得下棒子,還很難說。

民進黨籍的陳滄江,先前也曾加入國民黨與新黨,累積深厚支持度。圖╱聯合報系資料照片

因此外島的選舉,向來不是意識形態的差異,而是到不同鄉鎮、宗族之間的角力。由於候選人的人際網絡勢力極為重要,因此不被黨提名者,往往不惜脫黨參選,當選機率也不低。過去泛藍分裂出新黨與親民黨,都曾經吸引不少有志從政的鄉親參與,如今兩黨式微,政壇又回到國民黨與無黨籍黨友的天下。

陳福海從政路 特殊選戰縮影

現任金門縣長陳福海的從政之路,堪稱當地特殊政治文化的縮影:陳福海以國民黨出道,2005年因參選縣長而退黨。2008年擊敗新黨的吳成典當選立委,加入無黨聯盟黨團運作,2011年因宋楚瑜的邀請而加入親民黨,2012年被縣議員楊應雄(國民黨籍,前新黨)擊敗。2014年,陳福海擊敗現任縣長李沃士(國民黨籍,前新黨),成為金門縣首任無黨籍縣長。吳成典2014年代表新黨角逐縣長,結果又成為陳福海的手下敗將,如今卻成為金門縣的副縣長。

現任金門縣長陳福海(右)的從政之路,堪稱當地特殊政治文化的縮影。圖╱聯合報系資料照片

地方也傳聞,身為全國最有錢的縣府,陳福海積極運用公務資源收攬人心,如果連任成功,有機會如同花蓮的傅崑萁,成為「金門王」。

與蔡政府硬幹 挑戰連任有硬道理

國民黨徵召現任立委楊鎮浯(前右二),挑戰爭取連任的陳福海。圖/聯合報系資料照片

這次國民黨徵召現任立委楊鎮浯(曾任李沃士縣府的交通旅遊局長),挑戰爭取連任的陳福海。如果在其他縣市,現任縣長面對強敵,可能選擇倒向綠營尋求支持。然而陳福海不但沒有靠向民進黨,反而兩岸通水事件上,選擇與蔡政府硬幹。這只能說是當地輿情特殊,才會出現的獨有現象。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65396&aid=58399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