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現在台灣五毛馬網工卑賤的伎倆
市長:馬可仕很無恥  副市長: 英雄狗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政治社會政治時事【現在台灣五毛馬網工卑賤的伎倆】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不分版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神威女俠意外傳奇(4)
 瀏覽221|回應0推薦2

武林女俠的腳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2)

搞甚麼飛機?
馬戲團

祖騰龍欣喜的大讚關凌鳳之後又嘲諷道:

「嗯!果真是豪爽又坦率的武林盟主神威女俠!喂!該不是因為妳的靴子被我脫掉,妳白嫩嫩的玉腳被我看到了,所以就喜歡上我了吧?」

關凌鳳又被逗得呵呵作笑答道:

「嘿!本姑娘還真的是在靴子被你脫掉,兩腳露出來的時候喜歡上了你。」

關凌鳳再接著道:

「本姑娘當然不是真的喜歡自己靴子被你脫掉,自己的腳被你看到,祇是你對本姑娘出招的態勢,本姑娘就是特別欣賞你那般態勢;且你能脫掉武功這麼高的本姑娘的靴子,本姑娘武功雖仍比你高,但本姑娘還是非常欣賞你的武功。」

這話又再引來祖騰龍的嘲諷,祖騰龍譏道:

「喔!搞了半天,原來誰能脫掉天下無敵武林盟主神威女俠的靴子,看到天下無敵武林盟主神威女俠白嫩嫩的玉腳,天下無敵武林盟主神威女俠就喜歡誰呀!」

關凌鳳又再呵呵作笑並又嘲諷自己的道:

「是呀!想不到你祇要脫掉本姑娘的靴子看到本姑娘的腳,本姑娘竟然就喜歡上你了。」

祖騰龍很得意的又嘲諷道:

「我將妳引來此地算計妳,妳明知我要算計妳,卻硬要來挑戰我對妳的算計,但結果還是被我算計了。」

關凌鳳辯解道:

「嗯!本姑娘是自己心甘情願被你算計的,不是你真的能算計到本姑娘;那些關家堡弟子沒看出你的意圖,還叫本姑娘不要進來,以免中你圈套;其實以本姑娘性情,你愈設圈套算計本姑娘,本姑娘愈要來探你的圈套,不管你設什麼圈套,本姑娘都能事先就識破你的圈套,而且還能事先想好破你圈套的辦法。」

這時祖騰龍又插口嘲諷道:

「嗯!事先就想好破我圈套的辦法,結果不但沒破我圈套,還是中我算計了。」

關凌鳳繼續辯解道:

「本姑娘既知你是為這個將本姑娘引到這裡來的,那本姑娘就要來看看你是什麼人啦!假如你心懷不軌,想欺騙本姑娘、非禮本姑娘,那你脫掉本姑娘靴子,本姑娘打赤腳都能破你圈套;因為本姑娘看出你沒惡意,是真心想與本姑娘作伴,因此被你算計是在解決本姑娘的一大問題,被你算計是本姑娘的一大收獲,所以本姑娘心甘情願被你算計。」

祖騰龍又得意的再嘲諷關凌鳳道:

「所以妳兩次向我挑戰,兩次都讓我白吃妳的豆腐,讓我白享兩次艷福。」

關凌鳳糾正祖騰龍的話道:

「剛才本姑娘就說了,那也是在跟你比鬥,向你挑戰,並不是在跟你打情罵俏,不是在跟你親熱;不過本姑娘還是被你吃了豆腐佔了便宜,心中更喜歡你,因為被你吃豆腐佔便宜的感覺,實在太快樂了。」

祖騰龍對關凌鳳所說的有些不解的問道:

「那我吃妳豆腐佔妳便宜玩妳的腳,不是對妳非禮嗎?」

關凌鳳答道:

「就是因為被你吃豆腐,腳丫子被你玩,所以才感覺出你沒對本姑娘心懷不軌,且還深藏著真情;如果你心存淫念,那你觸碰本姑娘身體,本姑娘會有另一種不同感覺;本姑娘剛才為何任你擺佈戲弄,原來還是在測你的心。」

祖騰龍又很得意的嘲諷問道:

「真好!妳這樣測我的心,讓我白白大享艷福,妳還愈測愈喜歡我,也就是我愈享妳的艷福妳愈喜歡我,是不是呀?」

關凌鳳回答這個嘲諷的問題並收起嘻笑道:

「你既對本姑娘無非份之念且又有真情,白白的給你撿個這麼大的便宜,本姑娘也樂意呀!況且被你白吃豆腐白佔便宜還是在享受樂趣呢!好了!我們的比鬥還沒比完,祇因你說中本姑娘的心中事,本姑娘不想忸忸怩怩,本姑娘祇是向你坦白自己心中事,但現在還在跟你比鬥,並沒跟你談情說愛;咱們繼續比鬥,等比鬥決出勝負後再講談情說愛的事!」

祖騰龍又再嘲諷道:

「嗯!現在就跟我談情說愛不比鬥了,妳就輸了,妳輸了就要打赤腳回關家堡了,那就不是暫時丟個小臉,而是真正丟大臉了。」

關凌鳳故作疑問道:

「你該不會並沒打贏本姑娘,卻以好像打贏本姑娘的樣子耍賴皮,欺騙天下人吧?」

祖騰龍不甘受誣的答道:

「我祖某豈是這種人?我當然要以真本事打贏妳,來吧!」

祖騰龍話一說完,二人激鬥再起,這回二人都雙手和雙腳齊出,不但都雙手攻擊對方,且還都雙腳連踢對方,形成兩雙手和兩雙腳不停的激烈交錯;關凌鳳一雙光著的嫩腳與祖騰龍一雙穿著厚又硬靴子的腳對踢,剛才關凌鳳光著的腳不怕踢硬石頭,靴子再厚再硬,原本也硬不過石頭,但祖騰龍武功高強,祖騰龍穿上硬靴,就遠勝過硬石頭,但關凌鳳光著的嫩腳仍不怕祖騰龍穿的硬靴;在打鬥中,關凌鳳還用光著的嫩腳的腳趾頭去頂祖騰龍猛力踹來的硬靴底,竟將祖騰龍踹來的這一腳擊退,關凌鳳的光腳依然白嫩嫩,無痛無傷。

二人激鬥正烈,森林外的關家堡弟子久不見堡主出來,大家開始心急,關凌鳳的兩位師叔高天厚與曹風山,他倆想進森林去找關凌鳳,但又怕在森林中遇到野獸,於是就以輕功躍到森林樹頂,將樹頂葉叢當作地一般在上面行走,他倆邊走邊聽下面林中聲音,聽到打鬥聲,就去追尋打鬥聲,終於發現空地,看到關凌鳳與祖騰龍二人在打鬥;他倆二話不說,立從葉叢頂下落進空地中,並一起出手向祖騰龍猛攻;關凌鳳為與祖騰龍公平比鬥,她的兩個師叔下來出手助陣,她就往後一退,在一邊旁觀;她這兩位師叔哪裡是能夠脫掉她的靴子的祖騰龍的對手?祖騰龍祇三拳兩掌,她這兩位師叔就都摔倒在地;關凌鳳遂喝令道:

「住手!」

關凌鳳接著道:

「這位就是祖騰龍祖少俠,請二位師叔不要對祖少俠無禮。」

關凌鳳並同時對祖騰龍道:

「你!這是本姑娘的兩位師叔,這位是高天厚師叔,這位是曹風山師叔。」

祖騰龍遂向高天厚與曹風山二人行禮,高天厚與曹風山二人對所見情狀深感不解,高天厚就開口問道:

「堡主!那妳為何又跟祖少俠打鬥起來?」

曹風山亦接著問道:

「是呀!堡主妳又怎麼會打赤腳?妳的靴子呢?」

關凌鳳被問得感覺自己打赤腳的樣子有些好笑,憋住笑聲的答道:

「兩位師叔,就是這位祖少俠脫了晚輩的靴子,晚輩才會和他比鬥,但他不是壞人,他以後還會幫我們對付屠天煞呢!」

關凌鳳的話將高天厚和曹風山說得更莫名其妙,更不懂究竟是怎麼回事,關凌鳳打斷他倆思緒道:

「好了!這事待會兒再跟你們細說。」

說完,關凌鳳又出招攻向祖騰龍,二人大戰再起;繼續是兩雙手和兩雙腳不停的激烈交錯,雙方皆攻勢強猛,正因為強攻遇上強攻,結果變成硬擋遇上硬擋,雙方仍都攻不到對方身上;一旁觀戰的高天厚與曹風山,似乎也從祖騰龍所出招式看出祖騰龍是誰,但又不知道祖騰龍是誰,二人遂皆一臉困惑表情默默無語互相對望。

這時,森林外的關凌鳳表弟孫武雄也耐不住了,遂偕與他相伴的關家堡女弟子連秀芳,二人也從森林頂葉叢上飛奔到空地;下了空地,二人亦欲出手助關凌鳳對付祖騰龍,但為高天厚和曹風山制止;孫武雄亦疑惑不解的問道:

「高師叔!曹師叔!這究竟是怎麼回事?」

高天厚答道:

「我們也不知道,我們祇知道這個人就是祖騰龍,他是幹什麼的,祇有堡主知道。」

連秀芳也感覺奇怪的問道:

「那堡主為什麼打赤腳?她的靴子到哪裡去了?」

曹風山答道:

「不知道!剛才我們也是這樣問堡主,可是堡主愈說我們愈糊塗。」

高天厚這時語帶責備的對孫武雄和連秀芳道:

「你們兩個也跑進來,那森林外那些弟子不是沒人帶領了嗎?」

孫武雄懇請的答道:

「高師叔!曹師叔!換你們二位師叔到外面顧那些弟子吧!我們來陪伴堡主。」

曹風山不同意孫武雄的話道:

「看來堡主不需要我們幫助,我們都一起出去吧!」

連秀芳有些不願的道:

「可是堡主和那姓祖的打得那麼凶,不把事情弄清楚,實在不放心出去啊!」

高天厚就對連秀芳道:

「那妳就留下來陪伴堡主吧!」

孫武雄有些不捨離開連秀芳,但也不敢說什麼;這時正與祖騰龍打鬥的關凌鳳,她邊打邊下令道:

「高師叔!就請你到森林外帶領那些弟子,其餘都留在這裡。」

高天厚、曹風山、孫武雄、連秀芳四人就齊聲道:

「是!堡主!」

高天厚從關凌鳳之命從森林頂離開森林後,剩曹風山、孫武雄、連秀芳三人靜觀關凌鳳與祖騰龍的打鬥,關祖二人依舊纏鬥難解;這時孫武雄和連秀芳也對祖騰龍所出招式有些眼熟而心生疑問,孫武雄就向曹風山問道:

「曹師叔,這姓祖的好像?……」

曹風山反問道:

「你是不是也從他招式中看出他像是有來歷,卻又不知他是什麼來歷?」

孫武雄默默點頭「嗯!」了一聲,曹風山接著道:

「真不知究竟怎麼回事,堡主莫名其妙的打赤腳和他打鬥,卻又將他當朋友?」

連秀芳對「堡主莫名其妙的打赤腳」一句感覺好笑,摀著嘴嗤笑,曹風山再接著道:

「堡主現在可能已知道這姓祖的是誰,哎!還是待會兒聽堡主怎麼說吧!」

激烈打鬥中的關凌鳳和祖騰龍,雙方依然誰都無法取勝對方,這時關凌鳳又躍上馬背,又再赤腳站在馬背上,祖騰龍也跟著躍到馬背上,二人又在馬背上繼續激烈打鬥起來;四隻腳同時站在一個小小馬背上面,腳步難有移動空隙,祖騰龍就利用自己穿靴關凌鳳打赤腳,在雙手與關凌鳳過招的同時,又去踩關凌鳳光著的腳,且還接二連三不停的踩,關凌鳳兩隻光腳也接二連三不停的收腳閃躲;在這無處移動腳步的小小馬背上,打赤腳確是要比穿靴吃虧些;但武功機智樣樣過人的神威女俠關凌鳳,當然不會就這麼束「腳」無策的祇能閃躲,她在不停的收腳閃躲中,忽的一腳踢往祖騰龍肚腹,祖騰龍忙收腹閃躲;關凌鳳兩手分別抓住祖騰龍的兩手,關凌鳳內功果真比祖騰龍強,祖騰龍雙手被關凌鳳抓住就掙脫不掉,關凌鳳朝祖騰龍身子連環猛踢;雙手被抓,就很難閃躲對方腳踢過來,尤其在這移動腳步地方很小的馬背上,手被對方抓住,更難閃避對方的腳踢,但祖騰龍是身手矯健武功極高的高手,還是勉強閃避過去了;祖騰龍也是武功機智樣樣過人的少俠,同樣不會祇知閃躲,他亦反踢關凌鳳,關凌鳳抓著對方兩手,當然同樣不易閃避對方踢來的腳,祖騰龍反踢幾腳,關凌鳳就被迫放掉祖騰龍的雙手;二人繼續雙手出招互攻,祖騰龍又再去踩關凌鳳光著的腳,關凌鳳索性讓祖騰龍踩一腳,被踩後立即往上反踢,不但將祖騰龍踩來的一腳彈開,且還令祖騰龍差點跌倒;關凌鳳被踩的一腳,非但沒被踩傷,且還沒被踩髒,依然白嫩嫩的沒有一點傷,祖騰龍靴底的灰土也一點都沒沾到關凌鳳的腳上,因為關凌鳳的反踢,不但將祖騰龍踩來的一腳彈開,連踩在腳上的灰土也全都彈得乾乾淨淨;關凌鳳的武功,打赤腳不怕被穿靴的踩,打赤腳竟然還不怕武功這麼高的祖騰龍穿靴來踩;關凌鳳語帶示威的笑道:

「假如本姑娘穿著靴子,這一反踢,你準摔下馬!」

二人都跳下馬來繼續再戰,又是兩雙手和兩雙腳不停的激烈交錯;這時兩人都想翻到對方身後,竟二人同時彈腿,同時將身子拋入半空中,結果二人在半空中意外相迎,急忙彼此交手互攻;二人仍都想在半空中翻身,因此二人都祇翻了半圈,就背對背相碰;於是倒懸在半空中的二人就兩雙腳掌彼此互擊,關凌鳳光著的雙腳與祖騰龍穿靴的雙腳對擊,關凌鳳的光腳一點都不輸祖騰龍穿靴的腳;兩雙腳掌是一雙光腳的腳底與一雙厚又硬的靴底互擊,又將二人身子都往回反彈,二人都又往回翻身;關凌鳳一雙赤腳底與這麼硬的一雙厚靴底這麼猛力的互擊,關凌鳳嬌嫩的赤腳底非但一點都不痛,反而還令穿著厚硬靴底的祖騰龍感覺腳底受重擊;二人身子都再翻回來後,一面繼續在半空中雙手對雙手激烈互擊的打鬥,一面二人身子又都往地面下落。

關凌鳳又再躍上馬背,又背對著祖騰龍高跪在馬背上,她光著腳的腳底又再向祖騰龍顯露;關凌鳳的輕功真的是這麼厲害,赤著的雙腳又在這麼髒的地上踩了這麼久,到現在腳底仍還是白嫩嫩,一點都不髒;但這麼看來,她也真不習慣在外面打赤腳,真的很怕把腳踩髒;她自小就是關家堡主千金,更是武林盟主千金,在關家堡嚴謹家規下,身為千金小姐,連在關家堡裡,出了自己閨房都必須儀容端莊;所以剛才祖騰龍說對了,關凌鳳真的是連在關家堡裡,都從未在自己閨房外露出過自己的腳;因此現在,關凌鳳還不祇是第一次在關家堡外打赤腳,且還是第一次在她自己閨房外打赤腳;連現在在場的曹風山、孫武雄、連秀芳及剛才又飛回森林外的高天厚,這些關家堡裡的人,也都是第一次看到他們自己這位堡主的腳,其餘關家堡的人,全都從未看到過他們自己這位堡主的腳;祖騰龍這個關家堡外從未見過關凌鳳的陌生人,第一次與關凌鳳相見,竟然就將這連關家堡裡的人都看不到的如此威名赫赫武林盟主神威女俠光著的腳的腳背腳底全都看清楚了,真是天大的眼福!難怪關凌鳳會這麼怕把自己的腳踩髒,會從她靴子被脫到現在一直都使著輕功,這真的是她從來都沒有過的第一次啊!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65092&aid=50365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