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現在台灣五毛馬網工卑賤的伎倆
市長:馬可仕很無恥  副市長: 英雄狗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政治社會政治時事【現在台灣五毛馬網工卑賤的伎倆】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不分版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神威女俠意外傳奇(3)
 瀏覽212|回應0推薦1

武林女俠的腳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1)

搞甚麼飛機?

祖騰龍看著關凌鳳的腳底,並一步一步接近關凌鳳的腳底,當他臉貼近關凌鳳腳底時,又輕佻的道:

「我要吻一吻天下無敵武林盟主神威女俠的玉腳。」

關凌鳳還是又變得更開心的微笑道:

「那你吻呀!」

祖騰龍果真吻了關凌鳳的腳底,關凌鳳非但一動也不動的給祖騰龍吻,且又還更開心的微笑,真的好像被吻得很快樂似的;祖騰龍有些不解的問道:

「妳不覺得自己被我調戲被我非禮了嗎?」

關凌鳳滿不在乎的答道:

「哼!本姑娘根本就不怕你,你要調戲本姑娘,本姑娘就給你調戲,你要非禮本姑娘,本姑娘就給你非禮,本姑娘不但不怕遭你非禮,且還很想嚐嚐被非禮的滋味。」

祖騰龍更加興奮的道:

「好!既然妳不在乎,那我更不必客氣了!」

於是祖騰龍就猛吻關凌鳳的腳底,愈吻愈起勁,然後祖騰龍還用手指摳關凌鳳的腳底,給關凌鳳搔癢,關凌鳳癢得不停的哈哈大笑,祖騰龍又嘲諷道:

「哈!這威名赫赫天下無敵的武林盟主神威女俠原來怕癢。」

原已癢得發笑的關凌鳳,又被這話逗得發笑,笑得更厲害,祖騰龍就再問道:

「被搔癢的滋味如何呀?」

關凌鳳又是很開心的微笑答道:

「癢得真過癮,請再將本姑娘搔得更癢點。」

祖騰龍「哦?」了一聲,繼續用手指摳關凌鳳的腳底,祖騰龍果真將關凌鳳搔得更癢,關凌鳳笑得更厲害;可怪關凌鳳不是愈癢愈將腳掌彎起來,反而是愈癢愈將腳掌張開,祖騰龍見之,好奇的問道:

「咦?妳還真是愈癢愈過癮啊?怎麼愈癢腳掌反而愈張開?」

關凌鳳又笑著答道:

「是呀!再繼續給本姑娘搔癢啊!」

祖騰龍就繼續摳關凌鳳腳底,關凌鳳也就繼續癢得哈哈大笑;這時,祖騰龍手指突然偷襲關凌鳳腳底湧泉穴,關凌鳳笑得更大聲,祖騰龍停下手來,幸災樂禍的竊笑;結果祖騰龍一停手,關凌鳳就不笑了,祖騰龍立時變得很訝異,這回換關凌鳳嘲諷道:

「咦?怎麼沒有點住本姑娘的湧泉穴?你感覺很奇怪是嗎?」

祖騰龍不解的問道:

「原來妳的穴道會移位?妳當然知道我想點妳的湧泉穴,可是我什麼時候點穴,妳也事先知道?」

關凌鳳答道:

「你的武功這麼高,你的穴道不也可以移位嗎?你想點本姑娘的穴,本姑娘事先就知道,這已足見本姑娘的武功比你高,本姑娘還是在被你搔癢,癢得哈哈大笑時,都能察覺你要偷襲本姑娘的穴道;本姑娘故意給你搔癢,故意任你戲弄,其實這也是在向你挑戰。」

祖騰龍聽了不服,再繼續摳關凌鳳腳底,關凌鳳也再繼續癢得哈哈大笑,祖騰龍又再藉機點關凌鳳的湧泉穴,點了好幾次,關凌鳳都將湧泉穴移位而未點中;且還有一次祖騰龍事先知道關凌鳳會將湧泉穴右移一指寬,而往湧泉穴右一指寬處點下,結果關凌鳳湧泉穴卻停留原處不動;關凌鳳不但事先知道祖騰龍要來點穴,且還事先知道祖騰龍要點在何處,這樣才能真正避過祖騰龍的穴攻。

祖騰龍在親吻和搔癢關凌鳳的腳底之後,現在又用舌頭舔關凌鳳白嫩嫩的腳底,舔後又吃豆腐的嘲諷道:

「嗯!天下無敵武林盟主神威女俠玉腳的腳底,看起來白嫩嫩,舔起來更嫩!」

關凌鳳這時竟從她衣襟裡面取出一小罐蜂蜜給祖騰龍,並又自己嘲弄自己的對祖騰龍道:

「將這個抹在神威女俠的腳底,你就可以舔到甜又嫩的神威女俠腳底了。」

祖騰龍喜出望外的問道:

「喲?我在吃妳豆腐佔妳便宜,妳還再給我加味料啊?」

關凌鳳微笑著答道:

「本姑娘喜歡被你吃豆腐喜歡被你佔便宜呀!為了增加被你吃豆腐被你佔便宜的樂趣,所以也要增加你吃本姑娘豆腐佔本姑娘便宜的樂趣。」

祖騰龍更加興奮雀躍的道:

「哇!這還真是個天大的艷福啊!」

祖騰龍將關凌鳳給他的蜂蜜,拔開罐口木塞,把罐內蜂蜜抹在關凌鳳腳底,用舌頭舔了幾下後,帶著滿足感覺的嘲諷道:

「果真是甜又嫩的天下無敵武林盟主神威女俠玉腳的腳底。」

關凌鳳也面露一臉滿足的微笑,她真感覺自己腳底被舔的滋味非常快樂;祖騰龍繼續再舔關凌鳳的腳底,愈舔愈起勁,又感覺十分過癮的道:

「哇!跟全天下武功最高的武林盟主神威無比的關女俠比鬥還真有樂趣,竟可一邊比鬥一邊大享艷福。」

關凌鳳也微笑的接口道:

「這也是本姑娘所經歷的比鬥中,最有樂趣的一場比鬥,本姑娘也是一邊跟你比鬥又可一邊享受被你吃豆腐佔便宜的樂趣。」

祖騰龍感覺新鮮的道:

「哦!就是有人喜歡自己被佔便宜,所以要享受到艷福也不難。」

說完,祖騰龍又再繼續舔關凌鳳的腳底,這時祖騰龍用舌尖給關凌鳳腳底搔癢,關凌鳳又癢得哈哈大笑道:

「姓祖的,你連舌頭都可以給人搔癢。」

祖騰龍的舌尖既可搔癢,祖騰龍就再用舌尖偷襲關凌鳳的湧泉穴,但關凌鳳還是穴道移位躲避掉了;祖騰龍屢次偷襲關凌鳳的湧泉穴,都偷襲不著,現在改換關凌鳳偷襲祖騰龍了,就在祖騰龍舔關凌鳳腳底舔得最起勁時,關凌鳳被舔的一腳忽猛往後一踢;祖騰龍當然事先料到關凌鳳這一招,他來不及往後閃,但可以迅速輕易的側閃;關凌鳳當然也知道祖騰龍會側閃,因此後踢的腳又迅即往側猛一掃,祖騰龍急忙蹲身往下閃;關凌鳳另一隻高跪在馬背上的腳,膝蓋趕緊一彎,大腿貼坐在小腿上,將身子降低,往後踢掃的一腳就立再往下踢,蹲下身子的祖騰龍又急忙側閃,關凌鳳這腳也緊接著又側掃;祖騰龍這麼高的武功,豈會祇作閃躲?因此這回將關凌鳳側掃過來的腳,雙手一抓,抓住其小腿最下端,並往後扯,欲將關凌鳳扯下馬;關凌鳳另一隻跪坐在馬背上的腳急忙跳起,身子往上一躍,離開馬背又急向後一轉,轉成面對著祖騰龍,再將跳離馬背的一腳猛踢祖騰龍臉面,雙手抓著關凌鳳另一隻腳的祖騰龍祇能側臉閃躲;關凌鳳雖未踢中祖騰龍的臉,但這腳安然著地,沒有狼狽的被祖騰龍扯下馬來,且另一隻腳也藉祖騰龍忙著閃躲這踢過去的一腳而掙脫祖騰龍的雙手;才從祖騰龍雙手掙脫的一腳,又立即猛踢祖騰龍,祖騰龍竟也一手忙握住這踢來一腳的腳掌,另一隻手也緊接著再握住這一腳的腳掌;關凌鳳才掙脫祖騰龍雙手的一腳,又被祖騰龍雙手握住了;武功高如關凌鳳,打赤腳踢人還是要比穿靴踢人吃虧些,且打赤腳踢武功這麼高的祖騰龍,他當然可以握住沒穿靴的光腳;關凌鳳立雙手急攻祖騰龍,祖騰龍不肯放掉握著的關凌鳳的腳,而不停的閃躲,關凌鳳加快攻擊,祖騰龍不出手阻擋也不行,於是一隻手招架關凌鳳攻來的雙手,另一隻手仍緊握著關凌鳳的腳,但這樣關凌鳳的腳哪還握得住?關凌鳳被握住的腳又掙脫了。

祖騰龍遂先讚後諷道:

「好厲害的接二連三連環踢,祇可惜都沒踢到我,祇有白白被我吃了豆腐佔了便宜。」

關凌鳳卻很得意微笑的反駁道:

「嗯!你點本姑娘的湧泉穴點了好幾次都點不到,還說這種話;本姑娘後面這幾腳本來就踢不到你,本姑娘腳底給你搔癢,看你能不能點到本姑娘的湧泉穴,才是向你挑戰,結果本姑娘挑戰勝利了!」

祖騰龍依然感覺自己很有收獲的道:

「妳是挑戰勝利了,但我也飽享艷福了;妳為了這個挑戰勝利,被我白吃了豆腐,被我白佔了便宜。」

關凌鳳帶著反駁的意思表露自己很開心的道:

「好啊!真是太好了!本姑娘不但贏得了挑戰,且還大大的享受到被你白吃豆腐被你白佔便宜的樂趣,剛才本姑娘就說了,這是本姑娘所經歷的比鬥中,最有樂趣的一場比鬥。」

祖騰龍遂應道:

「我剛才也說了,就是有人喜歡自己被佔便宜,所以要享受到艷福也不難。」

關凌鳳滿懷開心還意猶未盡的道:

「那你艷福享夠了嗎?你艷福享夠了,本姑娘還覺得被你白吃豆腐沒被白吃夠,還想再被你多吃點豆腐,還想再被你多佔點便宜,還想再給你多享點艷福。」

祖騰龍又喜出望外的道:

「真的嗎?如果妳還要給我吃豆腐,還要給我佔便宜,那我可不會客氣,會真的再吃妳豆腐,真的再佔你便宜喲!」

關凌鳳更開心到極點的呼道:

「那太好了!」

於是關凌鳳又躍上馬背,背對著祖騰龍高跪在馬背上,再向祖騰龍顯露自己腳底,腳底依然白嫩乾淨,沒有一絲髒污;她對祖騰龍道:

「再來舔本姑娘腳底,再給本姑娘腳底搔癢吧!」

祖騰龍提醒道:

「當心,我還會再點妳的湧泉穴喲!」

關凌鳳答道:

「好啊!那本姑娘就再向你挑戰一次。」

祖騰龍再走到關凌鳳腳底前,又再用手指摳關凌鳳的腳底,關凌鳳也又再癢得哈哈大笑;祖騰龍果然又找機會偷點關凌鳳的湧泉穴,但還是被關凌鳳察覺將穴道移位而未點著,且依然點關凌鳳的湧泉穴點了好幾次都點不中;祖騰龍又將剛才關凌鳳給他的蜂蜜再抹在關凌鳳的腳底,又再用舌頭舔關凌鳳的腳底,關凌鳳又是一臉滿足的微笑道:

「哇!真是快樂極了!本姑娘真的好喜歡自己腳底被你舔,真的好喜歡被你白吃豆腐,好喜歡被你白佔便宜。」

祖騰龍再用舌尖給關凌鳳腳底搔癢,關凌鳳也又癢得哈哈大笑,祖騰龍又再用舌尖點關凌鳳的湧泉穴,同樣又是點了好幾次,關凌鳳都將湧泉穴移位,令祖騰龍都點不中;關凌鳳也又再趁祖騰龍舔她腳底舔得最起勁時,將自己被舔的一腳猛往後一踢,這回祖騰龍一邊閃避,一邊雙手握住關凌鳳後踢的一腳的腳掌,關凌鳳急將身一轉,面對祖騰龍坐在馬背上,被祖騰龍握住的一腳也因此腳背腳底翻轉過來而掙脫祖騰龍的雙手,掙脫之後這腳立往回一縮;關凌鳳立起身,一雙赤腳踩著馬背,身子繼續往上,至半蹲狀態時,立往下一撲,撲向祖騰龍,雙手並向祖騰龍出擊,祖騰龍雙手忙擋駕雙腳亦忙往後一退;關凌鳳落地後,二人又兩雙手激烈的交錯,再經一番激烈打鬥,過了百餘招之後,祖騰龍又喝阻道:

「嘿!等等!」

關凌鳳停手後,祖騰龍又調戲的語氣問道:

「請妳說實話,妳是不是喜歡上我了?」

關凌鳳嚴肅的表情答道:

「廢話少說!」

關凌鳳再接著道:

「剛才也是在跟你比鬥、向你挑戰,可不是跟你打情罵俏、跟你親熱。」

祖騰龍又再感覺很得意的嘲諷道:

「謝謝妳的挑戰!妳兩次向我挑戰,讓我白白大享兩次艷福;哈!吃到威名赫赫天下無敵的武林盟主神威女俠的豆腐,這是多大的艷福啊!」

關凌鳳又以帶著反駁意思表示自己更是開心的道:

「本姑娘還更歡喜,不但兩次挑戰都贏了,且還享受了兩次被你白吃豆腐白佔便宜的樂趣,本姑娘才要謝謝你,本姑娘向你挑戰,你竟給本姑娘享受這麼大的樂趣,這真是快樂無比的挑戰啊!」

祖騰龍遂問道:

「妳兩次挑戰都贏了,但這場比鬥妳還沒贏吧?」

關凌鳳答道:

「是!這場比鬥還勝負未分,且本姑娘還不小心靴子被你脫掉了,如果現在比鬥停止,那還算本姑娘輸了呢!不行!比鬥不能停止,要繼續比鬥!」

話一說完,關凌鳳又再出手猛攻祖騰龍,祖騰龍邊招架邊再喝阻道:

「嘿!再等等!」

關凌鳳再停下手來,祖騰龍又再問道:

「我想其實妳早就知道我為何要將妳引到這裡,現在也一定已經知道我是什麼人了是吧?」

關凌鳳答道:

「你說對了!本姑娘根本就知道你為何要將本姑娘引來這裡,祇是想聽聽你自己怎麼說;而你一出現,看你對本姑娘出招的招式,本姑娘也已知道你是什麼人,祇不過這場比鬥目前勝負未定,本姑娘暫且不管你是誰,就祇想打敗你。」

關凌鳳又接著問道:

「還有話要說嗎?沒話說了就繼續比鬥!」

祖騰龍急忙阻止並問道:

「等等!別急!既然妳早就知道我為何引妳來此,那妳認為妳現在中我算計了嗎?」

關凌鳳微笑的答道:

「本姑娘有沒有中你的算計,待會兒就知道了。」

祖騰龍忽又問另一個問題道:

「喂!聽說妳曾舉行過兩次招親,第一次是比武招親,但各大門派弟子竟無一人贏得了妳,妳怕再比武招親,妳就要變成無人可嫁,於是第二次招親就改為前來應親的,一個一個的分別與妳單獨相見交談,但結果每個門派都有好幾個弟子與妳交談甚歡,因此妳又變成喜歡上好幾個人,由無人可嫁變成可嫁之人有好幾個,變成不知該選誰作伴,不知該和誰成親了,是不是呀?」

關凌鳳答道:

「嗯!本姑娘在第二次招親後就感覺,今日武林各大門派,無論華山、崆峒、武當皆人才輩出,每個門派都有幾個令人欣賞的傑出弟子,本姑娘原本打算將來就在這些本姑娘所喜愛的各門派弟子中,挑選一人作為終身伴侶。」

祖騰龍再問道:

「那妳現在還是想將來在各大門派妳所喜愛的弟子中挑選一人作妳終身伴侶嗎?」

關凌鳳這時感覺有些被迫尷尬的答道:

「哎!你這傢伙,一定要逼本姑娘答現在不想答的問題;本姑娘性情豪爽,不會忸忸怩怩,不會心裡想的嘴裡不肯承認,祇不過現在咱們這場比鬥還未決出勝負,本不想說這個,可是算你有本事,逼本姑娘提前承認被你算計了;因為你的出現,令本姑娘對你產生料想不到的特殊感覺,本姑娘現在對你的好感,竟遠遠勝過本姑娘原先喜愛的各門派弟子;由於你的出現,什麼無人可嫁和可嫁之人太多,這種問題總算解決了;今日被你算計竟反而還是好事,因為被你算計而解決了本姑娘的一大問題,被你算計還成了本姑娘的一大收獲呢!好啦!本姑娘承認自己被你算計,承認自己喜歡上你了,但這場比鬥還未決出勝負,現在祇能繼續跟你比鬥,不能跟你談心作伴。」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65092&aid=50365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