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季之莎影像文學小棧
市長:柳逸  副市長: 季閒莫莉﹝忘川﹞葉莎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文學創作同人創作【季之莎影像文學小棧】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葉莎作品 字體:
看回應文章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崁津的月光 -刊登於野薑花第四期
 瀏覽1,396|回應3推薦8

葉莎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8)

凌嫣
劉七
金樽對月 
耕雲
莫莉﹝忘川﹞
一二三四
柳逸
龍女CHANG, HSIU-FEN

當伐木叮叮的聲音
在大漢溪畔 游來游去
斧頭和鋸子 方知生活堅忍

你將陽光釘在樑柱 建造簡陋的taluan
我牙牙學語陌生的語言
又在伸手觸摸「打櫓岸」的同時
感覺微微的刺痛

幾片竹板當作大門 門牌是一株老松
破舊的竹椅坐滿流浪的風
你笑著說 螢火蟲進來 不必敲門
水蛇經過 也不必招呼
雖然不介意風雨進來小住
為了不讓星星窺探過於寒酸的夢境
仍在屋頂披上森林的衣服

附近有千萬元打造的光雕夜景
夜晚的崁津橋 在河面燦爛如珠 
而孩子們在黑暗中 秉燭
夜讀  叫星星指點前途

文明彷彿一種嘲弄
四十年無水無電的日子 如深井沉默
少女在月光下汲水
放下繩索 竟拉起一個老婦


後記:
崁津部落位於大漢溪畔,是一群從民國72年來自台東成功和從花蓮一帶部落的族人,為了生計遷居到大溪,在大漢溪畔搭蓋「打櫓岸」(聚會所taluan)居住,因屬國有地又是違建,四十年來過著無水無電無門牌號碼的生活;直到101年10月才正式通電。  

 

旗山野薑花詩社溫泉區會串朗誦
FB Plurk Twitter  

〔記者江文兟六龜報導〕旗美地區藝文人士成立的野薑花雅集,定期發行詩刊,野薑花一週年活動昨天在寶來溫泉區舉辦朗誦,來自台北的詩人陳皓、葉莎、愛羅及台南的廖佳敏、張若茵等十餘人一起體驗水災過後的寶來溫泉區及朗誦出動人詩篇。

由旗美地區藝文人士江明樹、許勝奇、陳彥彰、吳榮授、黃辛蝶等發起的野薑花雅集,集合南北喜愛新詩的同好一起出刊詩集,從去年三月成立迄今剛滿一週年,野薑花特地選擇在寶來溫泉區舉行週年慶祝活動,來自北部的著名詩人陳皓、愛羅、葉莎及台南的廖佳敏、張若茵等,與美濃阿蘭達楊國耀、張明珠夫婦等共十八人,齊聚寶來溫泉區聯誼朗誦。

旗山地區人文粹薈,但資源短缺及支持力量薄弱,成立詩社卻是高度的挑戰,在旗美地區成立詩社出刊相當難能可貴,野薑花是一群熱愛文學創作的同好透過臉書連結,南北會串以詩會友,同時每三個月定期發行詩刊,讓詩友們有創作的發表舞台,截至目前全台南北有一百多位詩友透過臉書與野薑花串連。

詩社成立一週年的野薑花,已經出刊四期詩集,包括詩壇名家向明等也多位詩人也在第四期應邀襄助,為讓北部詩友體驗八八災後的溫泉區,週年活動及詩歌朗誦,昨天特地選擇在六龜寶來溫泉區聯誼與中、北部詩友詩歌朗誦,共同分享詩歌創作經驗。

一旦落入紅塵 
不管成為精靈或是塵土 
這肉身終究沒參悟 

本文於 修改第 2 次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64943&aid=4943126
 回應文章
美麗的花燈
    回應給: 劉七(fall9011) 推薦6


巧妙 喜歡上帝的手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6)

凌嫣
莫莉﹝忘川﹞
金樽對月 
耕雲
葉莎
龍女CHANG, HSIU-FEN

繞了四季

風雨無心勞力

鑼鼓聲嘶力竭

酒肉風靡

*

四色蔓延胭脂透明

神食色性也

*

知女莫若母

知女莫若母

長思

*

奢侈奢侈

一言難盡

一醮百萬銀

得正得正



本文於 修改第 1 次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64943&aid=4943551
崁津的微笑
    回應給: 葉莎(yuann03100310) 推薦7


劉七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7)

凌嫣
莫莉﹝忘川﹞
金樽對月 
耕雲
葉莎
巧妙 喜歡上帝的手
龍女CHANG, HSIU-FEN

讓我為你唱一首詩歌
用我們祖先的古老言語
也許你已經忘記
那美麗的顫音    曾經
輕輕呼喚你心中的靈魂

你可知道四十年的流離
祇剩下大漢溪畔    打櫓岸
日日夜夜的哭泣
而溪流的源頭有個名字
阿祖說兒孫啊那就是你的血

你天真無邪的微笑
就像山谷裡追襲來的狂風
捲起的沙塵    一針一針
刺痛我最深沉的心
一拳一拳打破我的夢

我也曾祈求上帝的憐憫
賜你一個卑微的應許之地
陪著你的歡樂    你的成長
祇是這暗無天日的四十年   
是否    依然在你的微笑裡被遺忘


後記:
這是一個很奇怪的邏輯,我們霸佔人家的土地,逼得人家流離失所,現在人家祇是在祖先的土地,要求得一個棲身之處,我們卻說這屬國有地,你是違建。
記得幾年前到太魯閣,夜宿秀林村朋友家。這朋友是漢人,娶了原住民老婆。遊完太魯閣回家路上,繞道原住民的部落,說是村子,其實也就是兩排破舊的房子,馬路從中而過。小小的村子裡,竟然有兩間教堂,當然這教堂也祇是像個普通的房子。老實說,看到這景象,就是看最漂亮的太魯閣,心情都無法美麗起來。
那時我想到,人們寧可捐大筆錢去蓋廟宇,更美其名讓台灣走進國際舞台,所以上電視,上報紙,把一梱一梱的鈔票送到國外救災,甚至連富有的美國都可以分一杯羹,可是,我們到底幫這些曾經被我們欺凌的原住民做了什麼?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64943&aid=4943548
賞詩
    回應給: 葉莎(yuann03100310) 推薦6


柳逸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6)

莫莉﹝忘川﹞
金樽對月 
耕雲
一二三四
葉莎
龍女CHANG, HSIU-FEN

我用手寫回應說

好詩,讚讚讚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64943&aid=49435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