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季之莎影像文學小棧
市長:柳逸  副市長: 季閒莫莉﹝忘川﹞葉莎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文學創作同人創作【季之莎影像文學小棧】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哲絮作品 字體:
看回應文章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莫忘初衷〉──閱讀朱天心
 瀏覽926|回應4推薦5

哲絮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5)

一畝桑田
季閒
柳逸
葉莎
莫莉﹝忘川﹞

喜歡這樣一個週日的早晨,讀著〈聯副〉,讀著該版駐月作家朱天心「答客問」的文字。
喜歡四年級才貌雙全的女作家,朱家二姐妹天文天心的文字,一冷一熱,各有所長。
喜歡天心的小說《古都》,「百科全書式」的寫作技巧,讓人佩服她的家學淵源與大量驚人的閱讀背景。
喜歡小說〈匈牙利之水〉以「味道」為主題的文字書寫,讓人印象深刻。
感動天心說:「姊姊天文是我終一生最想照顧取悅的女生……」,這樣的姐妹情深……
羨慕天心的好眼光,選擇唐諾為伴侶,終生寵愛她,允許她至今不會做飯。願意成就老婆的男人真了不起!當我們慶幸擁有文壇的朱天心之時,更要感謝唐諾的成全。

摘錄一點閱讀筆記,期待來日我有更多餘暇補述。

我更害怕因此變成某些我曾喜歡的同行,除了擁有大量的時間大量的金錢完整的自我外,只剩一顆冰冷的心……

如果我不是創作者,過得肯定一模一樣,但肯定要快樂多了,因為可以只要看或反覆看世界一流的小說,而不必不死心的去寫較之還頗有差距的自己小說。我真希望終身能是個有鑑賞力的快樂讀者,而不須同時是個「眼高手低」的作者。

上面這段文字深深寫進我的心坎裡,我總是期待成為一流的鑑賞者,卻經常苦於創作的眼高手低。

常常問自己:「既然寫得不好,是否從今以後不寫了?……」

 

                                                                                       2010.8.22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64943&aid=4130752
 回應文章
莫忘初衷
    回應給: 莫莉﹝忘川﹞(050605) 推薦2


哲絮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2)

莫莉﹝忘川﹞
葉莎

感謝莫莉的鼓勵,真開心妳也喜歡朱家姐妹,更佩服妳對文學的認真與學習態度。

從我讀國中開始,天文天心就是我崇拜倾慕的對象,我心目中的才女當如此。也很喜歡謝材俊寫的〈守著陽光守著妳〉這首美麗的歌詞。

原來我們都曾是文藝青年,很慶幸現在還能寫作,真的如天心所說──莫忘初衷!



本文於 修改第 1 次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64943&aid=4131542
寫作不能急
    回應給: 葉莎(yuann03100310) 推薦2


哲絮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2)

葉莎
莫莉﹝忘川﹞

其實我最害怕的不是寫不好,而是一個字都寫不出來。

從十七歲就開始投稿,散文整整寫了十年。回首年輕歲月,極盡天真可笑,很容易自我滿足,更容易得意忘形。只要作品被刊登,領到稿費,就可以買一卷福茂的古典音樂原版帶,就可以開心很久,彷彿賺到全世界!

年輕時真的每寫一篇散文就開心一篇,有點傻呼呼;而現在的文字能力其實不輸當年,或者說技巧比當年進步,然而我卻無法像當年那麼得意開心。尤其現在每寫完一首詩,我就開始害怕,問自己:「下一首呢?下一首在哪裡?......」

真的害怕沒有下一首,真的害怕一個字都寫不出來。升格當母親的四、五年,真的疲累得完全擠不出文字,那種感覺令我害怕,彷彿活著的不是自己,不是那個從十七歲就熱愛爬格子的哲絮。

即便害怕,我依然安慰自己:「寫作不能急,如果沒靈感,就先放空;如果沒時間書寫,就先認真生活。」

葉莎說得對,我最喜歡有點意識流,特別是自由奔放的書寫;我也特別喜歡寫長篇,那是一種跟現實,跟柴米油鹽相抗衡的發洩!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64943&aid=4131517
寫作是興趣-從朱家姊妹談起
    回應給: 哲絮(jshemeihui) 推薦2


莫莉﹝忘川﹞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2)

葉莎
哲絮

我也覺得哲絮太多慮了,我以前也是停停寫寫,那時還沒有那麼發達的網路,一本筆記寫過一本,去文具店就買它幾本,應該一輩子都填不滿它們。現在作品還是會先寫再打。

我從以前就非常喜歡她們姊妹的作品,朱家一家人都在寫作,所以從小養成讀書的習慣,有好作品是理所當然。從朱天心的擊壤歌開始,沒有錯過她的作品,一直到她有政黨傾向才停止。她姊姊朱天文從拍小畢的故事開始,到世紀末的華麗,也差不多都看過。還有她們當時有辦三三文集,天心的先生原名謝材俊,也是高中時就一起寫作。支持她是當然的,記得人間四月天,他應該有參予編導。

她們叫馬三哥的馬叔禮,講古典文學講得非常好,原先是在廣播偶而聽到,後來去了耕莘寫作會,本來要報詩組,看到馬叔禮是小說組的導師,臨時去改為小說組。我真的那陣子很瘋他們,馬叔禮後來講易經,那是跟胡蘭成學的,就是張愛玲的前夫,所以又去讀胡蘭成的前世今生上下集。

馬叔禮後來在家開課,主要是易經也講唐詩跟老子,還有時事跟人生觀,是每個星期六我也去聽了大概兩年。多少有吸收一點東西,聽完課又在他家煮晚飯,吃完才下山,他家在新店的美之城山上,有時陪我們去看京戲。那個非常瘋文學的年代,我也不失他所望那年拿了耕莘文學獎小說組第二名,沒辦法第一名是後來的黃英雄導演。

當然我的結論是有興趣就好,不用退縮,我的文學路就是愛聽故事,愛看書開始。我現在還留有一本二十歲左右的一本日記,現在去看好玩得不得了。就玩的心態,去玩文字,以妳的程度加上態度,一起努力吧!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64943&aid=4131380
自由奔放的書寫
    回應給: 哲絮(jshemeihui) 推薦2


葉莎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2)

哲絮
莫莉﹝忘川﹞

哲絮這種自我要求的心理我是懂的,不過愛文學的人遠離文學,那就如同心靈走入旱季,同理,愛寫作卻壓抑著不寫作,何嘗不是一項折磨?

朱天心的文章我好久沒看了,不過選修現代文學時,朱天心的『世紀末的華麗』常常是很重要的女性小說書寫的學習範本,對於她,我是真心喜愛的;只是現在讀的書以詩為主體,散文和小說都疏遠了,只有妙沂的這本『土地依然是花園』,才又讓我這幾天掉入散文的美麗世界。

對我而言,寫作是很快樂的事,也喜歡挑戰各種不同的筆法,用各式方法呈現,雖然常常在寫作的當下,就知道自己的作品好不好,不過那又何妨,我認為好作品壞作品都要給文友看,因為又不收費,偶爾讀到壞詩也是應該的,哈哈哈,這麼皮不就沒壓力了!就像人咩,優點缺點都要忠實呈現才對,我們不要做假假的人!

哲絮,看完我這篇妳就沒壓力了,因為妳的文字很優,一直是我學習的對象,想寫就寫,自由奔放就好,對,就是自由奔放!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64943&aid=41310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