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奇跡
市長:景寔  副市長: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人文藝術其他【奇跡】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資治通鑒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資治通鑒卷三十一 漢紀二十三(前22年187年)
 瀏覽109|回應0推薦0

景寔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資治通鑒卷三十一

    漢紀二十三 孝成皇帝上之下陽朔三年(己亥、前22)

    漢紀二十三 漢成帝陽朔三年(己亥,公元前22年)

    [1]春,三月,壬戌,隕石東郡八。

    [1]春季,三月,壬戌(疑誤),東郡墜落八塊隕石。

    [2]夏,六月,潁川鐵官徒申屠聖等百八十人殺長吏,盜庫兵,自稱將軍,經歷九郡。遣丞相長史、禦史中丞逐捕,以軍興從事,皆伏辜。

    [2]夏季,六月,穎川鐵官徒申屠聖等一百八十人,殺官員,盜取軍械庫兵器,自稱「將軍」,經歷九個郡。成帝派遣丞相長史、禦史中丞追捕,按戰時徵調軍隊的有關規定行事。申屠聖等全部伏誅。

    [3]秋,王鳳疾,天子數自臨問,親執其手涕泣曰:「將軍病,如有不可言,平阿侯譚次將軍矣!」鳳頓首泣曰:「譚等雖與臣至親,行皆奢僭,無以率導百姓,不如御史大夫音謹敕,臣敢以死保之!」及鳳且死,上疏謝上,復固薦音自代,言譚等五人必不可用;天子然之。初,譚倨,不肯事鳳,而音敬鳳,卑恭如子,故鳳薦之。八月,丁巳,鳳薨。九月,甲子,以王音爲大司馬、車騎將軍,而王譚位特進,領城門兵。安定太守谷永以譚失職,勸譚辭讓,不受城門職;由是譚、音相與不平。

    [3]秋季,王鳳患病,成帝數次親臨探望,幷親自握著王鳳的手流泪說:「將軍染病,如有意外,我想讓平阿侯王譚接替大將軍!」王鳳叩頭哭泣說:「王譚等雖與我是至親,但他們行事追求奢侈,超越本份,無法統率百姓,不如御史大夫王音謹慎小心,行事走正道。我敢用生命保舉他!」及至王鳳將死時,上書感謝皇恩,再次堅决推薦王音接替自己,說王譚等五人必不可用。成帝同意了。早先,王譚倨傲,不肯奉迎王鳳。而王音則對王鳳禮敬有加,卑恭如子,所以王鳳保舉他。八月,丁巳(二十四日),王鳳去世。九月,甲子(初二),任命王音爲大司馬、車騎將軍。賜王譚爲特進,主管城門兵。安定太守谷永,因爲王譚沒有得到大將軍的職位,勸他辭讓,不接受主管城門的職務。自此王譚、王音互相不滿,結下怨恨。

    [4]冬,十一月,丁卯,光祿勛于永爲御史大夫。永,定國之子也。

    [4]冬季,十一月,丁卯(初六),任命光祿勛于永爲御史大夫。于永是于定國的兒子。


    四年(庚子、前21)

    四年(庚子,公元前21年)

    [1]春,二月,赦天下。

    [1]春季,二月,大赦天下。

    [2]夏,四月,雨雪。

    [2]夏季,四月,降雪。

    [3]秋,九月,壬申,東平思王宇薨。

    [3]秋季,九月,壬申(十六日),東平王劉宇去世。

    [4]少府王駿爲京兆尹。駿,吉之子也。先是,京兆有趙廣漢、張敞、王尊、王章,至駿,皆有能名,故京師稱曰:「前有趙、張,後有三王。」

    [4]任命少府王駿爲京兆尹。王駿是王吉的兒子。先前,擔任過京兆尹的有趙廣漢、張敞、王尊、王章,到王駿,全都以才幹出名,因而京師人稱贊說:「前有趙、張,後有三王。」

    [5]閏月,壬戌,于永卒。

    [5]閏十二月,壬戌(初七),于永去世。

    [6]烏孫小昆彌烏就屠死,子拊離代立;爲弟日貳所殺。漢遣使者立拊離子安日爲小昆彌。日貳亡阻康居;安日使貴人姑莫匿等三人詐亡從日貳,刺殺之。于是西域諸國上書,願復得前都護段會宗;上從之。城郭諸國聞之,皆翕然親附。

    [6]烏孫王國小昆彌烏就屠去世,他的兒子拊離接替小昆彌,拊離又被弟弟日貳殺死。漢朝派遣使者扶立拊離的兒子安日爲小昆彌。日貳逃亡到康居王國,以阻止安日的追殺。安日指使貴族姑莫匿等三人,詐作反叛逃亡,追隨日貳,將他刺殺。于是西域諸國紛紛上書,要求仍派原先的都護段會宗擔任西域都護。成帝答應了他們的要求。西域諸城邦王國聽到消息,都一致親近歸附漢朝。

    [7]穀永奏言:「聖王不以名譽加于實效;御史大夫任重職大,少府宣達于從政,唯陛下留神考察!」上然之。

    [7]穀永上奏說:「聖明的君王用人時,不僅注意聲譽,更重要的是考察辦事的實際能力和效果。御史大夫責任重大,我看少府薛宣,處理政事通達幹練,請陛下對他留意考察!」成帝同意了。


鴻嘉元年(辛丑、前20)

    鴻嘉元年(辛丑,公元前20年)

    [1]春,正月,癸巳,以薛宣爲御史大夫。

    [1]春季,正月,癸巳(初九),任命薛宣爲御史大夫。

    [2]二月,壬午,上行幸初陵,赦作徒;以新豐之戲鄉爲昌陵縣,奉初陵。

    [2]二月,壬午(二十八日),成帝前往自己的陵墓初陵,赦免在墓園作工的刑徒。把新豐的戲鄉改爲昌陵縣,以供奉初陵。

    [3]上始爲微行,從期門郎或私奴十餘人,或乘小車,或皆騎,出入市里郊野,遠至旁縣甘泉、長楊、五柞,鬥鶏、走馬,常自稱富平侯家人。富平侯者,張安世四世孫放也。放父臨,尚敬武公主,生放,放爲侍中、中郎將,娶許皇后女弟,當時寵幸無比,故假稱之。

    [3]成帝開始微服出行,跟隨的期門郎或私奴有十餘人,或乘小車,或全部騎馬,出入市內街巷和郊野,遠到鄰縣的甘泉、長楊、五柞,鬥鶏走馬,成帝還常自稱是富平侯家人。所謂富平侯,是張安世的四世孫張放。張放的父親張臨,娶敬武公主爲妻,生下張放。張放爲侍中、中郎將,娶許皇后的妹妹爲妻,當時所受榮寵,沒有可以比得上的。因此成帝假稱自己是富平侯家人。

    [4]三月,庚戌,張禹以老病罷,以列侯朝朔、望,位特進,見禮如丞相;賞賜前後數千萬。

    [4]三月,庚戌(二十七日),張禹因年老多病免官,以列侯的身分,在每月一日、十五日朝見皇帝,幷加位特進,朝見時的禮節一如丞相,前後賞賜數千萬錢。

    [5]夏,四月,庚辰,薛宣爲丞相,封高陽侯;京兆尹王駿爲御史大夫。

    [5]夏季,四月,庚辰(二十七日),任命薛宣爲丞相,封高陽侯。任命京兆尹王駿爲御史大夫。

    [6]王音既以從舅越親用事,小心親職。上以音自御史大夫入爲將軍,不獲宰相之封,六月,乙巳,封音爲安陽侯。

    [6]王音既然以堂舅的身份,超過其他親舅得到重用,因而小心供職。成帝因王音是從御史大夫直接擢升爲將軍,沒有得到宰相應當封的爵位。六月,乙巳(疑誤),封王音爲安陽侯。

    [7]冬,黃龍見真定。

    [7]冬季,真定發現黃龍。

    [8]是歲,匈奴復株累單于死,弟且麋胥立,爲搜諧若單于;遣子左祝都韓王留斯侯入侍,以且莫車爲左賢王。

    [8]本年,匈奴復株累單于去世,弟弟且麋胥繼位,爲搜諧若單于。單于派遣兒子左祝都韓王留斯侯到長安,作爲人質侍奉漢皇。單于又任命且莫車爲左賢王。


二年(壬寅、前19)

    二年(壬寅,公元前19年)

    [1]春,上行幸云陽、甘泉。

    [1]春季,成帝前往云陽、甘泉。

    [2]三月,博士行大射禮。有飛雉集于庭,曆階登堂而;後雉又集太常、宗正、丞相、御史大夫、車騎將軍之府,又集未央宮承明殿屋上。車騎將軍音、待詔寵等上言:「天地之氣,以類相應;譴告人君,甚微而著。雉者聽察,先聞雷聲,故《月令》以紀氣。《經》載高宗雉之异,以明轉禍爲福之驗。今雉以博士行禮之日曆階登堂,萬衆睢睢,驚怪連日,徑曆三公之府,太常、宗正典宗廟骨肉之官,然後入宮,其宿留告曉人,具備深切;雖人道相戒,何以過是!」後帝使中常侍晁閎詔音曰:「聞捕得雉,毛羽頗摧折,類拘執者,得無人爲之?」音復對曰:「陛下安得亡國之語!不知誰主爲佞諂之計,誣亂聖德如此者!左右阿諛甚衆,不待臣音復諂而足。公卿以下,保位自守,莫有正言。如令陛下覺寤,懼大禍且至身,深責臣下,繩以聖法,臣音當先誅,豈娪幸宰越庠眨〗竇次皇迥輳趟貌渙ⅲ杖占莩刀觶辛魑牛緩D詿甚于京師。外有微行之害,內有疾病之憂,皇天數見灾异,欲人變更,終已不改。天尚不能感動陛下,臣子何望!獨有極言待死,命在朝暮而已。如有不然,老母安得處所,尚何皇太后之有!高祖天下當以誰屬乎!宜謀于賢智,克己復禮,以求天意,繼嗣可立,灾變尚可銷也。」

    [2]三月,博士舉行大射禮時。有野鶏飛來,群集于庭院,經過臺階登上大堂鳴叫。而後,又飛集于太常、宗正、丞相、御史大夫、車騎將軍官府,接著,又飛集于未央宮承明殿的屋頂上。車騎將軍王音、待詔寵等上奏說:「天地之氣,以類別互相呼應驗證,向君王示警的變异,雖然甚爲微小,但很顯著。野鶏聽覺敏銳,能最先聽到雷聲,因而《月令》用野鶏的鳴叫來記錄節氣。《書經》記載:高宗武丁祭成湯時,曾出現野鶏飛到鼎耳上鳴叫的不祥异象,而高宗堅守正道,從而消弭了灾禍,這是轉禍爲福的明顯驗證。而今,野鶏在博士舉行典禮之日,經過臺階登堂,在萬人矚目之下,引起連日的驚怪,一直飛過三公之府,飛過太常、宗正等主持宗廟祭典和皇族事務的官署,然後入宮。野鶏的停留所告誡人們的內容,是深刻而切要的。雖然人們之間也常常互相告誡,但哪里能趕上這個呢!」而後,成帝派中常侍晁閎傳詔詢問王音說:「聽說捕捉到的野鶏,很多羽毛都折斷了,好象曾被抓住關過,莫非有人故意製造變异?」王音回答說:「陛下怎能說這種亡國的話!不知誰敢主謀策劃這種奸巧的計策,誣衊擾亂聖德到如此地步!聖上左右善阿諛的大有人在,不必等我王音再逢迎也已足够。公卿及以下,爲保官位,人人自守,不敢說出一句正直的話。如果能讓陛下覺悟,懼怕大禍就要降到身上,從而深責臣下,繩之以法,我王音會首先伏誅,豈有自我解脫的道理!陛下即位已十五年,沒有繼承皇位的嗣子,却天天駕車出游,幹些有失德行的不道之舉,在社會上流傳,海內的傳聞,更甚于京師。陛下外有微服出游的毛病,內有疾病纏身的憂愁,上天屢次降下灾异,希望人能改正過失,然而終至不改。上天尚且不能感動陛下,臣子又能企盼什麽呢!只有直言極諫,等候處死,命在旦夕間而已。如有不測,我的老母都沒有安生的地方,更何况皇太后,就更沒有安全的處所了。到那時,高祖的天下該當托囑給誰呢?陛下應當與賢能智慧之人磋商,象孔子所說那樣,克制個人的俗望,恢復以禮治國的正道,以求天意保佑,太子降生,灾害變异也才會消失。」

    [3]初,元帝儉約,渭陵不復徙民起邑;帝起初陵,數年後,樂霸陵曲亭南,更營之。將作大匠解萬年使陳湯爲奏,請爲初陵徙民起邑,欲自以爲功,求重賞。湯因自請先徙,冀得美田宅。上從其言,果起昌陵邑。

    [3]當初,漢元帝十分儉省節約,他的陵墓渭陵,不再讓居民遷來,建立縣邑。而成帝建築他的初陵,經營數年後,又看上霸陵曲亭以南,就更改地點,重新營建。將作大匠解萬年,讓陳湯替他上奏,請求爲成帝新建陵墓遷移居民,建立縣邑,想以此爲自己邀功,求得重賞。陳湯因而請求准許他最先搬遷,希圖分到肥沃的田地和美好的住宅。皇上聽從他們的建議,果然設立了昌陵邑。

    夏,徙郡國豪桀資五百萬以上五千戶于昌陵。

    夏季,下令遷移郡國豪族資産在五百萬以上的五千戶,充實昌陵地區。

    [4]五月,癸未,隕石于杜郵三。

    [4]五月,癸未(初六),杜郵墜落三顆隕石。

    [5]六月,立中山憲王孫云客爲廣德王。

    [5]六月,封中山憲王的孫子劉云客爲廣德王。

    [6]是歲,城陽哀王云薨;無子,國除。

    [6]本年,城陽王劉云去世,由于沒有兒子,封國撤除。


三年(癸卯、前18)

    三年(癸卯,公元前18年)

    [1]夏,四月,赦天下。

    [1]夏季,四月,大赦天下。

    [2]大旱。

    [2]大旱。

    [3]王氏五侯爭以奢侈相尚。成都侯商嘗病,欲避暑,從上借明光宮。後又穿長安城,引內灃水,注第中大陂以行船,立羽蓋,張周帷,楫棹越歌。上幸昆商第,見穿城引水,意恨,內銜之,未言。後微行出,過曲陽侯第,又見園中土山、漸台,象白虎殿,于是上怒,以讓車騎將軍音。商、根兄弟欲自黥、劓以謝太后。上聞之,大怒,乃使尚書責問司隸校尉、京兆尹,知成都侯商等奢僭不軌,藏匿奸猾,皆阿縱,不舉奏正法;二人頓首省戶下。又賜車騎將軍音策書曰:「外家何甘樂禍敗!而欲自黥、劓,相戮辱于太后前,傷慈母之心 ,以危亂國家!外家宗族强,上一身弱日久,今將一施之,君其召諸侯,令待府舍!」是日,詔尚書奏文帝誅將軍薄昭故事。車騎將軍音藉稿請罪,商、立、根皆負斧質謝,良久乃已。上特欲恐之,實無意誅也。

    [3]王氏五侯競相崇尚奢華。成都侯王商曾得病,想找個避暑的地方,就向皇上借用明光宮。後來,他又鑿穿長安城墻,引來灃水,注入他家宅第中的大水池,使可以行船取樂。游船上樹立羽毛華蓋,四周全都張挂帷幔,還命令划船的人唱越歌。有一次,成帝到王商的府第,看見池水是穿城挖渠引來的,十分惱怒,但只含恨隱忍,沒有說話。後來,成帝微服出行時,經過曲陽侯府第,看見園中修築土山、漸台,模仿白虎殿,于是成帝大怒,用五侯僭越的罪行指責車騎將軍王音。王商、王根兄弟十分恐慌,就想用在自己臉上刺字割鼻的辦法,向太后謝罪。成帝聽說後,更加怒不可遏,就派尚書去責問司隸校尉和京兆尹;明知成都侯王商等奢侈、僭越等種種不軌行爲,甚至窩藏壞人,却都阿諛縱容,不舉奏揭發,將他們繩之以法。司隸校尉和京兆尹兩人在禁宮門外叩頭請罪。成帝又給車騎將軍王音下策書說:「外戚爲什麽自己甘願犯罪從而敗落呢?竟然打算給自己刺面割鼻,在太后面前擺出一副受戮辱的樣子,大傷太后的慈母之心,從而危害攪亂國家。外戚宗族勢力過强,朕在他們的包圍熏染下,很長一段時間都軟弱無所作爲,今天我要對他們一一處罰。你立即把王商等人召到你那裏,等待處理!」這天,成帝還詔令尚書,奏報漢文帝誅殺將軍薄昭的舊事。車騎將軍王音坐在草墊子上,請罪待刑。王商、王立、王根都背負刀斧和砧板,表示謝罪待刑。過了很久,此事才平息。成帝不過是要恐嚇他們,實在幷沒有誅殺他們的意思。

    [4]秋,八月,乙卯,孝景廟北闕灾。

    [4]秋季,八月,乙卯(十五日),孝景帝祭廟北門失火。

    [5]初,許皇后與班皆有寵于上。上嘗游後庭,欲與同輦載,辭曰:「觀古圖畫,賢聖之君皆名臣在側,三代末主乃有嬖妾;今欲同輦,得無近似之乎!」上善其言而止。太后聞之,喜曰:「古有樊姬,今有班!」班進侍者李平得幸,亦爲,賜姓曰衛。

    [5]最初,許皇后與班都受成帝寵愛。有一次,成帝在後宮庭院游玩,想跟班同乘一輛車,班推辭說:「我觀看古代的圖畫,聖賢的君王身旁,都跟隨著名臣,而三代末世的君王身旁,才有寵妾。現在陛下想讓我同車,是不是有些相似呢!」成帝對她的回答很贊賞,也就不再勉强。太后聽說了,高興地說:「古代有樊姬,今天有班!」班把侍者李平進獻成帝,李平受到寵幸,也被封爲,賜姓「衛」。

    其後,上微行過陽阿主家,悅歌舞者趙飛燕,召入宮,大幸;有女弟,復召入,姿性尤粹,左右見之,皆嘖嘖嗟賞。有宣帝時披香博士淖方成在帝后,唾曰:「此禍水也,滅火必矣!」姊、弟俱爲,貴傾後宮。許皇后、班皆失寵。于是趙飛燕譖告許皇后、班挾媚道,祝詛後宮,詈及主上。冬,十一月,甲寅,許後廢處昭台宮,後姊謁皆誅死,親屬歸故郡。考問班,對曰:「妾聞『死生有命,富貴在天。』修正尚未蒙福,爲邪欲以何望!使鬼神有知,不受不臣之訴;如其無知,訴之何益!故不爲也。」上善其對,赦之,賜黃金百斤。趙氏姊、弟驕妒,恐久見危,乃求共養太后于長信宮。上許焉。

    此後,成帝微服出行,到陽阿公主的家,喜歡上公主家的歌舞女趙飛燕,把她召入宮中,大加寵愛。趙飛燕有個妹妹,也被召入宮,姿容特別美艶,毫無瑕疵。成帝左右的人看見她,都驚嘆贊賞。有位漢宣帝時的披香博士淖方成,當時正站在成帝身後,却唾口水說:「這是禍水呀,定會撲滅漢王朝之火!」趙飛燕姐妹倆都被封爲,一時尊貴榮寵,壓倒後宮。許皇后、班都失寵了。于是趙飛燕向成帝進讒言說,許皇后,班用妖術詛咒後宮得寵的美人,甚至連皇上都駡到了。冬季,十一月,甲寅(十六日),許後被廢,遷居昭台宮。許後的姐姐許謁等人全被誅殺,許後的親屬被逐歸原郡。審訊班昆時,班回答說:「我聽說『死生有命,富貴在天』。我修行持正,尚且沒有享到幸福,如果做邪的事,就更不用想有好結果了。假使鬼神有知,不會聽取詛咒主上的惡訴;假使鬼神無知,向鬼神訴說又有什麽用呢?所以用妖術詛咒之事,我不會做的。」成帝認爲她說的有道理,就赦免了她,幷賜黃金百斤。趙氏姐妹驕橫妒嫉,班怕時間長了,終爲所害,就請求到長信宮侍奉太后。皇上予以批准。

    [6]廣漢男子鄭躬等六十餘人攻官寺,篡囚徒,盜庫兵;自稱山君。

    [6]廣漢男子鄭躬等六十餘人,攻打官府,劫走囚犯,盜取軍械庫兵器。鄭躬自稱山君。


四年(甲辰、前17)

    四年(甲辰,公元前17年)

    [1]秋,勃海、清河、信都河水湓溢,灌縣、邑三十一,敗官亭、民舍四萬餘所。平陵李尋奏言:「議者常欲求索九河故迹而穿之。今因其自决,可且勿塞,以觀水勢;河欲居之,當稍自成川,跳出沙土。然後順天心而圖之,必有成功,而用財力寡。」于是遂止不塞。朝臣數言百姓可哀,上遣使者處業振贍之。

    [1]秋季,黃河在勃海、清河、信都泛濫成灾,淹沒三十一個縣、邑,沖毀官亭、民房四萬餘所。平陵人李尋上奏說:「討論治河之策的人,總想尋找九河故道,按照故道挖掘治理。而今趁著黃河自己决口,可以暫時不堵塞缺口,以觀察水的走勢,要想讓黃河有固定的水道,就應當讓它自己逐漸形成河川,再沿河川挑出河床的沙土。然後按照上天的意願加以規劃治理,必能取得成功,而且所用財力、人力都可節省。」于是就停下來,不堵塞黃河缺口。朝臣屢次提出灾區百姓處境悲慘,成帝派使者安置賑濟灾區百姓。

    [2]廣漢鄭躬黨與廣,犯曆四縣,衆且萬人;州郡不能制。冬,以河東都尉趙護爲廣漢太守,發郡中及蜀郡合三萬人擊之,或相捕斬除罪;旬月平,遷護爲執金吾,賜黃金百斤。

    [2]廣漢鄭躬的黨羽日益增加,勢力範圍愈來愈廣,曾攻擊四個縣,人衆將近萬人,州郡也鎮壓不住。冬季,朝廷任命河東都尉趙護爲廣漢太守,徵發廣漢郡及蜀郡兵共三萬人,攻擊鄭躬。有賊人互相捕捉斬殺,官府赦免其罪。不到一個月,叛亂平息。擢升趙護爲執金吾,賜黃金百斤。

    [3]是歲,平阿安侯王譚薨。上悔廢譚使不輔政而薨也,乃復進成都侯商,以特進領城門兵,置幕府,得舉吏如將軍。

    [3]這年,平阿侯王譚去世。成帝後悔弃置王譚,使他沒有擔任輔政大臣就去世了。于是再次任用成都侯王商,讓他以特進身份主管城門兵,設置幕府,使他與將軍同樣有舉薦官吏的權力。

    魏郡杜鄴時爲郎,素善車騎將軍音,見音前與平阿侯有隙,即說音曰:「夫戚而不見殊,孰能無怨!昔秦伯有千乘之國而不能容其母弟,《春秋》譏焉。周、召則不然,忠以相輔,義以相匡,同己之親,等己不尊,不以聖德獨兼國寵,又不爲長專受榮任,分職于陝,幷爲弼疑,故內無感恨之隙,外無侵侮之羞,俱享天,兩荷高名者,蓋以此也。竊見成都侯以特進領城門兵,復有詔得舉吏如五府,此明詔所欲必寵也。將軍宜承順聖意,加异往時,每事凡議,必與及之。發于至誠,則孰不說諭!」音甚嘉其言,由是與成都侯商親密。二人皆重鄴。

    魏郡人杜鄴,當時官職爲郎,他一向與車騎將軍王音要好,見王音從前與平阿侯有嫌隙,就勸王音說:「親人之間不應該疏遠,誰能沒有點怨恨呢?從前秦景公擁有千乘戰車那麽强大的國家,却容不下自己的同母胞弟,《春秋》因此而譏刺他。周公、召公則不然,忠心爲國而互相輔助,深明大義而互相匡扶。相互間,把對方當作自身一樣親密和尊重。不因自己德高望重,而獨享國家的榮寵;又不因自己年長,而專攬所有顯要的職務。將國家從陝地劃開,分別主持,二人同爲天子的左輔右弼。因此內無遺憾怨恨的嫌隙,外無遭受抨擊侮辱的羞耻,同享上天的福佑,也同時負有高名的原因,就在于此吧。我看成都侯王商,以特進的身份主管城門兵,皇上還下詔,使他一如五府有舉薦官吏的職權。詔書的意思十分明顯,說明聖上一定要對他格外寵信。將軍應該禀承順從聖上的旨意,加倍改變過去的作法,每件政事,凡有建議奏章,都必與王商磋商。只要發自內心的至誠,則誰又會不高興呢!」王音非常贊許他的看法昆,從此與成都侯王商親密。兩人都很看重杜鄴。


永始元年(乙巳、前16)

    永始元年(乙巳,公元前16年)

    [1]春,正月,癸丑,太官淩室火。戊午,戾後園南闕火。

    [1]春季,正月,癸丑(二十二日),太官冰室發生火灾。戊午(二十七日),戾後陵園南門發生火灾。

    [2]上欲立趙爲皇后,皇太后嫌其所出微甚,難之。太后姊子淳于長爲侍中,數往來通語東宮;歲餘,乃得太后指,許之。夏,四月,乙亥,上先封父臨爲成陽侯。諫大夫河間劉輔上書,言:「昔武王、周公,承順天地以饗魚、烏之瑞,然猶君臣祗懼,動色相戒。况于季世,不蒙繼嗣之福,屢受威怒之异者乎!雖夙夜自責,改過易行,畏天命,念祖業,妙選有德之世,考蔔窈窕之女,以承宗廟,順神祗心,塞天下望,子孫之祥猶恐晚暮!今乃觸情縱欲,傾于卑賤之女,欲以母天下,不畏于天,不愧于人,惑莫大焉!裏語曰:『腐木不可以爲柱;人婢不可以爲主。』天人之所不予,必有禍而無福,市道皆共知之,朝廷莫肯壹言。臣竊傷心,不敢不盡死!」書奏,上使侍御史收縛輔,系掖庭秘獄,群臣莫知其故。于是左將軍辛慶忌、右將軍廉褒、光祿勛琅邪師丹、太中大夫谷永俱上書曰:「竊見劉輔前以縣令求見,擢爲諫大夫,此其言必有卓詭切至當聖心者,故得拔至于此;旬月之間,收下秘獄。臣等愚以爲輔幸得托公族之親,在諫臣之列,新從下土來,未知朝廷體,獨觸忌諱,不足深過。小罪宜隱忍而已,如有大惡,宜暴治理官,與衆共之。今天心未豫,灾异屢降,水旱迭臻,方當隆寬廣問,褒直盡下之時也,而行慘急之誅于諫爭之臣,震驚群下,失忠直心。假令輔不坐直言,所坐不著,天下不可戶曉。同姓近臣,本以言顯,其于治親養忠之義,誠不宜幽囚于掖庭獄。公卿以下,見陛下進用輔亟而折傷之暴,人有懼心,精銳銷,莫敢盡節正言,非所以昭有虞之聽,廣德美之風!臣等竊深傷之,惟陛下留神省察!」上乃徙輔系共工獄,减死罪一等,論爲鬼薪。

    [2]成帝想封趙飛燕爲皇后,但皇太后嫌她出身太微賤,從中阻攔。太后姐姐的兒子淳于長任侍中,多次往來于東宮,爲成帝傳話。經過一年多,才得到太后的旨意,予以允許。夏季,四月,乙亥(十五日),成帝先封趙飛燕的父親趙臨爲成陽侯。諫大夫、河間人劉輔上書說:「往昔武王、周公承順天地,因而有白魚入王舟、火焰變烏鴉的祥瑞,然而君臣仍然心懷恭敬和恐懼,臉爲變色,互相戒勉。何况現在正處末世,沒有太子降生的福氣,却屢次遭受上天降威震怒的變异呢!雖然日夜自責檢討,改過易行,敬畏天命,思念祖宗大業,精選品德高尚的家族,從中稽考挑選窈窕淑女,以承奉宗廟,順從神靈之心,滿足天下人的希望,然而要想有生子生孫的福氣,仍然恐怕太晚!可是陛下現在却放縱情欲,傾心迷戀卑賤之女,想讓這樣的女子作天下之母,既不畏于天,又不愧于人,陛下的迷惑,沒有比現在更大的了!俚語說:『腐木不可用做梁柱,婢女不可成爲主人。』上天和人民都不贊成的事情,必然有禍而無福,這是街市小民和路人都懂得的道理,朝廷却沒有人肯說一句話,我爲此痛心,不敢不冒死勸諫。」奏章上去後,成帝派侍御史逮捕了劉輔,囚禁在宮廷秘密監獄裏。群臣都不知道他被捕的原因。當時左將軍辛慶忌、右將軍廉褒、光祿勛琅邪人師丹、太中大夫谷永,都上書說:「我們看到劉輔從前以縣令的身份求見陛下,被陛下擢升爲諫大夫,這說明他的話必具卓异的見識,正好深合聖心,所以才能够被提拔到這樣的地位。不到一個月的時間,却突然被逮捕,關押在秘密監獄。我們愚昧地認爲,劉輔有幸爲皇族宗親之一,位列諫臣。他新近才從下面的縣邑來到,不懂朝廷規矩,獨自觸犯了陛下的忌諱,不足以深加追究。若是小罪,陛下還是應該隱忍一下;如有大罪,就應公開揭露,讓司法官吏去查辦,使大家都知道他的罪惡。現在天心不悅,屢降灾异,水旱迭至。正處在應該施恩寬容,廣求建議,褒獎直言,使臣下盡言的時候,却對諫諍之臣施以慘痛激烈的處罰,使群臣震驚,喪失盡忠直言之心。假如劉輔不是因直言獲罪,罪名又不公布,那麽就不能使天下家喻戶曉。劉輔是同姓近臣,本因直言而獲顯達,從管理親族、培養忠良的意義上說,實在不該把他幽禁在宮廷監獄。公卿及以下官員,見陛下很快地擢升任用劉輔,又迅速加以摧折,人人懷有恐懼之心,精氣頓銷,銳氣减弱,不敢爲國盡忠直言了。這就不能顯示出陛下具有虞舜傾聽直諫的賢德,也不能推廣美好的道德風範。我們深深爲昆此痛心,希望陛下留意考察!」成帝于是把劉輔轉移到共工獄,减免死罪,判處做三年苦工的「鬼薪」徒刑。

    [3]初,太后兄弟八人,獨弟曼早死,不侯;太后憐之。曼寡婦渠供養東宮,子莽幼孤,不及等比;其群兄弟皆將軍、五侯子,乘時侈靡,以輿馬聲色佚游相高。莽因折節爲恭儉,勤身博學,被服如儒生;事母及寡嫂,養孤兄子,行甚敕備;又外交英俊,內事諸父,曲有禮意。大將軍鳳病,莽侍疾,親嘗藥,亂首垢面,不解衣帶連月。鳳且死,以托太后及帝,拜爲黃門郎,遷射聲校尉。久之,叔父成都侯商上書,願分戶邑以封莽。長樂少府戴崇、侍中金涉、中郎陳湯等皆當世名士,咸爲莽言,上由是賢莽,太后又數以爲言。五月,乙未,封莽爲新都侯,遷騎都尉、光祿大夫、侍中。宿衛謹敕,爵位益尊,節操愈謙,散輿馬、衣裘振施賓客,家無所餘;收贍名士,交結將、相、卿、大夫甚衆。故在位者更推薦之,游者爲之談說,虛譽隆洽,傾其諸父矣。敢爲激發之行,處之不慚恧。嘗私買侍婢,昆弟或頗聞知,莽因曰:「後將軍朱子元無子,莽聞此兒種宜子。」即日以婢奉朱博。其匿情求名如此!

    [3]最初,太后有兄弟八人,唯獨弟弟王曼早死,沒有封侯。太后憐惜他,把王曼的遺孀渠供養在東宮。王曼的兒子王莽,從小成孤兒,不能與其他人相比。那些兄弟的父親都是將軍、王侯,可以憑父親當時的地位恣意奢華,在車馬聲色放蕩游樂方面互相競賽。而王莽是屈己下人,態度謙恭,勤學苦修,學識淵博,穿著像儒生。侍奉母親跟寡嫂,撫養亡兄的孤兒,十分盡心周到。同時,在外結交的都是些俊杰之士,在內對待諸位伯父叔父,能委曲遷就,禮敬有加。大將軍王鳳病重時,王莽侍候他,親口嘗藥,一連幾個月都不能解衣入睡,因而蓬頭垢面。王鳳將死時,把王莽托付給太后及成帝,王莽因此被封爲黃門郎,以後又升任射聲校尉。很久以後,叔父成都侯王商上書,表示願分出自己封地上的土地和百姓,請求皇上封給王莽。長樂少府戴崇、侍中金涉、中郎陳湯等,都是當代名士,也都爲王莽美言。成帝因而認爲王莽賢能,太后又屢次以此囑咐成帝。五月,乙未(初六),封王莽爲新都侯,升爲騎都尉、光祿大夫、侍中。王莽在宮廷服務謹慎盡心,爵位越尊貴,他的禮節操守越謙恭。他把自己的車馬、衣物、皮裘周濟給門下賓客,而自己却家無餘財。他收羅贍養名士,結交很多將、相、卿、大夫。因而在位的官員輪番向皇帝推薦他,善游說的人也爲他到處宣傳,虛假不實的聲譽隆盛無比,壓過了他的諸位伯父叔父。他敢于做違俗立异的事情,而又安然處之,毫無愧色。王莽曾私下買了一個婢女,兄弟中有人聽說了,王莽于是辯解:「後將軍朱子元沒有兒子,我聽說此女有宜男相。」當天就把婢女奉送給朱博。他就是這樣隱匿真情博取名聲!

    [4]六月,丙寅,立皇后趙氏,大赦天下。

    [4]六月,丙寅(七日),成帝封趙飛燕爲皇后,大赦天下。

    皇后既立,寵少衰;而其女弟絕幸,爲昭儀,居昭陽舍,其中庭彤朱而殿上髹漆;切皆銅沓,黃金塗;白玉階;壁帶往往爲黃金,函藍田璧、明珠、翠羽飾之;自後宮未嘗有焉。趙後居別館,多通侍郎、宮奴多子者,昭儀嘗謂帝曰:「妾姊性剛,有如爲人構陷,則趙氏無種矣!」因泣下凄惻。帝信之,有白後奸狀者,帝輒殺之。由是後公爲淫恣,無敢言者,然卒無子。

    趙飛燕當上皇后以後,成帝對她的寵愛稍有衰退。而她的妹妹却受寵空前,被封爲昭儀,賜住昭陽舍,居處中庭全用朱紅色,而殿上則漆成黑色。門限全用銅包,再塗以黃金。臺階用白玉雕成。屋內墻壁上帶狀的橫木,處處嵌有黃金環,環內鑲上藍田玉璧、明珠、翠羽來裝飾。其奢華是後宮從來沒有過的。趙皇后居住在另外一個宮殿,跟侍郎和多子的宮奴屢次私通。趙昭儀曾對成帝說:「我姐姐性格剛烈,假如被人構陷,則我們趙氏就要絕種了!」趁勢哭得十分凄惻。成帝相信了她的話,有報告皇后奸情的人,成帝就把他殺死。從此,趙皇后公然恣意宣淫,沒有人敢報告了,然而始終不生孩子。

    光祿大夫劉向以爲王教由內及外,自近者始,于是采取《詩》、《書》所載賢妃、貞婦興國顯家及孽、嬖亂亡者,序次爲《列女傳》,凡八篇,及采傳記行事,著《新序》、《說苑》,凡五十篇,奏之;數上疏言得失,陳法戒。書數十上,以助觀覽,補遺闕。上雖不能盡用,然內嘉其言,常嗟嘆之。

    光祿大夫劉向認爲,國家的道德風化教育,應該由內及外,先從皇帝身邊的人開始。于是摘錄《詩經》、《書經》所記載的賢妃、貞婦使國家振興、家昆族顯達的事迹,以及君王因寵愛嬪妃,造成天下大亂、國家滅亡的故事,按次序,編成《列女傳》,共八篇;幷采錄傳、記、行事,著《新序》、《說苑》共五十篇。書成,奏請成帝閱覽。他還屢次上書,談論國家政治得失,陳述應當效法或鑒戒的史事。前後上書數十次,想幫助天子觀察政事,補救錯誤和遺漏。成帝對他的建議,雖不能都采用,但內心却很贊同,常感嘆不已。

    [5]昌陵制度奢泰,久而不成。劉向上疏曰:「臣聞王者必通三統,明天命所授者博,非獨一姓也。自古及今,未有不亡之國。孝文皇帝嘗美石椁之固,張釋之曰:『使其中有可欲,雖錮南山猶有隙。』夫死者無終極而國家有廢興,故釋之之言爲無窮計也。孝文寤焉,遂薄葬。棺椁之作,自黃帝始。黃帝、堯、舜、禹、湯、文、武、周公,丘壟皆小,葬具甚微;其賢臣孝子亦承命順意而薄葬之,此誠奉安君父忠孝之至也。孔子葬母于防,墳四尺。延陵季子葬其子,封墳掩坎,其高可隱。故仲尼孝子而延陵慈父,舜、禹忠臣,周公弟弟,其葬君、親、骨肉皆微薄矣;非苟爲儉,誠便于體也。秦始皇葬于驪山之阿,下錮三泉,上崇山墳,水銀爲江、海,黃金爲鳧、雁,珍寶之臧,機械之變,棺椁之麗,宮館之盛,不可勝原;天下苦其役而反之,驪山之作未成,而周章百萬之師至其下矣。項籍燔其宮室,營宇,牧兒持火照求亡羊,失火燒其臧椁。自古及今,葬未有盛如始皇者也;數年之間,外被項籍之灾,內離牧竪之禍,豈不哀哉!是故德彌厚者葬彌薄,知愈深者葬愈微。無德寡知,其葬愈厚,丘壟彌高,宮闕甚麗,發掘必速。由是觀之,明暗之效,葬之吉凶,昭然可見矣!陛下即位,躬親節儉,始營初陵,其制約小,天下莫不稱賢明;及徙昌陵,增庳爲高,積土爲山,發民墳墓,積以萬數,營起邑居,期日迫卒,功費大萬百餘。死者恨于下,生者愁于上,臣甚閔焉!以死者爲有知,發人之墓,其害多矣;若其無知,又安用大!謀之賢知則不說,以示衆庶則苦之,若苟以說禺夫淫侈之人,又何爲哉!唯陛下上覽明聖之制以爲則,下觀亡秦之禍以爲戒,初陵之模,宜從公卿大臣之議,以息衆庶!」上感其言。 

    [5]昌陵工程規劃寵大、奢華,歷時很久都未能完成。劉向上書說:「我聽說君王必須通達天、地、人三統,明白天命可以授與的人,是很多的,幷非只一姓。自古到今,沒有不滅亡的國家。孝文皇帝曾經贊美石棺椁的堅固,張釋之說:『假使其中有人們想得到的東西,就是用銅鐵澆鑄南山,人們仍會鑿出隙縫。』死亡的事永遠不會有完,國家有興有廢,因此張釋之的話,是爲文帝作長遠的打算。孝文帝醒悟,于是采用薄葬。安葬使用棺椁,自黃帝開始。黃帝、堯、舜、禹、湯、周文王、周武王、周公,墳冢都很小,葬具極簡單。他們的賢臣孝子也禀承命令順從意旨,實行薄葬,這才是令君父平安的至爲忠孝的作法。孔子把母親安葬在防,墳高四尺。延陵人季子埋葬他的兒子,隱蔽墳丘,低矮得幾乎看不出來。所以說,孔子是孝子,而季子是慈父,舜、禹是忠臣,而周公能友愛兄弟。他們安葬君王、父母、骨肉親人都很簡單微薄。幷非草率而實行節儉,實在是爲了便于實行。秦始皇葬在驪山旁,堵塞了地下深處的三重泉,把墳丘堆得象山一樣高,墓室裏用水銀做成江、海,用黃金做成野鴨、飛雁。珍寶的收藏、機械的巧妙、棺椁的華麗、宮殿的宏偉,後世不能超越、重現。天下不堪修陵徭役的困苦,紛紛反叛。驪山墳墓還沒修完,周章率領的百萬抗秦大軍已打到驪山脚下。項羽燒了宮殿、屋宇,牧童手持火把到墓中尋找丟失的羊,失火燒毀了隱藏其中的棺椁。自古到今,厚葬還沒有超過秦始皇的,然而數年之間,外受項羽縱火之灾,內遭牧童失火之禍,豈不可悲!因而恩德越深厚者,安葬越簡陋,智慧越高深者,安葬越微薄。反而是無德又無智慧的人,安葬越奢華,墳墓也越高大,宮殿十分宏麗,必然迅速被人發掘。由此觀之,明顯與隱蔽的不同效果,安葬的吉祥與凶險,不是昭然可見嗎?陛下即位之初,親自推行節儉,最早營建的陵,規模很小,天下沒有不稱頌陛下賢明的。然而後來改遷昌陵,把低下的地方增高,堆土成山,挖掘人民的祖先墳墓,累計達到一萬多座,而又設立縣邑,修建房舍,限期急迫,功時費用超過萬百。 工程中死去的人在地下含恨,活著的人在地上愁苦,使人無限痛惜!如果認爲死後有知,那麽鏟除別人墳墓,灾害恐怕無法估計;如果認爲死後無知,又 何必把墳墓修得如此之大?賢能的人不會喜悅,而小民却懷無邊怨恨。假定只爲了使愚昧奢侈的人高興,却又何必?請陛下上觀聖明的制度,作爲效法,下看秦朝滅亡的禍害,作爲鑒戒。預定墓地的規模,最好聽從公卿大臣的建議,安撫人民!」皇上深爲他的話感動。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64745&aid=70832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