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奇跡
市長:景寔  副市長: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人文藝術其他【奇跡】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春秋左傳 字體:
看回應文章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春秋左傳】昭公二十一年(前521年)蔡侯朱出奔楚
 瀏覽789|回應1推薦0

景寔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昭公二十一年(521)   

【經】

春王三月,葬蔡平公。

夏,晉侯使士鞅來聘。宋華亥、向甯、華定自陳入於宋南里以叛。

秋七月壬午朔,日有食之。

八月乙亥,叔輒卒。

冬,蔡侯朱出奔楚。公如晉,至河乃復。

【傳】

春,天王將鑄無射。泠州鳩曰:「王其以心疾死乎?夫樂,天子之職也。夫音,樂之輿也。而鐘,音之器也。天子省風以作樂,器以鐘之,輿以行之。小者不窕,大者不槬,則和於物,物和則嘉成。故和聲入於耳而藏於心,心億則樂。窕則不咸,總則不容,心是以感,感實生疾。今鐘槬矣,王心弗堪,其能久乎?」

  三月,葬蔡平公。蔡大子朱失位,位在卑。大夫送葬者歸,見昭子。昭子問蔡故,以告。昭子歎曰:「蔡其亡乎!若不亡,是君也必不終。《詩》曰:『不解於位,民之攸塈。』今蔡侯始即位,而適卑,身將從之。」

   夏,晉士鞅來聘,叔孫為政。季孫欲惡諸晉,使有司以齊鮑國歸費之禮為士鞅。士鞅怒,曰:「鮑國之位下,其國小,而使鞅從其牢禮,是卑敝邑也。將復諸寡君。」魯人恐,加四牢焉,為十一牢。宋華費遂生華貙、華多僚、華登。貙為少司馬,多僚為御士,與貙相惡,乃譖諸公曰:「貙將納亡人。」亟言之。公曰:「司馬以吾故,亡其良子。死亡有命,吾不可以再亡之。」對曰:「君若愛司馬,則如亡。死如可逃,何遠之有?」公懼,使侍人召司馬之侍人宜僚,飲之酒而使告司馬。司馬歎曰:「必多僚也。吾有讒子而弗能殺,吾又不死,抑君有命,可若何?」乃與公謀逐華貙,將使田孟諸而遣之。公飲之酒,厚酬之,賜及從者。司馬亦如之。張丐尤之,曰:「必有故。」使子皮承宜僚以劍而訊之。宜僚盡以告。張丐欲殺多僚,子皮曰:「司馬老矣,登之謂甚,吾又重之,不如亡也。」五月丙申,子皮將見司馬而行,則遇多僚御司馬而朝。張丐不勝其怒,遂與子皮、臼任、鄭翩殺多僚,劫司馬以叛,而召亡人。壬寅,華、向入。樂大心、豐愆、華牼御諸橫。華氏居盧門,以南里叛。六月庚午,宋城舊鄘及桑林之門而守之。

  秋七月壬午朔,日有食之。公問於梓慎曰:「是何物也,禍福何為?」對曰:「二至、二分,日有食之,不為災。日月之行也,分,同道也;至,相過也。其他月則為災,陽不克也,故常為水。」於是叔輒哭日食。昭子曰:「子叔將死,非所哭也。」八月,叔輒卒。

  冬十月,華登以吳師救華氏。齊烏枝鳴戍宋。廚人濮曰:「《軍志》有之:『先人有奪人之心,後人有待其衰。』盍及其勞且未定也伐諸?若入而固,則華氏眾矣,悔無及也。」從之。丙寅,齊師、宋師敗吳師於鴻口,獲其二帥公子苦雂、偃州員。華登帥其余以敗宋師。公欲出,廚人濮曰:「吾小人,可藉死而不能送亡,君請待之。」乃徇曰:「楊徽者,公徒也。」眾從之。公自楊門見之,下而巡之,曰:「國亡君死,二三子之恥也,豈專孤之罪也?」齊烏枝鳴曰:「用少莫如齊致死,齊致死莫如去備。彼多兵矣,請皆用劍。」從之。華氏北,復即之。廚人濮以裳裹首而荷以走,曰:「得華登矣!」遂敗華氏於新里。翟僂新居於新里,既戰,說甲於公而歸。華妵居於公里,亦如之。

  十一月癸未,公子城以晉師至。曹翰胡會晉荀吳、齊苑何忌、衛公子朝救宋。丙戌,與華氏戰於赭丘。鄭翩願為鸛,其御願為鵝。子祿御公子城,莊堇為右。幹犨御呂封人華豹,張丐為右。相遇,城還。華豹曰:「城也!」城怒而反之,將注,豹則關矣。曰:「平公之靈,尚輔相余。」豹射,出其間。將注,則又關矣。曰:「不狎,鄙!」押矢。城射之,殪。張丐抽殳而下,射之,折股。扶伏而擊之,折軫。又射之,死。幹丐請一矢,城曰:「余言汝於君。」對曰:「不死伍乘,軍之大刑也。幹刑而從子,君焉用之?子速諸。」乃射之,殪。大敗華氏,圍諸南里。華亥搏膺而呼,見華貙,曰:「吾為欒氏矣。」貙曰:「子無我迋。不幸而後亡。」使華登如楚乞師。華貙以車十五乘,徒七十人,犯師而出,食於睢上,哭而送之,乃復入。楚薳越帥師將逆華氏。大宰犯諫曰:「諸侯唯宋事其君,今又爭國,釋君而臣是助,無乃不可乎?」王曰:「而告我也後,既許之矣。」

  蔡侯朱出奔楚。費無極取貨於東國,而謂蔡人曰:「朱不用命於楚,君王將立東國。若不先從王欲,楚必圍蔡。」蔡人懼,出朱而立東國。朱訴於楚,楚子將討蔡。無極曰:「平侯與楚有盟,故封。其子有二心,故廢之。靈王殺隱大子,其子與君同惡,德君必甚。又使立之,不亦可乎?且廢置在君,蔡無他矣。」公如晉,及河,鼓叛晉。晉將伐鮮虞,故辭公。

【譯文】

二十一年春季,周景王準備鑄造無射大鐘。泠州鳩說:「天子大概會由於心病而死去吧!音樂,是天子所主持的。聲音,是音樂的車床,而鐘,是發音的器物。天子考察風俗因而製作樂曲,用樂器來彙聚它,用聲音來表達它,小的樂器發音不纖細,大的樂器發音不洪亮,那樣就使一切事物和諧。一切事物和諧,美好的音樂才能完成。所以和諧的聲音進入耳朵而藏在心裏,心安就快樂。纖細就不能讓四處都聽到,洪亮就不能忍受,內心因此感到不安,不安就會生病。現在鐘聲粗大,天子的內心受不住,難道能夠長久嗎?」

三月,安葬蔡平公。蔡國的太子朱沒有站在葬禮中應站的位置上,站在下面。大夫中送葬的回來,進見昭子。昭子問蔡國葬禮的事情,送葬的大夫就把當時的情況告訴昭子,昭子歎氣說:「蔡國大約要滅亡了吧!如果不滅亡,這個國君一定不得好死。《詩》說:『在他的地位上不懈怠,百姓就能夠休息。』現在蔡侯剛剛即位就站到下面去,他自己也將會跟著跨下去的。」

夏季,晉國的士鞅前來聘問,叔孫主持接待。季孫存心得罪晉國,讓官吏用齊國的鮑國回費地的禮節招待士鞅。士鞅發怒,說:「鮑國的地位低,他的國家小,現在讓我接受招待他所用七牢的禮節,這是輕視敝邑,我將要向寡君報告。」魯國人恐懼,增加四牢,使用了十一牢。

宋國的華費遂生了華貙、華多僚、華登。華貙做少司馬,華多僚做禦士,與華貙不和,就在宋公面前誣陷說:「華貙打算接納逃亡的人。」屢次說這些話,宋元公說:「司馬由於我的緣故,使他的兒子逃亡。死和逃亡都是命中註定,我不能讓他的兒子再逃亡。」華多僚回答說:「君王如果愛惜司馬,就應當逃亡。死如果可以逃避,哪有什麼遠不遠?」宋元公害怕,讓侍者召來司馬的侍者宜僚,給他酒喝,讓他告訴司馬驅逐華貙。司馬歎氣說:「一定是多僚幹的。我有一個造謠的兒子而不能殺死他,我又不死,國君有了命令,怎麼辦?」就和宋元公商量驅逐華貙,準備讓他在孟諸打獵時打發他走。宋元公給他酒喝,厚厚地送給他禮物,還賞賜隨行的人。司馬也像宋元公一樣,張匄感到奇怪,說:「一定有原因。」讓華貙用劍架在宜僚脖子上追問他,宜僚把話全說出來,張匄想要殺死多僚,華貙說:「司馬年老了,華登的逃亡已經很傷他的心,我又加重了他的傷心,不如逃亡。」五月十四日,華貙準備進見司馬以後再走。在朝廷上遇見多僚為司馬駕車上朝,張牼不能控制自己的憤怒,就和華貙、臼任、鄭翩殺了多僚,劫持了司馬叛變,召集逃亡的人。二十日,華氏、向氏回來,樂大心。豐愆、華貙在橫地抵禦他們。華氏住在盧門,領著南裏的人叛變。六月十九日,宋國修繕舊城和桑林之門用以據守。

秋季,七月初一,發生日食。魯昭公問梓慎說:「這是什麼事?是什麼樣的禍福?」梓慎回答說:「冬至夏至、春分秋分,發生日食,不是災禍。日月的運行,在春分秋分的時候,黃道和赤道交點相同;在夏至冬至的時候,相交點遠。其他的月分就要發生災禍,因為陽氣不勝,所以常常發生水災。」在那個時候叔輒因為發生日食號哭,昭子說:「叔輒快死了,因為這不是他所應該哭的事情。」八月,叔輒死了。  

冬季,十月,華登率領吳軍救援華氏,齊國的烏枝鳴在宋國戍守,廚邑大夫濮說:「《軍志》有這樣的話:『先發制人可以摧毀敵人士氣,後發制人要等到敵人士氣衰竭。』何不乘他們疲勞和沒有安定而進攻?如果敵人已經進來而軍心安定,華氏的人就多了,我們就後悔不及了。」烏枝鳴聽從了。十七日,齊軍、宋軍在鴻口擊敗吳軍,俘虜了他們兩個將領公子苦雂、偃州員。華登率領余部擊敗宋軍。宋元公想要逃亡,廚邑大夫濮說:「我是小人,可以為君王死難,而不能護送君王逃亡,請君王等待一下。」於是就巡行全軍說:「揮舞旗幟的,是國君的戰士。」眾人按他的話揮舞旗幟,宋元公在揚門上見到這種情況,下城巡視,說:「國家亡,國君死,這是各位的恥辱,豈獨是我一人的罪過呢?」齊國的烏枝鳴說:「使用少量的兵力,最好是一起拼命,一起拼命,最好是撤去守備。他們的武器多得很,建議我軍都用劍和他們作戰。」宋公聽從了。華氏敗走,宋軍、齊軍又追上去,廚邑大夫濮用裙子包著砍下的腦袋,扛在肩上快跑,說:「殺死華登了!」於是就在新裏打敗了華氏,翟僂新住在新裏,戰鬥開始以後,到宋元公那裏脫下盔甲而歸附。華妵住在公里,也像翟僂新一樣。

十一月初四日,公子城帶著晉軍來到,曹國翰胡會合晉國荀吳、齊國苑何忌、衛國公子朝救援宋國,初七日,和華氏在赭丘作戰,鄭翩希望擺成鸛陣,他的禦者希望擺成鵝陣,子祿為公子城駕禦戰車,莊堇作為車右,幹犫為呂地封人華豹駕禦戰車,張匄作為車右。兩車相遇,公子城退了回去,華豹大喊說:「城啊!」公子城發怒,轉回來,將要裝上箭,而華豹已經拉開了弓。公子城說:「平公的威靈,還在保佑我!」華豹射箭,穿過公子城和子祿之間,公子城又要裝上箭,華豹又已經拉開了弓,公子城說:「不讓我還手,卑鄙啊!」華豹從弓上抽下箭,公子城一箭射去,把華豹射死,張匄抽出殳下車,公子城一箭射去,射斷張匄的腿,張匄爬過來用殳敲斷了公子城的車軫,公子城又發了一箭,張匄死去,幹犫請求給他一箭,公子城說:「我替你向國君說情。」幹犫回答說:「不和戰友一起戰死,這是犯了軍隊中的大法,犯了法而跟從您,君王哪里用得著我?您快點吧!」於是公子城就射了他一箭,射死了,宋軍、齊軍把華氏打得大敗,包圍南裏,華亥拍著胸脯大喊,進見華貙,說:「我們成了晉國的欒氏了。」華貙說:「您不要嚇唬我,碰上倒黴才會死呢。」派華登到楚國請求出兵,華貙帶領戰車十五輛,步兵七十人突圍而出,在睢水岸邊吃飯,哭著送走華登,就再次沖進包圍圈。楚國的薳越率領軍隊打算迎接華氏,太宰犯勸諫說:「諸侯之中惟有宋國的臣下還事奉著國君,現在又爭奪國政,丟開國君而幫助臣下,恐怕不可以吧!」楚平王說:「我對你說晚了,已經答應他們了。」

蔡侯朱逃亡到楚國。費無極得到東國的財禮,對蔡國人說:「朱不聽楚國的命令,君王將要立東國做國君,如果不先順從君王的願望,楚國一定包圍蔡國。」蔡國人害怕,趕走朱而立了東國,朱向楚國控訴,楚平王準備討伐蔡國。費無極說:「蔡平侯和楚國有盟約,所以封他,他的兒子有二心,所以廢掉他。靈王殺了隱太子,隱太子的兒子和君王有共同的仇人,一定會感謝君王。現在又讓他立為國君,不也是可以的嗎?而且廢、立的權操在君王手裏,蔡國就不會有別的念頭了。」

昭公去到晉國,到達黃河。鼓地背叛晉國,晉國準備進攻鮮虞,所以辭謝了昭公。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64745&aid=5356804
 回應文章
【春秋公羊傳】昭公二十一年
推薦0


景寔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春秋公羊傳】昭公二十一年

二十有一年春,王三月,葬蔡平公。

夏,晉侯使士鞅來聘。

宋華亥、向甯、華定自陳入于宋南里以畔。宋南里者何?若曰:因諸者然。

秋,七月壬午朔,日有食之。

八月乙亥,叔痤卒。

冬,蔡侯朱出奔楚。

公如晉,至河乃復。

 

【春秋穀梁傳】昭公二十一年

二十有一年春,王三月,葬蔡平公。

夏,晉侯使士鞅來聘。

宋華亥、向寧、華定自陳入于宋南里以叛。自陳,陳有奉焉爾。入者,內弗受也。其曰宋南里,宋之南鄙也。以者,不以者也。叛,直叛也。

秋,七月壬午朔,日有食之。

八月乙亥,叔輒卒。

冬,蔡侯東出奔楚。東者,東國也。何為謂之東也?王父誘而殺焉,父執而用焉。奔而又奔之。曰東,惡之而貶之也。

公如晉,至河乃復。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64745&aid=53568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