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賦雅
市長:子鷹  副市長: 墨綠溫竹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文學創作詩詞【賦雅】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散文】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雜記】
 瀏覽306|回應0推薦9

。璽兒。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9)

雁雁兒
大漠孤煙
花箋
喵永

極墨
溫竹
§ 神隱 §
子鷹

急轉彎的機車與我擦身而過,深夜十一點,

我手裡拿著三捲片子趕在十二點前必須歸還,

已記不得有多久未曾一個人在深夜裡行走,

機車揚起的塵漫更加模糊我這大近視眼的視線。

很短的一段路程,昏黃的路燈依附在暈藍的深夜裡,

兩隻街貓並肩蹲坐在路燈投射的光圈中,活像在舞台上謝幕的相聲二人組,

我在心中替牠倆配上一段數來寶和罐頭掌聲,繼續往前走。

................................................................

 

公園裡有兩女一男正在談判,男的作憂鬱狀,跟街貓一樣蹲在路燈下,

兩手抱頭,公園的路燈是慘白的,慘白的光暈圈在憂鬱男的頭上,

我想起漫畫中受打擊時主角頭上的閃電,我在心中爲他奏起哀樂,

可,這次我沒往前走,因為哀樂還沒奏完;

綁小甜甜頭的女生吼著憂鬱男"你跟她睡幾次了?你給我說清楚",

另一個穿五彩及膝襪的紅毛女也對著那圈慘白大吼

 "你別給我裝傻,你不是說要跟她分手?",

憂鬱男終於抬起頭將手臂掛在膝蓋上,兩手一攤,帶著瓊瑤式的哭腔激動的說

"妳們這樣我心很痛耶,很痛耶",我借著那點白光看清楚憂鬱男的臉,

嗯,那兩個女生的近視一定比我更嚴重。

隨著劇情節節升高,我腦袋中的哀樂很快就奏完,

才剛離開公園沒幾步路,聽見一陣廝殺在深夜的空氣中漫開,

轉身,看見兩束人型糾在一起,我想起相撲比賽,而那憂鬱男正是裁判。

..................................................................

 

爲了不被罰逾期的六十塊,我內心暗暗祈禱回程時比賽還沒結束。

終於要過馬路了,始終搞不清楚十字路口的紅綠燈,

白天還能跟著路人屁股後面走,這夜深人靜時,趕著投胎的車也挺不少,

一不留神去投胎的就是自己。一個高亢的聲音從耳邊響起

"小姐,要不要來份臭豆腐?",呃,臭豆腐?

路邊行動攤販的阿桑揮著鐵夾子,多誘人的邀請,

可體重計不允許我在深夜十一點吃臭豆腐,心一橫,馬路居然也就過了。

原來深夜的誘惑還不只是結實的六塊肌,由臭豆腐我忽然想吃麥當勞的六塊雞。

......................................................................

 

千山萬水終於來到影音店,切,

擋在櫃檯前這中年男不是我小時後的偶像嗎?

嘖嘖嘖,這男人到中年怎就一個"油"字可形容,

我搖頭晃腦在哀悼這偶像的青春同時,才發現他盯著我笑,

一副只要是人都該認識他的笑容,我甩甩剛洗好的頭髮,

對著他說"這位先生,請讓讓,讓讓",三捲片子一放,正想走,

小弟叫住我 "小姐,這已經逾期一天囉'

六十塊。

....你們是哪個白癡拿快斷水的原子筆把18號寫成像19號,我沒帶錢。

偶像說話了,"小弟,我幫小姐一起付掉,從我餘額扣除吧",

說完,他轉身對我一笑,我防佛看見他漂白過多的牙齒閃過一道冷光。

....................................................

 

回程,我依舊在腦海中爲各種閃進我眼前的物種配樂,對白。

公園裡的相撲比賽如我所願還在繼續進行,小甜甜頭在我回來時已變成獅子頭,

五彩襪紅毛女的一隻鞋掉在樹下,兩女的喉底都發出一種野獸的嘶吼聲,

我眼前忽然出現侏羅記公園恐龍打架的畫面,腦袋裡的配樂瞬間熱鬧。

憂鬱男依舊蹲著,我在他頭上寫下"孫子"兩字對白。

夜更深了。

可我,還不想回家。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64561&aid=39016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