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中國論壇
市長:乱石  副市長: 中州楚佩紫气东来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政治社會政治時事【中國論壇】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大陸政治時事 字體:
看回應文章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2012年重慶事變實錄
 瀏覽18,270|回應140推薦1

詹姆士‧貓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1)

詹姆士‧貓

2012年的重大事件,「重慶事變」終於公開露出臺面

新华社北京3月15日电 日前,中共中央决定:张德江同志兼任重庆市委委员、常委、书记;薄熙来同志不再兼任重庆市委书记、常委、委员职务。
http://politics.people.com.cn/GB/41223/17395909.html

本文於 修改第 1 次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64086&aid=4801132
 回應文章 頁/共14頁 回應文章第一頁 回應文章上一頁 回應文章下一頁 回應文章最後一頁
周本順
推薦0


詹姆士‧貓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2015年7月24日,中紀委宣布對河北省委书记周本顺下手。

此事關系重大,國內正在流傳一個所謂2012年薄熙來政變集團高層名單,該名單有18人:薄熙來、劉云山、梁光烈、黃奇帆、蔣潔敏、周本順、羅志軍、夏德仁、趙本山、司馬南、孔慶東、吳法天、張宏良、薄瓜瓜(薄熙來之子)、劉樂飛(劉云山之子)、谷開來、徐才厚、徐明。

18人名單上未見有郭伯雄,倒是有軍中著名的鷹派將領粱光烈以及左派知識份子司馬南、孔慶東、張宏良。18人名單上有周本順。網上消息稱此18人名單由王立軍交給美國領事,然後再由美國副總統拜登交給當時正在美國訪問的習近平。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64086&aid=5353067
評一評周永康(剛被宣判無期徒刑)
推薦0


詹姆士‧貓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海外最高興的大概是輪子,他們的消息也最靈通。有一篇文章的標題是:《薄周要抓捕溫家寶,胡錦濤先動手了。》通篇意思就是政變與反政變。看來中共的文化大革命是結束了,但政變與反政變從來沒停止過,隔幾年就要來一次。但與過去不同的是,現在這些政變與反政變中都有美國的影子。這是最悲哀的。

老鄧的傳人總是說毛不民主,但毛時代,林彪父子的政變內情,全部公開傳達到每一個民眾,連571紀要那種文字都一字不改地公開傳達。現在呢,敢把這些政變與反政變內幕向人民公開傳達嗎?都掩蓋起來了,都用腐敗來遮蓋住。天知道誰是不腐敗的,胡溫是清廉的?誰的姐姐妹妹全家都跑到加拿大去入了加籍快樂地享受着她們的億萬家產。不過國人從不會去想這些。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64086&aid=5336554
撕逼大战,高潮不断
    回應給: 詹姆士‧貓(jameshc2003) 推薦2


坐而论道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2)

IKL
詹姆士‧貓

我不同意你说的邓系官员会搞经济的说法,郭文贵爆料,为了满足胡舒立的性欲,李友吃性药过量被紧急送医。邓氏所谓的经济建设手法如果可以被称为高明的话,威尔刚也可以和人参鹿茸并列被称为日常保健品了。邓系官员搞经济的手法超不过胡乱帮所谓的“有水快流”,干的是坑爹啃老断子绝孙的活——变卖毛泽东时代积累下来的工业企业,挖光本应留给子孙后代矿产资源。就算官员们一个个守身如玉,没有官商勾结,也必然会造成贫富分化和环境污染。事实上如果2004年前后去东北看一看就知道,朱镕基“牺牲三千万,赢取改革开放的胜利”有多残酷,我只记得当时东北有死命令不管交不交暖气费都要供暖,否则不知道有多少人要冻死,当时所谓“田园牧歌式的改制”今天再也没人敢提了吧?

至于郭胡之间的撕逼大战,内幕消息不断,据说所谓的私生子李友同志不过是“代持”,真正的老爹据说是某现任国家领导,所以好戏在后边。

在一个无官不贪的年代,一群人装X要反贪,撕X在所难免。本来你投胎投的好,多捞点钱也就算了。调整一下政策,让老百姓还能活下去不也是挺好的,一定要装X,装X遭雷劈,我们还是看好戏吧。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64086&aid=5311209
郭文貴與胡舒立,中國高層的又一齣連續劇。
推薦1


詹姆士‧貓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1)

IKL

最近華文網路上另一組熱門的關鍵詞是「郭文貴」「胡舒立」與「私生子」。此倆人一男一女,都極有來頭,屬於中國當今這場政經爭奪戰中互相對立的不同的權貴集團。郭是當今中國的紅頂商人之一,據說靠與國安部合作而巧取豪奪,身價遠遠不止數億,傳說還與國安部副部長馬建聯手而板倒了另一位豪客劉志華。據說郭的後台是馬建,而馬建的後台就是慶親王。郭這次所以爆紅,是他爆料胡女士與某人有私生子,而胡女士亦非等閒之輩。郭現已逃出國門且藏暱在美國,隨時有被捉拿回國的風險,因此以揚言拋出更大的核彈作威脅來保命。

越來越清楚,鄧以後的中共高層,優點是很會搞經濟,而缺點也可以用一個字來形容:「臟」。他們早就失去了延安時代的曾有過的那種清新。而一切的腐敗,皆是由這個「臟」所引起。

郭文貴與胡舒立,是中國高層的又一齣具有高度娛樂性的連續劇。現今大家都說政治已「娛樂化」。本欄屬於娛樂專欄,大家一起繼續看戲觀賞。

本文於 修改第 3 次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64086&aid=5310944
轉貼:周永康與溫家寶激烈爭吵內幕
推薦1


詹姆士‧貓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1)

IKL

外行看熱鬧,內行看門道。以前毛時代的中共路線鬥爭,都牽涉到蘇聯勢力,蘇俄深深地介入其中。而到了現在胡習的時代,中共高層的鬥爭,則牽涉到了美國勢力,美國深深地介入其中。目前美國勢力大勝。反腐反腐,呵呵,有這麽簡單就好了。

轉貼:周永康與溫家寶激烈爭吵內幕(文章來自:看中國)

  王立軍出逃美領館案發後,當時習近平訪美時,美國副總統拜登曾明確告知習近平,王立軍交給美國的材料中,有江澤民、周永康、曾慶紅和薄熙來等人密謀發動政變奪權的計劃,而且早已開始實施。

  2012年3月7日,當時的中共政治局九常委開會表態如何處理薄熙來。其中八名常委,包括胡錦濤、溫家寶、習近平、李克強等,都表示同意對薄熙來撤職查辦,唯獨周永康抵制這一決定。

  周永康力挺薄熙來,極力主張不要把王立軍事件牽扯到薄熙來身上,反對撤去薄的職務,甚至建議將薄熙來調任西藏出任第一把手。

  為爭取中共元老的支持,並獲得中共內部更廣泛的共識和結成倒薄聯盟,胡錦濤、溫家寶等陸續會見各方大員和黨內元老們。據熟悉內情的人士說,他們接觸的人包括前中共總理朱基和李鵬,還有前中共高層李瑞環和喬石。之後,在5月初的政治局擴大會議中,中共政治局常委、委員和地方大員、最高級別軍頭以及已經退休的一些中共元老都有參加。

  在這次大會上,溫家寶與周永康當場發生激烈爭吵。溫家寶就薄熙來的事件質問周永康,但是周永康拿出海外媒體關于溫家寶的負面傳言,要求對溫家寶的夫人也進行調查,並稱只對薄熙來調查,無法服眾。溫家寶罕見的拋出狠話︰可以對我溫家寶和家人進行調查,“如果我本人及家人有任何斂財行為,我馬上辭職!”

  港媒《隻果日報》2014年1月4日援引消息稱,2012年2月6日,王立軍出逃後,給外界打的第一個電話就是周永康的“干兒子”孔濤。孔濤隨即與中共安全部副部長邱進等人赴成都。孔先入美領館花一個小時說服王立軍出來,轉達周永康對王立軍人身安全的保證。

  報導稱,王被國安部帶回北京審查後,周永康曾一度指示孔濤,拒將王立軍交給中紀委。周永康不但扣押了薄案的關鍵人物王立軍,還扣押了薄熙來的“財政部長”、大連實德的董事長徐明。這兩個人是薄案的關鍵證人,沒有這兩個人的指證,薄熙來雖然被免去職務,卻無法定罪。

  當年3月19日,溫家寶命時任中共中紀委副書記馬設法把徐明盡快掌握到中紀委手中。周永康隨即部署武裝力量,當天晚上,周永康一面調動武裝力量轉移徐明,一面調動大批軍車等戰斗部隊進入北京城加強戒備和伺機行事。與此同時,為鎮壓周永康軍事政變,胡錦濤急令38軍調集軍車等大批軍隊入京勤王。

  槍聲從白馬寺附近的中共中央政法委傳出,該處有一個排的武警特種部隊把守。當時胡錦濤人馬與周永康人馬發生激烈對峙,武警對天鳴槍示警,但38軍部隊很快將周永康人馬制服。

  周永康軍事政變挫敗後,很快就被解除所有對軍警的指揮權。雖然周永康仍是中共政法委書記和政治局常委,那時間還能公開出席一些不太重要的活動,但是據至少三名中共高層人士以及外交人員透露,周永康的實際權力已經移交給公安部長孟建柱。

  一名支持周永康的中共高官對《金融時報》證實周永康已把權力移交給孟建柱。而另外一些不願透露姓名的官員和政治分析人士則說,在沒有退休前移交權力是非常不正常的。報導還引述消息人士的話說,周永康因此無權選擇自己的接班人。

  此後,周永康的嫡系和親信被胡溫習李一一連根拔起,首先心腹李春城被扳倒,之後是前大秘郭永祥落馬,周永康四川的馬仔被一個接一個的鏟除。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64086&aid=5310312
王立军的自白书(摘录)
推薦0


詹姆士‧貓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王立军的自白书(摘录)
http://app.64280.com/news/fanfu/21053.html?from=timeline&isappinstalled=0

在……以后,我们成了死党,经常来往的哥们很多,有原来薄熙来在大连金州的秘书,后来的安全局党委书记车克民,文字秘书吴文康,他在大连一手扶持起来的民营 企业实德集团的老板徐某,还有我的老乡赵本山,等等,总之,这些人非富即贵,都是有钱有势的,但都有点遗憾和愤愤不平,他们说,你看,胡锦涛木纳的样子, 像个傻子;你看温家宝委琐的神态,像个白痴,你看习,李,嘿,不说了,反正我们这个圈子的人,围绕着薄熙来,转来转去的,觉得谁都不如他,薄熙来长得一米 八的大个子,相貌堂堂的,出口成章,谈笑风生,一口流利的英语和京腔,举手投足,俨然大国之君的形象,在他的主持下,我们经常商量怎么办,他才是个商务部长啊,后来争了个中央政治局委员,却是排在徐才厚之后的最末一把交椅,这是笑话,他当然不甘心,我们也燥动……

渐渐地,我们设计了一个行动方 案,先筹集资金,收买媒体为其造势,后是选调人才,主要是能写的文人,为他卖命,还有精于搞事的马仔,在政敌的地盘上纠缠不休,我还亲自找人出钱出力,在 2007年初的人代会之前,收买人大代表,让他们鼓动薄大哥当上副总理。

实际上,在党的十七大上,我就奉薄熙来之命,和车克民等薄的一批死党,通过大连万某房地产开发企业,斥巨资收买了一些党代表,力捧薄熙来进了政治局,老百 姓被媒体忽悠,知道个啥?还以为谁有能力就升官呢!

连这家房地产公司的老板王某自己也买了一个十七大代表呢!薄做为回报,把商务部系统的遍布全国各地的生 意,都批给了王某,你没看到处都是万某商业广场吗?…………

我们花钱收买的人,不论要钱,还是办事,都是大手笔啊;一个是各省市自治区的中央委员,这 些人有的比较廉洁,有的十分贪腐,反正能拉一票是一票,我们组织了一个班子,什么人才都要,什么手段都使,也就尽了最大的努力,但由于胡温的力阻,未能如愿。

薄大哥后来下派重庆当了市委书记,我们一听气炸了肺,薄大哥当然不服输,我们决定最后赌一把。

我成了薄熙来的打手现在回头想一想,薄熙来有雄心大志,早就谋划了一个思路,也相应地结交了一批人才,像我这样没脑子的人,正中下怀,我从一开始,受恩于他,就是一种铺垫,他把我当成一条狗,先喂了一点肉食,我就高兴地摇尾乞怜。

2008年是我生命历程的转折点,薄熙来由过去的暗中用我,到把我这个“打黑英雄”推到了前台,是深思熟虑的结果,此前,“唱红打黑”不是我策划的,真正的策划人是谷开来,徐鸣,吴文康等人,听说,还得到江泽民,李鹏,周永康等人的支持。

薄熙来的用意非常明确,分两步走,一步是十八大入常,一步是取代胡锦 涛,他们说,首先,得有一个纲领,怕调子制定的太高,胡温生气,阻力太大,就叫“唱红打黑”,

“唱红”是证明薄大哥根红苗壮,必须接班;

“打黑”,一个是 打掉贺国强和汪洋的哥们,找出“保护伞”,二是把那些影响社会稳定的“小混混”,和不服从薄熙来领导的企业老板连在一块,全部包装成“黑社会”打掉,财产全部没收,这样一来,既顺应了老百姓仇富仇官心里,又为收买媒体和人心找到了财源。

薄熙来告诉我:

徐鸣原在商务部研究室工作,点子多,文笔好,有谋略,主要是给他做大气磅薄的策划;

谷开来北京熟,人缘广,懂法律,主要负责沟通中南海与 重庆官场的信息和关系;

吴文康是大连旧部,情况熟,比较忠诚,他负责薄熙来的日常事务安排;

车克民深知特务系统的内部运作,负责薄熙来在香港及海外信息的 收集,整理,并指挥分布在境外的由薄嫡系的间谍网络,主要是对撰写不利薄熙来文字人士的监控和跟踪骚扰,等等。

此外,还搞了一个保镖班子,跟着薄瓜瓜。

据 说,这些人与基辛格有秘密来往。

我做什么呢?

我问他,

薄熙来说,你抓住公安局,第一步先在私下和网上找到汪洋,贺国强旧部的违法犯罪的证据,再展开下一步行动。他许诺说,你放手干吧,这 里不是辽宁,我做为政治局委员全力支持你,你不要在乎什么公检法司,什么程序,什么议论,必须狠狠地打,要打掉汪洋他们留下的一切关系,要最少筹集 1000个亿,好好地与上面玩一玩。至于你,先当副局,再上正局,然后是副市。

总之,徐鸣是“想钱”,何事忠是“花钱”,你是“抢钱”。

我听了乐傻了,这可是“三级跳”啊,过去是正厅级,现在,有望节节高升,这是我多年梦寐以求的啊!

但还有点不托底。

薄说,这算啥?

我当了政法委书记,你是公安部长。

我当了总书记,你就是周永康。

现在,你要人,我给;你要钱,我给;你要武器,我找张海洋和周永康,都也给!

我说,从辽宁调一些弟兄可以吗?

薄熙来当即说,你调多少给多少,那边不放,我打电话。

我说,过来提升行吗?

薄熙来说,你说了算,这里组织部门有不批的,你汇报我,我亲自打电话,有不顺从的, 找个理由抓起来!看谁敢不支持你?!我们是吃生米的!

我这才放了心。

其实,此前的2007年12月至我到任之前,薄熙来的心腹就已经做了电话监听和信息搜集工作,他们发现,贺国强和汪洋虽然离任,但在当地还很有基础,不仅群众拥护,而且,官员也大都恋旧,特别是司法局长文强和公安局副局长彭长健等人,和北京经常联系,从监听电话中,薄熙来得到大量信息,他对我说,一定要赶快找到他有罪的证据,必须立即拘捕他,并足以治死才行,这样才能给提拔他的张文彬看看,给贺汪瞧瞧,给其他的大批官员一点颜色看看,杀一儆百,才有效啊。

于是,我撒下了一张大网,表面上和文强还一桌吃饭喝酒呢,私下找到了一个“污点证人”季钲瀚,他经常在金科酒店聚赌,被我的弟兄们盯上了,很快抓住了他的把柄,为什么单找他?一是他是文强手下的哥们,二是他有钱,三是他胆小怕事,见风使舵。

果然,他坦白交代了有关文强的许多坏事,顺藤摸瓜,证据在手了,但薄熙来说,他的后台太硬,牵扯的人太多,必得掀起一场“唱红打黑”运动,先把人唱晕,再把他们打垮,不然,没有意思,而“打黑”规模大,要伤筋动骨,不请 示中南海不行,不经成都军区同意不行。

于是,薄熙来对我面授机宜,和我谈了几次,每次都是几个小时啊,我们连细节都研究好啦!

接着我们夸张了“爱丁堡事件”,本来,这是一次孤立的一般性的刑事案件,我们把它和富豪陈明亮,樊奇航等硬是连在一起,实话说吧,一半的情节是虚构的,水库里的枪是假的,我找人丢的,证人的证词是屈打成招的,目的是将此事和老板拼凑在一起,以便抢夺陈明亮的巨额财产。这方面季钲瀚也帮我做了不少工作。

此外 是“3,19枪击案”,这全是虚构的,我从东北铁岭找了个人,给了点钱,让他袭击了哨兵,轰动了全国,激怒了成都军区,薄熙来立即上报,胡温上了当,都同意重庆“打黑”,我们乐坏了,你没看“3,19事件”之后,薄熙来对香港凤凰卫视讲话时的神态是兴奋的吗?

他说,不必大惊小怪,那一瞬间,我从薄熙来的脸 上看到了杀人如麻的得意表情,有点心里打鼓︰他表演得真好啊!

但不怕露了底牌吗?

好在媒体紧紧地操控在我们手里,早在中国作家山城开会风波时,就用高压迫 使媒体不停地检讨和撤职总编而吓坏了他们。

转折是从文强和陈明亮之死开始的,老百姓谁不恨当官和富豪呢?

“唱红打黑”,一下子威震全国,我们包装拼凑和策划了600多个黑社会,数万人被抓,数千 人被判刑,数百人被判重刑和极刑,数十人是富豪,不仅老百姓一片欢呼,而且,官员全都闻风丧胆,顺从了薄熙来,更重要的是,我们以罚没追缴为借口,一下子 搞到了1000亿的民企财产,由过去的政府穷,到现在的政府富,我们公安局是分配财富的老大,哈,哈,那段时间,我可是富得流油,朋友如潮,你想,光彭治 民的财产就是90个亿啊,希尔顿酒店的生意红火着呢,一夜间成了自己可以支配的财产,因为是涉黑,他家人敢斤斤计较吗?因为要拍卖,谁敢不求我?因为坐了 牢,谁能不向我们低头?

薄熙来说,钱到了国企,我们派个哥们去当董事长,这不等于是我们说了算吗?所以,一时间全世界的客人都来凑热闹,因为我们有钱嘛。

实现了三级跳我真是春风得意啊,薄熙来真够哥们意思,给我了一个副市长干,不过不顺利,人大无记名投票,两次没通过,薄书记火了,亲自过来监票,妈的,重新投票,还说,这里文强多着呢!还要再杀几个贪官吗?

立即,高票当选,我当上了副省级干部,那天我乐飙了,喝酒庆贺多了点,一下子跌倒了,脑袋撞在浴缸的墙上,昏了几分钟,后经过治疗,并无大碍,但从此就迷迷煳煳的,所以,日后的抑郁症被他们说成“休假式治疗”,也有点由头。

不过,凡事都有点因缘报应,我当了副市长兼公安局长,还成了媒体光环笼罩的“打黑英雄”,但自从脑袋被撞了就神志不清,过去的几件事总在眼前晃悠︰一是乌小青之死,他和张韬的事都是整文强整出来的,张副院长是北京下派干部。

原先,薄熙来就烦他,因为薄熙来认为,下派干部是胡派人马安插的“眼线”,所以,抓 了他的贪腐案件;而乌小青呢,没有根基,但执行庭有权啊,把他和张副院长连在一起顺理成章,但这小子不扛打,我们在“打黑基地”里审讯他时,弟兄们出手重了,把他打死了,其实,死个人像死个鸡,算个啥?

但他是法官啊,没办法,我们就编了故事,伪造了证据,让他在看守所上吊了,这不太合情理,但薄熙来不在 乎,说给他家属多点钱,叫他闭嘴算了。

二是文强死前的事,他刚开始不交代还嘴硬,我跟薄熙来汇报了,他说,整他有一招,先抓他儿子,再与他讲条件,做私下交易,我就照做了,果然,此后文强被爱子心切的感情彻底打败了,交待了不少问题。

我又做了汇报,薄熙来亲自看了审讯录像,说,不行,得叫他检举揭发贺国强和汪洋,如果不讲就判死刑,如果顺从, 就是死缓,文强一直不从,直到临死的前几天,才写出了一些材料,还录了音。

薄说,不要判死缓,一定要立即执行。

我说,已经都承诺他了,咋办?

薄说,立军啊,你怎么又飙了,把证据骗到手,必得杀了他,才能是铁证啊,永远不能翻案!

我愕然。

他又说,临死前,不要告诉他执行的时间,但你找他秘谈的事,要大张旗鼓地报导,让中南海知道,这些材料复制两份,给胡锦涛一份,再留我这里一份,但我当时藏个心眼,也自己留了一份。

后来听说,薄熙来就是用这个“秘密武器”吓退贺国强和汪洋的,汪洋在重庆任职时间短,比较清廉,事不太多,但贺国强的故事就太多了,我不知道胡锦涛是怎样摆平了贺和薄的,反正辽宁省对薄的问题的调查一直办办停停,抓了又放的,形势不明朗。

但薄有一次对我说,这叫当官的“大智慧”,虽然,我捞点钱,但谁不捞?就看谁能先抓住谁的把柄?先下手为强,才是大智慧啊。

奉薄的旨意,我抓了文强的儿子一年多,没少折磨他,现在,想来这都是做孽。

三是王紫漪,就是“亮点茶楼”的那个骚娘们,她不就是养几个小姐吗,全国哪里没有?薄书记在大连的住家楼下还有呢!为什么单抓她们姊妹呀,原来,她们生意 做的不大,但跟很多政府官员有一腿,既和自己干,也给别人拉皮条,把政府一些官员整得鬼迷三道的,我汇报给薄,他说,政府官员支不支持我们,全在这里了, 这是一个强迫他们听话的机会。我们细细地商量了方案,于是,我们不仅抓了她们姊妹俩,还枪毙了一个,在海外引渡她回来前,还故意通过媒体大造舆论,叫常亮举著牌子,在飞机场招摇,这就是给贺国强等人看的,我们在说,你和你手下的人,都去“亮点茶楼”打过炮,我们都知道啊,于是,从此,重庆一大批官员被治服 了,对我们的指示十分顺从,像绵羊一样,为啥?还不是有把柄抓在公安局手里?

四是李俊案,实话说吧,这是牵扯成都军区的大事,他和军区合作了20多年,购买了几块土地发了大财,财产45个亿啊,光银行现金存款就两个多亿啊,张海洋 当政委时看好了一块,想叫李俊交出一点,给他小佷女搞房地产,她也想赚点钱呗,但李老板不给面子,张政委很生气,而且,张还想利用这事整肃政敌,就找薄熙 来帮忙,薄告诉我说,这事得办呀,军队没小事,必得办好,这是感情投资的佳机,再说,他与我从小穿开裆裤一起长大,也不能不给面子,于是,我找戴小华伪造 了匿名信,假装收到群众的举报信才查他,把李俊抓起来了,关了不长时间,他给了部队4000多万摆平了,但答应给个人的钱没兑现,薄熙来又下令抓他,这小子命大,他“跑路”了,我们就抓了他们家30多口人,都判了刑,李俊的哥哥李修武判了18年,薄熙来说,让他死在监狱里,谁叫李俊在海外大声喊冤呢。

此外,还有传播“一坨屎”的林业局干部方迪,敢于顶撞薄书记的黎强,还有,也是被我们夸大其词,整成“黑老大”的龚钢模,赵光裕,等等,

特别是律师李庄, 这事使薄熙来很劳神,他说,彭真的儿子与他做对,不整倒李庄,脸往哪放?于是,我们就又伪造了证据,情节是编的,证词是假的,判决是“走过场”,尤其是那张李庄洗桑拿浴的照片,是电脑技术合成的,我下令公安局把假材料给了中青报,说来也巧,正好1999年中青报还批过我呢,如今被我们利用了,真是 “风水轮流转”啊!

但这事整大了,也整漏了,第一季,我们赢了,把律师吓破了胆;第二季,却尴尬地输了。

实话说吧,就输在胡温都做了批示,说不能再判了,陈有西,贺卫方等律师都火了,正在串联呢,就派李源潮去压薄书记,他也不得不收回成命,我说,既然喊出去 了,要再判他几年,拉出的屎不好收,但薄熙来不在乎。

他说,先给胡锦涛一个面子,找人盯住李庄,以后我们哥们上去了,他能逃出如来佛的手心?但我觉得我们 的处境有点不妙,于是,我派兄弟们监控了李庄的助手马晓军,也恐吓了律师朱明勇等人,但效果似乎不太好,我向薄熙来汇报,他说,一不做,二不休,无 “毒”不丈夫,下手不狠,怎么能成事业?

于是,为了毁灭证据,我们又搞死了检察官龚勇,因为我们发现,他是文强案的知情人,当时是由他起诉的,他提出过异 议,我每当想到他,心里就打鼓,现在,中纪委的人再找他,还不得出另外的结论?

所以,我叫弟兄们请他吃饭,在酒里放了点东西,他就死了,我们为了欺骗舆论,就给了他一个烈士的称号。死了身上盖了一面党旗,还给了点钱,家属乐呵呵地呢!中国的老百姓好骗呀!

其实,唱红“打黑”运动中死得人多着呢,只是都被包住了,没让媒体知道,告诉你一个准确的数字,有几十个人非正常死亡,有上百个人被打得残废或受伤,有上千人被刑讯逼供,有上万人受到株连,官方说,追逃了3,7万人,实际上有10万人左右,光忠县就有61个追逃小组,

可见,薄熙来搞得确实是“二次文革” 啊,我是现代版的“谢富治”。

自相残杀,星夜逃亡。

我原以为薄熙来能一步登天,因为不光周永康,李长春,李源潮去考察,连习近平也去捧场啊,谁不肯定“重庆模式”呢?

但不料,转折点就在2011年的 6月10进京“唱红”这件事上,海外媒体预先揭了薄熙来的老底,说这是地方挑战中央,在进行“逼宫”,这下子乱了营,不是“唱歌”本身对不对的问题,而是 点到了薄熙来的死穴,以前,中央以为他西部大开发,搞点花架子和造点声势也没啥,我最先也没想过薄熙来为了上位,敢于公开挑战党中央,并且以打黑为幌子, 彻底否定了邓小平改革开放30年的成果,还成立了以苏伟,李希光等人为首的“梁效”写作班子,制定了新的行动纲领,这下玩大了。

你想,虽然讲党内民主,但毕竟是中央集权的泱泱大国啊,怎么能容忍呢,所以,只有贾庆林出面象征性地看了一眼文艺演出,再加上“唱红”第一站是“二炮”, 张海洋是新任的政委,可能是李俊案被中央军委查觉了,正在张与薄打得火热之时,他被调到“二炮”当政委了,薄熙来还不收敛,还去鼓动“唱红”,胡锦涛能不起疑心?

我跟薄提过谨慎从事的问题,他说不怕,徐才厚和吴胜利等人,都是他的铁哥们,吴文康也证实说,徐的原籍是大连市瓦房店,其表弟徐长源在那里搞房地 产开发,薄熙来没少帮忙,而吴胜利以前在大连水面舰艇学院任职,也与薄有旧,江泽民,李鹏,朱熔基等也支持他,还有罗干的佷子罗韶宇也在重庆有大生意,等 等,薄熙来胸有成竹地说,大胆地干啊,人生能有几回搏,爱拼才会赢!

后来,我发现苗头不对,控告我们的人越来越多了,除了北京的律师界数百人,还有涉黑家属的数千人,以及遍布海外媒体的批评文章,特别是李俊托人展示的证据,既有公文,也有图片,还有合同和发票,这使薄熙来对我很生气,成都军区受到中央军委的批评,各级官兵对我们都有意见,薄熙来生气地说,我们是拍马屁拍 到了蹄子上啊!

这件事让人家抓住了把柄,还把成都军区得罪了,真的没想到。

我派了四个追逃小组去海外找李俊,走遍了五大洲,钱花了上千万,也没抓到啊!

我下令把政治部主任周京平给调了职,也拿李俊的家人出气,狠判了李修武等人重刑,但是,薄熙来还是不满意,怀疑我故意在给他上眼药水。

而其“刑法泰斗”赵长青也出来帮李俊讲话,妈的,他是薄的常年法律顾问,却叛变了,这如何是好?

从去年底开始,情况变得有点不妙,薄经常偷偷地回北京,以前经常带着我,现在,故意瞒着我,讲话也留一半,还神秘兮兮的,我有点心寒,难道他会抛弃我吗?

这可是不仁不义啊,因为我杀了人,关了人,双手沾满鲜血啊,他如果为了上位,丢卒保帅,那我就成了牺牲品啊,我的弟兄从东北来的,已经有60多个,被我安 排在各个重要岗位上,其中有几个搞监听的,告诉我薄熙来接待了中纪委的人,那些人秘密地与涉黑被判刑的亲友交谈,得到不少证据,他们来往相当频繁,是不是 想翻案呢?还有操东北口音的人,带过来铁岭的信息,那边公安局也出事了,这种体制,干部谁不贪呢,听说也牵扯到了我,心里有点打鼓,于是,我问过薄书记, 他闪烁其词的,但也点拨我说,要想叫他保我,必得跟他再做一点事,什么事?

他终于告诉了我行动计划。我听了。出了一身冷汗。

说实在的,我只想跟他一级级地上,搞个官当当,从未想过要搞地方军事政变和警变,进而篡夺中南海的最高领导权,此前,他大笔拨款,我不断地扩充地方警员, 先后多次向全国招警,还买了多辆装甲车,建立了国宾护卫队和女警队,等等,还借基辛格来访演练了一把,但只是满足我的虚荣心,为我当上更大的官造势,但让 我秘密地搞暗杀和绑架国家领导人,从来不敢想啊,这可是大逆不道的事。

但薄熙来胸有成竹,他说,2月初要去云南走一趟,见见14集团军的人,此前要参加军事演习,要给成都军区送毛泽东铜像,还不是为了搞乱军心?

总之,他做好准备,一旦进不了常委,立即和胡温翻脸,宣布独立,登高一呼,开始北伐,我吓坏了, 但没露声色,我知道公开反对,必死无疑。

此后好多天我吃不下饭,睡不好觉,总往解放军西南医院跑,医生说我得了抑郁症,和那次酒后撞墙有关,薄熙来知道了,对我产生了怀疑,我原以为大不了不干了,我回辽宁锦州吧,但不料他太阴冷,先下手抓捕了我十多个弟兄,有秘书,有司机,还有我的副手,我猛然醒悟了,他从一开始就想利用我,这和车克民不一 样,他们是患难兄弟,我是他事业顶峰来投奔的,他认为我不忠诚,很可能,他想把四年来干的坏事全部栽到我头上,要我的血染红他的顶戴花铃。

接着,2月2日,我忽然被宣布改行了,下放冷落了,我当了最末一位的副市长,分管文教等,这其实是缴了我的枪,要进一步整我的先兆,看来,我得有所准备, 我和他共事多年,知道他心毒手辣,翻脸不认人,他会暗杀我,或把我“双规”,前者成功了,就把我的尸体上盖一面党旗,说我因公殉职;

后者成功了,就把我当 “替罪羊”,这几年“唱红打黑”的过失全部推到我身上,再判我死刑灭口。

我认为前者的可能性最大。果然,他刑讯逼供,打死了我一个弟兄,打残了两个我的下属,他们都是专门跟着我从东北来的,舍家撇业,出生入死不说,还背了个恶名。那个可怜的弟兄,跟我 混了几年,连道别一声也没来得及,就默默地闭上了眼楮,我觉得对不起这帮弟兄啊,虽然,我对以前的“干爹”有所不义,但他毕竟也整了我,现在,情况不同啊,我必须采取报复行动,我先假装顺从去参加了教育会议,尔后我请假去了西南医院治病,薄熙来的秘探盯着我,我装作没看见。

2月5日,是一个星期天,我在家里准备了一天,先是想自杀,又觉得不忍,我虽然干了许多坏事,但我不是主谋,他给了我人情,我也卖了命,我们扯平了,谁也不欠谁的。他再玩我,让我暴死或坐牢,太不够朋友,估计时间不多了,我必须马上行动,乘机去北京得买飞机票,就会暴露,出境更不可能,护照早就被收缴了, 怎么办?

唯一的出路就是投奔美国领事馆,而且,只有三小时的车程,有成功的把握,但新的问题是,美国能接受我的政治庇护申请吗?我不懂《国际法》,但我过去审讯过异议人士,也略知一二,我认为五种理由,至少够一种,何况,我还有内部材料和机密文件,其中包括薄熙来贪腐和打黑养黑的证据,还有重庆镇压异议人 士的事实,唯一不利的形势是,习近平即将访美,他会生气,美国会为难,但不管,退一步讲,申请失败了,我可以把证据留在美领馆,海外媒体会炒作,动静一大,处理我的案子的人,必得提高层次,肯定就不会是薄熙来了,这是进退有路啊,而且,是此生此时唯一的活路…………

我做出了决定,但如何出去是一个难题,我的居所楼下有“钉子”,他24小时监控我,而且,50万个摄像头不会留下死角,我从窗上望了一眼,看到了那个专门 盯我的特务,他是车克民派的。

我必得堂堂正正地走出去,调虎离山才行,我要让他知道我在哪,以前,我常在星期天晚上去西南医院看病,主要是因为工作太忙 了,只要去了,就能一个电话把医生叫来。

所以,我下楼开车去医院,“钉子”不觉得奇怪,只是把我的行踪报告两个人,一个是薄熙来,一个是设在西南医院附近 的另一个钉子,问题就出在此处,我上了医院的高干房间之后,办完了事,再下来时已化装换衣,楼下的“钉子”没认出我呢,这也难怪,这家医院属于成都军区后勤部卫生部管辖,还有一个牌子是“第三军医大学”。它位于沙坪坝区,离成渝高速公路很近,此楼共8层,我在上面仔细观察了一会,把我的手机放在顶层一个 房间里,把一个没上卡的手机带在身上,这样,“钉子”及其上级就会放心,我是在“休假式治疗”。

然后,我装扮成一个妇女,戴了假发,乘夜色下楼,那家医院住院的人很多,我走下来时,他不会怀疑,以前,我藏了一辆汽车在此处,别人不知道,它挂的不是公安牌照,谁也没差觉,我把自己的车丢在医院正门,而由后门跑了,十分钟之后就上了成南高速,即,往南充方向走,那时,我想起了李俊,他是我下令抓的,他的 企业金龙玉凤大酒店就在近处,他的事业也在沙坪坝区起家,我诬陷他的罪证是“钓鱼执法”得来的,2010年底,他逃亡也是从成都跑的,现在,真像做梦一 样,时间不过一年多,我也朝成都跑去,啊,这是不是报应呢?我在心里默默地忏悔,害人真的害己吗,“玩法”真的会被“法办”吗,我想退缩,但我别无选择,我一路上心急如焚,但也不敢开快车,以免被堵截。

好在很顺利,经过三个多小时,我到了成都美领馆,已是夜色阴沉,在接近倪家桥的时候,我把电话新卡插上,和里面的人通了电话,其实,这一瞬间,成都市国安局监听电话的人应当知道了我,但星期天是休息日,他们可能疏忽了,我得以进了美国驻成都总领馆,并见到了刚从外面归来的总领事何梦德。

接下来的故事已在网上炒得沸 沸扬扬,不必重复了,总之,这正是我所期待的。

你薄熙来对我不仁,我必然对你不义,我不怕鱼死网破,我唯一遗憾的是,我以前亲自购买的警车和装甲车,竟然被薄熙来派过来抓我,还斗胆包围了美领馆,而我买得高档警服,还穿在弟兄们身上,但我却成了敌人,更可笑的是,我买的50万个摄像头却没盯住我,这真是巨 大的嘲讽!

当我申请政治庇护被拒,不得不狼狈地走出领事馆时,一眼看到了秃顶的黄奇帆,他指挥着70多辆警车与四川省的国保,武警,国安人员对峙,像警匪大片一样,我们发生了激烈的争吵,他让我跟重庆的警察走,我坚决地拒绝了。他承诺我将对我“休假式治疗”,永远保持副部级的待遇,我说,再也不相信薄熙来的话了…………

在一个警车里,我还看到了一个警花,她对我怒目圆睁,眸子冒火,我知道,我成了国家的公敌,给中共丢尽了脸,体制 已彻底遗弃了我,我愿意接受法律的审判,但我不想落入薄熙来的手中,变成了可怜的替死鬼,也不想在身上盖一面血色的党旗,去欺骗我的家人和群众。

我要让全世界知道,薄熙来是一个危险的人物,他如果上位,将给中国带来巨大灾难。

现在,我满足了,也许我会成为“文强”第二,但我救了中国。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64086&aid=5303139
法律紀律的錯亂
推薦1


詹姆士‧貓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1)

IKL

周強,團派出身,胡溫麾下大將。

管法律裁判的最高法,不去管好法律,卻對紀律有興趣。角色錯亂啊。是不是周高院長在中共黨務裡還有兼職?老詹建議周大院長索興把佛門的戒律也一起兼管了。和尚尼姑若犯了殺盜淫妄的戒,大家也一起去找周院長解決。最高院從此改名為中華人民共和國法律紀律戒律最高裁判院。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64086&aid=5301941
救世主还是终结者?
推薦2


坐而论道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2)

詹姆士‧貓
IKL

非组织政治活动的最高处罚也是党纪的最高处罚是开除出党,300多人500多天就弄出一个10年没动过的所谓受贿款和现在已经被“代持人”拍卖的别墅,可笑的这些事还是2005年以前的事——3年以前包子家族在做什么,大家又不是不知道;这么可笑的证据能弄出来可见是多么想避免政治分歧的公开化,周院长看来也是个坑队友的货。
非组织活动多了去,矮子“南巡”和抓捕“四人帮”是组织决议吗,算不算非组织政治活动?
按目前的玩法包子绝对会是我党的终结者,而不是他自以为的救世主。定向反腐刀刀见血,使得各个利益集团之间妥协的空间不复存在政治斗争必将白热化。继续瓜分国企推进私有化使得解决贫富差距和社会矛盾的可能性消失,并有继续扩大的可能。10年内包子可以靠铁腕来弹压各种势力,10年以后呢,弄个比他更强硬的?那20年后呢?弹簧总有被压断的那一天。
今天包子得集权,得益于曾某人的周密安排,据传2月末已经启动了对这位“太子党”老大哥的内部调查,真是不作不死。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64086&aid=5301704
非組織政治活動
推薦1


詹姆士‧貓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1)

IKL

北京時間3月17日,中國紀檢監察報刊發中國最高法院長周強的文章,首次提出前政治局委員薄熙萊與前政治局常委周永康兩人從事“非組織政治活動”。

讀了這篇報道,老詹有點不解:第一,共產黨內的非組織政治活動,可以入罪嗎?又該入什麽罪?它是國家最高法院的管理的業務範圍嗎?第二,共產黨自己難道不也是靠非組織政治活動起家的嗎?要說非組織政治活動有罪,那麽共產黨派遣自己的黨員在民主黨派內身居高職服從的是共產黨上級的命令,對那些民主黨派而言也是種非組織政治活動,是不是也應該入罪?還是我幹的沒罪但你去幹同樣的事就有罪?

真理,或者說,一種正確的治世理念,應該是一種能夠自洽的理論體系。而不應該是愛怎麽說就怎麽說。不應該是覺得什麽對自己最有利就怎麽說。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64086&aid=5300978
我看這篇報道文
推薦0


詹姆士‧貓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關於這篇源自世界日報及美國之音的文章(習李訪貧問苦 體現「薄熙來精神」),端看你是站在什麽角度去看了。

站在反毛反共(指過去的共、歷史的共)者的立場,站在一干鄧路線的腐化份子的立場,這無疑是在向習近平潑臟水了。因為他們一直以惡魔來看待毛的,把習與毛、薄等而視之,這無疑是在抹黑習近平了。這就難怪天下縱橫談上那位名叫想說就說的大陸五毛會光火,連轉載這篇文章的聯合報都中槍,被說成是「反中」了。

但是,若站在擁毛擁共(這裡也是指過去的共、歷史的共)者的立場,站在中國大多數底層老百姓的立場,就會覺得,這更像是對習近平主席的一種褒揚。因為這哪裡是抹黑,分明是抹紅嘛。

站在我這中間派的立場看,就覺得美國之音雖然從來不缺政治立場,但從它的歷史記錄來看,它畢竟還是一個重視客觀看問題的媒體,還是經常能講一些真話的。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64086&aid=5282599
頁/共14頁 回應文章第一頁 回應文章上一頁 回應文章下一頁 回應文章最後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