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中國論壇
市長:乱石  副市長: 中州楚佩紫气东来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政治社會政治時事【中國論壇】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版務 字體:
看回應文章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閑敲棋子擺龍門——關於世界未來十年格局的一些閑談
 瀏覽2,958|回應9推薦8

紫气东来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8)

狂老
elai
riquelme
Rosy
方天画戟
襄樊散人
麥芽糖
我愛夏天

祝UDN新老市民元旦快樂,新年快樂!偶不一一登門鳥。偷懶也是一項天賦人權啊!(*^__^*) 嘻嘻……


在2012年快要來臨的時刻,趕時髦的談談對於“2012”的看法是個非法時髦的事情。最近的想法,對於未來越來越感覺太陽底下無新事。歷史雖然不是簡單重複的,但確實是重複的。總的來說,我們未來十年真的非常難過啊!

我們知道人類歷史是存在周期律的。目前來看,資本主義經濟危機的根源一般認為是需求與產能之間的矛盾無法調和。資本主義自身的周期律是類似我們熟悉的封建時代的。第一,政治上換人(封建時代換朝廷),但是體制不改變;第二,社會危機與戰爭消滅人口,強制消除土地過度集中(資本主義是消滅產能,強制創造需求)。

剩餘價值理論關注於需求/產能間的長期結構性矛盾的問題,目前來看是符合人類歷史的經驗法則的,並且在邏輯上看其實也自洽。而我們知道資本主義這種消滅多餘產能,強制創造需求的方式經驗上最有效的,最偷懶的就是戰爭。戰爭可以很好的解決矛盾,強制重啟貿易與資本循環。

但是正如過去我在UDN有關朝鮮的文章裏談過:這個世界消泯大國間戰爭的因素不是因為任何道德或者民主,而是因為原子彈。原子彈是個活人無數的好東西,是小國的保護神,大國的鬱悶。今天的世界有原子彈,大國間戰爭是不能被環境所包容的,也就是說戰爭的經濟性本身被限制了。資本主義解決問題不能消滅產能,只好強制創造需求。因此原子彈讓資本主義偏癱。

創造需求方面,其中一個方式之前在UDN寫ECFA時談過——全球化擴大了消費市場,使得過去封閉的,購買力低的人口與國家進入了全球貿易環流——這就是全球化本身。在技術上,西方領導的互聯網浪潮與IT的發展在產能與需求上都算是一個積極的因素。但是即使如此,還是遠遠不夠的——更關鍵的“需求創新”就是我們看到的信用消費的模式在過去的“野蠻生長”。問題是現在信用杠杆率太高,大家都在去杠杠化。但是,“強制需求”創造的大量產能卻不能如同“金融資本與信用”一樣蒸發——現在這個“需求/產能”問題更尖銳 !

看上去,除非有新技術革命破壞性創新來消滅舊產能,帶來新需求,否則這個格局會很長很長時間保持。柏拉圖說,沒有好的戰爭,也沒有壞的和平。但古希臘也有句話叫做,不牢靠的和平不如戰爭——這種全球滯漲就是這樣一個恐怖的,痛苦的和平。

原因在於,全球打不能打,經濟又完全僵化,資本主義周期律的一個合理變異非常可能會用某種社會動蕩的自我解體方式來實踐——未來必將有一些主要經濟體自我解體,被自己的內亂或者“系統的不平衡無法調和”殺死 。也就是說,資本主義下的全球經濟複蘇必將長期無法啟動,不存在典型的經濟景氣周期——直到“餓死”一個大家夥。這個大家夥將在社會動蕩與國家分裂中用十數年時間完成“經濟體質的去工業化”! 資本主義消滅產能的主要工具將借由“去工業化效應”來實現。

人類不能不面對這種“經濟冷戰”的長期化——全球化浪潮減弱而區域化趨勢加強——“資本有祖國”——金融貨幣戰爭與貿易暗戰將是“新第三次世界大戰”的主要作戰方式。蘇聯的解體與中東的花花草草將是我們未來慣見的模式或者情景。一但在這樣的“經濟與社會”的體制競爭中崩潰——被迫去工業化與社會長期動蕩/分裂就是戰敗的下場。這種慘烈將完全不亞於真正的戰爭,其中的殘酷與破壞性更是猶有過之!

偶一兩年前在UDN新春時節,特別的寫了《每個大陸人都應該再玩一次“貪食蛇”遊戲》一文。這個白癡文章更多是談一些哲學想法或者只是描述了一個構建簡單的模型——但是在面對目前的世界性經濟危機的時刻,“貪食蛇遊戲”將進入“快車道”。誰的意志與系統將首先崩潰?!——在去歲新春的“貪食蛇”中我有過這樣的感歎。毫無疑問,未來十年對於全球主要力量中心來說,世界實在是灰暗的———在戰爭離開的日子裏只能忍受“和平”,直到生不如死。

今天又快到2012年的元旦,繼續下上次的“新春話題”談談未來將面對什麼也許更有趣。

一、美國將視中國為一個全球對手,中美矛盾在未來也許將構成這個世界的主要地緣矛盾,但中美依然不會“對撞”

中國成長為全球第二經濟體與“世界第一大工業制造國”已經是現實了。自從奧巴馬政府接受布熱津斯基代表的美國遏制派對中美關系的判斷觀點後,美國全球戰略的調整目標就是遏制中國,防止中國主導亞洲——這個判斷事實上偶在UND很早就寫了的。全球影響中國安全的首要因素就是美國!

2008年以來的經濟危機將大大強化中美間這個競合關系的烈度。這不但有基於資本主義邏輯的哲學原因,同時也是美國現實經濟與政治利益的考慮。美國與中國將存在長期而痛苦的競爭關系,而且主要體現在全球資源控制和市場控制上面——這是貪食蛇遊戲的戰場,是誰也不能退步的戰場。在上面的邏輯下,中美間將會進入一種“新冷戰”是現在中美間格局與歷史經驗下的判斷,也是資本主義“自我”的判斷。

在危機背景下,中美兩國領導人的未來戰略都首先是被國內因素制約。美國存在經濟系統危機、社會心理失衡——其有帝國的負擔與不得不偏向的“軍工石油——華爾街”聯合體的利益——美國政治將更容易陷入焦慮冒險(美國的美元超發和回收與華爾街利益確實需要全球危機波動來形成“剪羊毛”,這同時也是軍工集團的利益所在。美國確實需要危機來獲得利益,沒有危機就沒有超額利潤。);而中國非常可能將在未來面臨人口劉易斯拐點、心理上將面對民族主義上升,內部分配與經濟升級困境與外部競爭倒逼壓力等等。北京的政策選擇空間其實也很狹窄——由此政策偏好轉向激進也是現實危險。所以在這種情況下,兩國都需要強有力的領導人來控制局面,也需要精英階層達成最廣泛戰略共識。這種共識在中美雙方都面臨國內政治周期問題時尤其需要。

但是中美兩國現在在全球經濟上,在地緣權力上又是利益捆綁的,你離不開我,我離不開你。偶之前數個文章談過這種“聯合體”概念。中美兩國都受到地緣政治與經濟捆綁因素的制約,誰都不敢隨心所欲。中美間的鬥而不破的大格局也非就此破裂,中美兩國在競爭中協調立場,瓜分全球其他地區資源上,不排除存在廣泛的合作,交易與協議。中美兩國都有強大的戰略運籌能力與深具傳統的戰略思維——中美都是具備現實主義性格的國家——中美不會陷入“牛仔式的角鬥”。中美間有廣泛的互相依存度,也是互相支撐著這個全球化的歷史進程,同時也具備強大的硬實力。何況,中美現在的格局構成了一個類似英德間的“風險艦隊”關系——而美國與中國都將在英德的戰略失敗中學到教訓。

二、美國人將轉向全球圍堵中國,美國將傾向優先使用其軍事比較優勢

美國人是期待要把“中國崛起的神話扼殺在搖籃裏”的。用日本政治家的話說,美國“構築對華包圍網是已經射出槍口的子彈”。

實際上蘇聯一解體,美國的全球戰略重心東移就是戰略的必然了。在科索沃戰爭結束後,美國人就開始有步驟的一一進行。只是“911事件”暫時使得這個工作模糊了焦點,使得美國在同一時間追逐了兩個戰略目的。這個戰略模糊使得中國獲得了寶貴的十年。但是從宏觀來看,可以認為目前美國全球戰略重心東移已基本完成。

一個觀點是這個基本標志就是以中國為主要作戰對象的美國“空海一體戰”戰役作戰體系已經准備完成。這個戰役作戰構想已經成為美國國家軍事政策,而且在國防部成立了“空海一體戰”辦公室,強調空軍和海軍作用。美國是沒有能力在中國,以及中國周邊實施大規模陸地作戰的。但是美國運用其海空優勢遏制中國的全球利益與地緣安全本身就是對中國的嚴重威脅。過去在UDN談大陸的農業,兩岸問題,金融和經濟與朝鮮核試驗等問題的時候,我很強調軍事的“穩定錨”作用。

大陸之所以把這個美國的國家軍事學說視為標志就是因為,就人類歷史來說,你的整合能力與動員能力能夠在多大程度上體現出對於暴力的組織能力就是歷史的勝利者規律,也是唯物的規律。組織暴力的能力決定了一個種族的命運——這是無數次被歷史檢驗的最大經驗與秘密(無關上帝)。軍事是人類鬥爭的最高形式,而維持這個能力就涉及了複雜的社會組織與經濟能力。其中也包含了文化,哲學,宗教和與這個相反的一些意識形態——如果要長期維持高水准的暴力能力就必須有長期高效的社會與經濟組織能力(曇花一現的軍事超強可以贏得一時的勝利或者相持,但是不能贏得對系統強大的對手的決定性勝利)。基本上,工業化本身就是組織化的過程,也是暴力組織化的基礎,人類社會就是這樣。

美國確定了其新時代的國家軍事學說就表明整個美國的政治,經濟,外交,文化,內部利益集團的競合與意識形態都將圍繞這個軍事學說確定的方向與目標進行組織——美國現在明確了其戰略目標是顯然確定的——只有也僅有國家軍事學說可以確定這一點!

所以我們看到美國不僅要強化美日、美韓同盟,實現美日韓一體化,同時還試圖打造包括印度、越南、菲律賓和澳大利亞在內的“亞洲小北約”。美國的這個戰略企圖就是為未來作戰做組織准備,這也是我在過去演繹兩岸軍事問題上非常強調了我們需要特別注意這種地緣效益的原因。

美國未來還是將更多使用所謂的“巧實力”來借力打力來遏制大陸。比如制造“天安”號事件和利用“延坪島”事件,阻止了日本的離心,強化南韓的依賴,縮小了中國的戰略選擇空間。再例如在南海挑逗中國,加劇周邊國家對中國的恐慌,導致北京戰略兩難選擇:如果強硬,美國插手支持對抗,消耗我們國力;如果退讓,就肆無忌憚地侵蝕我們的主權與利益。

而美國60%的核潛艇、11艘核動力航空母艦中的6艘要將部署在亞太區域,這是美國的硬實力准備。就這個美國軍事學說來說,臺灣是一個合適的“美國戰場”。因此在這個基礎上我有理由相信臺灣本身將在未來成為一個重大的風暴點——表面上的平靜恰恰是最值得擔心的(我認為,臺灣政治的結構性僵化與毫無理性的緊跟美國估計是短時間難解的)。

除去軍事威懾。美國同時啟動了經濟壓制,例如TPP(我之前在UDN把這個叫亞洲經濟北約)。其目的就是遏制中國在亞洲的潛在經濟主導權。當然政治滲透和顛覆無時無刻不在進行。洪博培公開說了,要在中國培植代理人(洪居然還在公證會上說寄希望於中國網民。無論是大陸網上還是在UDN,很多網工馬甲們算是美國的新銳武器啊,(*^__^*) 嘻嘻……)。

三、中國應對的方式將立足於理性與系統化

當然,首先美國這種做法只是美國的自己盤算。對於中國人來說,還是毛主席說得好:戰略上蔑視之,戰術上重視之。如果美國真是無所不能,在1949年就不會有共和國,最不濟在1989年大陸就要分裂了,更不要說能夠逼得美國現在不得不全力出手對付。回首過去60年,還是可堪自豪的。此外,就鬥爭本身來說,五六十年代我們面臨的是百萬蘇軍閃擊北京的軍事壓力和美國在其冷戰背景下的全球圍堵與制裁。相比當時,我們現在的力量與可以調用的資源遠遠要好於過去。並且,美國現在也無力構成對於中華民族生存的威脅——現在不過是發展的問題。

面對上述美國的壓力,站在全球地緣格局上看,一個觀點是伊朗和朝鮮這兩張牌是中國重要的地緣戰略杠杆。伊朗不僅僅占據了重要的地緣節點,同時有地區擴張的野心。而且伊戰後影響力顯然大大加強,其對以色列安全構成直接威脅,是美國在中東利益的心腹之患。美國人在猶太金融集團和石油集團雙重壓力下,不得不應對伊朗的威脅(特別是核威脅,美國與以色列是無論如何不能接受中東出現一個敵對的有核國家,尤其這個國家還是“異教徒”)。不解決掉這個劫材,美國也騰不出手來與北京正面對抗。而伊朗本身的社會結構,自然稟賦,軍事實力與意識形態都不是美國可以一口吃下的(一開打又是十年)。

朝鮮不用說,直接威脅韓國安全與東亞地緣板塊。美國在這個上面負擔有國家責任。朝鮮牌的價值除軍事之外,日益存在經濟與地緣上的杠杆效應。把朝鮮牌運轉好將是北京一個強大的地緣武器(尤其是朝鮮的經濟)——美國不得不小心處理。朝鮮的價值我過去的文章有談到,這裏不繼續。特別的說,如果臺灣是華盛頓願意選擇的戰場的話,朝鮮就是北京願意選擇的戰場。兩劫互提,美國就單純軍事角度而言是“劫材”不夠的。這點尤其會被北京小心運用。

另外一個是普京,這是一個美國不敢掉以輕心的不確定因素:中俄背靠背的戰略架構是一個很重要的穩定錨。只要這個“背靠背”是穩定的,中俄都將免於兩線作戰而獲得基本的戰略安定。這是北京非常有利的地緣架構,胡錦濤積極推動的上海合作組織表現了其一流的戰略遠見。

當然對北京最有利的因素還是美國的經濟問題。美國目前的經濟問題不是一般的小問題,而是政治制度與經濟制度的“雙危機”。貪得無厭的食利階層,消費美國國家長遠信用、失去監管的美元,寅吃卯糧、無限透支的生活方式掏空了美國。美國坑爹的政府赤字與債務水平嚴重制約了美國的戰略自由度:一切帝國的興亡史,都可以歸結到一部驚心動魄的財政史上——期待150%的美國國債出現。(*^__^*) 嘻嘻……。北京綁定美元,加上大陸強大的民生工業帶來的壓低通脹的效益,這是美國國內能夠穩定的主要因素,也是對美國最大的威懾。這個部分偶有幾個文章是點到了的。

考慮到亞洲格局,美國將對中國人的利益進行逐步蠶食。這個問題還是毛主席的套路最靠譜:你打你的,我打我的。跟隨著美國咋咋呼呼的指揮棒跳動的只能是哈巴狗與眼鏡蛇。

就地緣上來說,美國在東南亞挑撥離間不可能成功。有的國家會玩弄兩面派手法,想引進美國來平衡中國影響。但中國人民解放軍強大的戰役集群就部署在東南亞頭上——他們抬腿就到!東南亞不可能不要命去充當美國的打手。東南亞現在的行為也就是左右逢源,抬高要價而已。東南亞很多人對1979年中國教訓越南記憶猶新——東南亞人都明白,美國的支援是遠在天邊的畫餅,填不了眼下的這個坑。東南亞也不會相信美國會為了他們與北京在南方山地叢林玩命(臺灣還有人相信嗎?)。何況,中國已經在湄公河流域進行了前期的“海外駐軍”。

在此之外,北京在經濟上扶持東南亞,開發大湄公河流域,有效管理湄公河水電資源等等都可以對美國的動作進行抵消——97年金融危機就是一個“立人品”的事情!當時北京的選擇是真正使得東南亞清楚與感激的。美國日本從來動口,只有中國是動手的。我不很擔心東南亞會死站隊美國(不過臺灣就不知道了,真是奇葩)!

在面對東南亞或者其他地緣周邊國家“騎牆”的時候,有一種情緒與作為是非常需要避免與杜絕的——那就是左傾冒進主義與民粹主義。典型的就是那種“駐軍朝鮮”“占領首爾”之類的思維方式。正如上面文章談到的,這種方式只能自己惡化自己的地緣環境與外交成果,為美國的戰略提供良好的政策環境!這是拿兩岸人民的生命與未來不當一回事!

即使考慮現實可行性,我們都清楚中國還不是一個強國,還是一個發展中的國家。軍事力量上,中國現在無力將力量持續投入超過大陸1500公裏之外的地區——而美國卻有能力越過太平洋將整個大陸包裹在第一島鏈內!這還不談美國在全球的盟國體系與其全球軟實力和金融霸權構成的龐大戰略優勢!

我們現在是一個弱勢者!這是基本的理性與判斷!我們還必須思考,即使北京目前在類似朝鮮這樣的地方發動一場“不知道如何結束的戰爭”——這具備什麼戰略決定性?!我們中國人能在這個裏面獲得什麼?我們付出的代價與收獲是什麼?!這個最終結果對中國長期趨勢有利還是對美國有利?!我們要在這種持續消耗與軍費開支中,消耗多少原本可以運用在產業升級與民生上的資源?付出多少外交代價?我們是因此更安全還是更孤立與危險呢?!

我們在整體實力還遠比美國差的時候,在軍事實力更是有極大距離的時候,在我們長期趨勢與發展上相對美國處於有利地位的時候,在我們急需時間的時候,在我們基本掌控周邊(特別是朝鮮半島)而沒有面對類似抗美援朝一般的現實威脅的時刻,在我們逐步推動東亞一體化戰略的時刻——我們為什麼要“拋棄未來”去尋求“十九世紀式的艦隊決戰與戰略攤牌”呢?!我們為什麼要主動自毀長城和政治形象來獲得我們本就擁有的利益呢?!

中國的地緣政治環境比美國還要複雜得多,這不過是迫使亞洲國家不得不被美國整編到“對抗中國”的道路上來,讓歐洲與俄國利用我們獲得他們利益的最大化!中國倒下是西方現在很快樂的事情!

我們通過這些行為改變了經濟地位?戰略態勢?國力對比?我們什麼都沒有得到!面對我們的“表面強勢”——我們最終只會獲得“愚蠢”兩個字的評價!因為我們為了一個莫名的自爽而自毀前程——而美國卻利用了這種“愚蠢”消滅了他們最大的戰略競爭者!

今天中國在朝鮮半島的最大戰略利益是進行“東北亞整合”,最小戰略底線是“維持朝鮮對於中國地緣安全的屏障作用”!而在整個中國未來的高度上看,朝鮮半島對於我們最大的地緣意義就是不幹擾我們戰略發展的安定性!

今天中國大陸確保了朝鮮的存在就是一個重要的利益,並且我們現在已經獲得了朝鮮半島良好的局面——我們為什麼要自己去破壞它?!

愚蠢的民粹左傾冒險主義將讓美國人輕易獲得從地緣戰略到經濟利益上的全部果實——而中國將斷送自己的未來!我們不能一廂情願的去思考其他國家的反應與我們面對的格局(起碼大陸出兵朝鮮將馬上激化東北亞緊張而使得亞洲美元回流美國,並且使得美日韓的軍隊圍堵在離北京很近的地方。拜託,要知道朝鮮在東北邊上,不在夏威夷。只有在美國主動軍事冒險進攻朝鮮的時候,北京才有進軍朝鮮的必要。這種情況下,美國不進朝鮮來打仗就是小狗)。

我們是擁有未來的民族,我們是在一個戰略上升期,我們是充滿自信與希望——但是這不等於我們擁有“現在”,也不等於我們擁有可以馬上兌現的實力!

我們的對手期望的是中國犯下錯誤而馬上來“扳手腕”,我們期望的是團結一切可以團結的力量來迫使中美間權力的和平轉移——如果做不到也要盡量推遲“決戰”的過早到來。我們今天的戰略是使得美國的帝國命運與我們的發展權力進行相當程度上的關聯——這會迫使美國在作出扼殺我們的攤牌決定時,不得不同時付出喪失自己超級大國的地位作為代價!也就是說,我們必須使得美國無力負擔單獨與中國沖突的成本!而中國長期經濟的發展潛力會使得這種成本對於美國越來越大,而最終使得美國放棄“一超思想”而與中國劃分勢力範圍!

東南亞或者朝鮮半島(日本)一定會有種種的躁動——這些不過是這種權力變換越來越清晰的情況下一種謀求自身利益最大化的合理策略——這是正常的!而美國利用這種躁動更是聰明而巧妙的手法!這種美國似的戰略意識是值得學習的——東北亞的適度緊張是有利於美國的亞洲戰略並可以很好的幹擾中國的東北亞戰略的!我們難道自己還要將這種適度緊張升級為戰爭威脅並使得朝鮮半島成為“中國的薩拉熱窩”嗎?!

美國很理性的使用了美國的最強點——軍事——而我們要用自己還比較弱的部分在不合適的時間去打一場“消耗自我的頂牛戰”嗎?!我們最強的力量是經濟趨勢有利於我們,今天大陸的決策層恰恰很巧妙的運用了這點!

我們在全球的貿易與投資,我們在東北亞的一系列經濟突破,我們在美國用“大陸美元”來“買時間”——這是我們現在的強勢!現在大陸用“大陸美元”對抗“美國美軍”,美國用“美國美軍”對抗“大陸美元”——這是中美兩國各自最理性的現實選擇,也是各自的“不得不為”!

我們當然會有用“解放軍”對抗“美軍”的時候——我們四代機的出現就是一個信號——但是這是在未來!二十到三十年後的未來!我們現在是擁有趨勢與未來的國家——我們要重犯德國在崛起時犯下的錯誤嗎?!由於中美雙方都有毀滅對方的核武器,所以熱戰可能性不大(感謝原子彈,感謝毛澤東時代。沒有這個,美國早就打過來了)。我在上面和之前的很多文章中都強調了——現在再強調一次——中美之間直接用戰爭消滅產能,創造需求的邏輯路徑不能走通後,引導對方內外系統因為矛盾平衡不了而自我崩潰,從而去工業化將是未來主要的戰略博弈手段!大陸左傾民粹冒險主義將是顯然激化大陸自身系統不穩定的一個嚴重負面情緒,一定要克制。

《史記》中有言,秦穆公迎聘蹇叔於宋國,問之道。蹇叔曰:“夫霸天下者有三戒:毋貪,毋忿,毋急。貪則多失,忿則多難,急則多蹶。”老祖宗的話如此智慧而精辟,後人難道還能不記之而自勉之嗎?!

這個部分我想需要全體中國人/華人形成清晰的認知與共識,並且志向遠大!

回頭就美國試圖積極推動的TPP來說,我也覺得美國無力真正達成其戰略目的。TPP要求更全面的市場開放與知識產權保護,尤其以農業市場的開放為典型。原則上,TPP將打破傳統FTA模式,達成無例外的綜合性自由貿易協議。此外,TPP貿易協議新標准將更加關注工人和環境問題,同時構建基於新環境與勞動標准的貿易壁壘。因此短期來說,TPP對於美國來說是一個典型的服務於美國出口的貿易協定,也是奧巴馬不得不要的“政績工程”。長期來看,美國主導TPP的目的之一,是將亞洲尤其是東亞區域經濟合作進程納入到亞太區域一體化進程中來,從而制衡中日韓等區域大國的經濟影響力。加入TPP就意味很多國家將一定程度上喪失其決定未來經濟政策的自主性。基於亞洲國家與美國的經濟比較優勢而言,這基本是一個美國單向掠奪的門戶洞開。亞洲國家對於TPP的需求與理解,其實是有其內在結構性矛盾的。亞洲國家基於經濟與政治的因素,基本是不可能完全接受的。何況,今天沒有一個亞太地區的區域經濟協議可以排斥大陸的存在而得以穩定運行。TPP將變成一個三心二意的聯盟——如果它真能夠成立的話。基本上,TPP的成形必須要以日本作為指標,看上去日本是口惠而實不至。中國需要加快實施區域經濟一體化戰略,采取分而治之的策略,鞏固中國與東盟、日本、韓國、智利、澳大利亞和新西蘭的經貿合作關系,在主要領域進行實質性合作。

總之,只要我們自己的政治安全和經濟安全搞好,亞洲的地緣與經濟就不會有什麼問題。

在外交上,北京在外交政策中不會以意識形態定親疏,並且將把主要精力集中在國際上推動建設國際政治經濟新秩序上。毛主席的話還是有指導意義的:我們做好事,讓敵人做壞事。

大陸的有關新聞與宣示就表達的很清楚:北京很清楚中國不會靠發動戰爭複興,也事實上缺乏發動戰爭來複興的歷史條件。但是這不等於北京在運用自己的實力上就沒有積極行動。我們所清楚的亞丁灣護航與湄公河巡邏是最新的例子——中國不在任何意義上排除使用武力反擊別人對我們利益侵蝕的可能。北京的外交在未來將轉入一種更加積極的戰略——“守拙”將不會再是外交戰略核心。現在世界上任何角落發生的事——風吹草動都會影響中國的國家利益,如果我們不參與,國家利益就會受損失(中國也是一個全球性大國了)。中國現在已經難以回避矛盾——不反對霸權主義和強權政治,不伸張正義,就有可能最後變成孤家寡人進而損失我們自己的利益。現在中國參與聯合國在維和或人道主義災難等問題上的地區性介入,都是北京將來要加強的部分。

此外,在重大的戰略與地區問題上,北京不會再當旁觀者——事實上北京已經介入一些別國內政來塑造有利環境了。這點在朝鮮半島與緬甸很典型。這種介入不是民粹主義的意淫與充滿天真的理想主義,而是建立在國家道德立場與國家利益立場動態均衡上的一個漸變調整的過程!是一個精細策劃與辯證統一的戰略。最好美國繼續做“大魔王”,我們做“及時雨”。(*^__^*) 嘻嘻……

中美之間的遏制與反遏制將是長期狀態,美國占據主導位置,采取進攻態勢;北京處於應對地位,不得不采取防守的態勢。理性的判斷是,這種中美力量的轉移不會在30年內徹底改變,這種激烈的對抗更不會消失——我們需要幾代人來完成這種超級馬拉松對抗,直到把美國人熬趴下為止。

這是一種新的冷戰遊戲——新遊戲模式下的“貪食蛇遊戲”!在這個“貪食蛇遊戲”基礎上,一個有趣的哲學判斷是,全球民族主義興起後,左派社會主義理想將重新有發展壯大的環境——美國與中國誰在內部“更左”將也許是彼此堅持鬥爭下去的必要條件!美國“99%運動”與大陸“文化體制改革”已經透露端倪!長期來說,也許我們將看見一個經典的“羅斯福新政派美國”與“毛澤東主義右派中國”的“粉紅對抗”——這不再是蘇聯與美國式的冷戰——這是“美國”與“美國”式的對抗。

四,未來十年的全球是非常艱苦的時代

在更宏觀的角度判斷,世界已經出現類似1929年“大蕭條”的種種跡象,全球經濟未來在沒有破壞性創新的前提下將沒有典型的複蘇。

總所周知,西方債務危機是寅吃卯糧和長期入不敷出導致的,是西方其社會結構導致的。所以不可能短時間內有解。據IMF統計,全球外債截止2010年有95萬億美元,發達國家占債務總額的88% ,達 84.1 萬億美元;其中全球有公債(政府債務) 41.377萬億美元,發達國家35萬億,占全球的85%;私人債務,全球是53.5萬億,發達國家有49萬億美元,占全球的92% 。全球有外匯儲備10萬億美元,8萬億美元在新興市場和發展中國家手裏,發達國家只占20%。也就是說,今天的世界債務的88%在發達國家,但是新興市場擁有80%的外匯儲備。美國政府債務已達15萬億美元,超過美國2010年GDP總額14.6萬億美元,加上私人債務35萬億美元,整個債務是 50 萬億美元,如果加上其它的隱性債務就達70萬億美元。一般說來,歷史上解決類似債務危機都需要十幾年時間。例如拉美債務危機使得世界經濟,尤其是發展中國家經濟在後來的十年中年均減少1個百分點。現在,歐洲的債務危機帶來的歐元危機對於全球經濟更是一個極具破壞性的因素,之前偶的文章描述已經頗多。如果歐元死亡,歐洲分裂,全球經濟大蕭條的程度將十分嚴重。

而歐美的危機必然傳導到中國,因為我們的產能並不能靠內需消化,過剩產能必然導致經濟滯脹。而且目前世界經濟金融危機已經在向社會和政治危機轉移,例如法國騷亂,英國暴亂,美國的占領華爾街。一旦經濟衰退,大陸也沒有理由例外。所以現在就經濟政策來說是左右為難的:銀根過緊怕經濟硬著陸,導致就業出問題,引起社會不穩定;過松了又怕惡性通脹控制不住,導致社會動亂。這是內部問題。 而外部問題是如何擺脫西方債務危機,防範其通過通脹或貨幣貶值,轉嫁債務危機,使中國經濟“被危機化”。

而現在猶太金融集團的唯一目標就是讓中國“被危機化”。因為目前猶太金融集團折騰出來的金融衍生產品有620萬億美元,而全世界GDP只有62.9 萬億美元,衍生產品十倍於他;其中全球種類金融產品有250萬億美元,4倍於世界經濟規模。西方金融集團如果還想勉強維持一段時間這種“金融堰塞湖”就必須搶新興經濟體與中國的錢。

所以西方世界的虛擬經濟的制度風險已經出現了——他們的超前消費模式不能持續——而改變就相當於西方政治體制的終結。這個部分在偶幾個談民主的文章中有所提及。所以未來世界有很大的系統性風險——一但金融再次大波動,貨幣轉向寬鬆——石油,糧食,鐵礦石等等大宗商品的價格就會出現恐怖的飆升,這些危機必然傳導到北京頭上。

此外,在歐債危機風險不斷加大的背景下,我多次認定美國推出QE3是大概率事件。

全球大宗商品價格受制於美元,其定價權也掌握在金融資本手上。我之前強調過,大宗商品的價格已經被金融炒家的投機所扭曲而已經不能反映典型的供需關係下的實物價值了。美元走強,價格回落;美元走弱,價格上漲。一旦QE3或是變相QE3推出,美元貶值,全球流動性泛濫,國際大宗商品價格飛漲,全球新一輪通貨膨脹在所難免。一旦QE3推出,大陸的通脹壓力立即加大,不得不在繼續控制銀根控制通脹和放水對沖美元貶值中間做痛苦的選擇。

另外世界銀行也多次警告糧食價格未來上漲是必然的。2011年5月,國際糧農組織公布的糧食價格指數平均達到232點,較上年同期上升37%。其原因從供給看,全球氣候異常,“拉尼娜現象”和“厄爾尼諾現象”導致南亞和澳大利亞等地暴雨成災,加上“世紀大旱”也對包括美國、巴西、阿根廷、德國等在內的經濟體的糧食出口產生影響。從需求端看,除了一般性糧食需求外,油價上漲導致新能源對糧食的需求日益加大。乙醇生產行業對玉米的消耗大約占美國玉米產量的36%,而美國占全球玉米出口總量的55.6%。

從大陸內部需求來看,大陸經濟內生性動力仍然不足。最新的新聞顯示,2012年制造業增長速度可能放慢。從有關新聞上可以看到:2011年8月中國制造業PMI為50.9,在低點徘徊,出口訂單分項指標更是出現了兩年來首次下降,10月份制造業PMI下降為50.4%,接近50%的榮衰分界線。

但是北京的政策調控空間有限。因為受債務規模限制,財政政策實際上餘地不大,而貨幣政策受通脹壓力影響,實際無法有效作為。所以最終還得靠政治優勢與體質硬扛。正如偶以前幾個文章談過的——相比美國的危機——中國相比美國,大陸的優勢是儲備能力強,沒有負擔,工業化與城市化發展還處於中期,經濟發展縱深依然存在,而中央組織與社會動員能力強大。而美國有70萬億美元負債以及看不到消減可能的前景,同時又是一個短期內不能改變的寅吃卯糧,入不敷出的生活方式與文化性格:這在政治與經濟上都算是動脈出血!而美國還必須面對全球戰線過長與全球化超額紅利轉入收斂的前景。

老毛說,前途是光明的,道路是曲折的。這就是今天中國人面對的世界!如果未來三十年人類沒有辦法廉價的進入太空,打破地球系統的封閉性——人類社會將有很多種族凋零與滅亡——千萬人的死將是無聲無息的(一如蘇聯)!

這是我對於全球未來的十年判斷——人類沒有什麼“黃金十年”與“十年政綱”可言——人類只有“十年貪食蛇糾纏”!

願上天保佑中國吧!


方如行义,圆如用智,动如逞才,静如遂意。



本文於 修改第 2 次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64086&aid=4767835
引用者清單(1)
2011/12/31 20:31 【蓮華園 - 麥芽糖 myata 的家】 熊貓和老鷹
 回應文章
城裡帖子質量大不如前
推薦1


風風火火
等級:5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1)

狂老

看看舊東西才有意思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64086&aid=4996909
我只有3个字的评价
    回應給: 紫气东来(cool17909) 推薦2


onlyloveChina
等級: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2)

狂老
紫气东来

好,好,好!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64086&aid=4772685
同意关於分配制度造成的问题
    回應給: 乌拉拉(maxx1) 推薦3


襄樊散人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3)

狂老
紫气东来
riquelme

担心既得利益会不会觉悟。中国有文字记载的歴史裡面太多既得利益坚持不觉悟。例如明朝的官员,要捐军费时就个个哭穷。後来李自成进了京城,刀往脖子上架,一个贪官家里就搜出几十万两。

分配不公正,后遗症不只是经济方面的困难,还有道德和文化的危机。这两者反过来又会阻碍改革。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64086&aid=4769582
我认为未来还有20年的经济黄金岁月
推薦1


maxx1
等級: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1)

狂老

我认为并不认同未来中国经济形势会差,基于以下4点:1.中国虽然马上要到刘易斯拐点,但是中国工作人口占总人口的比例在世界来说非常高,即使未来20年内会缓慢下降,但仍然会高于世界正常的比例。2.中国贫富悬殊及其严重,占人口80%的百姓生活水平很差并有强烈的愿望改善自己的生活,特别是包括房子在内的大宗商品消费。3.中国城市化率刚刚突破50%,并且这50%是包含在城市务工的农民工在内,有人测算中国实际有效城市化率只有30%,可以想象未来20年,大部分农村人口城市化所产生的需求是多么恐怖?4.中国农村土地私有化已经在紧密的筹备中,下届将会正式展开,这将会产生百万亿人民币的财富,无数人将通过这个发财,并且土地私有化确权以及宅基地流转将城市农民城市化的启动资金。

通过以上4点的见解,我认为中国未来20内经济形势会相当不错,目前中国之所以遭遇到如此的困境,源以极度扭曲不合理的分配制度,这种分配制度曾经对过去10年中国经济的大发展成为世界工厂起了很大作用,当然也产生更多是数不清的血泪,现在这种分配制度的利好已经散尽,恶果显现。统治阶级碍于私利,骨子里仍然不愿意改变,但形势比人强,再不改变最终就是和美国玉石俱焚,社会产生动乱,所以我还是很看好会改变的。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64086&aid=4769347
哈哈哈..........
    回應給: 乌拉拉(maxx1) 推薦0


紫气东来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哈哈哈........


方如行义,圆如用智,动如逞才,静如遂意。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64086&aid=4769212
是你抄东山的还是东山抄你?
推薦0


maxx1
等級:
留言加入好友

 
怎么完全一样?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64086&aid=4769158
长期的竞争需要关注“上下同欲”
    回應給: 万水千山踏遍(napiers) 推薦3


紫气东来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3)

狂老
riquelme
Rosy

1.美国表现出来的99%运动,其实还包含茶党运动,都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两个问题:其一,美国社会一样存在阶层固化与分配问题;其二,美国的帝国红利开始不足够。

当然,美国的主流中产阶级为代表的生活形态目前当然不是“过不下去”,但是长期来看这种透支性的浪费型消费不具有可持续性。美国如果不能有效的解决这些问题,而是继续放任华尔街乱搞,透支美元信用,那么很好。美国不这样做是小狗。(*^__^*) 嘻嘻……。但是我还是认为美国的自我修复和反省能力是强的——未来十年是一个中长期——美国的选择是不能小视的。

2.关于郎名嘴的说法,我只有一句话:请他提供他数据的来源并且基于良知和专业进行分析,否则他就是骗子!郎名嘴的东西,基本上是“娱乐新闻”。这是大家都知道的笑话。他的几个讲话偶都听了,笑场到尾。(*^__^*) 嘻嘻…


方如行义,圆如用智,动如逞才,静如遂意。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64086&aid=4768327
精辟好文
    回應給: 紫气东来(cool17909) 推薦2


麥芽糖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2)

狂老
Rosy

紫兄本文分析獨到!

老丐以自己的拙作引用, 做為響應.

引用老丐
拙作 熊貓和老鷹

其實, 本文已經早就要來貼上. 如今還是沒有將中文翻譯完成.

中國是熊貓, 美國是老鷹.

這兩個國家, 共同生存在這個世界.

有關這兩個國家老丐基本上有個討論區在【他山之石】城市


老鷹絕對會俯衝攻擊, 而且早已經發生多次. 為國捐軀的王偉, 就是一個烈士

老鷹無法用他的爪牙殺死熊貓

熊貓是吃竹子的, 不是靠捕食其他動物維生的肉食者. 在自衛的時候, 熊貓的掌與牙, 還是會給來犯者重擊. 東瀛那隻老鼠, 上次來犯就是無法消滅熊貓, 反而被其重量壓垮, 最後被老鷹的原子彈給打趴.

熊貓的前途, 就是不要被老鷹騙到角落, 被那群老鼠和狗給欺負. 甚至讓狗和老鼠瞭解: 熊貓溫和, 但是擁有強大的力量. 讓大家同意:各自耕種, 偶爾吃點腐屍. 愛吃肉的老鷹, 應該自己養雞, 餓的時候自己食用. 必要的時候在老鷹飛近的時候, 給他一掌, 讓它安份一點! 他的走狗, 老鼠也老實些.

至於那些要熊貓學老鷹飛, 抓老鼠和狗來咬, 來吃的走狗, 其實與這些老鼠和狗, 是一個路線, 就別理會他們了!

中國的歷史悠久, 我們看多了教訓. 知道熊貓安身立命的方針.

老丐很贊成中南海的和光同塵

十年之內, 和平崛起的架勢越來越明顯. 老鷹的著急, 也會越來越明顯. 尤其是他的老態, 更會狗急跳牆!

熊貓要做的, 是繼續吃竹子, 還要磨利爪子, 適當的時候, 給老鷹一爪!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64086&aid=4768226
拜读思考中
    回應給: 紫气东来(cool17909) 推薦3


napiers
等級: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3)

狂老
Rosy
紫气东来

兄的文章提到的很多问题都值得深思。比如关于“民粹左傾冒險主義”的讨论就可以展开,就小弟个人在网络上的观察,随着国力的提升,在这一方面确实是很有些躁动的迹象,在对外关系的处理上北京确实面临越来越大民意上的压力。



另有两个地方需要更仔细的研究和讨论。

首先是关于米国的99%占领华尔街运动,就小弟的观察,这与其说是运动不如说是嘉年华更贴切一些:没有有力的组织,也缺乏明确的纲领;此外,除了在纽约参与的人数较多,其它地方(譬如小弟所在的城市)参与的人数都很有限。总之,金融危机之后,对米国这里的普通人群来说,生活自然会受到影响,但只是生活水平的下降,远未到无法度日的地步。西欧的情况不甚了解,但想来也是类似。简而言之,至少在目前不能过高估计危机对欧美的影响程度。
 第二点是关于国内地方政府的抗风险能力。据说(譬如郎咸平的演讲)目前地方政府负债很多,土地财政也难以为继。如果为真,在如兄所描述的“未來十年的全球是非常艱苦的時代”,国内的情况就会相当的不乐观。小弟对此不是很了解,不知兄的看法如何。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64086&aid=47681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