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中國論壇
市長:乱石  副市長: 中州楚佩紫气东来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政治社會政治時事【中國論壇】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大陸政治時事 字體:
看回應文章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共同社论:全国13家报纸发表共同社论敦促加速户籍改革
 瀏覽2,587|回應18推薦1

hothill
等級: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1)

踏雪

“共同社论”—— 应该是新中国成立以来的头一桩。是非官方媒体叫板官方媒体一种新尝试,是非官方媒体参与、推进改革进程强烈愿望的反映,是对改革进程缓慢不满的一种宣泄......是国内媒体界的一件大事。

全国13家报纸发表共同社论敦促加速户籍改革

2010年03月01日 09:33经济观察报 】 【打印共有评论515



中国患户籍制度之苦久矣!我们崇信人生而自由,人生而拥有自由迁徙之权
利!然此诞生于计划经济时代、不合时宜地存在数十年之久之弊政至今仍时时困扰着我广大民众,已到非革新不足以平息民怨,非革新不足以与时俱进之境地。为
此,值全国两会召开之际,我们,全国11个省、自治区和直辖市的13家报纸发表共同社论,提请两会代表与委员们,善用你们手中的权力,敦促有关部委提出户
籍改革的明确时间表,逐步以人口信息登记制度取代现行僵化的户籍制度,直至最终将其彻底消除!


中国《宪法》明文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在法律面前一律平等,国家尊重和保障人权,公民的人身自由不受侵犯。迁徙自由是人权和人身自由不可分割的
组成部分,这是宪法赋予国民的基本权利。然而,现行的户籍政策却事实上造成了城市居民与农民、城市居民之间地位的不平等,制约了中国公民的自由迁徙,明显
与《宪法》相违背。我们都知道,一切法律、行政法规和地方性法规都不得同宪法相抵触,这是加速目前户籍制度改革的法理基础。


户籍制度分割了城市和乡村。“农民工”是对那些户籍在农村而身在城市打工的人群的特定称谓,最早的一代农民工,为城市的发展付出了自己的劳动,可
是,他们的下一代仍然没有办法解决身份认同,他们的子女仍然背负着上一代的困惑,他们生活的城市仍然无法接纳他们,这才有了80后、90后农民工的称谓。
我们要问,这样的隔离究竟还要持续几代人?


即便在城市中,户籍制度也分割了城市的居民。在同一座城市中,尽管我们与其他人一样为这座城市的建设奋斗多年,我们与其他人一样纳税,但没有户口让
我们无法与其他人一样享受平等的就业机会,享受同等的医疗、教育、养老等等社会保障。因此,夫妻被迫两地分居,年老的父母无法与子女团聚,孩子无法获得良
好教育。我们要问,这样的隔离究竟还要持续几代人?


户籍制度还是滋生腐败的温床。正因其稀缺,在很多城市户口成了被买卖的对象。有权者可以以此寻租,地产商可以以此为销售的工具,而千万的弱势群体要么付出金钱的代价,要么望洋兴叹地面对种种不公的待遇。我们要问,这样的不平等究竟还要持续几代人?


温家宝总理不久前明确表示,中央已决定稳妥地推进户籍制度改革。而包括上海、深圳、广州等全国数十个城市都已经出台户籍改革的措施。在这些城市,居
住证正在逐步取代暂住证,持证者将可享受与当地居民相同的社保、医疗、教育等公共服务。在一些城市中,农民工也正陆续被城市所接纳,他们迎来了迟到的尊
严。同时,国家正在加快建立全国统一的社会保障社会化服务体系,实现社会保障关系跨地区转移接续。建立个人终身社会保障号,并尽快实现全国联网,这为现行
户籍制度改革的加速奠定了基础。


这些变化固然可喜,但在更多的地方,我们仍然失望地看到户籍这一无形而又沉重的枷锁,困住无数疲于奔命的人们。我们深知户籍政策之盘根错节,改革细
节之错综复杂,然而我们更无法漠视那些已经、正在以及仍将因此政策而受挫、受苦的人们。对于他们,等待改革的迫切让每一分钟的等待都显得非常漫长。


市场经济是由市场配置资源的自由经济,人的流动是市场经济题中应有之义。我们在欣喜地看到中国经济飞速成长的同时,我们也要警醒经济结构的转型已经
迫在眉睫。人口红利正在消失,自然资源也非源源不绝,中国经济下一轮成长的动力已经更多地指向内部结构的调整与资源使用效率的优化,而非粗放式的外延扩
张。户籍制度的改革不仅利于民生,更能加速中国的城镇化进程,为中国经济注入更多的活力。更重要的是,户籍制度的改革将能帮助确立中国以人为本的价值理
念,成为中国社会各阶层均衡进步、构建和谐社会的基石。


为此,我们呼吁全国两会代表、委员,运用人民赋予你们手中的权力,敦促有关部委尽快废除1958年颁布的《户口登记条例》,提出全国户籍制度改革的明确时间表,逐步以人口信息登记制度取代现行僵化的户籍制度,直至最终将其彻底消除。


我们希望,我亿万国民,地无分南北,人不分城乡,都拥有同样的就业、医疗、养老、受教育、自由迁徙的权利。我们希望,一项为患数十年的弊政,能终止于我们这一代人,让下一代人真正享有自由、民主、平等的宪法赋予的神圣权利!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64086&aid=3887636
 回應文章 頁/共2頁 回應文章第一頁 回應文章上一頁 回應文章下一頁 回應文章最後一頁
超級大國
    回應給: hothill(hothill) 推薦1


lenganshih
等級: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1)

小米^^

前些時日,我在台北遇到二位來自不同城鄉的江西人,都一致認為如果大陸真的確實完成戶籍普查,中國的真正人口應該超過15億,他們的理由就是過去一胎化政策所造成的許多不敢報戶籍的幽靈人口或借用親友戶籍者,若真如此,中國將是永遠的超級大國應該當之無愧。



本文於 修改第 1 次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64086&aid=3920232
生命有贵贱
推薦0


hothill
等級:
留言加入好友

 
今天早上看到的第一个新闻是:山西王家岭矿难被困人数确定为153人》
被困人员多为山西、河北、湖南、贵州4省籍农民工
看到这样矿难的新闻,我们很多人已经麻木、习以为常——他们不过是一群生命低贱的农民工,没有人会真正重视他们。

政府采取各种措施去加强矿业生产安全工作,为何这样的事情无法杜绝?

因为只要我们的社会存在这样一个“生命低贱”的群体,这样的灾难永远不会离开我们——可耻的户籍制度!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64086&aid=3920208
高层密集表态 收入分配进入深度调整期
推薦2


hothill
等級: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2)

elai
中州楚佩

昨天晚上出的报道,我对政府加快改革户籍制度越来越有信心了,等到有实质结果的那天,我让我老爸老妈买挂加长版的鞭炮放一放。

高层密集表态 收入分配进入深度调整期


核心提示:中国收入分配进入深层次调整期。春节前后,中国多位领导人频繁在公开场合表态,强调国民收入分配结构调整的重要性。温家宝27日与网友在线交流时表示,分好“蛋糕”关系到公平正义。

新华网3月2日报道 在2010年的中国官方表达中,“调整收入分配”一词正以前所未有的密集度出现在各种场合。担任政府智囊的学者们指出:从深层次对收入分配进行调整是中国政府目前面对的重要任务之一,也是决定“结构调整之年”成败的关键环节。


春节前后,中国多位领导人频繁在公开场合表态,强调国民收入分配结构调整的重要性。2月3日,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胡锦涛在谈到转变经济发展方
式时,把“加快调整国民收入分配结构”放在了首位。国务院总理温家宝、国务院副总理李克强也先后提及要“通过合理的收入分配制度”“让全体人民共享改革发
展的成果”。


今年全国两会前夕,在新华网上推出的网上调查显示,“收入分配”登上“两会最关心话题”之榜首。


中国社会科学院金融研究所研究员易宪容指出,中国当前的收入分配不均主要表现为居民劳动收入在整个要素财富分配中的比重越来越低。对于绝大多数中低
收入民众来说,劳动力收入是其最为重要的收入来源,甚至是多数人唯一的财富收入来源。当劳动力在整个收入分配中的比重过低时,自然会导致绝大多数居民收入
水平十分低下,消费支付能力小。


资料显示,近十几年来,居民收入占中国的国民总收入比重不断下降,政府、企业比重则不断上升。上世纪90年代初到2005年的《中国统计年鉴》数据表明,初次分配中,居民收入在国民收入中的比重由68%降至60%,政府和企业部门分别由16%和16%升至17%和23%。


此外,再次分配中,中国居民收入在国民收入中的比重由69%降至59%,政府与企业分别由19%和12%升至21%和20%。


央行2008年四季度的货币政策执行报告指出,2007年居民收入占国民收入比重下降至57.9%。而在美国,居民收入占国民收入比重高达70%。


温家宝27日与网友在线交流时表示,把社会财富这个“蛋糕”分好,关系到社会的公平正义。


他说:“如果说把做大社会财富这个“蛋糕”看作是政府的责任,那么,把分好社会财富这个“蛋糕”,那就是政府的良知。”


按照温家宝总理此前提出的改革国民收入分配的要点,中国政府今年将加快调整国民收入分配格局,逐步提高居民收入在国民收入分配中的比重、劳动报酬在
初次分配中的比重;加大税收对收入分配的调节作用,深化垄断行业收入分配制度改革,进一步规范收入分配秩序;对城乡低收入困难群众给予更多关爱,保障好他
们的基本生活和基本权益,继续抓好扶贫工作。


专家们指出,收入分配结构不合理是关系到经济增长由过度倚赖出口向内需拉动转变的深层次问题。以2009年房地产市场为例,随着房价飞涨,有能力购房者在楼市的高歌猛进中不断积累财富,而无力支付首付的居民则离一套基本住房的购买力越来越远。


“要解决这些问题,就得从根本上提高劳动者在收入分配中的比重,弱化权力在要素市场的支配关系,减少政府对经济生活的干预,通过公共决策减小既得利益制度化的几率等。”易宪容说。


他认为,加快中国城市化进程,放宽中小城市户籍都是调整居民收入分配关系的重要方面,将成为“两会”上的热点议题。


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院长、全国政协委员迟福林近日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建议政府明确收入分配改革目标,把居民收入在国民收入中的占比从约60%提高到70%左右。


全国政协委员、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对外经济研究部部长张小济也提出,在一次分配过程中,政府不应该是主导力量,而应该给市场更大的主动权,政府应该在二次分配上下更多功夫。


他说,只有在效率优先的基础上兼顾公平,比如提高最低生活保障,推进税收改革,让农民工自由流动、和城里人享受同等的公共服务,给予所有人公平的就业机会,平等享受公共资源的权利,中国才能够完成收入分配的深层次调整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64086&aid=3889062
突然想起了孔二狗
推薦1


中州楚佩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1)

elai

著名寫家孔二狗的《黑社會》里,說出了東北地區中等城市人才流失的狀況。只要是有點出息的年輕人都南下了。能上大學的畢業后都不回來,唱歌的去沿海城市酒吧也不在本地,頭腦靈做生意的也去經濟活躍的大城市.... 最後留下來的,機靈的、有門路的就去政府機關,剩下的都是本地子弟中二三流的人。

對這種城市來說,能進本地政府的人不會集中流向大城市,因為離開關係網他們就進不去政府機關了;能力差的也不會去大城市,因為那裡人才眾多比本地生存壓力大10倍不止。而有一定志向、一定水平的人大多已經進入發達地區了。所以即使取消戶口限制,也不會帶來什麽浮動。

所以擔心不發達地區人口流入發達地區,不應該是一個阻礙打破戶籍壁壘的理由。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64086&aid=3888976
哟呵,老乡嘿
    回應給: JoeLeeCH(JoeLeeCH) 推薦0


malibig
等級:
留言加入好友

 

说来也巧,俺们家在国内也还有两亩多地,只是我们全家都在国外,久未耕种已经荒芜了都。 后来也被人给“开发”了(按惯例没有知会)。现在不知道还要得来不。

说到城市比农村更进步更多机会生活素质更高那是肯定的,但是消费高也是真的。在农村再穷也有自己的“狗窝”,可在城市里闭着眼睛都还在花钱呢。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64086&aid=3888433
我認為不會出現這種情況
    回應給: elai(elai5059) 推薦1


中州楚佩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1)

elai

爲什麽開放戶籍限制后,會造成“成千上万基础设施较差的地区的人口将向基础设施建设良好的地区移动”呢?

沒道理啊?難道現在留在農村的人口是因為城市就業有戶籍限制而滯留農村的么?城市中有哪些職業是被管制的?政府機關、金融、企業.... 應聘者要求三險一金要求檔案,所以被戶口卡住了。哪些是歡迎農村苦口員工的?速遞、餐飲服務、建築、環衛....

總之,大多數農業人口可以做的工作,城市已經都“慷慨”的放開了。那麼取消限制后,人口流動的規模就會僅僅局限於原來的相對高端職位上。只要農民穩定,就不會有如你描述的那種不能承受的巨量流動人口。

而那些相對高端的就業機會中,真正有含金量的職位早就沒有戶口因素干擾了。受到衝擊的會是中低職位,最受影響的是“北漂”們和當地畢業生。值得注意的是,社會不僅僅需要少數高級人才,大量中低職位更需要優秀可靠的人才。絕大多數公司都處於一種人才飢渴的狀態中。一方面是很多人找不到工作,一方面是公司招不到合適的人。那麼開放戶籍,至少公司一端是歡迎的,對經濟發展是有益的。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64086&aid=3888408
废除现行“户籍制度”是解决“不公”
    回應給: elai(elai5059) 推薦1


hothill
等級: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1)

elai

“户籍改革”同“发展经济和解决城乡二元现状”应该是同步进行,这一点我非常同意,我之前说你“本末倒置”是针对你前面的那句话。


改革难的原因也是利益分配的问题,我之前讲了,城市的繁荣是建立牺牲农民阶层利益基础上的。社会创造的总价值一定,一部分要多拿一些利益,既得利益的人必然要少一些。


elai 兄的担忧还是在流动人口对城市造成的压力。具有讽刺意味的是,“春运”现象正式国内户籍制度的一个缩影。正是因为户籍制度的存在,让农民工没有足够的资源在城市安身,过年时,不得不集中“迁徙”。没有任何其他“迁徙”行为比这种规模更大了,既然“春运”都能够承受?为何放开户籍制度后不可以?


我也说过,经过这么多年城市生活经验,一方面考验了城市的资源承受能力,一方面增加了农民工整个群体的理性,他们一般清楚哪些地方适合自己发展。对于一些个体来讲,如果半年内在大城市还没找到工作,必然回归理性。


以上讲的,只是说明无须过多的担忧。 而解决“户籍制度”问题,最根本的目的在于解决因户籍差别造成的“不公”问题。


elai 兄的这种渐进式的从农村往城市转移的听起来似乎很有道理,很稳妥。我说这种想法是非常危险的。这种说法就是典型的“先把新兴城市建好,再把农村人口转进来”的思路。 这不是经济持续可发展的思路,极易造成经济过热,产生泡沫的严重问题。最好的解决方法,消除不公,解决收入分配,缩小贫富差距,增加庞大的农民群体的收入,带动内需,经济发展才能走向良性轨道。 当然这不是一两句能讲清楚的。


要说改革的阵痛,不可能一点都没有,现在的很多社会问题都是改革过程中的阵痛。但是这些阵痛相比于不合理的制度所累计的巨大社会风险是非常值得的。


整篇报道的宗旨就是希望能加快户籍制度的改革,elai兄不能因为不喜欢共同社论文末说了一些美好愿望的话,而抹杀它的初衷吧。

再说,这样的美好愿望,有什么不好呢?





本文於 修改第 1 次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64086&aid=3888373
看法
    回應給: hothill(hothill) 推薦0


elai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中国的区域发展和城乡发展不平衡的背后包括了诸多问题,这篇共同社论将取消户籍制度吹捧为解决这些问题的万灵药,似乎今天取消了户籍制度,明天大家就都是生活在平等的阳光下了,这可能吗?不是脑残吗?

户籍制度的改革绝对是要进行的,但这项改革,同发展经济和解决城乡二元现状并不是谁先谁后的问题,而应该是同步进行,再详细点说,就是发展经济和解决城乡矛盾为主,同时根据需要再对户籍改革进调整和推动。

如果不考虑现实的发展情况,强行制定取消户籍制度的时间表,个人认为带来的将会是整个社会的“阵痛”:成千上万基础设施较差的地区的人口将向基础设施建设良好的地区移动,这首先就带来了交通运力的压力,中国春运的场面到那个时候估计就不只是一年一次,所衍生出的其他事故和寻租行为不可想象;其次,人口大量的涌入将造成城市负载的压力,每个人的工作,出行,吃饭...都不得不面临资源的再次分配,况且当这些资源远不能满足城市人口的需求而政府又对这些突然新增的涌入人口无法控制时,会发生什么可想而知。也许你可以说,市场经济物竞天择,找不到工作的人最后就会退出城市,回到自己原来的地方或者另谋生路,最终整个社会的状态又将恢复到均匀的状况,然后如预想般,经济由于户籍制度的取消持续快速发展...

但问题在于,对于这个“阵痛”将会有多大的规模,我们这个社会又有多大的承受力能抗得住这样的“阵痛”,至少现在没有人能够说的清楚。虽然这是一种假设,但不得不是我们必须注意和思考的。

另外,对于户籍制度限制人口流动从而影响经济发展这种观点我一直持怀疑的态度,如果真是这样,每年如此多的农民工进城打工从而带动经济发展这一点作何解释?相反,中国更多的老百姓需要的是生活上的安全感,从而能让他们在消费上投入更多,以扩大国内需求拉动经济,福利制度的确是和户籍挂钩的,但户籍制度的消除并不一定意味着广大老百姓能够享受到均等的福利优惠。

我的想法,首先是对已经在大城市长期居住和贡献了自己智力和体力的人口放开户籍准入政策,以补偿他们的辛劳,这一点我们国家早已开始,而且做的还不错。

其次,也是最关键的,要解决城乡二元经济和完成中国城镇化进程,重点不在于让人口自由流动到已有的发达大城市并在其基础上进行扩大,而在于在现在乡、镇、村的基础上建立新兴的城市聚落,这也就是为什么我说经济发展同时辅以相应的户籍政策的原因。在国家投入和本地经济发展的基础上,展开优厚的户籍政策,将剩余劳动力既从农村中吸引出来,又不会导向至发达的大城市,从而为新兴城市的建设乃至城市化进程提供人口资源。

虽然现在的户籍制度是亟待改进的,但就其在便于国家统一管理规划和遏制犯罪上也是有积极的意义的,若是“弊政”,当然要改。但如这篇共同社论的言辞,实在令人无语,经济观察报是我很喜欢的报纸之一,这次的文章让人失望。

就先想到这么多,水平有限,抛砖引玉,欢迎拍砖。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64086&aid=3888265
俺没有地
    回應給: 中州楚佩(sunsail) 推薦0


Joe LEE
等級:2
留言加入好友

 

俺么哪个地方 闽南乡下 我们家的地包括山地丘陵加起来也就1亩多一点儿(不过, 现在有钱人正在买地 发生在我身边的)  当时是按4个人口分的 我上大学时我的户口就迁出来的了

更让我感到非常不满的是 我上初中和高中时是在县城的最好的中学上的 当时在小学整个班级50多人也就3-5个人能考进去 城镇的学生比我们分数低得多就可进去了 而且 当时分班是乡下学生一班 城镇(吃公家饭的 /官僚子弟)学生一班 然后他们把最好的老师分配给城镇班级(号称重点班)  就连平时卫生劳动我们也受到歧视 我们要扫厕所 而城镇班级不用 这是第一步的歧视 跟别说后来的高考了 ---中学时不大懂 后来认识到歧视我就大骂说   老子有一天发达了 不会给一分钱给我的中学母校---可是我现在还没有挣到钱呀

至于大学招生 很容易 按照考生的比例招生 就是了 不用担心什么湖北人的题海战术什么的

给个好玩的

http://v.house.163.com/video/2010/2/5/8/V5VNAQP58.html 关于房地产的恶搞。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64086&aid=3888261
问题的关键
    回應給: hothill(hothill) 推薦2


中州楚佩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2)

elai
riquelme

户籍不是问题, 问题是捆绑在户籍后面的国民歧视或者巨大的现实利益和不公

这是问题的关键,白天本来想说这个的,一忙起来就给忘了。但是这个改革恐怕是极为艰难的。触动的都是优势阶层的大利益。

个人感觉,可以先从就业限制改起。取消对用人单位的要求,取消保险、档案方面的户口限制,允许公司企业和政府机关随意录用任何户籍的应征者。这一步相对阻力最小、见效最快,而且最根本。外地学生因为户口没进入顶级大学,在地方院校充实自己后,一样可以进入一线城市竞争。

高等教育方面,改革起来恐怕阻力大得多。一下子放开,全国所有一流大学估计都要被湖北考生占满,这显然也是不正确的结果。而高考指挥棒下,题海备考模式会迅速普及到全国,对整个教育链条的冲击极大。这恐怕也不是多么美妙的事情。

稳妥的做法还是双管齐下,一方面加大高等教育投入创造更多的教育机会,另一方面逐渐缩小地域分数线差异。争取在发达地区录取率不受较大冲击的条件下,逐步增加其它地区的录取率。对落后地区、高分省份来说确实仍然不公平,但很多事情不是靠一个公平就能办好的。

歧视农民的问题。我极为反感部分城里人对农民兄弟的不屑。说得难听点,这些城里人才不挑大粪几年啊,就瞧不起种地的了。但农民受歧视之根本原因,不是因为户籍,而是因为经济能力。如果某种历史条件下农民阶层整体富裕超过城市市民,那很可能换做城里人受白眼了。所以根本方向是增加农民收入,具体手段恐怕还要推进城市化减少农业人口,配合农业科技的推广+调整农产品价格。

同时,开放户籍限制应该是单向的,即保留对农村人口的保护,弱化对农村人口的限制。不然有钱人们会很乐于把周边的农业土地都买来盖别墅的

公务员公开个人财务是个试金石,且看土共何时实施。

PS JoeLeeCH你现在有一亩三分地,着实令人羡慕啊。比起城里人动辄几百万的水泥笼子,长远看这一亩地恐怕更有价值。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64086&aid=3888223
頁/共2頁 回應文章第一頁 回應文章上一頁 回應文章下一頁 回應文章最後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