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小英之友會
市長:remini  副市長: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政治社會公共議題【小英之友會】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不分版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龍鳳俠緣--上集
 瀏覽416|回應0推薦0

武林女俠的腳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龍鳳俠緣

威震武林天下無敵的勁風女俠獨孤鳳在自己住處打好洗腳水,將靴子脫掉,赤腳浸泡在水盆裡洗腳,這時黑虎幫七十餘名惡漢闖進來衝向她,正在洗腳的獨孤鳳見這麼多惡漢殺過來,她來不及穿靴,一雙光腳丫匆匆忙忙躍出水盆,於是這威名赫赫橫掃天下無敵手的勁風女俠獨孤鳳就打赤腳大戰黑虎幫七十餘惡漢;這到底是怎麼回事?且看以下的敘述一一道來:

 

話說十年前,武林中出現一位武功極高的惡漢,其名為申虎,他仗著自己的武功四處橫行,少林、華山諸多弟子都不是他的對手,少林全寺高僧、方丈以及華山所有長老,如果一對一與申虎過招,也沒一個能戰勝申虎,甚至少林全寺高僧、方丈一起戰單獨一個申虎或華山所有長老共同戰申虎單獨一人,仍還是都打不贏申虎,最後一定要少林全寺高僧、方丈和華山所有長老聯手才將申虎打得節節敗退;武功極高的申虎在少林、華山兩派高手聯手攻擊下,還是變得捉襟見肘,漸漸支撐不住,終至招式全潰!當少林全寺高僧、方丈和華山所有長老正要合力給已被擊垮的申虎致命一擊時,忽然又出現一位武功更高的白髮老叟,他竟能秋風掃落葉一般的將少林全寺高僧、方丈和華山所有長老打得死傷遍地,救出險遭擊斃的申虎,此後這個白髮老叟和申虎就都從江湖中失蹤至今十年。

十年後的今日,申虎從白髮老叟那裡習得更高的武功,白髮老叟更給了他一批幫手,他不但自己變得少林全寺高僧、方丈和華山所有長老聯手都打不贏他,且白髮老叟給他的這些幫手還每一個都是少林全寺高僧、方丈和華山所有長老一對一與他們過招,少林全寺高僧、方丈和華山所有長老都沒有一個能打得贏!申虎就帶領他的這些幫手成立了黑虎幫,這黑虎幫除了在洛陽成立總壇外,還在中原各地成立了七處分壇,申虎自己當然是幫主,總壇有總壇的護法、頭目,七處分壇也有七處分壇的壇主、護法、頭目,然後總壇和七處分壇又各自招兵買馬,總共又再招募了數千卒丁!申虎當然還想再壯大他的黑虎幫,要從他新招募的卒丁中訓練出更多高手,再成立更多分壇,由這些新訓練出來的高手分別當將來那些新分壇的壇主、護法、頭目,然後再招募更多的卒丁;他要自己的黑虎幫分壇佈滿中原各地,黑虎幫勢力遍及整個中原!那個救出申虎並教申虎武功十年的白髮老叟是申虎的堂叔,名叫申萬魁,他現在看到自己親自調教出來的堂姪又要橫行天下,且這回武林中沒有人是他這位高徒堂姪的對手,心中甚是欣喜。

然這十年來,武林中亦新人輩出,又出現了一群武功極高的新秀,其中雷霆神劍長孫龍和勁風女俠獨孤鳳,更是眾人眼中天下無敵的龍鳳雙英!長孫龍獨霸江北,獨孤鳳威震江南,天下之人又稱此二人為北龍南鳳;長孫龍相貌堂堂身材魁梧,雙目炯炯有神;獨孤鳳威武貌美,就是一副武林女俠的長相,總是一身白色上衣、白色長褲,腳穿白色長靴,背上繫著一柄長劍;但三年前,長孫龍到西域,上天山潛修更高的武功,獨孤鳳也到四川,她的武功雖不僅高過峨嵋所有女弟子且還高過峨嵋所有師太,全峨嵋上下一起圍攻她一人都贏不了她,但她還是向峨嵋借一處洞穴閉關修練;申虎就是在這三年間出現,不僅建立黑虎幫又四處橫行,還在中原各地陸續設置七處分壇。

長孫龍在天山潛修三年有成,今日其武功已比三年前又高出許多,遂下了天山;此時西域出現了一位武功極高恐怖至極的惡煞,他自號為凶邪魔叟,這個自號還真名符其實,他就是個既凶惡又邪門的白髮老翁,其長相就像個要命的閻羅!這個凶邪魔叟還帶著兩名酷似黑白無常的徒弟,他這兩名徒弟也是既凶又邪且陰氣沉沉;這天凶邪魔叟率其像黑白無常的兩名徒弟大闖崑崙,武功極高的近百崑崙道長和數百崑崙弟子竟無一人能對付這窮凶極惡的師徒三人,崑崙全派上下近千人聯手,竟皆被凶邪魔叟師徒三人殺得死傷遍地!所幸此時在天山潛修三年武功大進的長孫龍來到了崑崙,經一番激鬥,長孫龍這三年所潛修出來威力更增的雷霆神劍,果真發揮了無比的能耐,凶邪魔叟師徒三人武功已是極高,長孫龍武功竟更遠勝此三師徒,他以犀利強猛的劍招擊碎凶邪魔叟三師徒極其險惡的邪功,將他們三師徒全都殺死!

長孫龍的出現拯救了崑崙,崑崙全派上下齊向長孫龍道謝,長孫龍也從崑崙弟子口中得知這三年間,他久聞其名卻從未見過面的與他自己並稱龍鳳雙英、北龍南鳳的勁風女俠獨孤鳳也在三年前到四川峨嵋借地閉關修練至今;且中原地區在這三年間,失蹤十年的申虎又出現了並又像十年前一樣的四處橫行,更還帶了一批武功極高的幫手在洛陽成立黑虎幫,又在中原各地建了七處分壇;長孫龍聽到申虎和黑虎幫之事後,告別了崑崙諸道長和弟子們,朝中原返回,想要回中原更深入瞭解申虎與黑虎幫的事,以圖除掉申虎及其黑虎幫,為中原武林除害。

在四川峨嵋借洞穴閉關修練的獨孤鳳,今亦修練完成,走出了自己閉關三年的洞穴;但此時四川地區也出現了一位武功極高,武當和峨嵋兩派聯手都打不贏的白髮惡婆,這個惡婆自號為索命巫婆,她也名符其實的真是個索命巫婆!她一頭白髮,灰綠的夜叉臉孔,就像個青面獠牙的陰間惡鬼!隨同她的還有她的兩名徒弟,雖是兩名年輕女子,但同樣都是醜惡的夜叉長相!這長相夜叉臉孔的三師徒竟將武當、峨嵋兩派聯手的千餘人殺得死傷遍地,其中武當近百武功極高的道長和峨嵋同樣近百武功極高的師太,亦全無一人是此婆妖三師徒的對手!此婆妖三師徒遂登武當,收拾武當剩餘的殘兵敗將,然後又來峨嵋,峨嵋殘存的師太和弟子當然也都不是此婆妖三師徒的對手;獨孤鳳一出洞穴就驚見遍地都是峨嵋死傷的師太和弟子,復又見到索命巫婆三師徒在峨嵋狂暴逞凶,遂將其閉關修練三年練得的功夫施展出來,這威名赫赫的勁風女俠武功果真比三年前又高出許多,武當、峨嵋兩派千餘人聯手都打不贏的索命巫婆三師徒又齊向獨孤鳳使出邪惡狠毒陰招,但獨孤鳳的勁風快劍比三年前未閉關時更強勁急快,索命巫婆三師徒的狠毒陰招遇上獨孤鳳的急勁劍招全都變得不堪一擊,獨孤鳳依然很輕易的就將這三個婆妖都除掉了!

峨嵋派剩餘的師太和弟子亦都來向獨孤鳳道謝,獨孤鳳也從殘存的峨嵋弟子口中得知,她久聞其名卻未曾謀面的和她自己並稱為龍鳳雙英、北龍南鳳的長孫龍同樣在三年前到西域上天山潛修至今;還有失蹤十年的申虎亦在三年前當她上峨嵋閉關之後又出現了,且還率了一批幫手比十年前更凶惡張狂的四處橫行!申虎並在洛陽成立了黑虎幫,又還在中原各地建立了七處分壇;聽到申虎和黑虎幫的這些事後,獨孤鳳亦告別峨嵋諸師太和眾弟子,她也想除掉申虎及滅掉黑虎幫,為中原武林除害!

長孫龍返回中原,首先來到了崆峒,他見到一位崆峒道長十分孱弱的向兩名凶惡的黑衣大漢卑躬屈膝,其中一名黑衣大漢以威脅的語氣道:

「你若是有半點虛假,給我們壇主知道了,當知後果會是什麼!」

孱弱的道長低聲下氣的回道:

「是!是!……小的不敢欺瞞貴幫。」

這一看就知道崆峒已向黑虎幫屈服,是黑虎幫的爪牙前來威脅崆峒,於是長孫龍就朝兩名黑衣大漢出劍,並喝道:

「兩個黑虎幫的嘍囉!竟敢到崆峒山來撒野!」

剛才威脅崆峒道長的那名黑衣大漢反斥道:

「你是誰?竟敢來惹我們黑虎幫!」

長孫龍答道:

「在下雷霆神劍長孫龍!」

兩名黑衣大漢聞名嚇得面色慘白,另一名黑衣大漢顫抖的還想威脅問道:

「你!……你武功雖高,但你惹得起整個黑虎幫嗎?」

長孫龍答道:

「那就先殺了你們兩個再說!」

兩名黑衣大漢恐懼的抽劍出來朝長孫龍猛攻,但長孫龍祇輕快犀利的揮兩劍,兩名黑衣大漢就倒地身亡。孱弱的崆峒道長趕緊上前謝道:

「多謝長孫少俠!以後我們崆峒全靠你啦!」

長孫龍就向崆峒道長請教姓名問道:

「敢問道長尊姓大名?」

道長答話並感嘆道:

「在下楊德康,哎!我這個崆峒道長當得實在窩囊!」

長孫龍遂禮貌招呼一聲道:

「哦!楊道長!」

長孫龍接著再問道:

「請問道長,申虎重出江湖後,你們崆峒這裡又發生了什麼事?」

楊德康道長又嘆一口氣答道:

「哎!……申虎是在少俠您上天山潛修之後才出現的,他還帶了一批武功極高的幫手出來,不但在洛陽成立了黑虎幫,還在中原各地成立了七處分壇,我們崆峒山附近的平涼,黑虎幫就在那裡成立西涼分壇;三年前他們西涼分壇前來攻擊我們崆峒,申虎不僅自己武功高強,他帶來的一批幫手武功都那麼高,我們崆峒無人是他們西涼分壇的對手,整個崆峒都被他們殺得死傷遍地,那些武功高的都被他們殺死了,剩下我們這些老弱殘兵祇能向他們低頭。」

聽完之後,長孫龍又指著躺在地上被他殺死的兩名黑衣大漢問道:

「道長!這兩人雖非在下對手,但他們剛才出劍的身手招式,亦皆為武功極高的高手,此二人是何人?」

楊德康答道:

「他們是西涼分壇十六護法中的兩個。」

長孫龍遂義不容辭並自信的道:

「好!那我就到平涼滅黑虎幫的西涼分壇!以我三年前還沒上天山潛修時的武功就可以掃平整個西涼分壇,今日我經三年潛修,武功又比三年前更高得許多,他們西涼分壇到今天全都要完蛋啦!」

楊德康對長孫龍充滿信心,並懷著極高的期盼望著長孫龍向長孫龍點頭。

長孫龍到了平涼,在黑虎幫的西涼分壇外,此時一臉威武貌美的武林女俠長相、身穿白色上衣和白色長褲、腳穿白色長靴、背上繫著一柄長劍的獨孤鳳也來了,二人就一起殺進西涼分壇裡去,西涼分壇數百卒丁根本不是對手,二人摧枯拉朽般的解決了這些卒丁;西涼分壇近百頭目武功稍高,但仍為二人輕易解決;前面崆峒道長楊德康說西涼分壇有十六護法,但亦於當時長孫龍在崆峒已除掉其兩名護法,因此現在西涼分壇祇剩十四名護法,連西涼分壇壇主都受驚動不敢怠慢出來迎戰;他們雖皆武功極高,但縱使是單獨一個三年前的長孫龍或單獨一個三年前的獨孤鳳,都可以踏平整個西涼分壇,更何況現在同時面對都經過三年修練武功皆大增的長孫龍和獨孤鳳兩人,二人各自發揮出自己三年修練大為增強的武功,十四護法和西涼分壇壇主雖都武功極強,卻都無法抵擋長孫龍和獨孤鳳更高強的武功,長孫龍更祇輕揮一劍,竟將西涼分壇壇主和兩名護法三人一起解決!此二人在這群強敵中仍如入無人之境,最終整個西涼分壇全軍覆沒!廝殺停止後,長孫龍遂向獨孤鳳雙手作揖招呼問道:

「在下長孫龍,姑娘可是名震江南的獨孤女俠?」

獨孤鳳亦雙手作揖回答並歡迎道:

「在下正是獨孤鳳,久聞長孫少俠威名,今日有幸終能與少俠相見,甚是欣喜!」

長孫龍亦回謝答禮道:

「謝謝獨孤女俠,今日能與聞名已久威震天下的獨孤女俠相見,在下亦感萬分榮幸!」

長孫龍和獨孤鳳就到平涼一間飯館點菜慶賀,他倆皆不希望被其他人認出,以免招來一大群人圍過來七嘴八舌的擾嚷,所以暫時沒將黑虎幫西涼分壇已遭破滅的事說出去;二人邊吃邊談,二人的武功都到了說話祇想給誰聽,就祇有誰才聽得見,其他人縱使就在誰的旁邊也都聽不見,長孫龍一邊吃著一邊問獨孤鳳道:

「獨孤女俠!接下來我們該再攻哪裡?」

獨孤鳳反問道:

「不知長孫少俠認為是直接滅他們的總壇還是先滅其他的分壇?」

長孫龍想了想答道:

「嗯!滅他們的總壇,他們其餘的分壇看似全都作鳥獸散,但其實分成一小群一小群,散佈到更多地方潛伏,還都由明轉暗,武林將更不得安寧,且還更難收拾;所以還是先將其餘分壇一個一個的除掉,最後再去攻總壇,將他們徹底殲滅!」

獨孤鳳贊同長孫龍的說法再問道:

「說得沒錯!那我們下一個目標是哪裡呢?」

長孫龍答道:

「以我倆武功,對付其他那些分壇不需要二人聯手,再接下來我到江陵收拾他們的荊州分壇,妳去長沙收拾他們的湘江分壇,然後我們在南昌會面,再一起去收拾他們的江西分壇。」

此時還有黑虎幫西涼分壇殘存的幾個卒丁,他們在外面逞凶作惡,尚不知道自己的西涼分壇已被滅了,仍懵然無知仗著黑虎幫惡勢力,進了飯館發威咆哮,威脅飯館夥計,還要將飯館所有食客全都趕出去,飯館其他食客全都被他們嚇跑了;祇剩長孫龍和獨孤鳳依然不為所動,繼續安心從容的夾菜吃飯,其中一個卒丁到二人飯桌前大力拍飯桌,獨孤鳳也拍他拍飯桌的那隻手,拍得他哇哇叫痛,其餘卒丁遂一起圍過來,長孫龍和獨孤鳳一同起身抽劍,二人分別報出自己姓名道:

「在下雷霆神劍長孫龍!」

「在下勁風女俠獨孤鳳!」

長孫龍再接著道:

「你們黑虎幫的西涼分壇已被我們兩個滅掉了,你們的壇主、十六名護法還有諸頭目、卒丁全都被我們殺光了,就剩你們幾個。」

這幾個卒丁人雖不多,但所圍的範圍還不小,對他們說話仍須大聲,聲音一大就不可能不想給誰聽見誰就聽不見了,尚留在飯館裡的掌櫃、夥計等人還是都聽見了長孫龍和獨孤鳳二人所說的話;卒丁們聽到這二人是長孫龍和獨孤鳳以及他們的西涼分壇被滅的事,全都嚇得面色慘白,個個皆急忙轉身拔腿而逃,但長孫龍和獨孤鳳豈會讓他們逃跑?二人揮劍快腳步更快,邊揮劍邊追趕,且還邊揮劍邊東追西趕,頃刻間這些殘存的卒丁全都死在二人劍下!

經這番廝殺,黑虎幫西涼分壇被長孫龍和獨孤鳳除滅的事還是傳遍平涼了,但長孫龍和獨孤鳳都已離開平涼,分別往江陵和長沙而去;平涼居民得知此天大的好消息,都十分欣喜的歡呼雀躍,但也因沒能見到他們仰慕崇敬的龍鳳雙英而有些惋惜,全平涼的居民還是聚集起來舉行慶祝大宴,既慶祝不斷的凶狠無情的欺壓他們令他們深惡痛絕的黑虎幫西涼分壇被滅了,也為不在場的長孫龍和獨孤鳳他們極為崇敬的龍鳳雙英慶功!

長孫龍和獨孤鳳離開平涼後就分道而行,長孫龍往江陵去,獨孤鳳則前往長沙;在江陵的黑虎幫荊州分壇大門外,長孫龍以內功撞破了其分壇的大門,分壇內的卒丁紛紛衝出來,都被長孫龍揮劍殺死,荊州分壇亦與西涼分壇一樣,莫說是這群卒丁,即連壇主、諸護法、眾頭目也全都不是長孫龍的對手,長孫龍僅單獨一人就將黑虎幫整個荊州分壇殺得全軍覆沒!

到長沙的獨孤鳳也是一樣,單獨一個女子闖進黑虎幫湘江分壇,湘江分壇的壇主、諸護法、眾頭目同樣全都不是獨孤鳳的對手,其餘的卒丁當然更都不是獨孤鳳的對手,獨孤鳳單獨一個女子在湘江分壇內顯盡神威,儘管湘江分壇的壇主、諸護法、眾頭目都是申虎帶領的一批武功極高的武林高手,但遇上武功更高的獨孤鳳,他們上百人聯手竟仍被這麼個單獨女子殺得無從招架、無力招架,任由這麼個單獨女子隨意宰割,至於其餘的卒丁是怎麼斃命的就更不必說了,黑虎幫的湘江分壇亦為獨孤鳳將之全軍覆沒!

長孫龍和獨孤鳳在平涼時就已約定好,二人一個到江陵去滅黑虎幫的荊州分壇,一個到長沙去滅黑虎幫的湘江分壇,然後二人到南昌會合;而今黑虎幫的荊州分壇與湘江分壇俱已被滅,二人就都往南昌去了。獨孤鳳在前往南昌的途中,她依然是一張威武貌美的武林女俠臉孔,身穿白色上衣和白色長褲,腳穿白色長靴,背上繫著一柄長劍,騎著一匹馬;行經郊外一處茶亭,就下馬進茶亭裡面歇腳,一入茶亭就遇見她告別峨嵋時跟她談話的兩位峨嵋師太和一名峨嵋女弟子,另外還有兩位武當道長,連長孫龍告別崑崙時跟長孫龍談話的一位崑崙道長和一名崑崙弟子,還有長孫龍訪崆峒時遇見的崆峒道長楊德康,他們全都在茶亭裡面聚在一起喝茶,道號青雲的峨嵋師太立即起身迎接獨孤鳳招呼道:

「獨孤女俠!我們果真在此相遇了。」

獨孤鳳先向兩位峨嵋師太行禮,並有些吃驚的問道:

「晚輩見過兩位師太,你們這麼多人都是在這裡等晚輩的嗎?」

名叫錢玉芳的峨嵋女弟子答道:

「獨孤女俠!妳和長孫少俠要滅黑虎幫各處分壇和總壇的事已傳遍天下,我們正召集武林各門派和各路俠客,要與你們同行,幫你們助陣。」

另一位道號祥和的峨嵋師太接著答道:

「是啊!妳看眼前除我們峨嵋外,還有武當、崑崙、崆峒的人大家都一起聚集在這裡。」

隨後這位峨嵋祥和師太就請獨孤鳳入坐並將在場各門派人物一一向獨孤鳳介紹,在場除了峨嵋青雲師太、祥和師太和女弟子錢玉芳還有崆峒道長楊德康外,崑崙道長和崑崙弟子皆西域人,二人都是西域名字,崑崙道長名叫加穆亞罕,崑崙弟子名叫薩加爾,兩位武當道長一位名叫李震雄,一位名叫鐵英漢,祥和師太一邊介紹,獨孤鳳也一邊跟介紹到的人一一相互招呼;祥和師太介紹完畢後,崆峒道長楊德康就問獨孤鳳道:

「獨孤女俠!妳跟長孫少俠還會在哪裡相見嗎?」

獨孤鳳答道:

「在下跟他約定好,下一個目標就是黑虎幫江西分壇,我們將在南昌會面。」

峨嵋青雲師太聞之又對獨孤鳳道:

「獨孤女俠!既然相見,本來大夥應陪伴妳同行一起去南昌的,可是我們還要到少林、華山,再去邀集他們的人馬,我們還是會在南昌相見,不過到時可能又會多了幾個少林、華山的高手來幫你們。」

獨孤鳳心中十分感激道:

「謝謝二位師太和在場各路英雄!實在太感激你們對長孫少俠和在下這般的熱情相助!」

接下來獨孤鳳向茶亭夥計點了一壺香片,就與大家一起喝茶閒聊;在一陣七嘴八舌的談話之間,崑崙道長加穆亞罕對獨孤鳳道:

「獨孤女俠!長孫少俠上過我們崑崙山,還幫我們除掉凶邪魔叟,救過我們整個崑崙山。」

加穆亞罕的弟子薩加爾亦跟著談長孫龍在崑崙山的事並又問獨孤鳳道:

「是啊!我們都親眼見到長孫少俠對付凶邪魔叟和他的兩個徒弟,長孫少俠施展出來的武功好兇猛好厲害,他的武功真是高極了!獨孤女俠,天下人都將妳和長孫少俠並稱為龍鳳雙英、北龍南鳳,妳的武功一定也跟長孫少俠一樣厲害吧?」

獨孤鳳向薩加爾回謝答道:

「謝謝薩加爾公子的稱讚!長孫少俠也跟我談過他在貴門派崑崙山上的事。」

加穆亞罕師徒倆西域人說漢語竟跟中原人說漢語完全一樣,皆聽不出一點西域口音,令獨孤鳳頗感極為難得的讚嘆加穆亞罕和薩加爾道:

「加穆亞罕道長!薩加爾公子!你們都是西域人,可是你們漢語說得真好,就跟中原人說漢語完全一樣。」

薩加爾謙虛謝道:

「獨孤女俠過獎了,我在你們中原人面前說漢語簡直就是獻醜。」

加穆亞罕亦謙虛謝道:

「是呀!我們師徒倆學漢語比學武功還難,學武功要不斷的勤練,我們西域人學漢語也要不斷的勤練。」

獨孤鳳與在場各門派的人繼續一邊喝茶一邊七嘴八舌的閒聊,喝完茶後,獨孤鳳要掏銀子付帳,但兩位峨嵋師太阻止了獨孤鳳,說這茶帳由現場各門派大家出,獨孤鳳不必付帳;大家這麼熱心的幫長孫龍和獨孤鳳殺敵助陣,卻還要再請獨孤鳳的客,令獨孤鳳感覺非常不好意思。出了茶亭,獨孤鳳和各門派的人又在茶亭外聊了幾句,峨嵋青雲師太向獨孤鳳提議道:

「獨孤女俠!不妨就跟我們一起去少林、華山,反正我們還是要到南昌的。」

獨孤鳳無法贊同的婉辭道:

「師太所言固然甚好,可是晚輩跟長孫少俠已有約定,若晚輩人還在少林或在華山,長孫少俠已到南昌,那豈不是害長孫少俠空等嗎?」

峨嵋女弟子錢玉芳遂問獨孤鳳道:

「獨孤女俠!天下人都一直將妳和長孫少俠並稱為龍鳳雙英、北龍南鳳,但過去你們從沒見過面,也互不相識,這回你們相見了,他有沒有追妳呀?」

其師青雲師太即斥責道:

「小丫頭!心裡盡想這些,問都問這種問題!」

獨孤鳳答道:

「錢姑娘!長孫少俠祇跟我談滅黑虎幫的事,我們都沒有提到兒女私事。」

錢玉芳仍頑皮的道:

「如果妳心裡喜歡長孫少俠,不能祇等著他來追妳,自己也要主動些啊!」

這回換祥和師太道:

「妳這丫頭!剛才妳師父都說妳了,妳還在講這個。」

崑崙弟子薩加爾亦出口道:

「獨孤女俠!長孫少俠來我們崑崙時,師父和我都見過他,以他那般英武,我覺得他跟妳挺配的。」

薩加爾的師父加穆亞罕又跟著道:

「是啊!長孫少俠跟妳真是一對俊男美女,不知妳對他意下如何?我們總覺得妳不跟他配挺可惜的。」

獨孤鳳乃向談這事的幾人謝道:

「謝謝你們對在下的關心,哎呀!都挺身而出幫長孫少俠和在下對付黑虎幫了,還要關心長孫少俠和在下的這件事,真是太感激你們了!不過在下才第一次跟長孫少俠見面,且還有滅黑虎幫這麼大的事情,所以在下不可能跟長孫少俠談這件事的。」

青雲師太欲終止這話題道:

「就是說嘛!現在滅黑虎幫才是大事,其他一切都等滅了黑虎幫以後再說;獨孤女俠既不能與我們同行,我們就先去少林、華山,獨孤女俠往南昌去,我們最後還是在南昌跟獨孤女俠見面,同時也會見到長孫少俠的。」

青雲師太話說完後,大家遂向獨孤鳳道別,獨孤鳳也跟大家一一道別,然後大家都騎上馬,在各自出發前,峨嵋青雲師太還向獨孤鳳招呼道:

「獨孤女俠!我們南昌見!」

獨孤鳳也回敬道:

「南昌見!」

之後各門派的人皆齊往少林、華山而去,獨孤鳳則御馬直奔南昌。

獨孤鳳到了南昌,下馬牽著馬獨自走在南昌街上,由於黑虎幫江西分壇就設在南昌,因此她在街上到處都看見黑虎幫江西分壇的爪牙四處橫行,街上行人見到這些爪牙全都退避三舍;這些爪牙既沒鬧事,獨孤鳳也就不無故去惹他們,她走進一家客棧,先將馬栓好再走進客棧裡面,找了一張飯桌坐下,向客棧夥計點了一壺酒和一碟菜;獨孤鳳的酒和菜都上桌後,她正吃著,黑虎幫江西分壇的爪牙還是鬧事了;這時有八名江西分壇的爪牙,是由兩名頭目率著六名卒丁衝進客棧,這八名爪牙一衝進來就連續掀翻三張飯桌,將客棧其他食客全都嚇跑,兩名頭目還對客棧夥計咆哮,要客棧夥計拿上好的酒菜給他們八人;其他食客全都嚇跑,祇剩獨孤鳳一人繼續坐著飲酒吃菜,八名爪牙其中的一名卒丁就到獨孤鳳桌前大吼斥問道:

「喂!臭丫頭!妳還吃!妳怎麼還不滾?」

獨孤鳳繼續拿著筷子,她祇夾菜碟子裡最軟的一塊豆腐往那對她吼叫的卒丁臉上一扔,一塊軟軟的豆腐竟將卒丁臉上砸出血來,令那卒丁痛得哇哇大叫;八名爪牙立即出劍殺向獨孤鳳,獨孤鳳亦出劍與這八名爪牙廝殺起來,對付這八名蝦兵蟹將,獨孤鳳當然祇輕揮幾劍,他們就全都敗倒了;獨孤鳳沒殺死他們,是要他們帶話回江西分壇去,獨孤鳳乃報出自己姓名訓斥道:

「你們幾個有眼不識泰山,竟敢惹我勁風女俠獨孤鳳!」

八名爪牙聽到獨孤鳳的名字都嚇得面色慘白,獨孤鳳見他們恐懼的神色又道:

「怕了吧?回你們的江西分壇,告訴你們壇主,我將到你們江西分壇去,把你們通通殺光,叫你們壇主好好迎接我!」

這八名爪牙就十分狼狽的被獨孤鳳趕出了客棧,客棧夥計連忙來向獨孤鳳道謝,這些夥計對獨孤鳳也是聞名已久,今日竟能親眼見到自己心中極為崇敬的這位女俠,莫不欣喜萬分,且更感謝她剛才趕走了那幾個進客棧鬧事的惡漢,但獨孤鳳祇淡淡的問了一句道:

「我要住店,你們有房間嗎?」

其中一位夥計極為恭敬的答道:

「有!有!女俠請隨我來!」

這位夥計就為獨孤鳳帶路,客棧後面有一個大院,客棧的住房分左、右、後三排,三排住房與客棧大廳將大院的四邊圍了起來;夥計分別指出三排住房中哪幾間是空房,獨孤鳳要先看後排的其中一間空房,夥計就帶著獨孤鳳去看,獨孤鳳進門僅張望了一下房間內部,即不再作挑選,決定就住這一間,夥計又指著大院中的一口井告訴獨孤鳳道:

「女俠!妳要洗臉、洗手,房間裡有水盆,可以拿水盆到井那邊打水。」

長孫龍騎著馬奔往南昌的路上,在一處岔道口他也遇上了跟獨孤鳳在郊外茶亭相遇的各門派俠士,其中崑崙道長加穆亞罕及其弟子薩加爾還有崆峒道長楊德康三人都已和長孫龍見過面談過話,長孫龍見到這三張熟面孔就連忙招呼問道:

「嗄!加穆亞罕道長、楊道長、薩加爾公子,你們也是要去南昌的嗎?」

崑崙道長加穆亞罕立即答道:

「長孫少俠!我們都是來幫忙你跟獨孤女俠去滅黑虎幫的!」

崆峒道長楊德康接著答道:

「是啊!長孫少俠!你們龍鳳雙英要滅黑虎幫的壯舉已傳遍天下,我們正要召集天下各門派及各路俠客來幫你們,且我們跟獨孤女俠也已經見過面了。」

長孫龍聽到這些人已跟獨孤鳳見過面,遂吃驚的問道:

「哦?真的啊?」

崑崙弟子薩加爾回答並解說道:

「嗯!長孫少俠!我們在前面也遇到獨孤女俠,她要往南昌去,我們要往少林、華山找更多的人來幫你們,我們本來想邀獨孤女俠跟我們一起去少林、華山再到南昌,可是獨孤女俠說已先跟你約定好了,怕你在南昌空等,所以我們跟獨孤女俠又分開了。」

長孫龍再問道:

「那你們現在已經去過少林、華山了嗎?」

薩加爾答道:

「去過啦!你看,我們還請到了三位少林高僧和三位華山長老。」

薩加爾接著就向長孫龍介紹包括他所說的三位少林高僧和三位華山長老以及他們之中長孫龍還沒見過的人,長孫龍就跟薩加爾介紹到的人一一互相招呼;三位少林高僧是天禪法師、慧空法師、星光法師,三位華山長老是劉劍鋒、張天鴻、岳勝陽,其餘都是在郊外茶亭跟獨孤鳳見過面的。

長孫龍亦感謝道:

「多謝諸位這麼熱心的來幫我們。」

峨嵋青雲師太接著道:

「我們在這裡又跟長孫少俠相見了,獨孤女俠一定已經到南昌了,我們趕快趕往南昌去吧!」

入住客棧的獨孤鳳還是一張威武貌美的武林女俠臉孔,身穿白色上衣和白色長褲,腳穿白色長靴,背上繫著一柄長劍;這天下午她從門外回到房間,又從房間裡拿著水盆到大院的那口井邊,用井邊木桶打水到盆裡,就在井邊洗手、洗臉,然後將水倒掉,再打一盆水端進房間;進房間後,將這盆水放在床邊地上,又坐在床邊脫掉靴子,將兩腳浸泡在水盆裡洗腳;這時房間外發出極大的喧嚷聲,像是很多人闖進來似的,正在洗腳的獨孤鳳無法出門察看,她欲趕緊洗好腳穿上靴,出門看個究竟,但她連腳都來不及拉出水盆,房門就被衝破,一群惡漢湧入朝她殺來!原來兩天前她飲酒吃菜時,那八名黑虎幫江西分壇爪牙進來撒野被她趕出去,這八名爪牙回分壇訴說了此事,今日分壇裡遂派出七十餘名惡漢要來找她出口氣;事情過了兩天才有人來反擊,因為黑虎幫江西分壇聽說是滅掉他們三個分壇的天下無敵龍鳳雙英中的獨孤鳳,他們害怕了,所以計劃了兩天才敢派人過來;此時獨孤鳳來不及穿靴,祇能一雙光腳丫匆匆忙忙的躍出水盆,打赤腳大戰這七十餘名惡漢;前面那張照片下的綠色文字說的就是現在這段情節,那張照片也是現在這段情節中的一幕。

這回獨孤鳳由一張威武貌美的武林女俠臉孔,身穿白色上衣和白色長褲,腳穿白色長靴,背上繫著一柄長劍,變成了一張威武貌美的武林女俠臉孔,身穿白色上衣和白色長褲,背上繫著一柄長劍,赤著一雙白嫩嫩的玉腳,每隻腳都長著五根腳趾頭,每根腳趾頭皆纖纖玉嫩,兩腳大拇趾的腳趾甲猶似兩只皎潔的白玉;赤著腳的獨孤鳳先是空手與這七十餘名惡漢過招,前面那張照片就是現在獨孤鳳與這七十餘名惡漢空手過招的一個鏡頭,獨孤鳳一邊空手出招,一邊從房間裡衝到大院中,七十餘名惡漢雖皆出手還擊,但還是都被獨孤鳳打得歪東倒西;惡漢們於是都抽出劍來,獨孤鳳洗腳雖脫掉靴子,但並沒將繫在背上的長劍卸下,她亦從右肩後面抽劍出鞘,獨孤鳳就打赤腳揮劍與七十餘名持劍惡漢在客棧的大院中大戰!七十餘名惡漢雖皆出劍圍攻過來,但號為勁風女俠的獨孤鳳,其劍揮出真如急勁的強風一般,將圍攻過來的惡漢全都掃退;這七十餘名惡漢中,有五人是黑虎幫江西分壇的護法,他們因為是來找與長孫龍滅掉他們三個分壇的威震武林且又令他們害怕苦思了兩天的勁風女俠獨孤鳳,所以分壇裡的第一護法與第二護法都出動了,這第一護法見到獨孤鳳打赤腳的樣子就嘲諷道:

「哈!我們今天真有眼福,不但見到了武林中威名赫赫與雷霆神劍長孫龍並稱龍鳳雙英的勁風女俠獨孤鳳,還看到了這威震武林的獨孤女俠的腳。」

分壇第二護法再接著嘲諷道:

「嗯!天下無敵龍鳳雙英中的勁風女俠獨孤鳳的腳原來也跟普通人的腳一樣長著五根腳趾頭,如此武功蓋世無雙的獨孤女俠的腳也是長著五根腳趾頭的普通腳,哈!哈!哈!……」

獨孤鳳乃回斥這兩名護法道:

「哼!嘲笑我打赤腳?我打赤腳武功也比你們高得多,我的腳也是長著五根腳趾頭的普通腳,我的武功還是比你們高得多,待會兒你們敗在我的手裡,我就叫你們兩個去喝我的洗腳水!」

獨孤鳳繼續與這七十名惡漢廝殺,她急快的幾劍揮下,就殺去大半的惡漢,剩下不到三十名惡漢繼續與她拼鬥;此時長孫龍和各門派的人也都來了,他們看到獨孤鳳打赤腳跟這群惡漢廝殺,都很奇怪的望著獨孤鳳;瞬間其餘惡漢全都殺死,剩下五名護法也被獨孤鳳點了穴道動彈不得;計劃了兩天,七十餘惡漢竟還這種打法,跟完全沒有計劃一樣,因為他們江西分壇根本想不出什麼計劃,卻又嚥不下這口氣,結果想了兩天還是一群傻子過來白白送死;廝殺停止後獨孤鳳才發覺長孫龍和在郊外茶亭與她相遇的各門派俠士都來了,驚異而興奮的趕緊雙手作揖向長孫龍和各門派到場的人面帶微笑的招呼道:

「長孫少俠!諸位各路英雄!你們終於都來了。」

長孫龍遂奇怪的問道:

「獨孤女俠!妳怎麼打赤腳?」

獨孤鳳也感覺自己好笑,以笑聲取笑自己的答道:

「嘻!我在房間裡洗腳洗一半,這些人殺進我房間,我就赤著腳跟他們打起來了。」

長孫龍覺得獨孤鳳白費工夫了,可惜的道:

「哦!那妳的腳剛才都白洗了,現在又要再重洗。」

獨孤鳳辯解並請求道:

「可是我一直都施展著輕功啊!喔!對了!長孫少俠,還有諸位,就麻煩你們看看我的腳底有沒有踩髒。」

獨孤鳳就走到井邊背對著長孫龍和各門派在場之人,雙膝跪在井口矮垣上面,將一雙腳底顯露在眾人眼前;獨孤鳳兩腳的腳底,一雙如雪般白嫩的腳掌,每個腳掌上的五根腳趾頭都似五顆大小不一的晶瑩珍珠;獨孤鳳的輕功果真厲害,在這麼髒的地上打赤腳,且從水盆躍出,一雙濕答答的腳踩在這麼髒的地上,還跟這群惡漢激鬥這麼久,現在兩腳腳底依然嬌嫩潔白,沒有踩到一絲髒污,長孫龍看了後亦讚嘆道:

「獨孤女俠妳好高的輕功!赤腳踩在這麼髒的地上,妳還洗腳,剛出來一定還是沾著水的濕腳,赤著一雙沾水的腳踩在這麼髒的地上又跟這些人打鬥這麼久,兩腳腳底竟然還這麼乾淨。」

在場其他眾人亦紛紛讚嘆獨孤鳳的輕功高絕,獨孤鳳得知自己腳底依然乾淨,輕功沒有白使,乃對眾人謝道:

「謝謝諸位!」

獨孤鳳從井口矮垣上下來,低頭望一下自己的腳,又自己取笑自己微笑的道:

「嘻!今日武林各派俠客在此會聚,我這個女俠竟然打赤腳跟大家相見。」

峨嵋青雲師太告訴獨孤鳳道:

「獨孤女俠!我們都才剛到南昌,看到這家客棧裡面這麼吵鬧,原來是黑虎幫的人找妳打鬥。」

獨孤鳳眼見到場的這群人中多了三個和尚還有三張新面孔的前輩,就問道:

「這是你們從少林、華山邀來的高僧、前輩嗎?」

峨嵋祥和師太答道:

「是的,獨孤女俠!」

祥和師太隨即將三位少林方丈天禪法師、慧空法師、星光法師和三位華山長老劉劍鋒、張天鴻、岳勝陽一一介紹給獨孤鳳,獨孤鳳也跟他們一一互相招呼;祥和師太介紹完後,獨孤鳳又極為感激道:

「真是太謝謝你們了!這麼熱情的幫忙,還為我們到少林、華山請高手,也要感謝這三位少林高僧和這三位華山長老,願意接受邀請出來幫我們兩個晚輩。」

少林天禪法師即辭謝道:

「獨孤女俠!為天下武林除害是應該的,不必言謝。」

華山長老劉劍鋒也跟著辭謝道:

「是啊!獨孤女俠!還有這位長孫少俠!你們兩個才是全天下都該謝的人。」

這時峨嵋女弟子錢玉芳插話道:

「獨孤女俠!要不是我們看到這家客棧裡面這麼吵鬧,也許就不會進來,那麼大的南昌,還真不知該到哪裡去找妳呢!」

獨孤鳳遂因錢玉芳所言而感憤道:

「哼!這些黑虎幫,兩天前將他們幾個來鬧事的趕出去,他們今天又來這麼多人鬧得更凶,害我赤著腳跟他們大戰;現在你們都來了,一群武林俠客聚在這裡,就祇有我一個女俠打赤腳跟大家站在一起。」

說著她又到剛才被她點穴動彈不得的江西分壇五名護法前,對剛才嘲笑她的兩名護法訓斥道:

「你們兩個剛才嘲笑我打赤腳,我說打敗你們後,要你們兩個喝我的洗腳水,等下我就把我的洗腳水灌進你們兩個的口中!看到威名赫赫的獨孤女俠的腳很有眼福是嗎?那我獨孤女俠不僅腳背給你們看,連我獨孤女俠的腳底都給你們看,讓你們更有眼福!」

獨孤鳳就轉身背著五名護法,先將左小腿往後彎起,將左腳腳底顯露給五名護法看,頭再向後轉對剛才嘲笑她的兩名護法反嘲笑回去問道:

「這是名震天下的勁風女俠獨孤鳳的長著五根腳趾頭的普通腳的腳底,是不是也跟普通人的腳底長得一樣?」

獨孤鳳繼續將她的左腳腳底給這五名護法看,片刻之後她又道:

「再給你們看看勁風女俠獨孤鳳另一隻腳的腳底。」

說著將自己左腳放下,再彎起右小腿,將自己右腳腳底顯露給他們看,並又再反嘲諷那兩名護法道:

「這回大名鼎鼎的獨孤女俠兩腳的腳背和腳底你們全都看清楚了,你們真是好有眼福啊!」

獨孤鳳如此嘻皮笑臉舉動模樣,在場眾人皆大感意外,長孫龍見之就伸手出來拍一下獨孤鳳的右腳腳底斥問道:

「獨孤女俠!妳在這裡耍什麼寶啊?」

獨孤鳳就轉頭望著長孫龍對長孫龍微笑道:

「長孫少俠!你打了我的右腳腳底,也要再打我的左腳腳底。」

說著又放下自己的右腳,再彎起左小腿,這回是將自己左腳腳底顯露給長孫龍,並對長孫龍道:

「再打我這隻腳的腳底呀!」

長孫龍就一手握住獨孤鳳左小腿的下端,一手又拍了一下獨孤鳳左腳腳底,並還用手指給獨孤鳳左腳腳底搔癢,令獨孤鳳癢得哈哈大笑,長孫龍遂取笑獨孤鳳道:

「哈!威名赫赫天下無敵的獨孤女俠的腳底竟也怕癢。」

長孫龍的手遂放開了獨孤鳳的腳,獨孤鳳被長孫龍這般戲弄和取笑,反而更開心的微笑對長孫龍道:

「你搔了我左腳腳底的癢,也要再搔一下我右腳腳底的癢。」

於是獨孤鳳又換將自己右腳腳底顯露給長孫龍,並向長孫龍請求道:

「長孫少俠!再給我這隻腳的腳底也搔一搔癢。」

長孫龍再用手指搔了獨孤鳳右腳腳底,獨孤鳳又是癢得哈哈大笑,長孫龍感覺既有趣又古怪的問道:

「獨孤女俠!妳這麼喜歡被人戲弄啊?」

已更開心的獨孤鳳又還再更開心微笑得更樂的答道:

「長孫少俠!謝謝你跟我打情罵俏。」

長孫龍也陪著獨孤鳳嘻皮笑臉,在場眾人更覺意外;獨孤鳳才在郊外茶亭說她不可能跟長孫龍談兒女私事,現在竟然跟長孫龍這般嬉戲逗鬧起來,峨嵋女弟子錢玉芳看了感覺很有趣的戲謔道:

「呵!長孫少俠和獨孤女俠終於親熱的相戀起來了。」

長孫龍回斥道:

「胡說!是她在嘻皮笑臉的耍寶,我才逗她一下,結果她竟跟我打情罵俏。」

錢玉芳又答辯道:

「是啊!她跟你打情罵俏就是她要跟你親熱嘛!你也陪她打情罵俏,你也在跟她親熱,這不就是你們兩個相戀了嗎?」

長孫龍又回頭再取笑獨孤鳳問道:

「獨孤女俠!我拍一下妳的腳底,妳就跟我打情罵俏,這是不是我祇拍一下妳的腳底就追到妳啦?」

獨孤鳳竟也再自己取笑自己大膽坦承微笑答道:

「嘻!長孫少俠!說實在的,你剛才拍我腳底,要比那些多情公子甜言蜜語寫情詩更能打動我的心。」

獨孤鳳這番回答,又令已更覺意外的在場眾人再更大為訝異!作為武林女俠就是豪爽坦率,一點也不扭捏嬌羞,自己內心的感覺和想法就大膽的坦言出來,錢玉芳聽了更覺有趣的邊用手指畫幾下自己的臉邊笑道:

「哈!……羞!羞!羞!獨孤女俠羞!羞!羞!也不害臊,還說不可能跟長孫少俠談這事,沒想到打個赤腳竟然就把不可能的事變成真的了,獨孤女俠妳打赤腳還赤腳得真好啊!長孫少俠你也好大的本事,威震武林的獨孤女俠,你竟拍一下她的腳底就追到她了,還追得她都不害臊的承認被你這樣追到了,怪不得天下人會將你跟獨孤女俠並稱為龍鳳雙英,現在你倆還真的變成龍鳳雙英了!」

獨孤鳳遂對錢玉芳微笑並又再自己取笑自己道:

「嘻!錢姑娘!我被妳取笑了,我知道現在大家心裡都在笑我,長孫少俠說我在這裡耍寶,我就是在這裡耍寶,給你們大家見笑了。」

長孫龍就斥令獨孤鳳道:

「好了!獨孤女俠!那妳就回房穿靴去吧!不要再耍寶給大家見笑了!」

獨孤鳳也正經起來指著五名被點穴道不能動彈的江西分壇護法道:

「嗯!我回房間去,長孫少俠,就請你跟我一起進我房間,這五個江西分壇的就麻煩諸位幫忙看著了。」

長孫龍隨著獨孤鳳一起往獨孤鳳房間走去,在場各門派的人都留在大院中看著被擄的江西分壇五名護法,錢玉芳望著往房間去的長孫龍和獨孤鳳又道:

「就祇請長孫少俠一人陪她進房間,獨孤女俠真的是打個赤腳就把本來不可能的事給實現了。」

崑崙弟子薩加爾過來跟錢玉芳談話道:

「錢姑娘!我想這獨孤女俠心中喜歡長孫少俠一定喜歡很久了,要不然長孫少俠不可能這麼容易就追到獨孤女俠的。」

錢玉芳望著薩加爾回話道:

「薩加爾公子!她心裡本來就喜歡長孫少俠,但暫時沒法跟長孫少俠提到這事,現在竟然因為她打赤腳而意外的跟長孫少俠相戀起來,真是有趣又好笑!這長孫少俠目光還真銳利,他也是看出獨孤女俠喜歡上他,才會去拍獨孤女俠的腳底。」

長孫龍伴隨獨孤鳳一起進了房間,獨孤鳳進房間後就穿上靴子,穿上靴子後的獨孤鳳又恢復成一張威武貌美的武林女俠臉孔,身穿白色上衣和白色長褲,腳穿白色長靴,背上繫著一柄長劍;獨孤鳳又在床邊坐下來,房間裡還有一張桌子和一把椅子,長孫龍也坐在椅子上,他望著獨孤鳳並對獨孤鳳道:

「獨孤女俠!妳真豪爽,竟大膽的承認被我拍了腳底就被我追到了。」

獨孤鳳依然開心微笑的辯解且還稱讚長孫龍道:

「身為武林女俠還扭扭捏捏,事實真是如此又有什麼不好意思承認的呢?雖然被他們笑,但被笑得並不丟臉呀!長孫少俠你也真是一位不凡的少俠,你拍我腳底勝過甜言蜜語的情詩,不是每一個人都可以的。」

長孫龍向獨孤鳳致謝並打趣的道:

「謝謝獨孤女俠如此賞識在下,說得沒錯!如果是外面那幾個剛才妳所嘲弄的被妳捉起來的黑虎幫的爪牙,他們之中無論是哪個來拍妳腳底,一定都會被妳教訓得很慘!」

獨孤鳳不假思索直覺的道:

「哼!他們幾個一個都休想觸碰到我的腳,看到我的腳都是他們天大的眼福了,哪裡還會再給他們觸碰?」

長孫龍言歸正傳的道:

「現在還是說說除掉黑虎幫江西分壇的事吧!」

獨孤鳳乃隨之道:

「嗯!長孫少俠!我們明日天亮就殺進他們分壇裡!」

長孫龍贊同道:

「好啊!」

長孫龍再提到外面大院中的人道:

「明日也請外面各門派俠客押著黑虎幫那五個到他們的江西分壇。」

獨孤鳳亦贊同道:

「當然!押著他們五個拿他們五個向他們的江西分壇下馬威!」

長孫龍再道:

「獨孤女俠!那我和外面那些人也要找這裡的夥計給我們房間了,那五個黑虎幫的今晚就押到我房間,由我看著他們。」

獨孤鳳應道:

「嗯!你們趕快找房間去吧!」

長孫龍和獨孤鳳又一起走出房間,再來見大院中各門派的人,獨孤鳳指著五名動彈不得的黑虎幫江西分壇護法向大家致謝並關心大家道:

「謝謝諸位幫忙看著這五個人,你們都還沒訂房間吧?快去找這裡的夥計給你們夜宿的房間。」

長孫龍亦同樣指著這五名江西分壇護法接著道:

「嗯!諸位!我們明日天亮就要殺進黑虎幫江西分壇,他們五個也要跟著押到江西分壇;今晚大家都住在這裡,這五個黑虎幫的今晚由我看管,我們現在就去找夥計給我們今晚的房間吧!」

獨孤鳳又走到剛才嘲笑她打赤腳的兩名黑虎幫江西分壇護法前,對這兩名護法道:

「喂!剛才說了要給你們兩個喝我的洗腳水,現在也算了!我不會真的那麼狠心的,威震武林天下無敵的獨孤女俠的腳被你們看到了也沒關係,獨孤女俠的腳還被現在在場的這麼多人都看到了,獨孤女俠都無所謂,又豈會在乎自己這雙獨孤女俠腳被你們看到了呢?」

於是獨孤鳳就陪著長孫龍和各門派的人押著五名江西分壇的護法往客棧大廳走去,行進間錢玉芳又對長孫龍和獨孤鳳的事很感興趣的問獨孤鳳道:

「獨孤女俠!妳跟長孫少俠之間現在怎麼樣啦?」

獨孤鳳對錢玉芳極為友善的微笑答道:

「錢姑娘!現在既已確定長孫少俠和我彼此為伴了,就不要老是祇談兒女私情啦!我倆都互相表白後,當然還是談明日襲擊黑虎幫江西分壇的事嘍!」

崑崙弟子薩加爾也來對獨孤鳳道:

「獨孤女俠!黑虎幫的西涼分壇、荊州分壇、湘江分壇都祇有妳跟長孫少俠二人就將他們全滅了,明日除了你們兩個還多了我們這群人,江西分壇一定完了!」

獨孤鳳謝道:

「真謝謝你們大家這麼熱情的來幫我們。」

這夥人走進客棧大廳後,長孫龍就去找夥計要夥計給大家房間,夥計將大家的房間都安排好後,長孫龍先將被捉的五名江西分壇護法押進自己房間裡關起來,然後跟獨孤鳳和各門派的人一起在客棧大廳吃晚飯,晚飯過後就互相道別各自回房,長孫龍和獨孤鳳也各回自己房間去了。

翌日天亮,仍然一臉威武貌美武林女俠長相、身穿白色上衣和白色長褲、腳穿白色長靴、背上繫著一柄長劍的獨孤鳳走出自己房間,長孫龍也押著黑虎幫江西分壇五名護法步出自己房門,其他各門派的人全都各從自己房間裡出來,大家都離開客棧往黑虎幫江西分壇而去;到了江西分壇門前,分壇裡的卒丁見自己分壇五名護法被押,就向內稟報,分壇壇主和其他護法也都驚動得出來了;長孫龍、獨孤鳳和其他門派之中的幾人一起將被押的五名護法狠狠的甩回分壇裡去,雙方遂展開一場激烈的廝殺!

江西分壇數百卒丁當然都不堪一擊一一被殺倒地,分壇裡眾頭目武功竟勝過其他各門派的人,他們也都是申萬魁給申虎的幫手,他們的武功與各門派高手一對一決戰,還是每一個都可以打敗各門派的每一位高手!長孫龍和獨孤鳳見各門派的人都不敵這些頭目們,就加快攻擊;所幸昨日分壇中七十餘名惡漢去找獨孤鳳,其中有二十餘人是分壇頭目,獨孤鳳昨日除掉了江西分壇二十餘頭目,但江西分壇少了二十餘頭目,還有六十餘頭目,其他各門派一共祇有十四人,他們一對一都沒任何一人能戰勝這六十餘頭目中的任何一人了,那六十餘人對十四人,這十四人豈不都被打得節節敗退?不過這些頭目武功雖高,但也不是太高,面對各門派高手,他們雖可取勝,但也要費很多招式,不是一兩招就可輕易獲勝,而長孫龍和獨孤鳳卻皆可祇兩三招就殺死好幾名頭目,其他各門派十四名高手就這樣驚險的躲過了江西分壇六十餘名頭目的襲殺,長孫龍和獨孤鳳將這六十餘名頭目通通除掉了!剩下江西分壇的壇主和二十餘護法,長孫龍和獨孤鳳令其他各門派的人都退下,江西分壇壇主和這二十餘護法的武功還是遠不如長孫龍和獨孤鳳,長孫龍和獨孤鳳也祇不過都稍稍多費幾招,黑虎幫江西分壇剩下這些級別和武功都最高的一群還是又全都除掉了!

長孫龍和獨孤鳳已連滅黑虎幫四個分壇了,此二人和各門派高手又都離開了南昌;在南昌郊外,這一行人皆各自騎著馬同行,峨嵋弟子錢玉芳又很頑皮的嘻笑道:

「長孫少俠!獨孤女俠!現在你倆該好好親熱,彼此說說情話了。」

長孫龍乃微笑的對獨孤鳳道:

「獨孤女俠!想不到我倆這麼快就彼此為伴了,謝謝妳喜歡上我,等黑虎幫全部剷除了,我倆要好好痛痛快快的相聚一番。」

獨孤鳳也很開心的微笑對長孫龍道:

「長孫少俠!我也謝謝你喜歡上我,是啊!我也沒想到竟然這麼快就與你彼此為伴了。」

錢玉芳又開玩笑取笑獨孤鳳道:

「獨孤女俠!妳會這麼快跟長孫少俠結伴,就是因為妳昨天打赤腳,妳說長孫少俠拍妳腳底比甜言蜜語的情詩還管用嘛!妳昨天沒打赤腳,長孫少俠就不會拍妳腳底,那到現在你們兩個還是沒有任何憑藉可以扯到這件事上。」

獨孤鳳亦感覺很有趣的笑道:

「嘻!錢姑娘又在取笑我,不過妳說的還真對!」

獨孤鳳說著又轉對長孫龍道:

「長孫少俠!在平涼我們第一次見面,在南昌第二次見面,竟然連我的腳都被你看到了。」

長孫龍亦又取笑獨孤鳳的問獨孤鳳道:

「獨孤女俠!妳很高興妳的腳被我看到了啊?妳還故意把妳的腳底露給黑虎幫那五個被妳捉起來的爪牙看,妳也很高興妳的腳被那五個看到了嘛!妳的腳還被現在這裡所有的人都看到了,妳是不是也很高興呢?錢姑娘提到妳昨天下午打赤腳和被我拍腳底的事,妳聽了又特別高興是不是?」

獨孤鳳又很開心微笑的答道:

「長孫少俠!你也在取笑我,被你這麼取笑倒挺有趣的,我很高興昨天跟你打情罵俏。」

錢玉芳對獨孤鳳這個回答的最後一句感覺有些好笑,又嘻皮笑臉的戲弄獨孤鳳問道:

「哦!……打情罵俏!獨孤女俠!妳很高興被他拍腳底又很高興妳的腳底被他搔癢喔!妳說他拍妳腳底比甜言蜜語的情詩更能打動妳的心,那妳被他拍腳底還有妳的腳底被他搔癢,妳心裡的感覺是什麼呀?」

獨孤鳳很幽默的答道:

「錢姑娘!我心裡的感覺祇能在長孫少俠的耳朵邊偷偷跟長孫少俠說。」

錢玉芳也覺得非常有趣的笑道:

「嘻!……好啊!已經親密到這種程度啦?那獨孤女俠妳就到長孫少俠的耳朵邊去跟他說吧!」

獨孤女俠乃道:

「不行!現在不能跟他說,要在祇有我和他倆,其餘沒有任何旁人時,才能偷偷跟他說。」

錢玉芳取笑的語氣贊同道:

「嘿!說得真妙!祇有你倆,沒有旁人,說得對!」

然後錢玉芳又改對長孫龍問道:

「長孫少俠!那你想不想聽聽你的情人偷偷跟你說悄悄話啊?」

長孫龍答道:

「想聽啊!我也在等祇有我和她,沒有其他旁人時,聽她偷偷跟我說些什麼。」

這時峨嵋青雲師太要打斷這個話題道:

「好啦!小丫頭!別再跟長孫少俠和獨孤女俠瞎扯啦!我們下一個該打黑虎幫的什麼地方啊?這應該好好談一談啦!」

長孫龍遂言歸正傳的道:

「再下來我往皖城滅他們的安徽分壇,獨孤女俠去金華滅他們的江東分壇,然後在濟南相見,再去滅他們的山東分壇。」

獨孤鳳就問道:

「那這些門派的人,誰跟你去皖城?誰跟我去金華?」

長孫龍和獨孤鳳就由這些門派自行選擇,結果峨嵋三師徒和武當二道長跟隨獨孤鳳,崑崙二師徒和崆峒楊德康道長跟隨長孫龍,剩下少林三方丈和華山三長老願由長孫龍和獨孤鳳作決定,二人決定少林三方丈跟隨長孫龍,華山三長老跟隨獨孤鳳;於是大家分成兩隊人馬,長孫龍和獨孤鳳各領一隊分道揚鑣,長孫龍帶領的一隊往皖城去,獨孤鳳帶領的一隊則朝金華馳奔。

 

 

─以下劇情且待續集─



本文於 修改第 3 次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63512&aid=59879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