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小英之友會
市長:remini  副市長: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政治社會公共議題【小英之友會】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不分版 字體:
看回應文章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俠侶夜戰
 瀏覽972|回應3推薦5

武林女俠的腳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5)

黃色西瓜
ss77
咪嚕~
吱吱喳喳
英雄狗

少林弟子洪熙官武功傑出,自創天下無敵的洪拳,戰勝無數武林高手,乃開設武館收徒,成為洪拳創始人兼第一代掌門人;洪熙官在少林時的同門師弟方世玉,有個妹妹名叫方咏春,她的鶴拳也是天下無敵,亦戰勝無數武林高手,成為威震武林的鐵腿俠女;方咏春憑其天下無敵的鶴拳,聽聞其兄方世玉的師兄洪熙官是天下無敵的洪拳創始人,就想去領教洪熙官,正好方世玉想去找自己師兄洪熙官敘舊,方咏春就隨其兄方世玉一起拜訪洪熙官去了。

方世玉兄妹到了洪拳武館,洪熙官親自迎接自己這位師弟,二人久別重逢格外親切,又見方世玉那天下無敵鐵腿俠女的妹妹隨同光臨,令洪熙官更加欣喜,於是就非常熱忱的招待方世玉兄妹,更與方世玉兄妹飲酒暢談,經此番聚會之後,方咏春竟喜歡上這位她原來想挑戰的對手;方世玉兄妹在洪拳武館一住就是十天,方世玉欲向其師兄洪熙官告辭,但方咏春捨不得走,方世玉看出自己妹妹喜歡上洪熙官,就幫妹妹向洪熙官提親,洪熙官也深感有幸能與方世玉這位天下無敵鐵腿俠女的妹妹相遇,更見其威武貌美的武林女俠長相而生愛慕之心,因此對方世玉這樣的提親就如求之不得受寵若驚般的答應了。

洪熙官和方咏春就在洪拳武館裡成親,洪熙官身穿黑袍,一條紅彩帶從左肩斜掛至右腰,在右腰處繫著一朵大紅花,頭上戴著黑色新郎帽,帽在額頭處亦繫著一朵紅花;方咏春頭頂戴著新娘頭冠,臉上遮著紅色蓋頭,身上穿著紅色嫁衣,嫁衣衣裙直罩到腳,衣裙內穿著紅色長褲,腳穿紅色長靴;二人拜過堂後,方咏春入洞房,洪熙官和賓客共享婚宴,宴後亦進入洞房;方咏春坐在床邊等候洪熙官,洪熙官進門後,亦到床邊坐在方咏春身旁,然後伸手要揭開方咏春的蓋頭,方咏春出拳襲擊洪熙官,洪熙官急站起身後退,並驚訝的喊道:

「娘子!」

方咏春也站起身來對洪熙官道:

「洪大掌門!久聞你洪拳天下無敵,在下也是全武林公認的天下無敵鐵腿俠女,在下早就想與你一較高下,看到底誰是天下無敵,今日與你成親,何不就現在洞房花燭夜我倆決個勝負呢?」

洪熙官答道:

「娘子!今晚是洞房花燭夜,哪有新婚夫妻在洞房花燭夜比武的?要比武,明天早上到武館練武場上比武,我也想要武館弟子見識妳這個天下無敵的師娘鐵腿俠女的神功。」

方咏春不贊同道:

「在練武場比武跟在洞房花燭夜比武,氣氛感覺不一樣啊!今晚你能戰勝我,我才與你同房。」

洪熙官聞之乃道:

「好!那妳當心,我將邊出招邊剝妳身上衣服,最後將妳全身通通剝光!」

方咏春聽這話竟覺得很開心,歡喜的微笑道:

「好啊!既然你這麼說,那你除非真能把我身上衣服全部剝光,還要能把我壓在床上將我身體徹底攻破,說明白點就是你有本事強姦我,我才與你同房。」

洪熙官感覺好笑,就不客氣的道:

「好!既然妳喜歡被強姦,那妳就等著被強姦吧!」

言畢,洪熙官出拳攻擊,方咏春也出手反擊,兩個天下無敵比武,拚鬥激烈異常;方咏春臉上遮著紅色蓋頭的一身新娘裝扮,施展高強武功發威,像個神祕無敵的紅衣女俠;且她本來就是天下無敵的鐵腿俠女,這位神秘的紅衣女俠要發揮她無敵的鐵腿神功了!她將桌案上一只花瓶踢起,花瓶拋在空中,她再踢回來,花瓶又落回桌上,像是從未動過的樣子;更厲害的,她再將桌上花燭火頭踢到半空中,復將火頭踢回來,火頭又回到花燭上,亦像是從未動過般的繼續燃燒,洪熙官見之大為讚賞,乃極力鼓掌並豎起大拇指稱讚方咏春這等鐵腿神功;方咏春恃其鐵腿天下無敵,就朝洪熙官攻擊過去,但遇上敵手了,洪熙官的洪拳亦天下無敵,方咏春踢出連環鐵腿,兩腳皆懸空,洪熙官雙手抓住方咏春懸空的兩腳,再將方咏春兩腳靴子一扯,方咏春蓋頭沒被揭掉,靴子卻被脫掉,打赤腳站在地上;方咏春低頭望一下自己赤著的雙腳,也向洪熙官豎起大拇指讚佩道:

「果真是天下無敵的洪拳,我這個鐵腿俠女的無敵鐵腿竟栽在你的手裡,新娘的臉還沒給你看到,腳卻先被你看到了。」

方咏春現在,頭頂戴著新娘頭冠,臉上遮著紅色蓋頭,身上穿著紅色嫁衣,嫁衣衣裙直罩到腳,衣裙內穿著紅色長褲,赤著一雙白嫩嫩的玉腳,兩腳各長五根腳趾頭,兩腳大拇趾的腳趾甲猶似兩片皎潔的白玉;洪熙官看到這麼美的一雙腳,亦不覺睜大眼睛注視一下,即嘲弄道:

「哈!威震武林天下無敵的鐵腿俠女的玉腳竟被我看到了,原來天下無敵鐵腿俠女的腳也是長著五根腳趾頭的普通腳。」

方咏春聞之遂糾正道:

「熙官!你現在看到的是你自己娘子的腳,以後你天天都看得到,稀奇什麼?你自己娘子的腳如果不是長著五根腳趾頭,難道你想娶個兩腳稀奇古怪畸形腳的娘子嗎?」

洪熙官乃不解的問道:

「咏春!妳不是說今晚要打贏妳才能與妳同房嗎?若不能與妳同房還是天天都看得到妳的腳嗎?」

方咏春答道:

「熙官!我已經是你娘子了,你不能與我同房,我還是天天跟你住在一起啊!你當然還是天天都看得到我的腳嘍!」

二人繼續比劃,洪拳、鶴拳一番激烈交戰,方咏春這回一身新娘裝扮打赤腳發威,神秘無敵的紅衣女俠打赤腳顯神功,挺有一種獨特的美感;尤其這神秘無敵的紅衣女俠打赤腳出鐵腿,穿著紅色長褲露出白嫩玉腳擊出凶猛攻勢的鐵腿,更顯露帶著美感的強大威力!洪熙官武功略高一籌,終於扯下方咏春臉上的蓋頭,這樣方咏春又變成頭頂戴著新娘頭冠,一張威武貌美武林女俠長相的臉孔,身上穿著紅色嫁衣,嫁衣衣裙直罩到腳,衣裙內穿著紅色長褲,赤著一雙白嫩嫩的玉腳;二人再繼續出招互鬥,雙方招式皆愈發強猛,彼此都使出渾身解數,洪拳、鶴拳、鐵腿絕招盡出,洪熙官又成功的一擊,將方咏春身上嫁衣脫下,嫁衣裡面還是穿有一件紅色上衣;現在的方咏春又是頭頂戴著新娘頭冠,一張威武貌美武林女俠長相的臉孔,身上穿著紅色上衣和紅色長褲,赤著一雙白嫩嫩的玉腳。

雙方仍繼續出招互擊,二人招式又都更凌厲凶狠,但洪熙官仍是略勝一籌,方咏春的紅色上衣又被脫掉,上身變成祇穿一件花紅色內衣,這樣的方咏春又變成頭頂戴著新娘頭冠,一張威武貌美武林女俠長相的臉孔,上身穿著花紅色內衣,露出一雙白皙柔嫩的手臂,這雙白嫩手臂出招卻是威猛無比,下身穿紅色長褲,赤著一雙白嫩嫩的玉腳;方咏春見自己身上衣物一件一件被脫,竟很開心的微笑起來,她再繼續出手攻擊洪熙官,洪熙官也繼續出招迎擊,二人的激鬥仍持續進行;方咏春鶴拳和鐵腿招式皆極強,但身上衣物還是一件一件的被脫,現在下身的紅色長褲竟在她無敵鐵腿發威之下,又被洪熙官脫掉了,方咏春一腿朝洪熙官踢去,洪熙官將這一腿的褲管扯下,方咏春遂變成祇有一腿穿長褲,方咏春出手反擊,欲將被扯掉的褲管再抓回來,洪熙官閃過方咏春的雙手攻擊,一腳去踩方咏春仍穿長褲那一腿的腳,方咏春打赤腳,洪熙官一腳踩來祇有腿往後縮閃躲,隨即又將這後縮的腿再往前踢,洪熙官正好又將這一腿的褲管扯下,方咏春的紅色長褲就被脫掉了,一雙天下無敵的鐵腿也就露出來了;方咏春再變成頭頂戴著新娘頭冠,一張威武貌美武林女俠長相的臉孔,上身穿著花紅色內衣,露出一雙白皙柔嫩的手臂,下面僅穿一條紅色短褲,又露出一雙修長白嫩的腿,鐵腿俠女天下無敵的鐵腿原來是這麼細白柔嫩的玉腿,細白柔嫩的無敵鐵腿下面又赤著一雙白嫩嫩的玉腳。

方咏春白嫩的無敵鐵腿既露出來,就再施展鐵腿神功,她用自己赤腳的腳趾頭夾一隻自己被脫掉的紅色長靴,再往上一踢,飛起的靴子又將桌上一罈酒踢飛,她再用鐵腿踢仍飛在半空中的靴子,靴子又將酒罈子踢回桌上,又看起來好像從未動過似的;繼之再以鐵腿猛襲洪熙官,鐵腿俠女的無敵鐵腿白嫩嫩的外露出來施展神功發威,更顯得白嫩動人和神威無比!洪熙官仍是武功更高一籌,將方咏春威力極猛的一腿抓住,再往上一抬,方咏春摔倒在地,就在她爬起身來時,洪熙官又將她上身內衣脫掉;方咏春又再變成頭頂戴著新娘頭冠,一張威武貌美武林女俠長相的臉孔,一雙白皙柔嫩的手臂,身上祇穿紅色胸罩和紅色短褲,露出纖細白嫩的腰,一雙修長白嫩的無敵鐵腿,赤著一雙白嫩嫩的玉腳;從剛才臉上遮著紅色蓋頭一身新娘裝扮像個神祕無敵的紅衣女俠,在身上衣物一件一件被剝掉,現在變成頭頂戴著新娘頭冠白嫩光溜的全身祇有胸罩和短褲遮三點的女子;方咏春見自己身體變成這麼光溜溜,竟更開心的微笑,又一手豎起大拇指稱讚洪熙官,洪熙官感覺很有趣的問道:

「咏春!妳怎麼衣服愈被脫光愈高興?」

方咏春開心微笑的答道:

「熙官!今晚是洞房花燭夜,我當然也很想享受閨房樂趣啊!看著自己身上衣服一件一件被剝光,我好想趕快被你強姦,這樣就可以痛痛快快的跟你親熱了!」

洪熙感覺有點莫名其妙的笑了起來問道:

「既然妳也想要享受閨房樂趣,那妳現在躺在床上就可以享受閨房樂趣了,為何還要這麼費事?」

方咏春答道:

「不這樣一下,那閨房樂趣不夠過癮,因為我倆在武林中都是天下無敵,我希望你這個天下無敵能打敗我這個天下無敵,憑本事從我身上贏得閨房樂趣,我要享受我自己被征服的閨房樂趣,那才過癮!」

洪熙官再問道:

「那現在難道還不知道誰是天下無敵嗎?」

方咏春答道:

「當然你是天下無敵嘍!我的身體都被你剝得這麼光了,我的武功顯然比不上你,不是你對手,但我還是要你贏我贏到底,不是知道你的武功比我高就行了,因為我要享受自己被征服的那種樂趣。」

洪熙官乃隨之而道:

「好!那我一定狠狠的征服妳!」

二人又再一番激鬥,方咏春的胸罩又被脫掉了,現在的方咏春乃變成頭頂戴著新娘頭冠,一張威武貌美武林女俠長相的臉孔,一雙白皙柔嫩的手臂,胸前露出挺拔柔軟的雙乳,纖細白嫩的腰,祇穿一條紅色短褲,一雙修長白嫩的腿,赤著一雙白嫩嫩的玉腳,短褲若再被脫就要全身赤裸了;方咏春低頭看一下自己露出的雙乳,又更加開心,抬頭望著洪熙官微笑,洪熙官見之乃取笑道:

「胸罩被脫又更開心了,再把妳內褲脫掉,那妳豈不開心死了?」

方咏春更是樂極了,微笑得更合不攏嘴道:

「嗯!再把我內褲也脫掉,將我脫得全身光溜溜吧!」

但方咏春卻施展出威力更猛的鐵腿絕招護著自己穿著的短褲,洪熙官要脫她短褲變得極不順手;方咏春既希望洪熙官脫掉她的短褲將她變成全裸,正因為她希望自己短褲被脫,想看自己被脫光全裸的樣子,所以更要阻止洪熙官脫她的短褲,因為她要洪熙官以更高的武功更大的本事來脫她的短褲,這樣她才會感覺被脫得很過癮;這回二人纏鬥時間非常久,洪熙官這才遇上真正的鐵腿神功,洪熙官在方咏春身前討不到便宜,就到方咏春身後,但既是無敵鐵腿,可以往前踢,當然也可以往後踢,對一般人而言,無敵鐵腿無論往前踢或往後踢,都是無法對付的金剛鐵腿,可是對同樣天下無敵的洪熙官而言,方咏春鐵腿後踢,洪熙官輕易閃過,就急用力推方咏春後背,方咏春後踢的腿尚未收回,背又被往前一推,整個人就往前仆倒,洪熙官就將方咏春身上短褲往後一扯,洪熙官妙招脫掉方咏春短褲,使方咏春全身赤裸,方咏春遂感覺自己短褲被脫得很過癮,更開心到極點的「哇!」一聲大叫;待她站起來後,低頭望著自己露出的私處,又樂得不得了的對洪熙官微笑,洪熙官睜大眼將已全裸的方咏春身體從頭看到腳;方咏春更高興自己全身赤裸,遂極開心的道:

「嗯!我現在已經全裸,我倆比鬥暫停,就讓你欣賞一下我的身體,待會兒再來。」

現在的方咏春是頭頂戴著新娘頭冠,一張威武貌美武林女俠長相的臉孔,一雙白皙柔嫩的手臂,胸前挺拔柔軟的雙乳,纖細白嫩的腰,一雙修長白嫩的腿,赤著一雙白嫩嫩的玉腳,除了頭頂的新娘頭冠外,其餘全身皆一絲不掛,成了一個頭頂戴著新娘頭冠全身赤裸的女子。洪熙官欣賞過方咏春全裸的身體後問道:

「咏春!現在妳全身都被剝光了吧?」

方咏春微笑的指著自己頭頂答道:

「我頭頂還有東西呀!」

洪熙官就朝方咏春頭頂出招,欲摘下方咏春頭頂的頭冠,方咏春再出強招還擊,洪拳、鶴拳又展開激烈交戰,雙方又都再出更高的高招,彼此僵持不下勝負難分,摘方咏春的頭冠比剛才脫方咏春的短褲還更難,纏鬥時間更久;這回洪熙官又想到妙招,方咏春護著頭冠,雙手都在頭頂,手臂高舉,腋下露出,洪熙官兩手忽往下偷襲方咏春腋下,給方咏春搔癢,方咏春癢得哈哈大笑,兩手往下一縮,洪熙官兩手急上伸,摘掉了方咏春頭頂的新娘頭冠,這回方咏春真的全身赤裸了!且看真正全身赤裸的方咏春,一張威武貌美武林女俠長相的臉孔,一雙白皙柔嫩的手臂,胸前挺拔柔軟的雙乳,纖細白嫩的腰,一雙修長白嫩的腿,赤著一雙白嫩嫩的玉腳;方咏春再暫停比鬥,再給洪熙官欣賞她全裸的身體,洪熙官看過方咏春全裸的前身後,叫方咏春身體向後轉,再欣賞方咏春全裸的後背,方咏春全裸的後背,一整片雪白柔嫩的背部,白嫩又柔軟的屁股,雙腿後面亦修長白嫩;洪熙官將方咏春全裸身體前後都欣賞過了,又問道:

「咏春!妳剛才說我若不能跟妳同房,還是天天都看得到妳的腳,那是不是也天天都看得到妳全裸的身體呢?」

方咏春答道:

「天天都看得到啊!你若不能與我同房,我還是天天都跟你住在一起,每天晚上我都會脫光衣服,全身赤裸睡在你身旁,祇是不跟你享受閨房樂趣而已。」

洪熙官奇怪的問道:

「噢!不跟我享受閨房樂趣,卻還全身赤裸睡在我身旁啊?」

方咏春答道:

「嗯!身為人妻,不跟自己夫君享受閨房樂趣,已經很不像話了,若連自己身體都不給自己夫君看,那就更不對了,所以你若不能與我同房,我還更要全身赤裸睡在你身旁,更要把我全裸的身體給你看。」

洪熙官走近背向著自己的方咏春身旁,用手撫摸方咏春白嫩柔軟的屁股,方咏春動也不動的讓洪熙官撫摸自己的屁股,洪熙官就問道:

「怎麼不出招抵擋了?」

方咏春答道:

「身上都沒衣服,全都脫光了,還抵擋什麼?現在就看你能不能將我推倒在床上把我強姦了。」

洪熙官再問道:

「噢!那我祇要不推妳到床上,就可以隨意撫摸妳身體是嗎?」

方咏春再答道:

「是的!我已是你娘子了,夫君當然可以隨意撫摸自己娘子的身體嘍!」

洪熙官繼續撫摸方咏春的屁股,手再上移撫摸方咏春的背,然後又走到方咏春身前,撫摸方咏春雙乳,再用嘴吮方咏春雙乳,方咏春極高興自己雙乳被吮,又是一臉快樂到極點興奮的微笑,洪熙官見方咏春樂得忘我,兩手忽一推,以偷襲方式將方咏春推到床上,自己再撲到床上,欲壓在全身赤裸的方咏春身上,但方咏春迅即起身推開洪熙官,反斥道:

「熙官!你竟還用偷襲的!」

方咏春乃全身赤裸的再與洪熙官大戰,這回方咏春全身赤裸出鶴拳、踢鐵腿,使出的招式更威力無窮強猛無比,洪熙官的洪拳亦出更高的高招,對付全身赤裸的方咏春比對付穿著衣服的方咏春更難!全身赤裸的方咏春就像一塊白嫩嫩的嫩肉,施展出極高超的武功,更顯得這塊嫩肉白嫩動人;究竟洪熙官武功還是比方咏春高,方咏春招式強,洪熙官招式更強,一陣激鬥之後,方咏春一雙無敵鐵腿飛在空中猛踢,被洪熙官兩手抓住,方咏春遂身子不穩而向後仰,洪熙官將身子後仰的方咏春往床上一拋,方咏春身子倒在床上,洪熙官迅急撲壓在方咏春身上;被打倒的方咏春竟又更加開心極了對洪熙官微笑,但她雙手卻緊緊摀住自己私處,任洪熙官如何用力,也扳不開方咏春雙手;這一招竟是最厲害的一招,祇要靜靜不動,什麼招都不用出,洪熙官出任何招都不管用。

洪熙官手指鑽到方咏春腋下給方咏春搔癢,方咏春雖癢得哈哈笑,但她將腋下收緊,摀著私處的雙手還是扳不動;洪熙官再吮方咏春的雙乳,方咏春又感覺極開心的微笑,方咏春雙乳被吮得愈感興奮,忍不住喜極而道:

「熙官!我好愛你,我的雙乳愈被你舔,我愈要愛你一輩子!」

洪熙官感覺莫名,就一手指著方咏春雙手摀著的私處問道:

「咏春!妳喜歡我舔妳雙乳,為何不喜歡我碰妳這裡呢?」

洪熙官說的「這裡」當然是他手指所指的方咏春雙手摀住的私處,方咏春乃答道:

「哪裡?我最喜歡你碰我這裡了!你能碰到我這裡,我才能享受到閨房樂趣呀!所以我當然最喜歡你碰我這裡,就是因為我太喜歡你碰我這裡了,所以才要你拿出真本事攻破我這裡,因為我更想嚐嚐這裡被攻破的樂趣,也就是我想要享受被你強姦的樂趣!」

方咏春最後一句話令洪熙官感覺好笑,洪熙官弄明白方咏春的心理,乃有所悟的道:

「哦!怪不得妳說不能與妳同房還是天天都看得到妳全裸的身體,不能與妳同房還天天都舔得到妳的雙乳,天天都摸得到妳光溜的身體呢!因為不能與妳同房,妳還是要跟我親熱嘛!」

方咏春贊同的道:

「你說對了!不能與我同房,我還是你的娘子,我還是很愛你,還是要跟你親熱;而且那樣我還會更想你早日攻破我這裡,今日攻不破明日再攻,明日攻不破後天再攻,你有一輩子的時間可以天天攻我這裡,總有一天我會被你攻破的。」

洪熙官不以為然的道:

「哪裡要那麼多天?今晚洞房花燭夜就要攻破妳!」

洪熙官再用手去扳方咏春摀著私處的雙手,依然扳不動,就改去摸方咏春的一雙無敵鐵腿,從大腿摸到小腿,邊摸邊看,兩條腿全都是白嫩嫩的,這雙無敵鐵腿,踢起來強勁威猛,看起來白嫩美麗;接著又摸到方咏春的雙腳,兩腳腳背也都是白嫩嫩的,看著兩腳的每一根腳趾頭,每隻腳都是五根腳趾頭,每根腳趾頭都是纖纖玉嫩,兩腳大拇趾如白玉般的兩片腳趾甲,更令洪熙官看得目不轉睛;洪熙官兩手再把方咏春兩腳抬起往前推,使方咏春兩膝彎曲,方咏春兩腳腳底遂清楚的顯露在洪熙官眼前;方咏春兩腳腳底,兩片白嫩嫩似雪般的腳掌,每個腳掌上的五根腳趾頭,都如五顆大小不一的美麗珍珠鑲在像雪做成的腳掌上;洪熙官欣賞著這麼美的一雙腳底,看著看著,就用手去摳其中一隻腳底,給方咏春搔癢,方咏春癢得哈哈大笑,但她的腳底非但不彎起來,反而張得更開,且還道:

「癢得好過癮喔!熙官!再把我腳底搔得更癢一點!」

洪熙官很奇怪的問道:

「咦?咏春!妳怎麼腋下怕癢,腳底卻喜歡被搔癢?」

方咏春答道:

「是啊!腋下癢得難受,腳底卻癢得很過癮。」

因此方咏春腳底被搔癢,兩腳動也不動,雙手依然緊緊摀著私處,給方咏春腳底搔癢也不能攻破她的私處,點她腳底湧泉穴,她也祇是哈哈大笑不止,摀著私處的雙手仍是扳不動;洪熙官不點方咏春的湧泉穴,繼續摳方咏春的腳底給方咏春搔癢,方咏春繼續哈哈大笑,更感覺癢得過癮,過癮得樂極了!洪熙官再用舌頭舔方咏春白嫩嫩的腳底,方咏春白嫩嫩的腳底舔起來更是細嫩柔軟,方咏春腳底被舔亦感覺非常快樂,臉上又是快樂到極點的微笑;洪熙官再回頭到方咏春的臉部,方咏春兩腳放下伸直擺回床上,洪熙官親吻方咏春的臉,方咏春也跟洪熙官親嘴;洪熙官在與方咏春接吻中,一根手指觸碰到方咏春的脖子,洪熙官遂想到一招,他的手指點一下方咏春的脖子,方咏春就開始咳嗽,方咏春愈咳愈凶,摀著私處的雙手就摀不緊了,洪熙官趕緊解開褲襠口,將方咏春雙手從她私處扳開,自己褲襠口解開的地方急往方咏春私處撲上去,上身壓在方咏春身上,手指再點一下方咏春的脖子,方咏春就不咳了;洪熙官拉下床簾,二人遮在床簾裡面,從床簾裡面傳出方咏春的聲音道:

「熙官!你真有本事,我還是被你強姦了!」

方咏春接著再問道:

「熙官!你這是什麼怪招?怎麼點我脖子我就咳嗽?點的又不是廉泉穴,難道你自創了什麼新秘術?

洪熙官得意的答道:

嗯!就是因為這個新秘術,但不是我自創的,所以妳就被我強姦了。」

方咏春又是感覺快樂到極點的叫道:

「哇!我被強姦得真過癮!這樣才有真正的閨房樂趣!」

洪熙官乃取笑道:

「哈!竟然還有被強姦很快樂的女子。」

方咏春辯解道:

「我是被自己心愛的丈夫強姦的,不是被非親非故的淫賊強姦的;就因為被你強姦,你有本事強姦我,我更要愛你一輩子。」

方咏春再接著道:

「好了!繼續強姦我吧!我現在要好好享受被你強姦的樂趣!」

洪熙官和方咏春這對新婚夫妻過了一段恩愛甜蜜的日子,幾個月後,清兵接獲密報,指控洪熙官和方咏春是反清組織洪門的秘密成員,上千清兵包圍洪拳武館,洪熙官和方咏春帶領三百武館弟子抵抗清兵,洪熙官的師弟、方咏春的哥哥方世玉聞訊亦趕來助陣;武館弟子雖寡不敵眾死傷愈半,但洪熙官、方世玉、方咏春三人武功極高,各自施展自己的絕招,洪拳、鶴拳、鐵腿皆快急狂猛;方咏春現在穿著衣服展現鶴拳、鐵腿神威,與上次洞房花燭夜全身赤裸施展神功相比,二者都像武功高強天下無敵的武林女俠!這三人的武功將上千清兵殺得全軍覆沒!剩下一個清兵將領,他早就聽聞洪熙官和方咏春二人皆天下無敵,方世玉也是武林頂尖高手,現在又親眼見三人武功之強猛,上千清兵被殺光的景況,剩下他一人面對這三大極其威武的高手,嚇得他趕緊跪地求饒;洪拳武館已經不能再待下去了,三人押著被擄的清兵將領,並帶領剩餘武館弟子百餘人到一處洪門秘密集會所藏匿起來。



本文於 修改第 12 次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63512&aid=5435717
 回應文章
本文已被刪除
推薦0


武林女俠的腳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本文因「武林女俠靴被脫打赤腳露出了俠腳」,已由 武林女俠的腳(martialgirlfoot) 於 刪除。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63512&aid=5708396
本文已被刪除
推薦0


武林女俠的腳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本文因「威名赫赫天下無敵的武林女俠的腳也是長著五根腳趾頭的普通腳」,已由 武林女俠的腳(martialgirlfoot) 於 刪除。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63512&aid=5708123
空心菜也學樣
推薦0


關爺爺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空心菜看過洪熙官洞房花燭夜的故事後,也想學洪熙官,就去找沉到水裡的賤人,把賤人從水裡拉出來,要賤人學洪熙官,於是空心菜就和賤人打鬥,賤人就學洪熙官,把空心菜身上衣服一件一件的剝光,最後空心菜全身光溜溜,賤人壓在空心菜身上,空心菜也快樂的大叫:「哇!我被強姦得真過癮!」。事後人家再問空心菜,妳的副總統是誰?她竟然答是洪熙官,她真以為她是洪熙官的老婆了。



本文於 修改第 1 次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63512&aid=54443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