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摧枯拉朽
市長:彩虹  副市長: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政治社會公共議題【摧枯拉朽】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藝術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風從故鄉來
 瀏覽276|回應0推薦0

彩虹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風從故鄉來,雲從故鄉來。風來雲去裏,什麽都可以放手,唯有蜜一樣的鄉音乳汁樣的鄉情,還是舍不得讓它從指縫裏漏掉。這不曾漏掉的,漸次成了我風一樣的光陰裏雲一樣的牽掛。
  我一個人,坐在粼粼的小河旁,看柔美的夕陽跟遠山不舍地吻別,心裏就潮起了水波樣的念想。念想裏,東村的小腳阿婆,就一臉夕陽地踏浪而來。一根竹杖,“篤篤”地戳了地,聲音脆得核桃響。走近了,兩手就扶住竹杖,身子彎成一張弓。雪白的頭發,捧出了一朵梨花,在頂子上顫著。一個黑色的絲包,浮在花上,一如印度女郎的面紗,給了人不盡地想象。我扶著阿婆,坐在近旁的柳樹樁上,小心翼翼地問著兒時的光景。阿婆攏了攏額前的碎發,搖動著缺了牙的嘴,深情地漏下了當年那一截截甜美的故事。
  【過河】
  這是一個大峽谷,谷底的水很大很急。峽谷兩岸,有一座大鐵橋,看起來結實得很。過橋的人很多,但幾乎從未有誰能安全地過去。人們把這個山谷,叫做“死亡大峽谷”。
  一天,有兩位好朋友一起來到峽谷這邊,因為有事他們必須要穿過峽谷。兩個人分別用一只手抓住大鐵橋的鐵索欄桿,讓騰出的另一只手緊緊地握在一起,一步一步,慢慢地走過了大鐵橋。
  這時,後面趕來一個人。看見前面兩人這樣容易地過了橋,就想都沒想地上了橋。還沒走到一半,他就再也不敢向前邁出半步了:震耳的水聲讓他兩腿發抖,三四丈高的浪頭讓他心裏惶惶。
  一個惡浪在不遠處跳起,他嚇得閉上了雙眼,雙手也趕緊捂住了耳朵。不想恰巧一陣大風吹來,一下子把他卷下了大鐵橋……
  “你們是怎麽過的橋?要知道這裏地勢險惡、水聲如雷,幾乎沒人能夠成功過去的。”人們驚訝地問著過了橋的那兩個人。
  “怎麽?有危險嗎?”那兩個人奇怪地反問。“我眼睛看不見,不知道地勢怎麽樣。”其中一個說。“我耳朵聽不見,不知道水聲如何。”另一個說。
  哦,原來掉下去的那個人,是個耳靈眼亮的人!
  阿婆說完了第一個故事,兩只手緊緊地握住竹杖,使勁兒戳著地面,一串串嘆息從嘴裏重重地滾落。我遞過去一瓶果汁,阿婆喝了一口,“呀,這水水怎麽甜甜的,像大甜桃一樣?”我說:“這水是用大甜桃做的。”阿婆又高興地喝了一口,用舌頭舔了舔嘴皮,又給我說了個故事。
  【燕子】
  話說時候到了秋天,天是越來越冷。一只舍不得北方的燕子,一而再再而三地推遲了南飛的時節。實在熬不住這鬼天氣了,燕子就決定明天一早早早地上路。
  第二天一大早,燕子起了個絕早。當它睜開眼睛時,發覺外面似乎不大對勁。它急急忙忙地伸出頭一看:“哎呀,不得了啦,下大雪了。”說著,它飛快地鉆出窩,急急地向南方飛去。
  可是雪越下越大,小燕子的翅膀漸漸地濕了,身體比先前是越來越重了。很快地,它就連凍帶累地一頭栽了下去。天上那些跳舞的雪花,把燕子小小的身體也蓋了個嚴嚴實實。
  過不多久,天就放晴了。一只老黃牛,悠閑地走過燕子“葬身”的地方,並且拉了一堆牛糞在上面。凍僵了的燕子躺在熱騰騰的牛糞裏,厚厚的暖和讓它漸漸地醒了過來。它舒舒服服地享受著這難得的安靜,就不知不覺地唱起歌來。
  正在這當口,一只找食的山貓來到這裏。它聽到有小鳥的歌聲,就沿著聲音貓腰了過去。很快地,它就找到了躺在牛糞堆裏的燕子。二話沒說,一爪下去逮個正著。一頓午飯,就這樣美美地打發過去了。
  阿婆說完了第二個故事,一擡手又咕嘟了一嘴甜桃水,笑瞇瞇地看著我:“三娃子的這瓶水,真好喝。”為了讓故事阿婆的故事,像陽光一樣地照在我幹涸的心田上,我又從包包裏拿出了一塊奶油蛋糕。
  阿婆輕輕地咬了一口,放聲笑起來:“啊呀呀,天下還有這麽好吃的饃饃,又軟軟又甜甜的。”阿婆用她枯樹皮的手,細細地摸著我的頭,又給我講了最後的一個故事。
  【一碗餛飩】
  為了一點兒小事,村西的花花跟她娘拌了最狠的一次嘴,就跑出了家。身後,只留下一句沈沈的話,“我死也不會再踏進這個家了!”
  天漸漸地黑了,沒有吃晚飯的花花,餓得肚子咕咕叫喚。只穿一件單衣的她,越來越感覺到冷是個什麽滋味。遠處人家屋裏的燈,漸漸地亮了起來。花花已經快挺不住了,摸了摸身上的口袋,空空地。又氣又惱的她,一下子蹲在一棵大樹後,抱緊了膝蓋,哭聲也就跟著跑出來了。
  這時,旁邊一個買夜宵的老阿婆叫住了她:“小姑娘,還沒吃飯吧。來,在阿婆這裏吃點吧。”
  “可我,可我沒有錢呀。”花花囁嚅著,一雙手不自然地按了按咕咕叫的肚子。
  那老阿婆擺了擺手,說:“不要緊,我也快收攤了,還剩下一點餛飩,我們就一塊兒吃了吧。”看著那碗熱氣騰騰的餛飩,花花的眼淚就大顆大顆地往下掉:“阿婆,連你都知道疼我,我媽媽卻那麽地狠心,管都不管我。”
  阿婆滿臉驚訝:“傻孩子,我怎麽能跟你的媽媽比呢?我只給你煮過一碗餛飩,而你的媽媽卻已經給你做了十幾年的飯了呀。如果你為了這碗餛飩感激我,那麽你該如何對待你媽媽呢?快回去吧孩子,說不定,你媽媽還在等著你呢!”
  聽到這句話,花花一下子楞住了,連聲謝謝都沒來得及說,便扔下竹筷往家裏跑去。
  果然,自己家的門還沒有關上,而媽媽,正站在門口東張張西望望。看到女兒回來了,媽媽高興地大喊:“哎呀呀,我的小花花,你跑到哪兒去了,媽媽已經等了你三個小時了,飯都涼透了。”
  花花的眼淚,像決堤的河水,“嘩”地一下跑了出來。
  阿婆說完故事的時候,大滴大滴的淚已經奔流在那張滿是滄桑的臉上。
  
  不知何時,我的衣襟已經水水地濕了。遠處,萬家燈火正晃著粼粼的河面。一燈如豆的小船正馱了疲倦的阿婆,遙遠在了我記憶的河流裏。這時候,一陣風兒從故鄉吹來,一片雲兒從故鄉飄來。風來雲去裏,我什麽都放下了,唯有慈祥的阿婆緊緊地貼在我的胸口上,成了我一世的牽掛。
  阿婆,你在故鄉還好嗎?


除去黑暗,我们本就生活在彩虹之中,唯求真理与正义是人生快事!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63367&aid=47197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