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摧枯拉朽
市長:彩虹  副市長: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政治社會公共議題【摧枯拉朽】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故鄉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家鄉讀水
 瀏覽228|回應0推薦0

彩虹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江南水鄉,名符其實。我的家鄉在江南,村東、村南兩江相會,其中情形,自不必說。俗話說:“美不美,家鄉水。”說起家鄉的水,我的確感到自豪與驕傲。
  家鄉有耕地兩千多畝,而地表水的面積不低於六七百畝,單是大壩塘水庫就有幾十畝,還有大小塘數十口,星羅棋布,與村裏的陸地不規則地犬牙蜿蜒相接;還有眾多溝壑、溪流,東西南北、縱橫交錯。這些河、灣,終年豐水,即使旱季亦不幹涸,溝相通,水相連。全村兩千多戶,環水而居,出門便是楊柳繞岸,清波蕩漾,水草搖曳,魚兒成群。你看,我的家鄉是多麽富有詩情畫意。
  水豐魚盛。各種魚蝦,肥碩的鯉魚、美味的鯽魚、怪異醜陋的黑魚、銀白漂亮的浮鰱,凡是常見的淡水魚種,家鄉應有盡有。小時候,我去捉禾花魚,不到半小時,就滿載而歸。水豐自然水草的種類也極為繁多。有線狀的,有針狀的,有面條狀的,有禾狀的,有闊葉狀的,有毛發狀的,還有不可名狀的。大多可以撈回家去,餵鵝、餵鴨、餵雞和養豬,是家畜家禽的好飼料。還有一種叫菖蒲的水草,有村人用來做偏方,大鍋燒湯,洗足沐浴,香氣騰溢!每年端午節,菖薄和艾草插上門楣,是家鄉的一道風景線。
  那兩條小江相會在村口,向東流入贛江。江裏的魚蝦肥美自然不需多說,還有大小不同的甲魚。這種純天然的野生甲魚味道實在鮮美!至今令人難以忘懷。
  村東有一口最大的水塘,大約有百畝左右,南岸靠橋,岸坡平緩,水底細沙,且無水草,水尤清澈,深淺適宜。夏天,這裏是我們戲水的樂園,冬天又是滑冰的好去處。陽春三月,村裏的老太太、大姑娘、小媳婦們,都迫不及待地奔向塘邊,砸開覆蓋的酥冰,或者踴往潺潺流水的橋下,浣洗各種衣物,喬樹之間拉上的曬衣繩以及灌木的枝頭都涼滿了洗過的衣服,這些衣服紅的綠的,就像春天的旗幟。陽光燦爛,氣息清明,只聽的水聲嘩嘩,歡聲笑語。這道充滿生機的靚麗風景,它把冷氣沈沈靜寂的嚴冬趕得無無影無蹤。村南、村北有幾口大水塘,到了夏天,荷葉田田,荷花鮮艷,恰似村子抱著一個個大花籃。許多人喜歡在這裏釣魚。
  每逢雨季,溝滿江淌,塘水四溢,連公路上都有成群的魚兒遊竄。青蛙的鳴叫響徹一片,驚天震地。大人、小孩都忙著捉魚撈蝦,大家提著水桶、拿上筐子,到水田裏隨便撿拾就是了,那時的魚,實在不是什麽稀罕之物,在我的記憶中,幾乎與蔬菜一樣普通。
  家鄉的地下水位,可想而知,很淺很淺。一眼十來米深的吃水井,足夠全村人受用。即使夏秋連旱,也不影響澆莊稼,長達數十公裏的水渠暢通無阻,澆灌數千畝糧田。
  彈指之間,短短數十年,家鄉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不必說土坯平房換成鋼筋水泥的樓房,水泥路代替了黃泥巴路;也不必說青壯勞動力外出謀生,村中只有空巢老人和留守兒童;我要說水是農業的命脈。如今,家鄉的水塘、溝壑、溪流,全都變成了宅基地。七八歲的小孩可曾見過菖蒲的模樣?地下水位已經降到五十米以下;或步行,或坐車,行之所至,目之所及,別說是水草魚蝦,哪裏還能見得到半點地表水的影子!沒有了水的家鄉,就像是幹癟的老太太,已經風光不再,失去了它往日的活氣和靈性,失去了它曾經擁有過的詩意和情趣。
  十年九旱,水貴似油。這是家鄉滄桑巨變的一個縮影,真不知道後人見到的又是一個啥模樣的家鄉?
  唉,昨夜,我在夢裏尋水,夢見八旬老母親以淚洗臉!

江南水鄉,名符其實。我的家鄉在江南,村東、村南兩江相會,其中情形,自不必說。俗話說:“美不美,家鄉水。”說起家鄉的水,我的確感到自豪與驕傲。
  家鄉有耕地兩千多畝,而地表水的面積不低於六七百畝,單是大壩塘水庫就有幾十畝,還有大小塘數十口,星羅棋布,與村裏的陸地不規則地犬牙蜿蜒相接;還有眾多溝壑、溪流,東西南北、縱橫交錯。這些河、灣,終年豐水,即使旱季亦不幹涸,溝相通,水相連。全村兩千多戶,環水而居,出門便是楊柳繞岸,清波蕩漾,水草搖曳,魚兒成群。你看,我的家鄉是多麽富有詩情畫意。
  水豐魚盛。各種魚蝦,肥碩的鯉魚、美味的鯽魚、怪異醜陋的黑魚、銀白漂亮的浮鰱,凡是常見的淡水魚種,家鄉應有盡有。小時候,我去捉禾花魚,不到半小時,就滿載而歸。水豐自然水草的種類也極為繁多。有線狀的,有針狀的,有面條狀的,有禾狀的,有闊葉狀的,有毛發狀的,還有不可名狀的。大多可以撈回家去,餵鵝、餵鴨、餵雞和養豬,是家畜家禽的好飼料。還有一種叫菖蒲的水草,有村人用來做偏方,大鍋燒湯,洗足沐浴,香氣騰溢!每年端午節,菖薄和艾草插上門楣,是家鄉的一道風景線。
  那兩條小江相會在村口,向東流入贛江。江裏的魚蝦肥美自然不需多說,還有大小不同的甲魚。這種純天然的野生甲魚味道實在鮮美!至今令人難以忘懷。
  村東有一口最大的水塘,大約有百畝左右,南岸靠橋,岸坡平緩,水底細沙,且無水草,水尤清澈,深淺適宜。夏天,這裏是我們戲水的樂園,冬天又是滑冰的好去處。陽春三月,村裏的老太太、大姑娘、小媳婦們,都迫不及待地奔向塘邊,砸開覆蓋的酥冰,或者踴往潺潺流水的橋下,浣洗各種衣物,喬樹之間拉上的曬衣繩以及灌木的枝頭都涼滿了洗過的衣服,這些衣服紅的綠的,就像春天的旗幟。陽光燦爛,氣息清明,只聽的水聲嘩嘩,歡聲笑語。這道充滿生機的靚麗風景,它把冷氣沈沈靜寂的嚴冬趕得無無影無蹤。村南、村北有幾口大水塘,到了夏天,荷葉田田,荷花鮮艷,恰似村子抱著一個個大花籃。許多人喜歡在這裏釣魚。
  每逢雨季,溝滿江淌,塘水四溢,連公路上都有成群的魚兒遊竄。青蛙的鳴叫響徹一片,驚天震地。大人、小孩都忙著捉魚撈蝦,大家提著水桶、拿上筐子,到水田裏隨便撿拾就是了,那時的魚,實在不是什麽稀罕之物,在我的記憶中,幾乎與蔬菜一樣普通。
  家鄉的地下水位,可想而知,很淺很淺。一眼十來米深的吃水井,足夠全村人受用。即使夏秋連旱,也不影響澆莊稼,長達數十公裏的水渠暢通無阻,澆灌數千畝糧田。
  彈指之間,短短數十年,家鄉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不必說土坯平房換成鋼筋水泥的樓房,水泥路代替了黃泥巴路;也不必說青壯勞動力外出謀生,村中只有空巢老人和留守兒童;我要說水是農業的命脈。如今,家鄉的水塘、溝壑、溪流,全都變成了宅基地。七八歲的小孩可曾見過菖蒲的模樣?地下水位已經降到五十米以下;或步行,或坐車,行之所至,目之所及,別說是水草魚蝦,哪裏還能見得到半點地表水的影子!沒有了水的家鄉,就像是幹癟的老太太,已經風光不再,失去了它往日的活氣和靈性,失去了它曾經擁有過的詩意和情趣。
  十年九旱,水貴似油。這是家鄉滄桑巨變的一個縮影,真不知道後人見到的又是一個啥模樣的家鄉?
  唉,昨夜,我在夢裏尋水,夢見八旬老母親以淚洗臉!


除去黑暗,我们本就生活在彩虹之中,唯求真理与正义是人生快事!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63367&aid=47002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