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摧枯拉朽
市長:彩虹  副市長: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政治社會公共議題【摧枯拉朽】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傳統節日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臺灣端午習俗
 瀏覽317|回應0推薦0

彩虹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臺灣地處亞熱帶,早期來自大陸的移民多無法適應這裏的氣候,死於瘴癘時疫者,時有所聞。因此,端午這個以驅疾避疫為基本精神的節日,便顯得格外重要。


  前清時期的端午習俗,可以王瑛曾的《重修鳳山縣誌》(十七六四年)卷三附錄中的記述為代表:五月五日清晨,燃稻梗一束,向室隅熏之,用楮錢送於路旁,名日送蚊。門楣懸蒲艾兼插禾稗,謂可避蚊蚋;榕一枝,謂老而彌健。彼此以西瓜、角黍相饋遺。好事者於海口淺處,用錢或布為標,三皮漁般爭相奪取,勝者鳴鑼喝采,號日鬥龍舟。午為小兒女結五采縷,男系左腕,女系右腕,名日神煉。


  民間另有一種說法,認為插艾、榕能使身體強健。俗話說“插榕較勇龍,插艾較勇健”。私塾裏的學生,照例要在端什節送紅包給先生作謝禮,先生則以一把扇子作為回禮。


  鈴木清一郎的《臺灣舊慣冠婚葬祭年中行事》(一九三四年)記載,喪期中的家庭,端午節不包粽子,而是由親友贈送,稱之為“送節”。喪家則以糖做為回禮。而農家把稱為“福金”的金紙來在竹竿上,插在間,據說可以防害而獲豐收。有些地方在端午節有作“鹹茶”的習俗,就是用鹽來腌紫蘇葉和蕃石榴葉,據說可以當藥茶,清除一切毒氣。


  日治時代的屏東縣佳冬鄉,還有在端午節這天打石戰的習俗。石戰在佳冬地區已流傳了數百年,每年到了端午節前幾天,眾人紛紛拳擦掌,準備打場硬仗。石戰以村落為單位,組織一如軍隊,並設有參謀長等職位。男人在“前線”擲石作戰。婦女則在後方負責運送石頭。單況淚烈時,動輒造成傷亡。戰勝的一方可至戰敗的村子大肆吃喝一番。戰敗的村民則落荒而逃。若不幸被對方俘虜了,會被強迫脫褲處罰,當眾羞辱一番。這項奇特的習俗,據說可保一整年好運,所以佳冬人樂此不疲。但是因為石戰常造成嚴重的傷亡,再加上地方政府一再的禁止,遂在日治末期逐漸式微。


  端午節,家家戶戶還有打“午時水”的風俗。午時水指的就是端午節中午打上的井水。據說午時水用來泡茶釀酒特別香醇,生飲甚至具有治病的奇效。有諺語道:“午時洗目睭(眼睛),明到若烏鹙”,又說“午時水飲一嘴,較好補藥吃三年”。最富傳奇色彩的午時水,則來自大甲鎮砧山上的劍井。傳說井是當年鄭成功插劍禱泉的地點,而自又相傳鎑砧山盛產各種靈藥仙草,於是劍井午時水的功效便被傳說得神奇無比。每年端午節,劍井旁邊爭沒午時水的人總是擠得密不通風。據說端午節正午對著井中仔細觀看,還可以看見鄭成功的那把影。而看見劍影的人,這一年一定無災厄。


  劃龍舟,臺灣稱為“扒龍船”。據《民俗臺灣》一卷六號上記載,日據時代士林的端午龍舟的習俗如下:自五月初一起,就先到水邊“迎水神”。初五正午,即敲響鑼鼓,扛起龍舟到河岸,途都有居民燒香禮拜。俗語說:“五月五。龍船鼓,滿街路”。表示歡迎,稱為“接龍船”。賽過龍,還要於初十“送水神”,並舉行“謝江”的儀式。


  在節日食俗方面,臺灣俗傳端午吃桃、茄子及菜豆,可以健康長壽。俗話說:“食茄吃到會搖,吃豆吃到老老”。臺式的粽子制法分為南北兩種。北部作法是米漏泡於水中,瀝幹後用油炒香,並君入五香粉、胡椒粉、醬油等調味料。將米蒸熟後再用竹葉包裹填餡,再一次使人味。也有人宜接用油將米粒炒至半熟,包裹真餡後蒸食。南部的作法是用純白糯米漏泡後加肉餡,以綠竹葉包裹,水煮至熟透。因為制作方式有別,所以南北兩地的粽子也風味各異。北部的粽子有濃郁的五香胡椒味,南部的肉粽則帶有淡淡的竹葉清春,各特色。料的內容則有豬肉、香菇、蝦米、花生、鹹蛋黃、紅蔥頭、栗子、蠔幹等,隨個人喜好增添。


  客家人包粽子還分堿粽及鹹粽。堿粽特別是用來祭祀的。客家人過端午須準備四份牲醴,一付拜土地公,一付拜萬善爺,一付拜附近的大廟。而堿粽便是其中不可或缺的祭品。鹹粽則分米粽及粄(粿)粽兩種,純粹用來解饞。


  【插榕青】

  端午節裏,大陸很多地區家庭要懸菖蒲掛艾葉以驅邪辟兇,而在臺灣,大都插榕青。榕青就是榕樹的枝條,這與其他地方端午節為什麽沒有保持一致?

  原來,臺灣沿海地區過去風沙肆虐,植物很難成長,難以尋覓到菖蒲、艾葉。倒是耐旱、生命力頑強的榕樹長得很瀟灑。於是,端午節辟邪驅兇,消災禳禍的神聖任務就落到榕樹身上了。每到端午節,臺灣人習慣采擷榕青簪插在雲鬢上,以示吉祥。節日期間,哪個家庭有人欠安,需要安靜調治,就在自家大門的門環掛上兩束箍著紅布條或紅紙條的榕青,這是“謝絕入內”的警示語。

  現在,很多臺灣同胞也把植榕作為表達愛國思鄉的心跡。在福建東山島坑北村,有株古榕就是清代同治年間,遷居臺北田中央村的宗親王馬體回鄉尋根謁祖時,跨海越峽帶來種植的。數百年來,坑北村民們一直親昵地稱之“臺灣榕”。每逢端午節,鄉親們在采摘榕青的同時,他們自發地為“臺灣榕”培上一鏟土,燒上一炷香,祈禱海峽兩岸親人早日團聚,祖國早日統一。

 

  【“立雞蛋”比賽】臺灣端午節最有趣的活動是“立雞蛋”比賽。那就是在端午節正午12點正,誰能很快將一只雞蛋立起來,誰就會有好運。據報道,在去年基隆舉辦的一次“立雞蛋”比賽中,參加比賽的千名市民有602人獲得好運。


  【木屐競走】

  位於大肚山丘陵南端東麓的臺中市犁頭店位屬穿山甲穴,穿山甲體外覆有瓦狀鱗片,長相雖怪異,卻因身上的鱗狀似龍紋,因而被視為靈獸。每年春臨之後,居民為了要叫醒冬眠中的穿山甲,必須擇一日,用巨大的聲響來驚醒,以期醒來能帶動這地區一年的蓬勃發展,早期人們吵醒穿山甲的方式,是大夥穿著木屐,來回重踏地上,一時之間發出巨大的劈啪聲響,仿佛真能震醒穿山甲一般。

  太平洋戰爭之後,社會結構由傳統的農業形態轉為工商業掛帥,人們不再有傳統社會的農閑時期,且每年都要擇不同的一日,造成許多人的不便,犁頭店街的木屐活動,經地方人士商議後,一致同意改在端午節舉行,同時改以競賽的形式舉行。為了使活動更具趣味性,吸引更多的人參與,木屐也改用一塊長木板,上設四個鞋環,把兩塊長木板並在一起,便成了一雙“連環木屐”。長木屐上既設四個鞋環,比賽當然以四個人為一組,成員都是臨時找的,四組成員都找好後大家其立在起跑線,待裁判員一聲令下,每組人員分別喊起“一、二;一、二”的口號,以整齊的步伐像蜈蚣競走的方式走到終點。這種長木屐競走,完全在考驗隊員的默契和團隊精神,比賽“一、二;一、二”的口令喊得震天價響,加上長木屐“劈、啪”的聲響,把整個活動帶進最高潮,而每個在場的人,情緒都高亢起來,不是大聲地吆喝著口令,便是拼命為比賽的親人加油。偶爾也會有人走錯了步伐,摔得四角朝天,甚至使得全組“進退不得”,每每若來滿場的笑聲,為這項簡單的活動增添無限的趣味。

  【鬥蟋蟀】

  每年端午節前後的一兩個星期,臺南縣永康市的豐榮裏社區,都會舉行一場別開生面的鬥蟋蟀大賽,這項活動不僅是端午節最特殊的一項競賽,也把臺南地區盛行的鬥蟋蟀活動,做了最具體的標示。

  鬥蟋蟀的主角當然是蟋蟀,蟋蟀又稱為“蛐蛐兒”或“黑龍”,福佬人俗稱作“肚白仔”、“土猴”。

  臺南縣市流行鬥蟋蟀的“擂臺”,大致可分為兩種,一是用一竹筒,鋸去一頭,再削去小部分,使之成為一頭呈洞狀的凹槽,另一種仔則用透明塑料制成一小小戰場。比賽時,先把一只蟋蟀擺入凹槽中,占領欲強的蟋蟀立刻把這凹槽視為自己的天地,然後在把第二只蟋蟀放進去,占領者跟入侵者只要一照面,便立刻對咬廝殺起來,直至一方被逐出或陣亡為止。

  盡管是“一槽不容二蟀”,不過用竹或塑料制成的洞穴,跟地底土中的老槽畢竟不同,有些蟋蟀看看環境不對,幹脆掉頭就走,連鬥也不鬥一下,為了避免這種掃興的局面出現,在鬥蟋蟀之前,,主人們都會設法把蟋蟀搞得頭昏腦脹,以至根本不分場地,只要一見到同類,就不容分說的咬鬥起來。要把蟋蟀弄得頭昏昏腦鈍鈍,有兩種方式,一是讓蟋蟀在兩只手的手掌心裏拼命爬,爬到精疲力竭為止,這種方法叫“溜蟋蟀”,不過,要把一只精力充沛的蟋蟀弄昏,前後得花上十幾分鐘。第二個方法是“震蟋蟀”,把蟋蟀放在一只手上,用另一只手拍打那只手,蟋蟀乃隨著抖動震了起來,只要反復數次,原本急著想逃出人們手掌心的蟋蟀,甚至東南西北都分不清呢!

  被搞得昏頭昏腦的蟋蟀們,一被放入比賽的“擂臺”,自然立刻張牙舞爪,狠命拼鬥起來,至於分勝負的方法,則以某一只被逐出凹槽三次以上,或被咬得受傷或陣亡為止。一般說來,兩蟀相爭,往往只要一、兩分鐘,至多也不會超過三、五分鐘便可分出勝負。只有一年壽命的蟋蟀每年入秋之後交配,並把卵埋在土裏後便死亡,待冬深之後,卵自然孵成幼蟲,到農歷四、五月間,正是一生中最強壯的季節,鄉村田野四處都可看到蹤跡,於是端午節前後自然成了人們鬥蟋蟀最佳的時節!


除去黑暗,我们本就生活在彩虹之中,唯求真理与正义是人生快事!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63367&aid=39960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