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摧枯拉朽
市長:彩虹  副市長: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政治社會公共議題【摧枯拉朽】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顯正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金剛智慧,與大家分享(4)
 瀏覽291|回應0推薦0

彩虹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金剛智慧,與大家分享(4)

善現啟請分第二

   三界的事實真相——三界“外”有什麽?——白日飛升與虹化——佛國世界與天國世界——哪裏方一日,地上已千年?

  【時長老須菩提。在大眾中。即從座起。偏袒右肩。右膝著地。合掌恭敬。】
  〖這時,須菩提長老在大眾之中從座位上站起,袒露右肩,右膝跪地,雙手合十,很恭敬地向佛陀作禮。〗
  “長老”,或譯為具壽,或譯為慧命,都是對年長的,特別是道高德隆的,如持戒精嚴或見法證道者的尊稱,這也是佛陀戒律中規定的。在佛陀涅槃當年的佛經結集中,佛陀十大弟子中“持戒第一”的優波離尊者,誦出了佛陀所說的律藏。在律藏中記載:“爾時諸比丘不知雲何喚上座。是事白佛。佛言。從今下座比丘喚上座言長老。爾時但喚長老不便。佛言。從今喚長老某甲。如喚長老舍利弗。長老目犍連。”這在《阿含經》中也有記載:“世尊告曰。若小比丘向大比丘稱長老。”
  由優波離尊者誦出的律藏,也是佛陀親口所說的經典,是關於佛陀所制定的各種戒律、以及制戒因緣的佛經。然而,李洪志卻把三藏中的律藏說成“是破壞佛法原義的。”比如,“除了經以外,都是破壞佛法原義的。現在有人說三藏,其實不是三藏,就是佛經,經就是經。其他的都不能和經並列。”(《卷二》)既然律藏也是佛陀親口所說,怎麽就成了“破壞佛法原義的”了呢?!如果拋棄佛陀親自制定的聖戒,將沒有任何人能夠聖戒成就,更談不上得聖道了。若非李洪志無知,他將是何等險惡啊?!
  “須菩提”,是佛陀十大弟子之一的“解空第一”。空,有兩種,一種是世諦空法,又名俗諦空法;一種是勝義諦空法,又名第一義諦空法。簡單地說,世諦空法,是指一切物質與精神現象都是無常、無我的,沒有“神”、“我”、“靈”的。李洪志打著釋迦佛的旗號說:“釋迦牟尼講過萬物皆有靈。”(《法解》)這種說法是對釋迦佛的栽贓和誹謗,更是對正法的嚴重背離與破壞。第一義諦空法,是指超越一切物質與精神現象的無形大“道”——又稱如來、真如、法性、法身、圓寂或涅槃等名——也是無定性、無定相和無我的。
  而李洪志對真正的“法”或“道”一無所知,在其《何為空》中亂論一氣,說什麽“非物質空”、“宇宙本物質所存、所成、所住,如何能空。”要知道,超出色界入於無色界,已經空、無一切色法,即無任何物質現象,但是,此時還沒有出三界呢!可見,李洪志根本就沒有理解欲界、色界、無色界這三界概念的真正含義。“法輪功”的這種認識連三界中的色界尚不可出,更別奢談得道成佛了。
  一切物質與精神現象皆是眾緣集起,都是無常生滅敗壞之法,由此構成了三界、世間或曰宇宙。欲界是有淫、食二欲的眾生所住的世界,上有六層欲界天,中有人畜,下至無間地獄;色,一切物質現象的統稱。色界是無淫、食二欲,但還有物質身相的眾生所住的世界,包括四禪共十八層天;無色界是沒有物質形態、入於深妙空定的眾生所住的境界,包括四層空天。
  整個宇宙或世間無論多大,即無論有多少恒河沙佛世界,也都是世間生滅之法,都在三界之中。由於所有佛世界(包括極樂世界在內)都在三界中,所以也都由欲界、色界、無色界這三界構成。那麽,多大的物質空間範圍是一個佛世界呢?那就是三千大千世界。一個“小世界”,是宇宙中最小的世界單位,相當於一個日月體系。一千個小世界為一個“小千世界”;一千個小千世界為一個“中千世界”;一千個中千世界為一個“大千世界”。因為一個“大千世界”是由三個“一千”相乘得出的結果,因此又稱其為“三千大千世界”。所以,三千大千世界實際上相當於是由十億個“太陽系”構成的。
  如果誰認為在物質空間的遠近上超出三千大千世界或者我們這個娑婆世界就是出三界了,那就大錯特錯了,因為即使到了多少萬億佛世界以外、有形有色的所謂極樂世界,依然在色界之中!在《阿含經》中佛陀講,假使你用殊勝的神足通狂奔百劫,也不可能逃出色界:“步涉無究竟,得盡世界者,地種不可稱,非神足所及。”“諸天所有神足。各各不相及。假使汝今有此神德。如彼諸天。從劫至劫。乃至百劫。猶不能盡世境界。所以然者。地界方域不可稱計。”所以,佛陀說,無法在空間上以逃過世界的邊際來解脫輪回之苦:“我不窮究世界之邊而說苦之盡。已得世邊猶是苦。”
  李洪志所提到的“白日飛升”也只是很低層次的神足通罷了,離欲外道的五通仙人就可以做到,卻根本無法超出色界的,並非李洪志所謂的圓滿時帶著修好了的色身出三界:“道家還有一種形式叫做白日飛升。白日飛升就是他身體完全修好了,他在世間上修圓滿之前也了了願了,沒有什麽事情做了,就該走了。這個時候叫天門開,也就是三界的大門打開。”(《瑞士》)李洪志還說:“我們這一門要去法輪世界的,我是要采取這個辦法──白日飛升。”(《瑞士》)甚至不用說超出三界了,即使想帶著色身超出色界,那也純粹是癡心妄想!
  李洪志還說:“在西藏的喇嘛教中講虹化,就是在圓滿的時候坐在那裏。如果你整個身體都修好了,在圓滿的一瞬間就是一股紅光,把身體就化掉了,他自己元神帶著修好的佛體就走了。但修好的佛體不帶有常人這面的物質,所以人看不見他,只看見有光,光影升起來了。”(《瑞士》)李洪志所提到的藏傳佛教中的虹化,也僅僅是色法之間的狀態轉換,同樣是無法超出色界的。
  李洪志誤以為色法都是微觀粒子或者更微觀粒子構成的呢,這種狹隘認識在一百多年前的科學家看來都是錯誤的。色法有很多大的種類,都是李洪志很難理解的,由於後面還要詳細論述,這裏就只講與虹化有關的兩種色法形態。一種就是由微觀粒子構成、有質、有礙、有可見形色的“質”,叫做“有見有對色”;另外一種,就是無質、無礙、無可見形色的“能”,根本不是由微觀粒子構成的,叫做“無見有對色”。在廣袤的宇宙間,每天都上演著“質”與“能”之間的相互轉換,即質量轉化為能量,能量轉化成質量。“質”“能”互轉,只是色法不同狀態間的轉換,其轉換公式就是愛因斯坦著名的“質能轉換”公式:E=mc^2,即能量等於質量乘以光速的平方。可見,任何具有質量的物體,都貯存著看不見的內能,而且這個由質量貯存起來的能量大到令人難以想象的程度,我們每個人有質礙的這個色身也是如此,也可以轉化為無形的能量。但是,能量依然是色法,根本無法超出色界。
  可見,李洪志所說的“我是這樣想啊,叫所有大法弟子不管要不要身體的,都帶著身體飛上天,不要身體的在空中虹化掉,然後飛走。這樣會造成一種歷史上從來沒有的輝煌,給人留下一個深刻的教訓。”(《歐洲》) 同樣是癡人說夢罷了。退一萬步來說,假設“法輪功”練習者哪天都“白日飛升”或者“虹化”了,也根本無法超出色界,更何況,這些還僅僅是無法實現的假設呢!
  李洪志吹噓說,1996年就有大批“法輪功”練習者圓滿和開悟,可是,為何十多年過去了,竟然沒有哪怕一個練習者站出來給世界人民表演一下“白日飛升”呢?!假設哪位“法輪功”練習者能有荷蘭人拉馬那那樣的本事,在白宮門前,騰空懸浮,盤腿打坐,先把無數路人與媒體都震得目瞪口呆,若海內外各大電視臺也同樣都能紛紛報道就更好了,這樣既可以“給人留下一個深刻的教訓”從而證實“大法”,又可以為“大法”增添“壯舉”和“輝煌”,同時還可以甩掉“害人邪教”的大帽子,這不是一舉多得的大好事嗎?!
  李洪志在現象上講現象,那將永無解脫的可能。於現象上來講,實無跳出三界“外”之說,因為三界之“外”沒有任何現象,只有當下離一切相、無處不在的“道”——涅槃。一切諸佛乃至阿羅漢也都是入於無相的涅槃而超出有相的三界生死的。如《阿含經》所說,“過去無數諸佛。入於涅槃。”“各各以漸於無余涅槃界而般涅槃。”
  無相的涅槃是一切現象的體性,又稱為法性,當下即超出現象界——三界。而五行僅僅是物質現象,“不在五行中”只是超出了色界,可未必一定超出了三界的無色界。涅槃,其大無外,超出宇宙時空,先天地萬物,不生不滅,五行及其所構成的事物卻都在涅槃之內。天地萬物等一切具體事物都是由五行所構成的,而涅槃卻不由五行所限定,不在五行之內。涅槃既超出三界之宇宙時空而有,又超出五行所成天地萬物而存,所以,佛教中把證得涅槃稱為“跳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並不像李洪志所說的什麽“功柱”超出三界的界限,身體不是由我們空間的五行物質構成的雲雲。試想,若按李洪志所說,更微觀的(天上的)金,是不是金?更微觀的(天上的)水,是不是水?這個身體被更微觀的物質所代替,是不是依然由天上的金木水火土等五行物質所構成?!那算什麽“不在五行中”啊?!那不還是在五行之中嗎?! 李洪志所說的境界,還沒有超出三界中的色界呢!
  在《阿含經》中佛陀說,即使是三世諸佛的色身同樣無常,“佛得金剛身,猶為無常壞,諸佛金剛體,皆亦歸無常。” 另外,諸佛世界亦皆無常,“若彼如是佛世界勝。佛色身勝。彼亦無常是盡滅法”、“一切佛世界,猶如虛空華”、“一切無常。而諸眾生生於常想。”即使是虛空也是無常,“當知虛空,亦是無常。”只有離一切相的真法(或曰如來)才是如如不動的,因此佛經中才有普賢菩薩“依於如如,不依佛國”的偈語。
  在《阿含經》中記載,佛陀在忉利天為其母講法回來,弟子們都希望能夠最先看到佛陀。依次序,比丘應在比丘尼之先,但蓮花色比丘尼為了最先見到佛陀,即以神通最先見佛,但佛陀對她說:先見到我的不是你,而是須菩提。原來,須菩提並沒有去參加歡迎佛陀的盛會。當時,須菩提本來起身想去問訊禮拜。可是,他突然想起了佛陀多年來一貫的教誨,“此如來形。何者是世尊。為是眼、耳、鼻、口、身、意乎。往見者復是地、水、火、風種乎。”“曩昔過去佛,及以當來者,如今現在佛,此皆悉無常。”“若欲禮佛者”“當觀於空法”“當計於無我”“我今歸命真法之聚。”就又坐了下來。因此佛陀才說,須菩提才是第一位迎接並見到佛的人——見法即是見佛。
  李洪志同樣混淆了佛國世界與天國世界的概念。李洪志以為佛國或天國世界是在三界之外的想法是絕對錯誤的!一切所謂殊勝莊嚴的佛世界都在三界之內,都是無常生滅敗壞之法。無論李洪志所謂的佛國世界有多微觀、多宏觀、多高、多遠、多大、還是多莊嚴,亦皆在三界之內!任何佛世界都由欲界、色界、無色界這三界構成,而古今中外所謂的“天國世界”——天界,只不過是佛世界中的一個組成部分,即天人或沒有究竟解脫的聖者暫居的地方,絕對不可以把佛世界與天國世界等同起來,這是兩個完全不同的概念!李洪志卻無知地說:“釋教講普度眾生,是講把人從常人苦的環境中度化到涅槃的彼岸,這是釋迦牟尼佛講的。就是讓你去天國。”(《轉法輪》)之所以犯這種簡單錯誤,是李洪志對所謂的度眾生一無所知所致,嚴重混淆了無相涅槃與有相天國的概念,不僅背道而馳,而且還栽贓、誹謗了釋迦牟尼佛。
  李洪志還說,釋迦牟尼也是無可奈何地走了涅槃的路。顯然,在李洪志看來無相涅槃不如有個身體好。然而,一切有相之身都是三界內生滅敗壞之法,苦之所在,三界輪回之本。只有涅槃才是解脫生死的真正彼岸!
  根據上面的佛理基礎,我們簡單剖析一下李洪志相關的一些錯誤說法。
  對於三界和三千大千世界,李洪志有如下種種邪說:
  李洪志說:“宗教中所說的三界,是說九層天或者三十三層天,也就是說天上、地上、地下,構成了三界內眾生。他講三十三層天內的一切生物都要進行六道輪回。”(《轉法輪》)
  實際上,三界不是指天上、地上、地下,而是指欲界(從地獄往上一直到第六層欲界天)、色界(四禪天)、無色界(四空天)。可見,僅僅欲界就包含了天上、地上、地下三部分,那怎麽能是三界的範圍呢?
  李洪志說:“釋迦牟尼還講了三千大千世界學說。他說我們這個宇宙中,我們這個銀河系中,有三千個像我們人類一樣存在著色身身體的星球。”(《轉法輪》)
  三千大千世界是三個一千相乘,等於十億。李洪志竟然把十億說成是三千,相差何等之遠啊!
  李洪志說:“我們現在的地球及三界內外的天體在須彌山的南部,叫南贍部洲。”(《美國》)
  三界,即現象界,其大有外,現象外面還有現象,無窮無盡,這樣是永遠也到不了三界之邊、出不了三界的!三界外有天體?人類大笑話。
  李洪志說:“我們測定了一下,發現宗教所說的三界,只不過是我們九大行星範圍之內。”(《轉法輪》)
  出了太陽系就是出了三界?法界大笑話。
  李洪志說:“菩薩只是在協助佛在做度眾生的事情。菩薩說往自己世界裏度人,她還沒有世界,她是在佛的世界裏,她要隨便度人得看佛要不要,是不是這個道理呀?說佛要度人,她具體去幫助做,是這樣一種關系。”(《北美》)
  度人是要把人度到某個佛的世界?!那還是在三界內打轉呢。在《金剛經》的下文中佛陀就會講到,度眾生是“滅度”無量無數無邊眾生,都是把眾生度到無相的涅槃境界。
  李洪志說:“你再修下去,突破了三界走出三界之外,那就不入六道。再往上修就進入了更大天體的範圍。”(《美西》)
  走出三界之外有更大天體的範圍?!那不還是生滅敗壞之法嗎?!依然沒有出三界的。即使阿羅漢已經可以入無相涅槃解脫三界與生死,可是如果還想繼續修佛,就還要在三界內繼續修行,而不是到三界外的一個“地方”,所謂的三界“外”,沒有、也不是“地方”。
  李洪志說:“龐大的天體、無數的大穹,它們壓縮在一起,擠進三界。龐大的生命,層次越高,它的體積越大,但是呢,它的顆粒,構成它的因素越細密,也就是越微觀。”(《元宵節》)
  李洪志說:“在三界之外開始正法,一路往上去,不是一條線,是四面八方,微觀洪觀同時向外擴散,往上做也往下做。”(《元宵節》)
  看著李洪志瞪著眼睛編瞎話,就像小朋友胡亂吹牛一樣,真是太可笑了。三界外是無相涅槃界,哪有物質啊?!若有天體、生命、顆粒等色法,那不是還沒有出色界嗎?三界外還存在有物質形態的“龐大的生命”?三界外還有高、低、大、小、微觀、宏觀的物質?——這不都是在談色界無常生滅之法嗎?
  李洪志說:“在六道輪回以外也有動物存在。在更高層次中也有,它一般不是修上去的,它是在那個自然環境中產生的。”(《義解》)
  三界以外沒有所謂的生命。其實,根本沒有一個地方或空間在三界之“外”,也就無所謂三界內或三界外了。“外”只是方便說,諸法當下的體性就是涅槃,卻既不在諸法之內,也不在諸法之外。也就是說,無形無相的涅槃,既不在三界內,也不在三界外,當下就是。只是把證得涅槃假名為“跳出三界外”罷了。
  李洪志說:“在這個範圍之內,所有的生命都在輪回當中,而在這個三界以外的生命就不入輪回。三界內的生命每一世活的時間卻比較短,在地上的世人只活幾十年,高一層能活一兩百年,再高一層活二三百年,再高一層活三四百年,最高一層能活上千年。”(《北美》)
  三界內“最高一層能活上千年”?!李洪志沒有天目看不到天上也就罷了,現學還學不明白就太不應該了啊!隨便一本佛教常識的書裏都會講到,色界很低的初禪天人的天壽是十二萬八千年,一天就是地上一萬兩千八百年,那裏的天人還在為幾小時前失去佛陀而悲痛呢。無色界眾生的天壽更是以劫計,一劫就是多少億年,無色界天壽長達幾萬大劫呢!
  李洪志說:“過去有句話說‘天上方一日,地上已千年’,是指那個沒有空間、沒有時間概念的單元世界,就是大覺者所呆的世界,比如極樂世界、琉璃世界、法輪世界、蓮花世界等等,是那些地方。”(《轉法輪》)
  不用更高的色界和無色界,即使是三界中的欲界天就可以做到“天上方一日,地上已千年”了!沒有空間、沒有時間概念的“世界”?“世為遷流,界為方位。”(《楞嚴經》)世,就是時間;界,就是界限或空間。既然沒有時間和空間,哪來的“世界”啊!李洪志太會創造矛盾了。極樂世界沒有空間嗎?是空間太大了吧。極樂世界等佛世界沒有時間嗎?在《無量壽經》經中佛也說:“汝等(中略)齋戒清凈,一日一夜,勝在無量壽國(阿彌陀佛又名無量壽佛,所以,極樂世界又名無量壽國)為善百歲。”“於此修善,十日十夜,勝於他方諸佛國中,為善千歲。”一切佛世界都在三界之內,只要是三界——現象界,就是無常生滅的世間法界,既有世(時間),也有間(空間)。只有離一切現象的涅槃才會沒有空間、沒有時間的概念。
  李洪志說:“大梵天是在無色界最高的天上,也是三界之內。”(《北京》)
  這是一個非常簡單、無比低級的錯誤,稍有佛法常識的人就會知道,大梵天不是在無色界最高的天上,而僅僅是在色界,而且是在色界四禪中最低的初禪天中,這可是哪怕開了很低層次天目的人都能看到的事啊,李“主佛”怎麽了,真是讓人大跌眼鏡啊!
  【而白佛言。希有世尊。如來善護念諸菩薩。善付囑諸菩薩。世尊。善男子善女人。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應雲何住。雲何降伏其心。】
  〖須菩提問佛說:“世間希有的世尊!如來能善巧地護念攝受和叮囑教導那些行菩薩道的修行者。世尊,那些修善的男女,如果發心成佛——證得無上正等正覺,應該如何使自心安住,又當如何降伏自己的妄想心呢?”〗
  這是須菩提長老所問的一個修佛的核心問題,也就是成佛之法——如何修心。
  “希有”,珍貴罕有。佛陀出世,如電石火光、曇花一現。雖然說人身難得,而佛法更難得聞,反倒是聽到邪法很容易,“邪師說法如恒河沙”。魔所說法對凡夫都是極具誘惑力的,都是什麽多高、多大之類的,這些“有相”邪說,恰恰是執著於相的凡夫最喜歡聽的。因而,一百個修行人之中,很難會有一個人能夠做到不被魔所欺騙的。
  “菩薩”,只要是發誓“上求無上佛道、下化無量眾生”的都可稱為菩薩。菩薩,既可能暫時還是凡夫,也可能是已經見道的聖者。這可不像李洪志說的那樣,只有修成阿羅漢之後才能進入菩薩道的修行。
  “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即無上正等正覺,又名無上道,或無上菩提。“耨”,發英文“no”的音。
  【佛言。善哉善哉。須菩提。如汝所說。如來善護念諸菩薩。善付囑諸菩薩。汝今諦聽。當為汝說。善男子善女人。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應如是住。如是降伏其心。唯然。世尊。願樂欲聞。】
  〖佛陀說:“善哉,善哉!須菩提!正如你所說的,如來能善巧地護念攝受和叮囑教導那些行菩薩道的修行者。你仔細聆聽,現在就為你詳細地解說,如果有修善的男女發了成佛度眾的誓願,應該這樣使自心安住,又當這樣降伏自己的妄想心。”須菩提懇切地說:“好啊,世尊!我很樂意聽聞世尊的教誨。”〗


除去黑暗,我们本就生活在彩虹之中,唯求真理与正义是人生快事!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63367&aid=36857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