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新竹市培英國中第一屆校友會
市長:培英網站服務組  副市長: 呂欽文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學校社團社團【新竹市培英國中第一屆校友會】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紀念梁容專區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悼念梁容
 瀏覽1,358|回應0推薦4

cpc542351
等級: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4)

袁正明
朱家一
但哥
呂欽文

    100年7月28日看到同學網站發出梁容病危告知時,心情是很沉痛,這麼一位熱情又豪情的同學,真讓人心捨不得。31日晚上八點上同學會網站,梁容已在下二點廿六分去逝,雖然心中料到這是早晚之事,心中還是有諸多哀情。

    早在東園國小時期就認識梁容,東園國小中午午休時,梁容的歌聲就經常播放給大家聴,那時梁容是大家都耳熟能詳的名字,因為他唱歌好聴,才華優異,算得上東園國小時的名人所以雖然不曾同過班,但彼此很是認識,因為他長相清秀,見著人總是帶著笑臉和你打招呼,不因為名氣大而傲。

    97823新竹華麗雅姿餐廰第一次同學會當天,梁容見到我時,立刻就喊出我的名字;而我看到一位長白鬍、頭頂光禿、看起來像老夫子,望了老半天,怎樣也想不出他是誰,因為已卅八年未曾見面了,而他還記得我的名字,可見梁容記憶還真好,他還糗我:「是不是以為我跑錯攤了?」搞得我還不知如何回答他。同學會後,梁容、安琪、文仁、普天及我5人在華麗雅姿餐廰一樓貴賓室繼續閒聊,梁容才說出他得了膀胱癌,昨晚還尿血。我聴了還真難相信,因為看他今天賣力地奉獻,一點也不像得重病的人。當時我問他:「有没做化療?」「我不想看中醫,我用中醫的自然療法。」我很想勸他應看西醫,以免擔誤病情,可是看他堅毅又樂觀的態勢,我想我說的西醫治療,他是不會採納。

    979月,梁容告訴要搬家,能否幫忙?我立即答應。因我得知他要照顧重病父親,身體不好,又單身一人,所以在914他要從竹南搬到新竹住,我就到竹南環市路和梁容見面,然後開始搬東西,其實他的東西也不多,我的休旅車就可載完。也可看出這些年來他的生活簡單,但他依舊達觀,没有悲情,梁容就是這種人。東西搬到新竹文光復路文敎新村已是1900時,我不想讓他請吃飯,因為他還要趕到竹東榮民醫院去看他父親,但他堅持一定要請我到竹北吃飯,看來無法拒絶,但不想泿費他的時間,所以我要求到附近小吃店小吃即可,因而就到附近小店吃晚餐,吃完他立即趕往竹東榮總。

   1015下班後,將梁容交待的要曬陽的羽毛被交給他,見到他時,精神有些憔悴,一問之下才知他前日尿血,正在調養,等下還要去竹東榮總看望在加護病房的父親,唉!自己身體潺弱又還得照顧殘病的父親,用最好的藥,花再多的錢都没關係,他告訴我他父親生病至今二年多,耗費他四百多萬元,用罄積蓄,但我没見他發一句怨言。

   梁容父親過逝,預訂1116十時公祭, 15日下午4時左右,我到賓儀舘和他會面,看到他一個人在那指揮葬儀社人員整理會場,鎮靜而不含糊。八點時間到,梁容站在他父親靈堂前作法事,除了作法事的道士和吹號、打鼓、鑼鈸四人外没有其他人,場面冷清,梁容獨自拿著香斗,身後也無跟拜者,幸好還有一張椅子可以坐,不然他那孱弱的身體,還讓我担心是否可以撐得下去,四十分左右,他另一位竹東高中畢業的同學劉正延也來了,我們兩人幫他燒完錢差不多九點多一點,整個法事才完,梁容才有空和我們交待明天的事,看得出他很疲倦,但精神還好,這是他為父親做得最後一件事,他不會喊累。

    1116早上依約九點到新竹師院和素珠同學會面,然後她開車跟著我開到賓儀舘,家祭已經開始,家族人數不多,大約不到20人,素珠幫我收錢,我登錄名字及姓名,安琪、詹運慧也來了,同學大概就是我們四人,當然一些政治人物也來行儀一般,十時30分公祭結束。中午梁容不顧身體疲累,很誠心地邀請我們大紅磚餐廳用素餐,雖是素餐,但很多食材却是梁容買來給餐廳煮。

    1123午後二點多,趕到他新竹光復路住的的老房子,這個房子應該許久没住了,四週的隣居都搬走了,只剩他家孤立在水泥叢林中,庭院零亂,雜草叢生,屋瓦也上了青苔。一開屋門,霉氣沖鼻,屋內的混亂讓我驚嚇,可是看梁容一點都不在意,顯然他很清楚這一切,正廳的木櫃已被白蟻蛀蝕了,最左的抽屜已成白蟻的土窩,而且也不時遭小偷,只能用一個「慘」字形容。

    梁容動作是慢郎中,一點也不急,曼條斯理地這個看、那個翻地似乎不在意眼前的景象,如果是我早被我扔了一大半的東西,可是他捨不得丟東西,我想這裏有太多他的人生回憶吧!「你看,這張是我和我媽在香港的合照,我媽最好,最疼我。」看他沉醉在回憶中,我没敢催他要清理房子。梁容為了保存這棟房子,也耗費了不少心力,聴他說這裡的左鄰右舍中,只有他他贏了這場地上權的官司,所以其他人都被逼遷走了。因為他保存了最多原始憑證,才有辦法贏官司。

    梁容没結婚,我問他:「你年輕時一表人才,應該有許多女生會喜歡你才對!怎會没結婚?」

   「我不適合結婚,我對生活細節要求太多,一般女人難適應。」

    自同學會後與梁容的接觸中,没錯,梁容是一個追求完美的人,房間的擺設有一定的位置,而且一薼不染;飲食用俱也要他挑遻過,連吃得食物也一樣,而且一旦認定,不容改變,有時我也覺得他很頑固。他吃素食,而且一定要吃生機素食,賣生機素食的店,還要再挑。常常為了要買或吃這些食物,不能在附近一般市場買,而要開車到竹北買或在那兒用餐。

    梁容也不只是會唱歌,他對養生、五行風水、宗教哲理等也都有心得,他還拿他寫過的中時專欄有關養生的文章給我看(他說:他曾在中時寫過專欄),也常為他人購屋看方位,很有自己的一套理論。自2010年起,為了生活經常台灣、大陸二地跑,每次打電話給他時,都無法接通,這表示都在大陸,曾經勸他不適合這樣奔波,身體會折損。但為了生活,他必需勇敢及樂觀地奔碌,我也無能幫他,只能在心中擔憂。

    2011年的212同學會,我發現梁容缺席,心中直覺不是好預兆,忙找安琪來問。安琪說:「他不想給同學知道他住院,如果你要來,先告訴我,我會帶你去,但不要說出去。」梁容住院了,他不想打擾大家,但我心中想這一住院,必定是病情惡化

    100223日我到台北探望梁容,安琪告訴我病房是55病房52病床,到三總,看到梁容時,他躺在病床上,瘦得只剩皮包骨,有位看護照顧,剛做完化療,很虛弱,說話都很無力,看到我來,訝異地露出微笑,除了祝他早日康復外,也不知要如何安撫他了。

    529約素珠、老高、安琪等四人一起到達三總探望梁容。這次梁容看起來氣色還不錯,看到我們四人來有點驚喜,我們也没買東西給他,原因在他吃很挑剔,也不知要買什給他。所以只帶一顆誠心來探望他,就希望他早日康復。梁容和大家聊得很愉快,談了些他早年在華視藝人時出國慰勞僑胞的事,這些陳年回憶他倒是記憶如新,我們和他足足聊了約四十分鍾才離去。7月初我打電話給他時,他的聲音虛弱,「你要多休息,不能多說話?」他以接近無聲地聲回「是」,我只能切斷手機,在心中為他祈福。

    梁容走了,就像他在同學會唱的那首「俠客」中歌詞一樣地:「仗一身英雄俠膽、一生飄零、精采絕豔地走遍萬水千山的江湖路,最後求得了朋友間的肝膽相照,在同學裏稱得上第一俠少。最後,我只能用這句話來悼念他了。

 附錄他轉寄給我「俠客」歌詞如下───
 
大江東去  西去長安  江湖路 萬水千山 仗一身  英雄俠膽  一生飄零

 
一世俠名  一身是膽
 
在江中斬蛟  劍氣沖霄  在雲間射鵰  愧煞英豪  在小橋樓頭  楊柳樹下  斜依
 
但見滿樓  紅袖招  恩怨一揮手  只求得朋友間  肝膽相照  問此人是誰  天下第一俠少

  



本文於 修改第 2 次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63078&aid=46844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