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新竹市培英國中第一屆校友會
市長:培英網站服務組  副市長: 呂欽文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學校社團社團【新竹市培英國中第一屆校友會】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回憶培英 字體:
看回應文章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鴿子咕咕---------憶向瑤老師
 瀏覽916|回應2推薦2

shihmin450612
等級: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2)

南風輕輕
袁正明

最近電視劇「閃亮的日子」裡有一位醫師,姓向的人不多,我馬上想到了老師。 

師專校地不大,但我入校一個月,從沒心情去探索,每天就這麼木木的過著。

第一次        ,周六放學沒回家,跟著同學出去,也不問去哪,跟著就是了。走著走著------

這裡就是老師宿舍。

喔!原來走過老師宿舍就是大家說的側門了。

接著就到了小馬路上。心坎兒微微的亮了起來,好似由小道逃脫,有些偷偷的喜悅。

一夥人零星的走著,大概都以認識地形為目標,咕溜著兩眼,東張西望,窄窄的馬路上,有許多附近的居民,打著扇子、穿著洗澡後舒適的便衫散步乘涼。

我一眼瞧見一個熟悉的身影。───老師嗎? 

我喊了一声-------老師------

婦人應聲回頭,啊!果真是老師! 

和同學點頭示意,我要留下聊天。

你是?───

我是余適民, 老師不記得我了?

記得! 記得! 只是一下子喊不出來你叫什麼了。我剛退休。你是三班的吧! 會畫畫,我記得。

老師左手拿扇,右手拉著我------ 

走!到我家去,我就住這附近。

到了她家,老師熱切的切了一盤梨子,我兩就坐在餐桌角邊天南地北的聊著。

讀師專───好哇---------------------------

聊了一會兒 

你們班上有幾個是好孩子,有些啊!都把我給氣死了。

嗄? 為什麼?

唉呀!上課弄的鴿子滿天飛-----------我告訓導處,要他們找出是哪個人,要他記一個大過,氣死我啦! 

老師皺著眉,舉起手臂在空中舞著,真像有滿天的鴿子繞著飛。

我先愣了一下,接著抱著老師手臂笑到不行!

 

國一向老師教我們國文,老師身材富態,走路慢些,但可以從大致的輪廓中,想像她年輕時一定是個秀氣的女孩子。

她說話慢條斯理,上課時常常左手拿著課本,右手扶著老花眼,要看課本時,掛上眼鏡,看完了又拿下眼鏡講課。就是這樣把眼鏡拿上拿下的,引的我上課時仔細的看著她的臉。

秀氣的單眼皮,年老稍稍浮腫的臉,頭髮絲絲向後夾著,五官並不特殊,但合起來就有股書卷氣,一種停在書房裡,與世無爭的悠閒,當她拿下眼鏡陶醉在課文裡時,講課是不看人的,經常對著教室後上方的牆說,說完又再掛上眼鏡,看課文,再拿下,講下一段。

我老覺得眷村的孩子得天獨厚,讀國文都可以不用太費心,尤其是國小國中階段,聽一聽大致就知道了。

國一的我就這樣邊欣賞老師,邊聽課,有時思緒飛走了也不打緊,因為老師脾氣好得很,只要不搗蛋妨礙她上課,記憶中她總是和顏悅色,從沒處罰過學生。 

我經常是人在教室,心在外頭,尤其是個頭高,怎麼排都是坐在最後一列。

國一下學期,有天輪到我坐第一排,心情大好。明明排椅子的時候不可能排到後門門口,但我就要這樣,上老師的課時,敬完禮,就順勢輕抬著桌椅往後靠到門口,如此我便可一心好幾用了。  

(國中的桌連著椅真難坐啊!椅子既不能向前,也不能退後,又不能向右跨出,這種設計還真的讓每個人坐得規規矩矩呢)

我聽聽課,玩玩筆,看看老師,無聊了又看看門外,見有許多鴿子飛來飛去,咕咕叫著,挺可愛的。下課鐘一響,學生一出來,鴿子就飛得精光。我也跟同學出去,繞到中走廊。還記得校工老羅嗎? 他脾氣不挺好,但他很會做菜。(這是我想的) 因為有次我們在中廊看他生了爐子,又剖魚,動作索俐。那天他剖開一條鮮魚肚子,內臟一剝,抓著魚尾就要下油鍋。我就說:

還沒洗哪!

洗啥洗? 洗多了不鮮了。殺了魚,拿肚腸子,又沒做啥,有啥好洗?

說著抓著魚尾,在滋滋咂咂的油鍋裡,涮了一面,又翻另一面,手好像不怕炸似的。

們圍著看──── 

放下去呀------放下去煎呀-------

這樣子兩面給油溜一下,等下下去煎,魚皮不會沾鍋,煎出來才漂亮。

厲害吧!下課十分鐘跟老羅學了兩樣知識,雖然我從來也沒照做過,但我覺得他說的硬是有理。

又一次放學時,全校都走得差不多了,我們班幾個人才姍姍出來,老遠看到老羅端個唐瓷盤子,裡面放著紅紅的肉,

我們叫────

噢! 今天炒肉!

啥子肉? 小老鼠。看! 還沒開眼哪!

嗄! 大家全圍了過去。

哎唷! 果然是剛生下的八隻小老鼠,紅咚咚,粉嫩嫩的,連眼都沒有,一隻隻排得好整齊。

你要煮老鼠啊? 好噁喔!

大家用手指碰碰老鼠,還溫溫熱熱的,剛出窩呢。

老羅用食指用力按了一下其中一隻,還會吱吱叫ㄝ。

這老鼠仔最好沾醬油,配蒜頭,再好吃不過。

不煮嗎? 就這樣挟---------大家用手比劃著挾老鼠送進嘴裡,    

點頭稱是,

咬下去,吱的叫一下這樣才過癮。

大家嚇得哇一聲趕快跑開了。

從此老羅成了我研究對象,我相信他一定如他所說那樣解決了剛出生的老鼠。

有天老羅在洗菜,盆邊放了兩根玉米。

上課鈴響了我還不想走,因為我看到老師走出辦公室,那時我再走回教室還來得及。就在那一會兒,老羅手剥了幾排玉米,往上拋出去---- 

幹嘛把玉米丟掉? 

餵鴿子! 這些鴿子是我養的! 

喔!!! 上課時我可有新把戲了。 

我發現這些鴿子有夠好吃,餵它們很有快感。唯一的缺點是不近人,真傷腦筋。

那天起,我每天上課都在絞盡腦汁引鴿子,從飯盒?挖出一團飯,很有耐心的灑飯,先灑向遠處,再灑到近處,有時會在上課鐘響,同學都進教室後,快速將飯粒由外排到教室門口,看鴿子是不是好吃到忘記危機。

好幾次被經過的老師問:

在做什麼?

下課餵的! 鴿子没吃完。

經過幾天訓練,鴿子果然肯靠近教室後門了,周圍同學也知道我上課在餵鴿子,多多少少供給我一點飯,共襄盛舉。

有天我突發奇想,乾脆引它們進教室算了! 上課時有鴿子在腳邊走,多好玩!多剌激呀!

這突發奇想讓我興奮的不得了!

當下和周圍同學商量,午飯不可以吃完,每一個人都要捐一點出來餵鴿子。並約法三章:大家不可以亂動,只可以用眼睛看,鴿子進教室後,萬一驚嚇飛起來時,大家要一起把窗子關起來。

同學一聽也興奮莫名,因為下午的國文課向老師是不會發現我們在做什麼的,等她知道時鴿子已入甕,她也没輒。

老師是好好先生,他不會罰人的。

大夥還没玩遊戲,就已經樂得心花怒放了。

吃完午飯休息時間,教室地板已佈滿一路一路的飯粒。

第一莭上課前,趕緊灑出引導的誘餌,由遠而近-------  

緊張的時刻啊----------同學們靜靜等待。

貪吃的鴿子越走越近,我的心臟砰砰跳得好響啊  

-----------------------走近後門了! 我輕聲警告大家--------

千萬不能動,要進來了-----------

老師依然沉醉在課文?,左手捲著書,右手扶著眼,只是那天老花眼斷了右邊的架子,老師扶眼鏡的手勢有些奇怪。

不過她微靠在講桌邊的姿態似乎很輕鬆,全班也正襟危坐,很安靜的。 

------------ 鴿子進教室了。

 看得出它們真是提神警戒,啄兩口抬一下頭,紅紅的爪子,走得再慎重不過了。大家不動如山,只瞇著眼睛瞧它們。 

終究敵不過口腹之慾,

一隻走進了第一排!------進了第二排! ------三隻-----四隻----- 我心臟要爆開了! 

突然噗 的一聲,一隻驚飛起來! 其他的也機警的跟著衝,一時之間幾隻鴿子驚得没有方向,就這麼在教室裡糊亂飛,剎那間,同學們也快手快腳的關窗關門。 

哐啷哐啷,天搖地動,大家暗笑成一團。

老師也嚇到了! 簌的站直,張著嘴,舉著眼鏡,看著鴿子在教室裡驚慌飛撲! 

怎麼回事? 怎麼回事? 鴿子怎麼飛進來了啊!

─────── 

幾秒鐘之後,她好像明白怎麼回事,生氣的說

打開門!──打開窗!──上課沒有規矩!是誰弄的啊? 

看到老師好像真的生氣了,大家趕快把門窗打開。

只是都低著頭抱著肚子笑。

鴿子旋了兩匝也飛出去!但大家意猶未盡,頻頻在底下想到就笑------想到就笑------

忘了那堂課怎麼結束的。

我趴在桌上笑夠了,雙手握著老師的手,賴皮的說:

老師─── 就是我! 你現在記三個大過開除我好了!

是你? -----是你? ----怎的是你? 唉唷! 你是好學生啊! 怎麼這麼皮咧? ------氣得我血壓高啊!

老師雖說氣的血壓高,但臉上還是忍不住笑,拿起桌上的報紙,捲起來敲了我三個頭。

你這死丫頭! -----死丫頭--------

我兩也笑成一團。

我們都喜歡老師,她脾氣好得没話說,上課也認真,她怎會認為我是好學生呢?

外面的世界太誘人了,頑皮的心總没法留在教室,和氣的老師總會遇到愛惡作劇的學生。鴿子的咕咕聲依附在笑成一團的教室,老師那半截老花眼鏡也隨著飛撲的鴿子起舞----------真是一堂令人無法忘記的國文課。

                                                                                                                               

後記

老師有些鄉音,學起來很有趣,尤其她罵我的時候。

我試著寫下,您也拼拼看。

司厘? 司厘? 兂的司厘? 唉唷! 裡司吼學森阿? 怎麼哪麼匹勒? 

七的我協壓高哇!  

可愛的老師---

 



本文於 修改第 4 次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63078&aid=3589072
 回應文章
難忘的鄉音
推薦0


shihmin450612
等級:
留言加入好友

 

我沒有學語言的天分,但有時某些音調會記著不忘,我也不知為什麼。 寫這篇文章也是因為突然想起老師的鄉音,曾試著打字拼她的音,但有些音沒字可用,乃作罷。 現在用最笨的方法手寫一篇,各位請參照下列內容,試著拼拼看,拼完順口念快一點,很有趣。

 〈紅線部分就是打不出字來的音〉

記得! 記得! 只是一下子想不出來。我剛退休。你是三班的吧! 會畫畫,我記得。

---------------------------------------------------

你們班上有幾個是好孩子,有些啊!都把我給氣死了。

-------------------------------------------------------

唉呀!上課弄的鴿子滿天飛-----------我告訓導處,要他們找出是哪個人,要記他一個大過,氣死我啦!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63078&aid=3592522
那個南腔北調的年代
推薦0


袁正明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我印象裡培英的國文課,多半是些年輕,敬業負責的老師在教,可能是新進,課本上滿是筆記注釋,上起課來,和數學一樣,有學新知識的感覺。只有被向瑤老師代過的幾堂國文課,濃濃的鄉音,像極了眷村的老媽媽。講起課來,如同閒話家常,好似國文是與生俱來的本能,那麼的自然。

記憶中的老羅,住在教務處對面中廊的樓梯間,永遠油亮光鮮的頭髮,趿著拖鞋(有時為布鞋,從未記得有皮鞋)。六班教室緊挨著教務處,午睡後去水龍頭洗把臉,常會遇到他,我經常和教務處打交道,但和老羅很少交集,意外的是還清楚記得他的模樣,典型的單身老兵/士官。準備考高中時,晚上常留校唸書,燈光不足,欽文曾將課桌椅疊成三層高,爬上去,靠近日光燈來唸,老羅看了也不過問。

眷村長大的小孩,接受了南腔北調,自己反倒什麼口音都沒了。 2007 年底,隨著一位高中同學去大陸,從海南島至上海,到了許多地方,也拜訪了不少朋友。雖然長駐大陸,那些朋友一開口,就被當地人聽出來是台商。沒有人能聽出來我的口音,還以為我是他們裡面的人,但我用的口語又和他們不一樣,很難相信是一個在美國待了二十多年的人。晚上在旅館打開電視,聽到中共中央電視台記者的廣播,不再是慷慨激昂,捲著舌頭的北京腔,才了解,原來,我說的是 : 國語。



本文於 修改第 1 次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63078&aid=35919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