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陽明山藝術種子
市長:Vincent Van  副市長: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人文藝術藝術天地【陽明山藝術種子】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不分版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生活報報》解決青年低薪須處理結構性問題
 瀏覽459|回應0推薦0

Vincent Van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蘋果日報
2019/09/11
蘋論:解決青年低薪須處理結構性問題
國民黨立院黨團前天召開「搶救青年低薪!推動『提升薪資執行特別條例』記者會」,指出解決低薪沒有顏色,希望民進黨一同推動。無論推動此一條例的動機為何,至少顯示了青年低薪的情況依然嚴重、亟待解決。
青年低薪問題由來已久,在馬政府時代就已被批評為國恥。馬政府曾推動加薪四法等政策試圖解決卻成效不彰,如今國民黨團重起爐灶,當然也只能「沒有顏色」地拉民進黨一起處理。只是綜觀國民黨團射出的「九支箭」,不是了無新意,就是蔡政府已經在執行的政策,看來無法掀起多少漣漪。
《蘋果》日前一系列針對崩世代問題的探討就已具體指出青年低薪問題的嚴重與難解,只是無論國民黨的九箭或政府回應目前正在執行的政策,其實都還只是一些治標的方法,未能碰觸結構性的問題。但只要結構性的問題不處理,就無法真正解決青年低薪問題。
以基本工資為例,賴士葆委員指出基本工資調幅太少,但當初朱立倫呼籲大幅調高基本工資時,不但當時的經濟部長鄧振中、國發會主委杜紫軍跳出來反對,就連勞動部長陳文雄也不贊成,擔心影響中小型服務業的經營減少就業機會。
享優惠訂薪資門檻
所謂結構性的問題,首先是產業升級轉型。較之國民黨,蔡政府更強調此點。這雖是正確思維,但事實上,一部分的企業當然可能升級轉型,但很難涵蓋所有企業。
願意致力轉型升級的企業或許可因此提高薪資,但低薪問題通常發生於那些不願升級轉型的企業。而對於這些不願轉型升級的企業,往往又是政府必須伸出援手相救的垂危或殭屍企業,如此一來,想解決低薪就變成緣木求魚。
基本工資的調高即是顯例,每次調整時,各大工商團體都擔心企業經營。試想,如果多年來這麼多企業的獲利原來都是因為壓低薪資而來,我們要如何期待這些企業會因為經營有方而願意主動且明顯地提高薪資。
其次,政府也寄望台商回台投資帶來投資機會,但若無法做到回台升級,只怕需要的還是低廉的本勞或外勞。政府應該針對享受回台優惠台商勇敢訂定聘僱的薪資門檻,以排除僅追逐低成本經營的企業。
第三是認真檢討外勞角色。台灣使用外勞的年成長率超過8%,遠遠高於經濟成長率,難不成台灣產業的勞力密集度年年快速提升?果若如此,則台灣經濟體質堪慮。政府以使用比例管理外勞,是消極的做法,實在應該認真檢視外勞真的沒有取代本勞的工作機會,全部都是本勞不願從事的工作?長期依賴外勞日深,對產業升級與青年薪資都會有極不利的影響。
第四,許多企業非常依賴政府的各項獎補助或租稅優惠,而且通常越追逐壓低成本的企業,對企業的獎補助依賴度越高。政府若真想提高薪資,應該設定享受政府各項優惠的員工平均薪資門檻。

尊重市場汰劣機制
第五,適度尊重市場擇優汰劣的機制,讓市場淘汰不具競爭力的企業,除非企業具有未來發展性,否則不宜過度保護。
的確,解決低薪不分顏色,但必須勇敢誠實面對問題才行。
兩黨一直不敢面對的結構性問題才是重點─既想提高薪資,又不敢處理、甚至保護那些永遠不想提高薪資的企業。如果無法克服這種兩難心魔,只怕青年低薪還會是每一次大選的必然課題。

本文於 修改第 1 次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62960&aid=60709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