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全民監督
市長:uskmt  副市長: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政治社會公共議題【全民監督】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歷史 解密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中國航母購買內幕
 瀏覽301|回應0推薦0

uskmt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中國航母購買內幕                                                  Victor Yeh 提供

1991年底,曾經無限輝煌的蘇聯帝國,在蘇聯總統戈巴契夫的新思維運動推動下,轟然倒塌了。

這個在近代史上數度鯨吞我國領土和多年與我為敵的龐然大物,出乎幾乎所有世人的意料,一夜之間竟然迅速分崩離析了!幾十年來,在數千公里邊境線上陳兵百萬對我形成巨大壓力的主要對手,突然之間就不存在了。龐大的家業要由十五個共和國來瓜分,工廠、軍隊、武器、財產、人員、土地等等,都要按照一定的要求分配給各國。

其時,我國與前蘇聯的關係歷經數十年的冷戰,剛剛有所好轉,經貿和軍事交往初步展開,就遭遇了這種非常時期。解體前我國與前蘇聯簽定的軍購協議幸好由俄羅斯繼承,我國定購的武器如蘇-27、T-80U、S-300等才能在以後按時交貨。

世界上許多國家此時也趁機瞅準機會,除了大肆搶購武器裝備外,還在俄羅斯瘋狂搜羅各類人才。

此時的獨聯體各國,人心惶惶,工廠、機構大量倒閉,國民收入迅速減少,生活水準迅速下降。許許多多的專家、教授、學者很快的失業,特別是一些尖端的行業,大量一流的工程師隊伍陷入赤貧。很多國家都及時的組織了一些專家,前往獨聯體去提出優厚的條件,招募大批國家急需而掌握相對先進技術的人才。

我國的軍事部門也盯上了前蘇聯的第二艘航空母艦---里加號〈瓦良格號原名〉。這艘航母在前蘇聯解體前,只是完工了80%的工程。解體後,烏克蘭無力自己完成它,俄羅斯又不需要它,也無力提供資金造完。在費了一番爭執和互相推諉後,烏克蘭終於打出了高價出售的招牌。

但我軍事部門對它的關注卻從來沒有放鬆過,對它能給我軍航母建設所起的作用一直有清醒的認識。我駐烏克蘭的有關部門也一直按國內的指示,密切監視著該航母的動向,利用一切機會,同烏克蘭的主管部門負責人建立聯繫。

1997年底,從烏克蘭有關部門獲知消息:烏國決定按廢船價格處理該航母,為免引起某些大國的無端干涉,最好由協力廠商民事公司出面購買。同時,烏國有關部門也提出附帶條件:為加強友好合作,烏國賣給我們航母船體,中方也應適量購買一些烏克蘭產機器設備,包括軍工設備。

一開始烏克蘭要價4億美元,過一陣可能有國家有意向,烏又提價至20億美元並承諾造完它。我國雖也通過特殊管道暗中詢過價,但由於世界上的大國暗中阻撓和一些眾所周知的原因,烏克蘭既沒賣成,我國也沒買成。

轉眼間六年過去了,‘里加’號改名為‘瓦良格’號,烏克蘭既沒造完它,也無人再去關心它,它就一直停放在尼古拉耶夫造船廠的船臺上,任憑風吹日曬,直至整個船體鏽跡斑斑。世人的目光再也難以聚焦到它的身上,它好像已變成了一堆廢銅爛鐵。原先動輒數億美元的要價,似乎再也難以提起。

消息傳到國內後,中央軍委毫不猶豫的同意了烏國的條件。開會商討的結果是:由總參退役的澳門商人徐增平所創辦的澳門創律公司出面購買,聲稱購買後改裝成海上賭場。另外,要求駐烏國有關人員與徐增平一起,全力與烏方協商,力爭買船時連帶造船圖紙一塊買進,就稱改裝時用。

中央軍委還責成國防科工委〈後改稱總裝備部〉,儘快拿出需從烏克蘭採購的機器裝備清單。國防科工委組織專家進行論證,三天後拿出了採購清單:DA80船用主機〈新大型艦用主機及生產線》、FR-2自動焊接機器人〈新型潛艇殼體焊接用〉、AA-11空對空導彈〈蘇-27用〉、AL-31F發動機配件、SS-20導彈發動機等。

需要說明的是,上述買賣協議是由兩國政府密秘達成的,但澳門商人徐增平購廢航母建海上賭場一事,是半公開的,因為協定達成後航母將通過土耳其的渤斯普魯司海峽出地中海回國,沿途將經過好多國家,這麼大的敏感設備通過,肯定要知會沿途各國,那是早晚要做的事。

我當時是國防科工委某研究院的某項目工程師,畢業於哈爾濱軍工大學XX系,主要從事艦船的XX系統研究工作。按照上級指示,我公開身份是澳門創律公司聘請的船舶專家,隨從徐增平去俄羅斯,為洽購航母提供技術諮詢。去俄羅斯之前,提前去澳門辦理了護照、駕照、身份證、信用卡、工作證等有效證件。

當我們乘坐由香港飛往莫斯科的航班降落在基輔國際機場時,我才第一次好好打量這個東北歐國家:經歷了獨立後的經濟蕭條,烏國的一切都是那麼的陳舊。從機場上的飛機到候機廳,再到機場設施,一切都是破舊不堪。只有烏國的人還顯得精神點,見了中國人都是熱情的打招呼。

乘坐中國大使館派來的賓士車,行進在基輔的大街上,你會發現路兩旁的大樓都是典型的哥德式建築,尖頂圓首,看顏色鮮有新的樓房。大街上川流不息的大小車輛,既有原蘇聯產的‘伏爾加’、‘拉達’、‘莫斯科人’,但顏色已經很舊。更多的是來自西歐的牌子,成色稍新點,來接我們的王參贊說,那多是進口的二手車。

晚上,王參贊為我們設宴接風,並請我們品嘗了烏克蘭風味的魚子醬和西餐。王參贊說,已將我們到來的消息告訴了烏國有關部門,明天就會為此展開談判。並簡要的通報了此事的最新進展和到烏國應知的外交禮儀。隨後,我們一行六人住進了基輔市的五星級賓館---頓河賓館。

第二天在烏國商務部接見廳,我們和負責此事的烏方代表開始了接觸。由於事先各方已有共識,談判進行的很順利。初步定價在1800萬美元,烏方不負責出港後的任何事情。可是當我們提出需要同時購買航母原設計圖紙用於改造時,烏方代表阿斯納也夫堅決不幹了,說是最高軍事機密,需報請國防部批准。

徐增平不虧是軍人出身,做事果斷幹練,當即表示:我們回去要改裝,沒有航母圖紙萬萬不行,自己寧可多出點錢,也必須拿到設計圖紙。阿斯納耶夫與其他幾位代表低聲商量了一會兒,堅決地說:那就兩千萬美元,否則一切免談。

其實這個數額也在我們意料之中,但徐總還是裝作與我們幾位商量了一下,最後好像很不情願的說:兩千萬我們忍了,但圖紙不能少一張,而且從現在開始,請你們派兵保證航母的安全,不允許任何人未經許可登上該船。阿斯納耶夫同意了我們的請求,立刻指派了其中一位去落實安全工作。

當我們握手結束會談時,阿斯納耶夫高興地說:中國人很實在,我們願意與你們做一切生意。但今天的決定要報到國防部和內務部以及國家安全委員會去審批,可能需要七天才能有結果的,希望你們耐心等待。

徐總也大笑著說:你們也很忠誠,我明白貴國的法律程式,今天我們合作很愉快,今晚我要請你們喝伏特加,為加深我們的友誼而乾杯!

那好,今晚上見。阿斯納耶夫邊擺手邊說。

我們回到駐烏克蘭大使館,向使館有關人員簡要介紹了情況。其實,在我們和阿斯納耶夫會談時,另幾個會談小組也同時和烏方展開了會談,但他們主要談購買烏方的機器設備。

當晚大使館根據我們的會談紀要,將情況發回國內。由國內根據我們的進展,制定下一步的會談計畫。由於時差關係,國內此時已近黎明,預計經過一上午的討論,在我們這裡明天前將會收到回音。

晚上,在基輔頓河賓館宴會廳裡,徐總鄭重宴請了阿斯納耶夫一行。在杯籌交錯中,阿斯納耶夫拍著胸口保證此次交易沒有任何問題。在一次碰杯時,徐總將一個裝著美金的信封給他塞進了口袋。

自此,我們這個小組的前期任務已告一段落。上級要求我們盡可能要求去港口看看,最好親自上航母上去實地看一下,掌握最新資料,以便在下一步的談判中提出新的要求。

我們在徐總的帶領下,由阿斯納耶夫領著,乘車去了尼古拉耶夫船廠的港口。歐,老遠就看到‘瓦良格’號那鐵黃色的船體,高高矗立在港口的閒置碼頭上。

車子來到巨大的航母船體前,使勁抬頭望上看,啊!真是大呀!起碼有二十層樓高。不來到它的面前,你是不會體會到它巨大的含義。

船前已有了兩名衛兵在站崗,看到船廠的廠長與我們來了,舉手行禮。徐總對烏方的安排非常滿意。

由船廠的廠長帶領著,我們由一個便門進入船內。不知你有沒有到過飛機廠的生產車間,反正我去過沈飛和成飛的車間,這航母船體內的感覺,和那些車間的寬闊差不多。不同的是這艘船體內是空空如也、鏽跡斑斑,而飛機廠的車間內使滿滿當當、秩序井然。在輪機艙,我們看到的只是一地的垃圾和油污,沒有船的動力主機。船廠廠長解釋說:由於多年沒有賣出去,船廠經費不足,主機已早拆去裝在其他船上賣了。說著,兩手一攤,搖著頭,一副無可奈何的樣子。其實,不光是輪機艙,各艙基本都有拆除焊割的遺跡,看來,船廠的日子確實是不好過。

看完船體內部,我們順著船內扶梯,來到了巨大的飛行甲板。呵!甲板表面雖然有斑斑鏽跡,但其面積的巨大那是相當有氣勢的,估計總面積應該有近20000平方米。一般人形容航母甲板面積有三個足球場大,如此看來真是差不多。

記得9x年我們跟隨中央軍委副主席劉華清將軍訪問俄羅斯時,應我們的要求,俄方同意我們參觀其唯一的航空母艦‘庫茲涅佐夫’號。當我們軍方人員一登上其巨大的甲板,就被其寬廣和大氣所折服。那時,甲板上停放著十幾架各種飛機,還相對感受不到它的寬闊,而如今空曠的甲板愈顯得其寬大。

我們知道,‘庫茲涅佐夫’號的飛行甲板的上翹角度是12度,看來是實踐證明略小點,到了‘瓦良格’改為14度,改動的目的看來是為更好的提高艦載機的起飛性能。所以我們看到其艦首高翹著,在甲板上多少影響正前方的視線。甲板上的鏽跡也相對深一些,為加大起飛摩擦力而設定的防滑槽裡,幾乎都被鐵紅色的鏽末填滿,一陣海風吹來,揚起滿天‘黃沙’。

廠長又帶我們登上航海橋樓和航空橋樓,站在上面,居高臨下,看到寬大的甲板也變得相對小了,但甲板前後左右卻一目了然。放眼望去,遠方的城市和近處的造船廠全貌盡收眼底;低頭俯瞰,船下的大海雖波濤洶湧卻讓我們踩在腳下。那年雖然我們登上了‘庫茲涅佐夫’號,但是這兩個橋樓卻是我們的禁區,這兩者可以較好的視線掌控全艦的航海航空活動。只是近十年的閒置,使得橋樓裡的佈置顯得陳舊了許多。

下到碼頭上,徐總提??。廠長和阿斯納耶夫低聲交換了一下意見,然後廠長說:廠裡的警衛部隊人手不夠,由於工廠很多部位需要警戒,一時可能抽不出人來,以後看機會再說。

午間,徐總又在船廠附近宴請了廠長和阿斯納耶夫一行。這次把幾位烏克蘭人都灌的差不多醉了,廠長甚至說話都幾乎不成句了。但在一次和徐總上洗手間回來後,廠長拍著胸口對徐總說:船上的衛兵明天就派。我明白了,徐總可能又破費了美鈔了。

回到中國大使館,仍然是彙報工作進展並交上考察紀要。

之後這幾天,我們就跟徐總到基輔的幾處名勝古跡去看了看。大使館二秘一再叮囑我們不能走的太遠,同時鄭重提醒我們一定注意安全問題,因為現實的烏克蘭現在是各國特工的樂園。

真的,在我們去基輔大教堂遊覽時,負責安全保衛工作的小趙就發現了問題:兩個在船廠門口轉悠的明顯不是東北歐人的遊客,老是在我們身後不遠處跟著。如此看來,我們和烏克蘭的秘密交易肯定已引起了有關國家的關注,情報工作真的是無孔不入啊!

果然,七天以後烏克蘭的答覆就沒按時來到。徐總就到烏克蘭商務部去催問,阿斯納耶夫悄悄地告訴他:本來烏國內沒什麼,誰知有些大國探聽到了消息,多次通過有關管道讓烏國表明態度,現在幾個重要部門頭頭正在閉門協商對策。

直到第十天,阿斯納耶夫才打來電話通知見面會談。仍是在初次會談的商務部接見廳,阿斯納耶夫正式通知我們:由於某些原因,‘瓦良格’號將在三天後通過拍賣會正式拍賣,請中國朋友做好準備。徐總大怒,他克制著自己注意外交禮儀,質問雙方定好的協議為什麼輕易就變了卦。阿斯納耶夫不置可否,只是微笑著看著徐總。

在會後的烏方答謝宴會上,阿斯納耶夫才悄悄地告訴了徐總真情:有幾個國家和地區對烏克蘭提出了外交照會,美國、俄羅斯、日本、法國、韓國、越南、臺灣等都對中國採購航母提出質疑,另外,他們反對私下交易,要我國將此船公開拍賣。我國知道保持雙方的友誼對兩國都有好處,因此即遵重對方的要求又照顧到中方的實際,才決定三天後公開拍賣,到時只有中方才能滿足烏方提出的條件,自然只有中國得標了。

根據我們事後分析:也許有幾個國家掌握了我國買‘瓦良格’的秘密,但更可能的是,烏克蘭自己認為這麼敏感的事,理應通知上述國家和地區,以免引起嚴重的外交問題。所以,他們應該是主動通知了上述國家和地區。

徐總只得再次表示感謝阿斯納耶夫對我們的友好。我們只知宴會後阿斯納耶夫笑顏逐開,可想而知徐總又有破費了。

三天後,在基輔市最出名的Jiashide拍賣行,‘瓦良格’公開拍賣會正式開場了。根據烏方的拍賣要求需提供買方的資質證明、國際信用證明、用途規劃、專案論證報告。。。等一大堆資料。我方代表早已胸有成竹,逐項展示給大家看,只有我方的資料齊全充足,符合烏方的所有要求。展示完後,就是公開競標了,美國和澳大利亞叫到1400萬美元就沒聲音了。韓國又叫了1500萬美元,日本叫了1700萬美元,韓國又叫了1800萬美元,這時,徐總舉牌叫了2000萬美元,主拍人連叫三聲無人再叫,拍錘落下,拍賣成交。當場辦理了拍賣成交的有關協議。

這回沒錯了,瓦良格號已經一切裝備好了,馬上就要安裝中華盾了......

仍然是我們事後分析:由於烏方的暗中操作〈畢竟我們買它的廢航母和其他設備比其他國家單買一艘廢航母划算〉,那幾個國家匆忙上陣,資料不全,規劃不周,而且資本主義國家拆船公司單買一艘廢航母去拆廢鋼鐵在經濟上是不划算的。因此,即使叫到1500萬美元他們已經是虧本了。

終於將我們國家夢寐以求的航母買到手了,我們大家幾乎是要跳躍歡呼了。

當晚,在中國駐烏克蘭大使館由徐總召集舉行了盛大的招待晚宴,以大使館的名義邀請了烏方商務部長、國防部長、內務部長、阿斯納耶夫、尼古拉耶夫造船廠廠長、巴基斯坦駐烏大使、埃及駐烏大使、德國駐烏大使、巴西駐烏大使等貴賓參加。

晚宴正在順利進行,船廠廠長接了個電話後將徐總和阿斯納耶夫叫了出去。我恐情況有變也跟了出去,原來是船廠負責警衛的軍官來電:‘瓦良格’號上有直升機降落!

徐總和我們都大吃一驚,尼古拉耶夫船廠廠長和阿斯納耶夫也吃驚非小。徐總就問船廠廠長:甲板上不是有警衛人員嗎?廠長不好意思的說:白天安排了警衛人員,考慮到晚上相對安全一些,就沒安排夜班人員。

徐總急忙說:請馬上安排夜間警衛人員,而且增加人數,多加的費用由我出,務必安全第一。

船廠廠長立刻給警衛軍官打了電話:船上船下立刻各增加雙倍警衛人員,務必晝夜警惕,不能再出現其它意外。另外,不論你現在幹什麼,請馬上趕到船廠,查清是那裡的飛機到船上,不要再出現這種情況!

聽到船廠廠長的安排,我們都放下心來。考慮到競標時的情況,徐總立刻找到使館武官,請求緊急協助。

武官二話沒說,立刻直奔使館保密室,直接要通了在尼古拉耶夫的工作人員,用最直接的語言下達了緊急命令。

宴會繼續進行,在歡快的樂曲聲中,賓客都盡興而歸。

可能是大使早已感到了異常,在送別了賓客後,立刻召集了所有與此有關人員,分析原因和對策。

王參贊分析說:從今天的競標情況來看,主要是我國周邊一些國家有敵對情緒,他們千方百計阻撓我們購得此船。也許他們心中無數,故爾晚上到船上去看看情況,以瞭解船上的實情。

李武官說:從我們掌握的情況來看,對我們購買烏克蘭舊航母的猜疑各國有不同的看法。俄羅斯擔心烏克蘭全部轉移武器技術;美國考慮我們進一步掌握製造航母的關鍵技術;日本以為我們購進航母是為了從軍事上全面壓倒他;韓國是因為不願看到我國的軍事強大到難以接受;而臺灣的目的眾所周知....。

徐總最後說:從近段時間來看,我們的一些行動對方基本都掌握,也就是說,我們和烏克蘭的有關行動對方都知道。從今晚上的事件來看,顯然對方對我們的一些目的還不是很清楚,到船上去瞭解一下實際情況也是很可能的。我們的主要目的已達到,下一步應是盡力保護好船上的一切物資,不讓敵對勢力破壞我們的既定計劃。

大使最後佈置明天的任務:徐增平去船廠查看所有的航母製造技術資料並封存保管待運;王參贊去船廠檢查安全保衛工作,並要求船廠儘快檢修船的操縱情況;使館二秘張同志去烏克蘭海關辦理出關事宜;李武官去烏克蘭國防部要求調查昨晚飛機上船情況,並要求烏方保證今後不要再出現此類情況;王參贊的助理馬副參贊聯繫烏克蘭的拖船公司商討拖運事宜......。

我和徐總在一個房間,一晚上我們倆就有關情況反復討論了多次,對一些可能出現的情況商量了好幾種對策,在迷迷糊糊中不知不覺睡去。

第二天黎明,李武官匆匆來到我們下榻頓河賓館,鄭重告知徐總:昨晚上的直升機是烏克蘭最重要的邦交國的武官隨員租用某民用飛機公司的直升機,時間是六個小時。

我們一下子明白了,我們將來最主要的對手和千方百計從各方面打壓我們的某大國,急急忙忙跳到前臺來了,他不願看到我們祖國的強大和繁榮,更不願我們在世界上對他構成挑戰,阻止我們購買‘瓦良格’的目的越來越明顯了!

吃過早飯,我和徐總、小趙、船廠廠長乘飛機立刻趕往尼古拉耶夫船廠。

當飛機還在空中飛行的時候,徐總和船廠廠長座位相鄰,兩人就航母設計圖紙移交一事進行了探討。廠長說:那些資料起碼有近二十噸重,我們用了兩個大資料庫來放它。如果你們運回去再翻譯的話,只是專業翻譯就要一百人幹兩年,還要數十名其它技術人員再去核對校準,工作量之大真是不可思議。

徐總說:這個你放心,我公司已從香港和大陸聯繫了很多專業技術人員,你知道,中國大陸當年有那麼多人留蘇和學俄語,尋找幾百人幹這個事不會是一件難事。其實我最擔心的倒是設計資料的完整問題?如果不完整,我的改造計畫就要拖後,你知道,我們都是商人,時間意味著什麼!

船廠廠長笑了,他友好的拍了拍徐總的膝蓋,說:放心吧徐總經理,這些資料在我們廠裡保管的最嚴密,也是保管措施最可靠的,我能保證一點不少的轉交給你。

飛機在當地時間中午十一點到了船廠所在地,廠裡派了兩輛車來接我們一行。徐總和小趙坐一輛〈隨時保證徐總的安全〉,我和廠長坐一輛。

在船廠草草吃過午飯〈徐總的意思〉,我們立刻和船廠的有關部門去資料庫查看設計資料。在船廠的技術大樓前,我們看到有專門的警衛部隊,全副武裝,戒備森嚴。

經過一番仔細的驗證審核之後,在警衛軍官的的跟隨下,我們和船廠的總工程師等來到了六樓的航母專用資料庫。我發現,每層樓都有有線電視監控系統和紅外報警系統,有兩人組成的巡邏隊定時逐層巡邏檢查。

保管員和警衛軍官各取出一把鑰匙,兩人各自插入上下的鎖眼,然後各自旋轉密碼盤核對密碼,同時分別用右手放在兩個電腦觸控式螢幕上,不一會,電腦發音了:密碼正確,掌紋無誤,歡迎進入第x資料庫,祝你週三愉快!

一進門,我們就感受到這個資料庫的寬大和標準:每個資料櫥都是鐵製的,整齊的分行排列著,櫥上用俄文標註著櫥內物品的名單,窗戶都用厚厚的窗簾遮蓋著,市內溫度適宜,柔和的日光燈管發出輕輕的嗡嗡聲,室內幾乎一塵不染。

保管員隨手打開了一個櫥子,我們看到櫥內整整齊齊的排放著紙質封皮的資料檔案。總工程師伸手抽出了一本,隨手翻動了一下給徐總看,我也趁機上前看了看,不錯,保管的肯定不錯。

徐總滿意的讚揚道:很好,很好,不知都齊全嗎?

總工程師自豪而有把握的說:凡是我們烏克蘭掌握的資料都在內,我保證!因為這是我們原來的國寶,我們沒有任何理由不好好保護它。〈其實,回國後經仔細查對,還是有幾處重要部位的圖紙缺失,後來經駐烏克蘭有關部門秘密偵察,確認我們到船廠之前,已有烏克蘭國防部人員同俄羅斯情報人員來取走了部分圖紙〉

突然徐總的手機鈴聲響起,徐總走到門口去接聽了,我們只是聽到他‘啊’、‘嗯’、‘好好’的答覆聲。

原來,電話是李武官打來的,通知徐總:為防夜長夢多,事不宜遲,大使館已連夜和國內聯繫了一架今天晚上十時回國的貨機,並已和烏克蘭商務部商定,今天下午就把所有的圖紙裝機起運。要徐總立刻和船廠領導協商運作,烏克蘭商務部估計已通知船廠方面。另外,馬副參贊已經定好武裝押運的人員和車隊,協商好後請立即和他建立聯繫。

你不得不佩服中國駐外人員的辦事效率和保密水準。原來,昨晚大使就已和李武官製定了詳細的周密的行動計畫,為了防止洩密,只在事情到了非通知不可的情況之下,才及時通知經辦人員。

我們一行立刻退出資料倉庫,徐總安排我留在倉庫外待命,而他立刻同小趙去見船廠廠長。我為什麼留在這裡?是徐總怕交貨前再出什麼意外!況且,烏方事後會以我們檢查過為由,拒不承認所交資料不齊全。而這時,我們是無法知道烏方所交的資料齊全與否的。

大約過了一個多小時,就見船廠廠長和徐總,還有不少其它烏方人員都來到了倉庫樓前。隔了幾分鐘,只見好幾輛小車和卡車組成的車隊也都陸續開了進來。走下車來的有馬副參贊和老朋友阿斯納耶夫,還有一些全副武裝的烏方軍人。

阿斯納耶夫先和船廠廠長簡短交談了幾句,又和徐總講了數語,就轉身進了技術大樓,向警衛軍官亮明身份,並拿出幾份烏克蘭各部門的批文,交給警衛軍官驗看。警衛軍官仔細的反復檢查了檔案,確認無誤後,表示遵命放行。

這時,又有一輛小車駛了進來,原來是烏克蘭海關商檢的人來到了。

萬事俱備,船廠廠長立刻安排有關搬運人員開始搬運。搬運程式是:由六樓的人員將鐵箱整個放入電梯,降下來後由鏟車工用鏟車裝到卡車上。這時,我才注意到這些卡車都是箱式卡車,鐵箱裝進去後就不用再動了。

我們四人的分工是:小趙在六樓,我在電梯旁,徐總在卡車邊指揮裝車封車,而馬副參贊則和烏海關和商檢的人周旋。

估計這些圖紙資料加鐵箱的總重有四五十噸吧,反正裝滿了八輛大卡車。等到所有的鐵箱都裝到了車上,由海關的人封固好車廂後。就只見剛才還面無表情的警衛軍官,忽然一聲口令,立刻所有的警衛人員都從樓內跑出來,列隊站在卡車前。又一聲口令,所有的軍人都嚴肅的向卡車敬禮。一瞬間,有些軍人的眼睛裡湧出了淚水。

這時,船廠廠長和一些員工,還有海關商檢人員,也都不自覺的舉起了標準或不標準的右手行禮。我分明看到,廠長和總工等人的眼眶慢慢變紅,最後都流出了大顆大顆的淚珠。這一幕深深的留在我的腦海裡,時至今日,仍是那樣清晰那樣深刻......。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62934&aid=50205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