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年輕的五月
市長:☆耀星☆  副市長: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情感交流其他【年輕的五月】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心情隨筆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平淡生活的幸福感
 瀏覽116|回應0推薦3

☆耀星☆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3)

麥芽糖
yaduo
文武兩邊站, 可可疊羅漢













平淡生活的幸福感




前兩天的傍晚,阿秋在下班的途中,買了兩個便當回來做為晚餐,我坐在沙發上看電影,要她先吃,因為我沒有胃口。後來她發現我腰伸不直,有點舉步維艱,問我怎麼了?我說大概是閃到腰了。她問我要不要去看醫生?我說不用了吧,休息幾天應該就可以了。其實一天前,我的左腰就痛到不行,只是我掩飾得很好,裝做若無其事,因此她沒有發現。

那天下午,我出去運動,走了十一公里多,一切如常,沒想到不知是晚上睡覺時的姿勢不對或是其他原因,次日早晨一覺醒來,發現左腰不適,因為疼痛,爬起床都有困難。勉強換下睡衣,沒法輕鬆的直起腰來。雖然我對自己說,閃到腰了,要好好休息幾天,心中又難免擔心,會不會腰椎出了問題。最近阿琦表弟的頸椎和腰椎都出了問題,阿樹表弟的頸椎也有了狀況。

過去,每隔一段時間,我和住在加州聖荷西的阿琦就會電話聯絡一下,但在我退休後,因為我大多時間是住在台灣,和他就幾乎斷了音信。這次在美國短暫停留,在要回到台灣前,趕緊打電話給他,問候一下,沒想到他告訴了我,頸椎、腰椎和膝關節都出了問題,需要動手術的消息,讓我大吃一驚,因為從小身體壯壯的他,過去跟他聯絡時,常聽到他整天跟朋友們拼籃球,總是生龍活虎的,怎會一、兩年間,身體就有了那麼大的變化?他說,雖然在美國的醫院作了檢查,但在手術前,還想回到台灣,在榮總及長庚檢查一下,聽聽這邊醫生的建議。我問他何時要返台?他說十一、二月間吧。我說,我十一月上旬要返台,那我們在台灣見一面吧!於是我給了他台灣的住址、電話和電郵信箱。

想想,人生聚聚散散,世事真的是難料。當年在幾個月之間,我們先後出國唸書,他到寒冷的威斯康辛州,我到溫暖的德州,彼此靠著書信和電話聯絡。一直到大概是1984年,我已經在大學教書的時候,他放棄了在佛羅里達大學攻讀的博士學位,決定到加州謀職,順道先來德州我這兒小聚。算算,我們也已經35年沒有見過面了。

回到台灣,我跟阿樹表弟提到阿琦要返台,我們準備在中壢見一面這件事。阿樹說,他也想跟阿琦見個面,因為以前住在楊梅,阿樹家是我的右鄰,阿琦家是我的左鄰,我們三家是連在一起的,而且阿樹和阿琦是同年齡,此外,阿樹的頸椎也出了狀況,需要做微創手術,可以跟阿琦分享經驗。

聽到阿樹說頸椎出了問題,也是讓我感到很驚訝的。到了我們這個年齡,身體好像是逐漸陳舊的機器,一不小心,就這裡或是那兒的小零件出了故障。

十一月二十八日的早晨十一點二十分,已經動了微創手術的阿樹,脖子上戴著護頸,開車來帶我到中壢火車站接從台北下來的阿琦。我們三人見了面,歡喜中還包涵著很深的感慨啊!跟阿琦一別35年,我們從充滿青春活力,對前途充滿無窮希望的年輕人,再次見面,竟已變成身上有了病痛的老人!

我們在大四喜吃了簡單的午餐。


三個表兄弟難得的見了一面,可惜餐廳的小姐沒把照片拍好。

阿樹要趕回去公司開會,阿琦和我想找個咖啡廳坐下來,聊些別後事,可是在中壢火車站的前站和後站附近,都找不到有座位的咖啡廳,連全家和7-Eleven這樣的地方,都沒有座位。除了腰、頸有狀況外,阿琦的膝關節也有問題,沒法走遠,最後,我們只好放棄。阿琦搭火車回台北,彼此互道珍重,期待下回再見。

洗過澡,我換了睡衣,到臥室,關上門,想看一下書才睡。阿秋拿了藥膏進來,問我腰部的情形,叫我脫下衣服,趴在床上。她在我的左腰塗抹了藥膏,認真的用雙手,為我按摩,一直到那些部位發熱。這樣用力按摩了一段時間,我說,可以停下來了,妳這樣一定累了吧!她撕下一張可以消瘀、舒筋、活血、止痛、跌打損傷的膏藥膠布貼敷在我疼痛的腰部,要我早點睡,不要再看書了。她說,明天如果情形沒有改善,就去看醫生吧,也不要去走路運動了。

次日早晨,我的腰部還是疼痛,要有很大的決心才能伸直疼痛到不行的腰部。天氣很好,陽光普照,是否出去運動?我遲疑了一會兒,深怕走了出去,若是腰疼到舉步維艱,走不回來,就會糗大了。我在客廳先試走了一會兒,覺得情況還好。我想一旦忍痛伸直了腰,走路是不成問題的,不會有那種痛到不行的感覺。於是我就勇敢的走了出去。

走到老街溪步道,從新富橋到環鄉橋,一趟約1.3公里,我認真的走了十公里,在衣服都汗濕後,我放緩腳步,欣賞在陽光下粼粼的溪流,溪中成群的魚兒,溪石上曬太陽的小烏龜,站在溪流裡像在沉思,偶而又起飛的大小白鷺鷥和其他鳥類,岸邊的芒花翻飛,沿途的菜園,地瓜葉、高麗菜、結頭菜、木瓜、洛神花和許多我不認識的蔬菜水果,佈滿大地的畫布,休耕的田地開滿了多彩的花朵和紫花霍香薊,沒人耕耘整理的土地,已被牽牛花和已比人高的鬼針草所霸佔。一大片鬼針草的花,其實也不難看,不過要是衣服、褲管或是鞋襪被那些黑色的針刺沾上的話,就會令人非常的厭煩。


溪畔長長的步道。


溪石上曬太陽的小烏龜。


白鷺鷥。


起飛的白鷺鷥。


休耕田地裡整片多彩的波斯菊。


廣仁宮附近的小公園。


過了廣仁宮,便可看見跨溪的拱橋。


步道旁的菜圃。

出汗運動,陽光,涼風,溪流,田園景色,非常平凡的生活,我是感到歡愉和幸福的。我走回家,左腰還是不適,但我發現伸腰不會疼痛到不敢去伸直了,蹲下來脫鞋脫襪,也不會疼痛難熬了。

傍晚,阿秋下班回來,問我腰疼如何了?有沒有好一點?需不需要去看醫生?我說好些了。飯後,她說,一月初,公司的尾牙要在水悅莊園舉辦,但她不知道那是在什麼地方。我說,上網查一下就知道了。在網上我得知水悅莊園是在大享街。

阿秋告訴我次日輪到她休假,不用上班,所以我說,明天我陪妳到水悅莊園跑一趟吧!

遠不遠?她問。

根據Google Map,我們可以從環南路到志廣路,轉中正路,一直到中正路二段,再轉大享街,離家共約六公里,不遠的。

次日早晨,天氣晴朗,我先陪她到埔心拿鼻子過敏的藥,在回來的途中,轉往水悅莊園。今天的水悅莊園很熱鬧,車子很多,看到主建築外的招牌和旗幟,好像是縣議員同學會或同樂會的活動,有人在指揮和管制交通。我叫阿秋把摩托車停在路旁的樹下,對她說,我們進去園區看看。

阿秋有點遲疑,她說,這樣可以嗎?

我說,水悅莊園是舉辦餐會,宴客的場所,有什麼不可以?臉書上有幾個景點,許多人在那兒打卡,我們正好進去實際看看,也可以先為妳拍幾張相片。

阿秋於是跟着我進入了園區,我也在大陽光下,為她拍了幾張照片。


阿秋在許多人打卡的水悅莊園景點也留影了。


阿秋在許多人打卡的水悅莊園景點也留影了。


阿秋在許多人打卡的水悅莊園景點也留影了。

下午三點鐘,她陪我到老街溪步道走路運動。路上遇見從中學教職退休的馬老師伉儷,也碰到告訴我說,煮飯時加黑豆及甘草水,可以解百毒的鍾先生夫婦。阿秋看到我跟他們揮手致意,對我說:「你連走路都會認識人喔?」我說,那是很自然的事呀。


往新富橋的新完成步道。


左前方是廣仁宮,再往前就是小公園。


左邊是小公園對岸的新建步道,前行可到另一個土地公祠。

我考慮到阿秋自上班後,就沒再跟我出來運動,所以我們走了八公里,就回家了。回到家,久未運動的阿秋大概是累了,進去臥室躺了一個小時。她起來時,我問她是否睡著了。她說,睡醒的感覺真好!身體好像又完全充電了!人,還是需要適度的運動才好。

這就是我退休生活的日常。腰痛,告訴我在健康的時候,要懂得珍惜。腰痛,告訴我要有耐心去調養,告訴我幸好是過退休生活,沒有工作的壓力,可以輕鬆和耐心的去調養,為此,特別要懂得感恩。平日生活,雖然粗茶淡飯,但田園美景,就在鄰近,一定要懂得欣賞和珍惜。






平淡生活的幸福感 http://www.ksnews.com.tw/index.php/news/contents_page/0001387604/

         (2020-06-25 刊於更生日報副刊)   

【附記】

這篇短文刊出時,距離文稿寄出的日期,約半年又兩個星期。


              

The Happy Song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62720&aid=70606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