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年輕的五月
市長:☆耀星☆  副市長: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情感交流其他【年輕的五月】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心情隨筆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五十年前的男士髮型
 瀏覽243|回應0推薦1

☆耀星☆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1)

文武兩邊站, 可可疊羅漢






五十年前的男士髮型




最近我在整理和掃描擱置在大紙箱裡的陳年老照片時,看到了這張在我們大學一年級,班上第一次舉行的郊遊所拍的照片。這張黑白照片除了帶我回到那次到火炎山的點點滴滴之外,最引起我注意的,還是年輕男士們的髮型。

我想起那個時候,除了極少數人留平頭之外,其他人都是留著濃厚的長髮,頭髮上還塗抹油膩的髮蠟,以便清楚的分邊,並且讓髮絲固定不亂。理髮廳都準備有為客人施加的髮蠟,但通常我們要去理髮時,會帶自己喜歡而且品質比較好的髮蠟前往,讓理髮師使用在我們的頭髮上。

五十年前的台灣,男士族群裡,流行的就是這種髮型。我也順著潮流的從眾,留起了這樣的頭髮。其實我本身並不喜歡理這樣的頭髮,一方面我覺得頭髮看起來僵硬、人工不自然,而且那髮上的髮蠟帶給我很大的困擾。髮蠟在頭上,讓我睡覺時感到不自在,影響我睡眠的品質。頭髮上施用了髮蠟,使我無法每天在洗澡時痛快的洗頭。而最讓我受不了的是,油膩的髮蠟沾上了枕頭套,甚至棉被上,清洗不易,因此有的人就在枕頭套上再鋪上一條毛巾,這樣只要換洗毛巾就可以了,不必天天都換洗枕頭套。有的人更是乾脆在枕頭上鋪上一張舊報紙,每天早上起床,將沾了髮蠟的舊報紙揉成一團,丟進垃圾桶就成了,連清洗毛巾這種事都不用了。不過這樣做也有缺點,因為睡了一夜,到早晨起床,頭上和臉上說不定就沾上了舊報紙上的鉛字和油墨了。

隨著時間的流逝,我對留這種髮型的種種不便,心中越來越是沒法忍受,加上我本來就是個比較不修邊幅的個性,熬到大學一年級的下學期,我把還沒用完的半條髮蠟丟進了垃圾箱,從此不肯再讓髮蠟塗抹到我的頭髮上。

顯然很多男士對於在頭髮上施用髮蠟,也是同樣感到不便甚至排斥。這種髮型流行了好像沒有幾年,在街頭巷尾就不太能看到留著這種髮型的男士了。





五十年前的男士髮型
http://ep.worldjournal.com/AT/2020-03-04/D06


         (2020-03-04 刊於世界日報「上下古今」版)   

【附記】

這篇短文刊出時,距離文稿寄出的日期,經過了正好兩個月。

如果我的記憶沒錯的話,走在最前面的,應該是後來轉系的李文雄,在我後面的是留平頭的阿西,他的後面是家住彰化縣,服完兵役後考進我們班的楊兄(名字記不得了),在他的後面應該是寬明吧?


這張大一第一次班上郊遊的照片,我的頭髮分邊抹髮蠟。


這張大四的生活照,頭髮很自然,啥都沒抹。芳慶的頭髮有點亮亮的喔。

              

青春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62720&aid=68959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