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年輕的五月
市長:☆耀星☆  副市長: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情感交流其他【年輕的五月】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心情隨筆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青春留不住
 瀏覽334|回應0推薦4

☆耀星☆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4)

yaduo
tzi
亓官先生
文武兩邊站, 可可疊羅漢







青春留不住




歲月留不住青春,青春歲月卻拓印在一張黑白照片裡。我望著大學四年級時,在寢室跟室友阿慶下圍棋的照片,許多陳年往事都湧上心頭,我甚至彷彿可以嗅到那時生活的氣息。

我驚訝的看到曾經如此稚嫩的自己和好友。照片中可以看到兩張併排的書桌,寢室裡沒有顯示出來的,是鐵架的上下鋪和一個簡易的衣櫃。這是一棟五層樓的鋼筋水泥的建築,全部隔成小房間,租給大學生。我們住在二樓,寢室很小,沒有廚房或是浴室、廁所。每層樓的一側有幾間浴室和廁所,由那層樓的房客所共用。五十年前大學生居住環境的簡約,大概不是現在的大學生所能想像的。

在那簡樸的年代,大學生除了課業之外,最普遍的活動就是看電影、上廉價餐館和參加一些社團活動(國樂社、話劇社、土風舞社、圍棋社……)那個時候,我的室友和我看到有同學下圍棋,都很感興趣,但對於圍棋可說是一無所知,只聽說最基本的兩個原則:〈一〉佔地較多的獲勝,〈二〉一塊地必須保有兩個眼才能存活。

起初,為了搶地,阿慶和我不約而同的把棋子擺在棋盤的對角線上,變成沿著對角線,半片江山屬於白棋,另外的半片江山則屬於黑棋。如今想到那個畫面,就忍不住會開懷的笑起來。

阿慶頭腦聰慧,凡事都是認真去做,全力以赴,就連下棋,也不例外,偏偏是遇見我這個把下棋當娛樂的隨興的個性,所以我們剛開始下棋的那兩個星期,我可以說,總是被他殺得片甲不留,直殺到我面子掛不住,發起了牛脾氣,才開始逼自己認真思考要下的每一步棋,這才停止了慘敗的局面。從小事就可以看出一個人的未來,真的是有道理。阿慶後來被總統特任為政務官,可說是其來有自。


可以說,我總是被他殺得片甲不留。猜猜看,照片中,哪個是我,哪個是芳慶?

我們隔壁寢室住的是兩位園藝系的學生,其中來自南部的老陳是圍棋的三級,我和阿慶請他來下指導棋。雖說他的棋力還沒上段,只是他在棋盤上擺上一子,就讓我們倍感壓力強大,因為覺得他的那一子,進可攻,退可守,讓我們手足無措,不知如何應對。俗話說,高人一出手,就知有沒有,我是深切體會到了。他授阿慶和我四子,還是被他輕輕鬆鬆的殺得棄甲曳兵,因為實力相差真的是太懸殊了。

這樣的一張照片,除了使我想起學生時代下棋的一些趣事外,也使我想起了許多以前在中興大學,如今早已失去音訊的朋友們。我也懷念住處附近仍是田園的環境。晚飯後,幾位朋友或坐或站的在寢室外的欄杆旁,一邊聆聽孟德爾松的仲夏夜之夢,一邊高談闊論,直到夜幕漸漸低垂,螢火蟲在屋旁草叢中閃爍起落……

退休後,我的自由時間多起來了,難免時常會想要跟阿慶,重溫我們大學時代一起下圍棋的美好,可惜他要幫忙照顧四、五個年幼的孫兒女,既沒有時間,也沒有興致,再悠閑的坐下來跟我對弈了。青春年少的美好,真的是,一去不復返啊。





青春留不住
http://ep.worldjournal.com/AT/2020-02-22/D04


         (2020-02-22 刊於世界日報「上下古今」版)   

【附記】

這篇短文刊出時,距離文稿寄出的日期,經過了正好兩個月。

短文中提到的老陳,記憶中,他的名字好像是叫陳宗保或陳保宗,個子高大不多話,說他棋力三級,可能是記憶有誤,他也許是一級。我能夠確定的是,那時他的棋力還沒上段。

看見這張舊照,才發現,年輕時的芳慶和我,其實長得還蠻清秀的厚。

這篇短文要獻給芳慶。好友,為我們曾經有過的,美好青春歲月,舉杯吧!


              

Youth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62720&aid=68657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