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年輕的五月
市長:☆耀星☆  副市長: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情感交流其他【年輕的五月】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心情隨筆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大專集訓的過往
 瀏覽268|回應0推薦3

☆耀星☆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3)

麥芽糖
謎謎—醒
文武兩邊站, 可可疊羅漢










大專集訓的過往




1967(民國56)年的八月,大專聯考放榜了。那是個不易考上大學的年代。在我高中畢業的那一屆,報考全國大專聯考的共約九萬人,能夠上榜的約有一萬名,也就是說,即使是想擠進排在最後面的三年制私立專科學校,你也得擊敗約八萬人才行,倘若名落孫山,那就只有等明年再試了,因為全國一年只有一次聯招。幸運上榜的我們,也沒能歡欣慶祝幾天,因為四肢健全的大男生們,很快的就必須先上成功嶺,接受八個星期的軍事訓練。要等集訓結束後的十一月,大一的學生才開始到學校上課,比其他年級的學長晚了一些開學。

成功嶺容納不下所有的大專生,有的便被分發到附近的竹仔坑和車籠埔訓練基地。阿慶和我是難兄難弟,一起被分到竹仔坑,好友阿松被分到車籠埔,阿振則在成功嶺上。年輕的好友們真的是心有靈犀一點通,發生了幾件奇妙的事情。

阿慶和我有次跟着部隊搭軍用大卡車,從竹仔坑要到成功嶺,去上游泳課。進入成功嶺後,車子緩緩爬坡要往游泳池的方向駛去。在坡路下面的右邊遠處,是一排教室。我對阿慶說,不知阿振會不會在其中的一個教室裡?正說著,我看見其中的一個教室,在最右邊靠近後門的地方,突然有人向後勾頭,從敞開的後門往我們這裡探望。四目相對,天啊,那不就是阿振嗎!

有次阿慶和我在野外操課,是單兵攻擊的訓練。我們在地上又爬又滾又衝刺的,弄得滿身臭汗,全身沙土和被石礫及草葉劃破的手臂,坐在一旁休息喘氣。這時正好有部隊從我們休息區的面前行進通過。我猜那些連隊大概是來自車籠埔訓練基地的大專兵,正在做行軍訓練。我對阿慶說,不知阿松會不會是其中的一個?部隊一排一排的在我們面前行過,突然我好像聽到有人在叫我的名字。我問阿慶是否也聽到了?這時,在我們面前行過的大專兵中,有個高個子正在輕喚著我的名字,我們四目相對,那不是阿松還會是誰?

或問,行進中,怎敢邊走邊喚人的名字?那大概是因為,我們是他們口中的少爺兵,對我們比較寬容吧?連上的那些教育班長,有許多沒有考上大專或是沒有高中學歷,所以有的教育班長對我們寬容些,但也有些心理比較不平衡,對我們冷言熱諷,暗整一番。

在受訓的兩個月中,大家最期盼和最高興的就是懇親會了,因為那天不用出操,而且父母、親人、女朋友,甚至一起上榜到了同班的女學生,也有組團來探望未來四年的男同學的。他們帶來許多好吃的東西。對我而言,倒是沒啥好期盼與高興的,因為我既沒有女朋友,父母忙碌,也不會專程來看我,加上榜單裡,我們班上只有一個女生的名字,不可能會來看我們的。所以懇親會那一天,我們幾個沒人來探望的學員們,只能苦中作樂的聚在一起,坐在樹蔭下話南道北的聊天,打發時間了。

一眨眼,這些都是五十多年前的事情了。


懇親會那天,我們沒有訪客,一起坐在樹蔭下聊天。右邊第二位戴黑框眼鏡的就是我。


站在戰車上,中間戴斗笠的是我們的排長,他的左手邊是阿慶,阿慶的左手邊,瘦巴巴戴黑框眼鏡的就是我。






大專集訓的過往
http://ep.worldjournal.com/AT/2019-12-30/D06


         (2019-12-30 刊於世界日報「上下古今」版)   

【附記】

這篇短文刊出時,距離文稿寄出的日期,經過了約六個半星期。

文稿寄出後,我再仔細的想了一下,覺得大專集訓好像不止八個星期,我的記憶可能有誤,我認為應該是十或十二個星期才對。不知是否有哪位朋友還記得此事?
              

The Olympic Spirits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62720&aid=67080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