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年輕的五月
市長:☆耀星☆  副市長: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情感交流其他【年輕的五月】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心情隨筆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中文學校的過往
 瀏覽324|回應0推薦4

☆耀星☆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4)

謎謎-眺望
麥芽糖
tzi
文武兩邊站, 可可疊羅漢






中文學校的過往




這張世界日報在1999年7月30日的新聞報導,帶我回到自己為中文學校努力的過往。

哥倫比亞市是南卡羅萊納州的首府,也是最大都市,有幾所大學及技藝專科學校,但是華人不算多,以留學生為主。此州最大的南卡羅萊納大學,來自台灣的教職員與留學生,人數最多之時,據說有280人左右。我搬到此城時,還沒有中文學校,後來從聖路易斯搬來的呂先生夫婦覺得,這裡應該要有中文學校,來教育我們的下一代學習中文。他們積極聯絡家長,討論和籌劃,並參考了聖路易斯中文學校的組織章程,創辦了哥市的中文學校,且借用了南卡大學的幾間教室,按照小孩的年齡,開了幾個班級,每個星期天的下午,教導小孩中文基本的讀與寫,年幼的小孩則是唱遊和剪紙、繪畫、童歌等等。

中文學校的創辦,獲得此地華人家庭的熱烈歡迎和支持。除了來自台灣的家庭之外,還包括了日本、香港、新加坡、馬來西亞、印尼等地,連來自大陸的年輕大學教授,也把小孩送來跟我們學習正體字與注音符號,這真是難為他們了,但希望子女能夠接觸中文與中華文化的心情,跟我們是一樣的。台灣在亞特蘭大經濟文化辦事處的人員也非常支持我們,免費提供了教本與視聽的材料。

呂太太擔任第一任校長,一些家長擔任義務的老師,也聘請主修兒童教育或音樂的留學生擔任老師,並付給他們鐘點費。

我的三個小孩都來上中文學校,所以我便義務教小朋友古詩與新詩的欣賞。小孩不易了解古詩的字句與典故,我以說故事的方式,試著將詩中的意境,以圖畫的方式,希望能呈現在小孩的腦海裡,然後要他們跟著我朗誦,字句的節奏起伏,讓他們覺得鏗鏘有趣。至於新詩,我也挑選比較有童趣的短詩,讓小孩感到好玩易懂。後來我把這些經驗寫了篇長文,發表在中央日報,與其他中文學校的老師們分享。

1999年,美國東南地區七個州共有18所中文學校的校長和幹部以及學生們,在七月底前往亞特蘭大,在當地的華僑文教服務中心舉行年會,並舉辦學生們的舞蹈、戲劇、演講和其他才藝的表演與競賽。活動與比賽在熱烈進行的時候,校長們就在會議室裡開會,並且推選新任會長、副會長和其他幹部。忝為哥市中文學校校長的我,沒料到竟被選為副會長。

幾個月後,僑委會在台灣舉辦第一屆的世界網際網路中文教學研討會,會長培德兄和我代表美國東南區中文學校聯合會,返台參加研討會。那距離我前一次返台已經12年了。之前每年爸媽到美國來和我們相聚,所以我都沒有返台。這次回國,發現台灣的變化太大了,我已感到陌生了。研討會後,我抽空回家探望父母、兄妹及好友。父母很高興看到我,不過他們也對我說:「爸媽年紀已大,漸難承受長途飛行的辛勞,今後就換你飛回來看爸媽吧!」也就是從那個時候起,我開始每年都返台探親。

望著這張二十年前的新聞報導,想起自己也曾為海外的中文教育盡了一點心力,許多前塵往事,一一出現眼前。我出生在美國的小孩,至今都能說流利的國語,不能不說,多半要歸功於他們都曾經每個週末都去上中文學校吧。





中文學校的過往
http://ep.worldjournal.com/AT/2019-12-20/D07


             (2019-12-20 刊於世界日報「家園」版)   

【附記】

這篇短文原約有一千七、八百字,投寄出去後約八、九天,編輯來信請我把文章刪減至一千兩百字左右。目前許多版面比較歡迎四、五百字的短文,就是頭條的文章,也都限制在1200個字左右。趨勢如此,難以變更,所以我便將文章濃縮至版面的要求。再寄出後,過了一個星期就刊出了。

在寫附記時,我又想起一些溫馨往事。我到北投住在華僑會館參加第一屆的世界網際網路中文教學研討會時,沒想到在電梯裡遇見從西班牙回國參加研討會的陳文楠兄。自初中畢業後,就沒見過文楠兄,沒想到他有銳利的眼光,一下就認出是我了,真是一個驚喜。那時,任職新聞局的傅標霖兄已派駐香港,於是週末抽空飛回台灣,在晚上跟嫂子上山來探望,正好是我們會員進餐的時候,我拉他們跟我坐在一桌,草草吃點東西,他們便帶我去搭捷運到淡水碼頭逛逛,那是我在台灣第一次搭捷運。一些從僑委會下班搭車回家的女士們,看到我離開會館上了捷運車,因為知道我們這些會員晚上還有分組討論之類的活動,所以半開玩笑的指著我說:「喔,翹班了厚!」我也只能笑著回答說,出去透口氣啦!住在華僑會館那幾天,阿振開車帶阿慶來看我,還帶我到北投有名的海鮮餐廳去吃海鮮。這些濃情厚誼,至今想起,仍然非常的感動和懷念。

說到哥市的中文學校,那就令人有些感到唏噓了。幾年後,大陸到那兒的留學生大增,據說多達四、五百人,而台灣的留學生則快速萎縮,據說後來就只剩二十幾人。結果,他們抄襲我們中文學校的組織章程,另外成立了屬於他們的中文學校,而且使用中國領事館所提供給他們的教材和輔助視聽材料。據說我曾經當校長的中文學校現在已經不存在了。僅僅二十年左右,已經是滄海桑田了。

              

Yesterday once more





本文於 修改第 1 次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62720&aid=66902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