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年輕的五月
市長:☆耀星☆  副市長: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情感交流其他【年輕的五月】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心情隨筆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山高谷峻,海闊天空,哦,麥!
 瀏覽374|回應0推薦4

☆耀星☆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4)

麥芽糖
yaduo
謎謎—樟樹
文武兩邊站, 可可疊羅漢



































山高谷峻,海闊天空,哦,麥!



元月二日(星期三)清晨五點鐘我就起床漱洗。阿秋比我起來得更早,因為女生出門比較麻煩,需要化妝。五點半,我雙肩負上背包,右手拉著一個中型的行李箱,阿秋背著她的女用手提與背負兩用皮包,拉著一個粉紅色的行李箱。

我向來是travel light的奉行者。三天兩夜的花東之旅,要是我一個人出遊,我背上的一個背包,就足夠帶齊我所需的換洗衣服和其他物品了,但女士出門大概就不像男士那麼大剌剌的。我對阿秋說,出門去玩嘛,穿得輕鬆舒服就好,不必東裝西帶的,太纍贅了。但她不聽我的勸,自己的小行李箱塞滿了,又塞進我中型的行李箱,所以我不拖著這個行李箱出門也不行了。我嘆了一口氣,心想:也許有一天她會了解,出遊就要輕鬆自在的簡單道理吧?

我們拉著行李,出了大樓,走向中豐路的客運車平鎮區公所站。仍然陰暗的天空飄灑著細雨。阿貞告訴我說,六點十五分要在那兒上遊覽車。走到平鎮區公所站,我看看手錶,阿秋和我早到了半個鐘頭。細雨依舊飄灑著。兩個等候早班客運車的男士上車後不久,我就看到莊校長開車送太座阿貞到了客運車招呼站。許久沒見到莊校長,跟他聊了一下,遊覽車就到了。

我們上了車,今天的導遊是小彤。車子從平鎮到中壢,沿途按約定的地方停下來,讓這回參加花東之旅的人士上車,直到小彤招呼了全隊33人都上車後,車子便開始加速往北行駛,小彤也發放給每個人早餐(兩個水煎包),並且為我們倒咖啡和茶水。

駕駛這輛嶄新遊覽車的鄭先生,四十多歲,年輕瀟灑,就是梅琳旅行社的老闆。許多熟識的人都叫他小蜜蜂。我好奇的問,何以老闆的綽號叫小蜜蜂?他們說,小時不是學過「小蜜蜂,嗡嗡嗡,飛到東,飛到西,一天到晚勤做工」的句子嗎?哦,I get it。原來是讚美他每天勤勤懇懇的工作。

到了石碇休息服務站,是車子在離開中壢後,第一次停下來,讓我們下車舒展一下筋骨和上洗手間。小蜜蜂和小彤在這三天的行程中,都會適時的在車站或休息站停車,讓我們上洗手間,我想,這對我們這些已有些年紀的人們,需要上洗手間的時候就得上,是沒法像年輕人可以憋它個把小時的。有時車子停下來,小彤還會很貼心的提醒:務必去一趟洗手間喔,不然接著要XX公里以後才有地方上廁所喔。

在細雨中走向洗手間,我突然想到,這是我這輩子第二次到石碇休息服務站。上一次,是阿枝從楊梅開車到平鎮接我,然後一起來到這兒,與從台北出發的阿振和阿慶約好就在此處碰頭的。想到已經起碼一兩年沒有阿振的消息,我不覺感慨萬千,忍不住傳了一個簡訊給阿慶。

在繼續行駛的車上,我收到阿慶的回覆。阿慶說:(那回)阿振帶領我們去千島湖,並請我們吃大餐……毋須感慨。人生的旅途,走千山,過萬水,我們都好好把握每一段時光吧!

我在車上咀嚼著阿慶的字句,往事漸漸浮現在心版上。那也是個細雨紛飛的冬天,我們在石碇服務休息站會合後,阿振帶我們到在半山腰那家有名的野宴餐廳。抵達時,餐廳還不到開始營業的時間,於是阿枝和阿慶跟着我練習八段錦,喜歡攝影的阿振偷偷的捕捉了我們練習八段錦的畫面。我們吃過一頓豐盛美味的午餐後,阿振又引領我們去觀賞細雨中的千島湖……那是多麼美好的過往啊!真希望大家能夠依舊如此親密和開懷啊!

在有點感傷中,車子到了立川漁場,午餐的時候到了。進入餐廳,主辦這次旅遊的美琴分配桌次。她要阿秋和我跟她與她的表哥廖老師、她的中學同學謝女士、剛從法院庭長退休的,她哥哥的同學伉儷以及阿貞和小彤在同一桌。她說,這三天就按這樣的桌次吃飯好了。這樣的安排,讓仍然怕生的我覺得自在多了,因為美琴和她的同學也是我小妹小學和中學時代的同學和好朋友,而且上次到阿里山也曾同遊過。已經八十二歲的廖老師,幾年前我也曾跟着美琴到餐廳喝酒吃飯,叨擾他一頓。剛從法院退休的這位先生,既是同鄉,也是我堂弟耀祿的同學,雖初次見面,自有那份親切。小彤忙進忙出,招呼其他的團員,跟大家都熟,也難得坐下來好好吃一頓飯。這桌人中,我跟阿貞算是最熟的了。上回到阿里山是她提供消息與邀約的,這回花東之旅,仍是虧了她,我才知道有這個活動。


立川漁場午餐的地點。


在立川漁場午餐的地點。


在立川漁場午餐的地點。

飯後,我們到了童話屋。這個小小的園區,建築的主題大概是白雪公主與七個小矮人的小木屋。這樣可愛的地方,主要的,應該是提供遊客咖啡、飲料、蛋糕、點心和攝影的景點吧?


在童話屋跟其他團員合影。


在童話屋與廖老師、美琴和阿貞合影。


阿秋在童話屋。

我們在這兒停留的時間並不長,便上車往中央山脈霧鹿地區的天龍溫泉飯店駛去。


天龍溫泉飯店。


天龍溫泉飯店。

到達飯店,卸下行李,在我們分配好房間後,小彤說,各自回房更換泳衣,晚餐前,先到一樓泡溫泉。阿秋和我換了衣服到一樓的溫泉浴池。在將浴巾、手錶等私人物品放進儲物櫃時,我看到阿秋帶來了手機,我乾脆拿起手機走向溫泉浴池。

小彤原本說兩個浴池中,一個溫度比另一個約高兩度,可以自行選擇熱一點或是沒那麼熱的浴池。阿秋跟我到得比較早,只有三、四個人已經在那兒,其中有兩人好像不是我們這一團的。兩個浴池中,我發現有一個水是冷的,所以先來後到的都湧到比較暖和的那個溫泉浴池。說暖和,其實也只有攝氏三十五、六度。細雨從天空飄灑到我的頭頂上,我真希望水溫能再高個幾度。今晚來泡溫泉的好像不到十個人呢。


在天龍飯店泡溫泉。

我拿起手機要替阿秋拍張溫泉泡澡照。廖老師說,在台灣可以在溫泉浴池裡拍照,不過在日本,就會禁止拍照了。我說,噢,是這樣喔,那我若到日本泡溫泉,可得記住這件事才行。

晚上八點半,在飯店大廳前面,有位年輕人要示範如何用木杵錘打糯米飯製作麻吉。今晚住在天龍溫泉飯店的人不多,除了我們這團的33人之外,貼在旅館前的標牌好像只有「饅頭家族」,所以來看示範的,也只有我們個人而已。聽年輕人自我介紹,他是半個布農族人。他先示範用木杵錘打糯米,然後讓我們這幾位老先生和老太太也舉杵錘打看看。錘打動作看似簡單,久了手也會痠麻的。


年輕人解說如何用木杵錘打糯米製作麻吉。


用木杵錘打糯米飯製作麻吉。


糯米已錘打製作好的麻吉。

等錘打完成,年輕人將麻吉捏成小塊,沾上花生粉和其他東西,請我們嘗嘗看。老實說,那滋味比起沾上花生粉的客家「起拔」,還是差了些。幾位嘗了麻吉的先生們,都同意我的看法。

一夜無話,次日清晨,在早餐前,昨夜示範手工製作麻吉的年輕人,為我們走霧鹿峽谷導覽。一路崖壁峻峭,溪流湍急,草木鬱鬱蔥蔥,煙霧在山巒間繚繞縹緲,讓人有置身於天上人間的錯覺。我隱約聽到導覽的年輕人說到清朝在1875年開闢古道,日本人……我對這些歷史事跡有興趣,但阿秋對拍照更有興趣。我們時時停下來,漸漸地,我們就落在最後面了。不久,我看到小彤提著一個大水壺從後面趕來。我有點納悶,何以她要提著一個大水壺走在這條路上呢?小彤看到我們,很是客氣,停下來為阿秋和我拍了一些照片。


清晨,阿秋在天龍飯店前。


阿秋走在霧鹿峽谷的路上。


霧鹿峽谷的路上。


走在霧鹿峽谷的路上。


阿秋走在霧鹿峽谷的路上。


與阿秋在霧鹿峽谷的路上。


在霧鹿峽谷的路上。


在霧鹿峽谷的路上。


走在吊橋上。

走著走著,終於看到一群人停下來休息的地方。我走到大家歇息的地方,看到阿貞、美琴和謝同學正愜意的在溫泉裡泡腳呢!導覽的年輕人指著崖壁上冒著水氣煙霧的地方,那兒顯然的是溫泉湧出的地方。我終於明白小彤提著大水壺走來的原因了。在阿貞等人泡腳的附近,有溫泉不斷流出,裡面放著雞蛋的水壺就放在那流動的溫泉水裡,原來是要煮溫泉蛋讓我們嚐嚐。蛋煮熟後,每人都可分享一個。阿秋不大吃蛋,給了我,所以我吃了兩個。老實說,溫泉水煮蛋,真的很好吃。


美琴和同學與阿貞在溫泉裡泡腳。


溫泉的熱氣從崖壁間冒出來。

在回程,因為阿秋要我替她拍照,很快的,我們又落在最後面,跟小彤走在一起了。小彤為我們照了幾張相片,看看手錶,對我們說,要走快一些,不然就趕不上早餐了。我這才催著阿秋認真走路,不要只顧照相了。

匆匆吃完早餐,我們走過吊橋,從玉山國家公園八通關越嶺道東段入口,健行在林間小道上,走陡陡的階段,欣賞懸崖峭壁,淙淙流水和懸壁瀑布,也出了一些汗水。


我舉著隊旗跟阿秋在玉山國家公園瓦拉米步道的入口。


瀑布。


走陡陡的階級下去看瀑布。


山間小路。


崇山峻嶺中的火焰樹。


瀑布。

走完瓦拉米步道,小蜜蜂開車帶我們到他推薦的九屋私房特色菜餐廳。看餐廳的外形是一點都不顯眼,可是每道菜都令人喜愛和讚美(喜歡那些菜餚的阿秋,回到家,還怪我為何沒為那些菜餚拍照呢),而且價錢也很實惠。


九屋私房特色菜餐廳。


阿秋在九屋私房特色菜餐廳附近。

飯後,等候我們的,就是我們一直最期待的節目了。遊覽車直奔秀姑巒溪旁的靜浦部落,因為我們要泛舟了,噢,更精確的說,我們要去划竹筏了。

靜浦部落號稱太陽部落,暖色的部落。花蓮縣豐濱鄉靜浦社區發展協會的辦公室就在北回歸線附近。


阿秋在北回歸線。

發展協會的營運經理林先生告訴我們划竹筏的要領以及應注意事項,然後我們脫下鞋襪,穿上救生衣,走到溪邊,三人一組,分配竹筏。營運經理林先生說,千萬記住,槳往右划就是向左轉,往左划就是往右轉。他指著遠處的出海口說,快到那邊的時候,要記得往左轉,可不要往右轉喔!不然漂出了大海,可就回不來囉!我們大多數人沒有划過船,小彤一直為我們打氣說,不用擔心,竹筏很安全,很容易划的,好好享受划竹筏的樂趣吧。


靜浦部落教我們划船的營運經理。

我們按照教練告訴我們的雙手握槳要領。「記住,三個人的槳要行動一致,否則竹筏可能會原地打轉。」教練這麼強調。可是說來容易,做起來難。阿秋的槳向右邊用力一划,又急忙舉槳往左邊划水。她完全沒有考慮要跟其他兩人配合,三個人划槳必須synchronize。結果教練助理將我們的竹筏推出去後,我們划著打轉,又回到岸上了。助教說,要你們划出去,你們怎麼又划回來了?


要去划船的團員們。


準備去划船。


要去划船囉。


整裝待發。


整裝待發。


努力划船。


努力划船。


努力划船。

助教再將我們的竹筏推離河岸後,我試著在後座喊著口令︰「一,二,一,二……」情形一時好像有些改善,但維持不了多久,急性子的阿秋,很快又亂了節拍。「阿秋,別急著舉槳……」「阿秋,妳速度放慢一點……」說了幾次,阿秋聽了有些惱了。我想想,還是閉嘴吧!於是在回程,有巨大岩石在靠近岸邊的溪流上,我們的竹筏沒往左邊划離岩石,反而有些打轉的被夾困在岩石和溪岸。我不敢多說話,費了一番勁才脫困。平安返抵我們出航的地方。我的褲管全被木槳撥動時的溪水弄濕了,兩手一時也感到有點痠。看到阿秋玩得還蠻高興的。大家平安,玩得快樂就好。


與阿秋在靜浦部落划船地點附近。

脫下救生衣,沖洗雙腳,穿上鞋襪,我們返回花蓮,先到月之盧晚餐,然後入住康橋大飯店。


月之盧餐廳。

在我們從遊覽車下來,取了行李,進入康橋大飯店時,小彤說,晚上八點半以後,飯店提供宵夜,可以拿宵夜券到一樓餐廳享用。其實在月之盧餐廳用過晚餐,到了八點半,真的是一點都不餓。但正如小彤說的,即使肚子不餓,何妨也下來看看他們提供些什麼宵夜。因此阿秋跟我在八點四十幾分就到一樓的餐廳了。來吃宵夜的房客可真不少,所有的桌椅座位幾乎都坐滿了,我和阿秋好不容易在臨街靠窗的地方找到了二人座的小桌。

餐點種類不少,有中式、西式、港式,有現煮的米粉、麵條,也有饅頭、稀飯和土司,甚至許多素食菜餚,其他蛋糕、甜點,咖啡、果汁、冷飲、餅乾、糖果和冰淇淋及多種水果,形形色色。阿秋只對甜點和水果有興趣,吃了不少。我是熱食嚐一點,甜點吃一點,水果吃一點,在不覺中就吃過量了。這時我看到阿貞和美琴一票人坐在不遠的長桌享用宵夜,有個魔術師在她們桌邊表演魔術。我拿著一杯果汁走過去湊熱鬧。看魔術師表演戲法,輕鬆簡單,卻看不出破綻。


康橋旅館的餐廳。

我和阿秋要先離開餐廳,走到門邊,在右手邊是條長櫃檯,是調雞尾酒的地方,負責的先生和女士遊說我們嚐嚐看,我們就各拿一杯,在那喝雞尾酒和吃餅乾、冷飲以及冰淇淋的房間,找了個二人座,坐了下來。雞尾酒沒有一點酒味,有點像是酸酸的果汁,沒想到阿秋很喜歡,想要喝第二杯,可是又不好意思去再要一杯。原先我準備到櫃檯替她再拿一杯的,但繼而一想,也許該讓她自己去學習面對。我對她說,想喝第二杯就去拿,沒什麼不好意思的;這樣好了,妳去拿第二杯雞尾酒,我呢,去拿些冰淇淋和餅乾,陪妳一起吃喝。


在康橋旅館吃宵夜,喝雞尾酒。

就這樣,我吃著餅乾和冰淇淋,阿秋喝著雞尾酒,這時阿貞她們吃完宵夜,正走出來,我跟她們揮手,要她們過來喝雞尾酒。她們說太飽了,吃不下了。我說,現在不是吃,是喝點雞尾酒。她們經不起我的遊說,也去拿了雞尾酒,坐下來再跟我們閑聊一會兒,再各自上樓回房。

第二天早餐後,遊覽車帶我們前往太魯閣國家公園,從天祥,經慈母橋、稚暉橋……要去走白楊步道。


白楊步道的入口。


白楊步道的入口。

天氣難得的好,陽光普照,我們走過林間小道,穿越七、八個隧道,歷經小橋、吊橋,觀賞遠處懸掛的瀑布,看山谷下的急流,流著汗,吹著山風,老先生和老太太們歡愉的擺出了一些有趣的姿態。小彤前晚提醒我們,手機要充滿電,走進隧道,可以把手機當手電筒來照明。我懶得開啟手機的照明,摸黑走隧道。有些隧道較長較黑,地上又積了一點水,等我走完全程,鞋子就有點濕了。我們走了兩公里多,最後過了一個較長的白楊吊橋,就到了休憩的地方。一條白鍊掛在遠處的山崖上。我們坐在休憩地的長排木板椅上拍了合照,才往回走。


光天化日下,猴子高高的爬上樹。


要走進隧道了。


要走進隧道了。


吊橋遠處的瀑布。


吊橋遠處的瀑布。


歡欣的團員。


山壁間的小徑。


湍急的溪流。


走在山路上。


遠處山崖懸掛的瀑布。


橋下湍急的溪流。

在回程,我們原本要去觀賞梅花,可惜梅花還沒開放,所以我們先要到達基力部落屋午餐,小蜜蜂會另找別的地方前往,以彌補沒去賞梅的空缺。

達基力是地名,就是石頭很多的地方。住在這地區的是太魯閣族。達基力部落屋的外形和裡頭的擺設,有點特別,看起來有些樸素粗獷,卻又透著一絲藝術的氣息,我覺得有些迷惑。


達基力部落屋前。


達基力就是石頭很多的地方。


阿秋在達基力部落屋前。


阿秋在達基力部落屋內。


達基力部落屋內的擺設。

午餐是典型的原住民的菜餚,首先送出來的是竹筒飯。這細長的,竹節裡面裝滿煮熟的飯,需要用手拿著,用力敲擊石頭,打裂竹筒,才能取用裡面的飯。小彤拿取一節節的竹筒,努力敲裂它們,為我們這桌的老先生們代勞。


在達基力部落屋吃午餐。看到敲裂開來的竹筒飯嗎?


達基力部落屋的菜餚。

用完餐,在上車前,我先去洗手間。從洗手間出來,我經過一個展示的房間,驚訝的發現,掛在牆壁上的畫,色彩艷麗顯眼,讓人震撼,房間裡擺放的木雕也很美,很令人喜愛。我「啊,好美!」的低聲讚嘆起來,看見在房間前面的角落擺著一張桌子,上面擺著茶具,後面坐著一位文雅的中年男士。我過去打了招呼,才知道這些作品都是他的創作,而這位郭文貴先生就是這家餐廳的主人。經由他的允許,我為房間裡他的畫作和木雕拍了幾張照片。我在拍照時,看到牆上有張剪報,才知道在2015年10月24日他曾受邀到法國,在巴黎佛光山的重建舉行藝術展。


達基力部落屋的老闆郭文貴先生也是藝術家。


郭文貴先生的作品。


郭文貴先生的作品。


郭文貴先生的作品。

郭先生很客氣,邀我坐下來喝茶聊天,但我必須跟着團員一起搭車、行動,所以只能婉言謝絕了。我和阿秋往餐廳大門走去,阿秋看到大門旁的擺設,要我為她照相。照了幾張,門旁房間裡走出一位文雅苗條的女士,問說:「還喜歡嗎?」我答說,喜歡。在攀談中,才知道她是老闆娘郭夫人。她說她是原住民,姓彭,她的先生並沒有正規的美術訓練,只是熱情和本能,督促著他創作。我想,本科訓練是學技巧,但天賦和熱情,有時候比技巧更有力,更能創作出傑出的作品,這在美術、音樂、歌唱和寫作,大概都是如此。


優雅的達基力部落屋女主人,郭文貴的夫人。

正談著,她有客人走進來,天空突然下起驟雨,一方面不能耽誤她招呼客人,另一方面我和阿秋也得趕緊上車避雨。我走出大門,只聽到小彤叫我快上車。原來我跟老闆娘聊天忘了時間,害大家都在車上等我了。我不好意思的在雨中向遊覽車跑步過去。小彤喊道:「慢慢來,慢慢來!」也許是因為下著大滴大滴的驟雨,擔心我跑在下坡的地上會路滑,一不小心就可能摔斷老骨頭吧?

既然賞梅不成,小蜜蜂決定要帶我們到另一個景點,結果那個景點道路不通,所以他又臨時換了另一個他的私人景點,那就是猴洞坑瀑布。這就是老闆兼駕駛員的好處,因為他可以隨機決斷,毋須請示上級或老闆。

到猴洞坑瀑布,需要拾級而上,爬一段相當陡的坡。我們這一團裡有幾位八十多歲的男士,他們能夠順利走完階梯,到頂端觀賞瀑布,他們的體力令我佩服。這大概和他們平日都保持樂觀活潑和時常到外面旅遊及活動有關。希望我到了他們的年紀,也能仍然保持這種活力。


往猴洞坑瀑布。


往猴洞坑瀑布的階梯很陡。


猴洞坑湍急的流水。


阿秋在猴洞坑湍急的流水前。


與阿秋在瀑布旁。

從猴洞坑瀑布出來,天色已經暗下來了。遊覽車往宜蘭的方向駛去。我們要到宜蘭大學校園裡的米樂餐廳(我這才知道,宜蘭有個宜蘭大學)用餐。


米樂餐廳的菜餚。

吃過晚飯,大家都有點累了。在開往中壢的途中,小彤說,農曆年過後的二月十二日到十四日將有武陵農場和中橫之旅,每人八千六百元,有興趣的先繳訂金兩千元,餘款三天內繳齊。美琴繳了訂金,問我參不參加?我想阿秋沒去過武陵農場和中橫,而這個旅遊也正好是在我返美的前幾天,於是便繳付了兩人的訂金,並且試著遊說阿貞也參加。她說一個多月前才去過,這次就不去了。

阿貞的家離我的住處不遠,每次的活動,都虧了她的提醒和協助。我說:「妳不去,我會不習慣喔。上回妳跟同學到美國旅遊期間,有個晚上我和阿樹表弟在老北京吃牛肉麵,正好碰見莊校長也到那兒吃牛肉麵。我問他說,是不是阿貞沒在家,沒人下廚作羹湯?他說,是啊。於是我接著問他,想念太太了嗎?他說,太太的溫柔體貼,凡事安排得周周全全的,真的是會想念她呢!」接著我問阿貞:「要不要跟我們到武陵農場,讓莊校長多想念妳一些呀?」

沒想到我幽默的問,阿貞卻也幽默的答。她說︰「再趴趴走,不要還沒開始想念,就被他休了!」

我們哈哈笑了起來。真的不能強人所難。我說,那就下回有機會再一起出遊吧。接著我對美琴笑著說,既然阿貞不去,武陵和中橫之旅,一切就靠妳照顧了。

遊覽車進入了中壢市區,團員在不同地點一一下車說再見,到了平鎮,幾乎就只剩下廖老師、阿貞和阿秋與我了。我們下了車,阿貞往前走,廖老師過馬路,我原想跟著阿貞往前走,可是阿秋叫我跟着廖老師過馬路。我想我是個路痴,阿秋方向感比較好,所以就跟着她過馬路。前面遠處回頭看到我和阿秋過馬路的阿貞對著我們喊,看到我們過了馬路的廖老師,也有點疑惑的問我怎麼到這邊來了?

走了一會兒,阿秋和我才發現走錯方向了,越走離家越遠了。原來夜晚,街道朦朧,燈光閃爍,阿秋也迷失了方向。我們只好掉頭,往正確的方向走去。

過了兩天,我將二月旅遊的餘款交給阿貞,請她拿給美琴。阿貞說,你們怎麼過馬路了?我還在前面呼喚你們呢。我說我聽到了,可是我跟着阿秋過馬路。如此這般的說個究竟,使阿貞也笑起來了。

               (2019-01-11) 

【附記】

在這篇心情日記中,使用了好多張小彤拍攝提供的照片。謝謝小彤。

延伸閱讀:野宴千島湖 (2013-11-29)


左右開弓似射雕。


千島湖。

史麥塔納-我的祖國-第二組曲莫爾道河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62720&aid=59177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