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年輕的五月
市長:☆耀星☆  副市長: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情感交流其他【年輕的五月】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心情隨筆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夜宿機場
 瀏覽256|回應0推薦4

☆耀星☆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4)

麥芽糖
yaduo
文武兩邊站, 可可疊羅漢
笨腳獸 (洗腥割面 重出江湖)
















夜宿機場



原訂早上九點五十分從桃園國際機場飛往舊金山的班機,因故遲了大約四十分鐘起飛。我因前夜為了寫心情日記「不一樣的中秋節」而徹夜未眠,在機上感到疲憊不堪,所以在飛機上我除了喝水和用餐之外,就是閉目養神或是看看電影,其他的什麼也不想。十二個小時的飛行時間,在我惺忪的睡眼中過去了。我提起隨身背包,跟着其他的乘客下機。

我排隊順利通過入境手續,領取我的大件託運行李,推著它到轉運站要託運行李到國內目的地的機場。接收轉運行李的黑人男士在掃描了我行李上的條碼後說:「先生,你要飛往華盛頓DC的班機已經起飛了喔。你需要到旁邊的櫃檯重新劃票,然後才能重新託運行李。」

當初飛機在桃園機場遲了四十分鐘才起飛,我就知道自己可能有些麻煩了,因為我轉機的時間蠻緊湊的,只有約一個小時的時間,如今晚了四十分鐘,加上入境手續和等候及領取行李,時間就不夠了。碰到了,也是沒有辦法的事情。

我拉著行李到旁邊的櫃檯,和善的女士說,她可以為我開票飛往休斯頓,然後再轉往哥倫比亞,不過要明天才能到達。明天?我問。她說是。我請她再幫我看看,是否有今天可以回到家的班機?她看了看,說有班機飛往華盛頓DC,然後再轉往哥倫比亞,雖然早些可到,但也要明天才可回到哥倫比亞。

這樣呀?我有點失望的說。

等等,這裡馬上有班機飛往芝加哥,然後你可轉往哥倫比亞,今晚九點半就可抵達。

這樣就太好了,我說。我拿了重新開給我的兩張票,道了謝,託運了行李,趕緊走到91號登機門去搭機。

飛機準時起飛,飛了三個半小時便抵達芝加哥機場。我在芝加哥機場已經轉機很多次了,對這機場算是熟悉的了。下了機,我趕緊到一個電子展示芝加哥各班機動態的時刻表前,想知道飛往哥倫比亞的班機要在那個登機門登機。我找到了我所需要的班機那一列,在登機門那一格,竟然是觸目驚心的一個紅字:Canceled。

這個班機怎會莫名其妙的就取消了?我是一點idea都沒有,但第一個浮現到我心頭的是,我必須趕快打電話給佛萊德,叫他不要按原定的時間到機場接我了。我撥了幾次電話給他和他的太太,每次都是call failed!根本就撥不出去。我不但分別試著打去他們的兩個手機,我也試著打到他們家的有線電話,結果都是沒法打通。甚至我連試著傳簡訊給他們,也都傳遞不出去!

這是怎麼回事?我想不出原因。我開始擔心佛萊德家裡是否出了什麼事了?是摩妮卡病倒了?是佛萊德發生車禍了?啊,會不會是最近的颶風佛羅倫司把他們家摧毀了,導致沒法通訊了?若是如此,就在他們對面的我的房子,是否也慘不忍睹了?可是颶風的來到,也是一個多星期以前的事了啊!我真的是百思不得其解。

我很擔心佛萊德家是否出事了。但是在這兒空擔心也沒有用,我先得想辦法重新安排飛回哥倫比亞的機票。我需要想辦法在抵達哥倫比亞的時候,要怎麼回到家?叫計程車?打電話給那位許久沒有聯絡的香港朋友?上網找Uber?租車?機場有shuttle嗎?以前好像沒聽說過有這種服務。

我邊走向聯合航空公司的客服站,邊想著飛抵哥倫比亞時,要怎麼回到家。


客服站就非常忙碌。

我對服務女士說,我要搭的班機被取消了,我需要reschedule。女士在看著電腦螢幕為我搜尋班機的時候,我問她為何我要搭的班機被取消了?她說因為天候太糟的緣故。

哇,原來哥倫比亞的天氣那麼壞,難怪我連電話和簡訊都打不進去。我說。

不不不,女士笑了起來說,你電話和簡訊傳不出去,是這裡的緣故,芝加哥目前有severe weather,所以有很多班機都停飛、取消或是延後了。

那位女士在查看電腦後,對我說,我可以等明天從芝加哥直接飛往哥倫比亞,或是從芝加哥先飛到華盛頓DC,然後再轉往哥倫比亞,這樣的話,可以早兩個鐘頭抵達哥倫比亞。

到了這種地步,早兩個鐘頭到哥倫比亞其實已經沒啥意義了,而且既然天氣那麼不好,我不想在飛到華盛頓DC的時候又出些什麼狀況,所以我說,還是開張直飛哥倫比亞的機票給我吧。

我拿了票說,真沒想到會又晚了一天才能回到家。客服的女士說:「也許你需聯絡接機的人?」我說我試過了啊,打電話,傳簡訊,通通都撥不出去,傳不出去啊!客服的女士說,要不要試試我們的電話?

我心想,我的手機都打不出去,妳的電話就能管用?就這麼一想的時候,我這才又想到她們使用的,應該是有線電話,也許還真的管用呢,所以趕緊告訴了她摩妮卡的手機號碼,結果一撥就通了。

我對摩妮卡說,目前我被困在芝加哥,沒法在預訂的時間回到哥倫比亞,請佛萊德今晚不要到機場去。接著我說,在知道我的班機被取消後,我試著撥電話和傳簡訊給她和佛萊德,結果都是打不出去,也傳不出去,我還以為她們出了什麼事,或是颶風給予她們嚴重的災害呢。摩妮卡說:「我們好得很呢!上回在電子郵件中,我不是已經告訴過你說,家裡一切平安嗎?別擔心,等你飛抵哥倫比亞機場就打電話給佛萊德,他會去接你。」

客服的女士給我機票的時候,也給了我一張打折券,並且告訴我說,今晚我如果到附近的旅館過夜,可用這張折價券,省一點錢。我謝了她,邊走邊想,天氣既然不好,我那兒也不想去,就在機場耗了,反正在機場度過漫漫長夜,對我而言,也不是第一次。

我從舊金山飛抵芝加哥機場的時候,是下午五點鐘,現在我新拿到要飛往哥倫比亞的機票,是次日下午兩點鐘才會起飛的班機,換句話說,我要停留在機場的時間是21個小時之久。

這時,機場外雷電交加,大雨傾盆,雨雷聲勢隆隆嚇人,許多班機因此而停飛或是延後及不確定起飛時間,這時最忙碌的就是客服站了,許多人擠在那兒排隊,耐心的等候重新劃票或是詢問疑難,非常有秩序,這使我不覺的想起中秋節傍晚,在我們社區聯誼晚餐,那衝鋒陷陣般的搶拿食物的畫面,不禁笑了起來。


外面雷電交加,雨勢尚未停,遠處又在有陽光,真奇怪。

這時機場裡還有很多人,但有些滯留機場的人早就勇敢的面對現實了,找了一個角落,裹著薄毯子(奇怪,怎會準備得那麼周全,連毯子都帶了?)倒頭就睡,不管候機室仍有許多等候班機延後起飛的旅客。


已知這會是漫漫長夜,有人早早就佔地就寢了。怎會準備得那麼周全,連毯子都帶了?

我背著背包,隨興的閒逛著,一方面當作運動,另一方面也有一點「勘察地形」的味道,看看這一帶有那些可用餐的地方,那兒有比較舒適和隱秘的地方可以睡覺……

能夠隨遇而安的心態,是隨著年歲的增長所培養出來的。想起差不多四十年前,我第一次搭機出國留學時,雖然不是我的錯,卻因為各種陰差陽錯,原本只應二十幾個小時的旅程變成花了將近一個星期的時間,使得同個班機的乘客在飛出國門好幾個小時後,又在凌晨飛返中正機場,然後被安頓在美麗華大飯店,接著是飛到日本成田機場,在附近的Holiday Inn Hotel過夜,直到飛抵舊金山機場,從台灣同個班機一起出境的旅客以及因此結識的幾個留學生和赴美依親的留學生太太們這才散了。那時,我獨自在舊金山的機場耗到深夜,才搭機到達拉斯機場。然後我坐在達拉斯機場的玻璃大窗旁,獨自度過漫漫長夜,望著一朵朵小小的紅色車燈,在遠處無聲的劃過漆黑的夜幕。那時,我覺得我是這個世上最孤獨的一個人了;那時,我年輕的心,想念著我的父母和兄妹,想著我的好朋友們……

如今,我的父母和兄妹都不在人世了,連交往了數十年的知心朋友們,也少有聯繫了,而我,更早已不是那感性,對前途在憧憬中也感到稍許惶惑的年輕人了。如今,我已盡了家庭的責任和義務,我只試著讓自己真真實實的去品嘗生命和生活所帶給我的各種滋味。

我走著,逛著,看到一些啤酒巴和雞尾酒巴,那些是我不會去的地方,而那些座位眾多而窄小,擠滿了食客的地方,也讓我感到不自在。走道邊有許多攤販,售賣飲料和三文治,也有一些星巴克。我看到一家麥當勞標示著24小時營業,我知道起碼我任何時候都能吃到熱食,不會餓到。


空蕩蕩的走道和24小時營業的麥當勞。

走道邊有幾家書店,我進去逛了一下,感到興趣的是一本很厚的書,寫的是南北戰爭時,領導北軍打敗南軍的尤里西斯葛倫(Grant)將軍(他後來是美國總統)。過去我曾讀過葛倫和南軍統帥羅伯特李將軍這兩人的傳記,讀得非常感興趣,將他們的生涯做出對比,更是有非常深的感觸。我捧著那厚厚重重的書,看到上面寫著是紐約時報(不知有沒記錯)評為2017年必須讀的十本好書之一,標價是22美元,我覺得很值得,但因為太厚太重了,放在背包裡不太方便,就不急著買了。

在東逛西看中,時間在不覺間就過去了,通道上原本擁擠的人群慢慢的消失了,店舖一家家關門、上鎖,打烊了。


通道上原本擁擠的人群慢慢的消失了。


機場走道空蕩蕩的,兩邊的各家店舖也打烊了。

不久,連那無時無刻都擠滿了人,在脫鞋、拉出腰帶和脫下外套的安全檢查站也安靜下來,看不到一個人,連鐵柵門也拉下上鎖了。看到那靜悄悄的安檢站,一時倒是有點不習慣呢。


安檢站空無一人,連鐵柵門也關上了。

在機場裡,想睡覺,睡地板當然是一個辦法,若要睡在椅子上,就不是那麼容易和那麼舒適了,因為一排座椅通常是每個座位都有扶手,很難(或沒法)躺在連著的數張椅子上。但在我遊蕩的當兒,發現有個地方大概是今夜最理想的地方了,因為它遠離通道,燈光沒有那麼明亮刺眼,而且它是在面對停機場大窗的角落,不會有行人走到那兒,最棒的是,那一排的椅子上沒有扶手,可以輕鬆舒適的躺上去。


被滯留在機場的人各自找個地方小眠一會兒。

我既已找到了理想的睡覺地方,在去休息前,我當然先要填飽肚子。此刻各家攤位和餐館都已經關門了,所以我就晃到那24小時營業的麥當勞。我大概十幾二十年沒有光顧麥當勞了,我只記得我以前很喜歡吃它們的炸薯條,於是我點了包括炸薯條和雞排堡以及Sprite的組合。我一手拿著飲料,一手提著裝著食物的紙袋,到一個角落吃將起來。我失望的發現,炸薯條不夠熱不夠酥脆,有的還軟軟的,像是放久了,不是剛起鍋的。怎麼會這樣呢?這家店的生意很好啊,付錢後還要等好一會兒,才會叫到自己的號碼呢,炸薯條應該不會久放才對呀。我拿起雞排堡,夾在裡面的只有一片雞胸肉和薄薄的一小片番茄和綠葉,和我記憶中的雞排堡差得太遠了,味道也不怎麼好,因為上面沒有起司和美乃滋或番茄醬。既然買了,便將就的吃下吧。

吃完雞排堡和炸薯條,肚子不餓了,我便晃到我在「勘察地形」時尋到的睡眠地點,和衣(薄外套)躺下,以我的背包當枕。時常搭機的人大概都會穿口袋多的長褲(即使是炎夏),因為飛機在高空可能會冷,也會披上薄外套,因為多幾個口袋,方便放置文件、機票和其他雜物,而且在飛機上溫度也可能會低冷。我放鬆身體,緩緩的深呼吸,周遭安靜得只聽到冷氣吹拂的聲音,我也漸漸的有了睡意。

但是我睡得不安穩,因為冷氣太強了(白天眾多旅客在機場走動,感覺舒適的冷氣,到了渺無人跡的深夜,冷氣就強到令人有些發抖,即使身上穿著薄外套)。冷氣冷冷吹到我的身上,在半睡半醒中,我好像聽到有人說國語的聲音。

不會吧?我對自己說。三更半夜的,又是在芝加哥的機場,那來的人在說國語?我不去理它,可是那些國語的對話仍一直傳入耳邊,我有點清醒起來,而且感覺兩個穿著球鞋的腳掌已經凍得有點僵了,鼻子也開始阻塞起來。我知道自己不能繼續睡下去了,乾脆爬起來,想要尋找說國語的源頭。

我轉頭四顧,沒看到一個人,這時我才注意到掛在牆上的電視畫面是在中國的鄉間,一會兒又有印度軍人的出現,好像是在介紹中印邊境曾有小衝突的地區,還有當地的美食。原來是美國有線電視台(CNN)播放安東尼伯丹(我曾有一篇心情日記介紹過他)的Parts Unknown節目,正好介紹到了中國和印度的地區,難怪我在睡意迷朦中會聽到有人說國語,害我不禁啞然失笑。


電視上播放安東尼伯丹的節目。

在機場的電視,幾乎音量都調到很小聲,而以字幕為主,然而到了一無人跡的靜夜,小小的音量也變成很大聲了。


電視上播放安東尼伯丹的節目。

其實我對安東尼伯丹的事跡並不陌生,因為我曾經讀過他的自傳,知道他曾如何吸毒上癮,感覺無助無望的開著車衝到懸崖邊緣,他如何從烹飪學校出來,努力成為名廚,又如何從名廚向電視台自薦主持美食品嘗節目,到處(從沙漠到海島,從城市到村莊,從高山到內陸)介紹世界各地奇妙無比以及奇形怪狀的食物,而他也勇敢的把它們吃下肚,成了收視率頗高的節目,而他也成了世界有名的娛樂界名人(不僅僅是名廚而已)……他的自傳相當的勵志,而我也看了許多他主持的各地美食節目。我喜歡他的節目,不僅僅是可以看到各種奇奇怪怪,你想都想不到的食物,而且從那些節目中,我也看到了世界各地的風土地貌與人情。他也曾到過台灣數次,介紹台灣各地夜市的美食,他說他很喜歡台灣,即使沒做節目,他也喜歡旅行到台灣。可惜今年的暑期,他還是在法國拍攝節目的期間,在旅館上吊自殺了。在CNN的廣告中就說,星期日東部時間晚上九點,要播放他主持的最後幾集的美食節目。


電視上將播放安東尼伯丹的最後幾集的美食節目。

我看完他介紹一個印度歷史悠久,充滿文化遺跡的小地方的美食後,我心想,等我回到家,也許應該上網看看能否找到他那Parts Unknown節目的視頻,欣賞他生前所主持的最後幾集的美食介紹,看他到了世界的那個角落,吃了些什麼有特色的食物?


空蕩蕩的候機室。


空蕩蕩的走道和店舖。


空蕩蕩的走道和店舖。

時間就這樣在不覺間流逝。在不覺間,開始有人出現在通道上,店舖的門打開了,上鎖的攤位已經開鎖並把鐵鏈解開了。清晨的陽光投照著開始移動的飛機,天空一片蔚藍,看不到昨天狂暴雷雨閃電的痕跡,機場附近的道路上,車子一部部的流淌過去。看來今天會是一個很不錯的一天。


機場附近的道路上,車子一部部的流淌過去。


外面陽光普照,飛機都動起來了。


飛機都動起來了。


飛機都動起來了。


店舖也開始營業了。


店舖也開始營業了。


早上七點鐘,機場又開始忙碌起來了。

首先我要讓餓了的肚子填些食物。我走到那家24小時營業的麥當勞,點了夾有雞蛋和香腸的biscuit。我以前很喜歡吃這種biscuit,後來聽說它之所以好吃,是因為放了不少油脂,吃多了對身體不是很好,我已經很多年沒有吃這些東西了。為了不想喝甜膩的soft drink,我點了咖啡,因為我想這樣也可以提提神。那biscuit吃起來有熟悉的滋味,但那杯咖啡卻想是在咖啡壺裡熱了整個晚上,沒有引人的芬芳與味道。

飛往哥倫比亞的班機要到下午兩點鐘才起飛,我還有很多時間。要如何打發這些時間呢?我在背包裡取出幾本像小筆記本的書。這是一些聖嚴法師所著的書,厚的約一百二十頁,薄的只有幾十頁。這種書很容易攜帶(可以放進口袋裡),很容易閱讀(薄薄的書裡,文字都很淺顯)。每次到全聯購物,結帳後,總會看到面前的桌上擺了一些這樣的書,免費贈送,只要看到我還沒閱讀過的,我就會拿一本回家。在家時,有時躺在沙發上,或是在睡前躺在床上,我時常會隨意讀幾頁。書裡都是些正面的思維和建議,我覺得能讀一讀也是不錯的,所以我在行前整理行李時,把幾本已經讀過和尚未讀過的這些小冊子塞進我的背包裡。因為書薄又小,很容易塞進背包,也沒增加什麼重量。


聖嚴法師所著的書。

我就這樣讀著,不覺間就過了中午。我站起來隨處走走,意外的在另一個角落又看到一家麥當勞(不是24小時營業),已有許多人在排隊準備點餐。我點了麥當勞招牌的Big Mac和炸薯條,我望著冷飲,看到了Dr. Pepper,那喚醒了我沉澱的記憶。當年我初到德州,第一次喝的冷飲就是Dr. Pepper,而且一喝就很喜歡它的味道,覺得有一種很特別的芬芳。後來聽說它的咖啡因的含量很高,我也就沒再喝了,一轉眼也已好多年了,現在就讓我放縱一下,回味一下四十年前所品嘗的滋味吧。我吃著薯條,那是我曾經熟悉的好吃滋味,我吃著Big Mac,也吃到了熟悉的滋味,而那Dr. Pepper,當然也是曾經熟悉的滋味了。這家食物的品質顯然比另一家好多了。

十幾二十年沒有上麥當勞,沒想到這回連著去吃了三餐。人生種種,真的很有趣。

吃過午餐,我到飛機動態時刻表前,去看看我要到那個登機門去搭機。上面顯示是F9登機門,將準時起飛。我就這樣從容的步行到了F9登機門。

飛機很順利的飛抵哥倫比亞,抵達時,才下午五點初過。等我在行李轉盤上拿到行李後,就撥了電話給佛萊德,他很快就來接我了。見了面,我們相互擁抱問好。我看到他的車頂和車窗都滿是水珠。「下過雨啦?」我問。他答說,剛才下了一陣雨。

上了車,我們談著近況,談到了小孩和家人,很快就到了家。佛萊德將我留在他那兒的房子和車子鑰匙及車庫電動門的遙控器交還給我,又提了一大袋這些日子幫我收取的郵件交給我。他說,若有什麼事的話再打電話過去。我說車子幾個月沒駕駛,說不定發不動了,還要借用他的那個專業充電器呢。他說沒有問題。

我進屋,看到了久違了的房間,自有一種親切的感覺。雖然身體疲憊不堪,但家裡沒有青菜水果,還得出門買才行,外面天色還相當明亮,而且車子也要發動看看。我走進車庫,打開車門,車裡沒有任何燈是亮的,我心中就暗道不好,電池可能已經死得很徹底了。我上車插入和轉動鑰匙,車子果然毫無反應。我回屋拿出上回老三幫我買的家用充電器,依舊一點用處都沒有。我趕緊打電話給佛萊德,向他借他那專業用的,較大型的充電器。專業用的充電器就是不同,一連接我車子的電池,鑰匙一轉,車子就發動了。

我告訴佛萊德說,我要出去買菜。佛萊德說,你最好將這台充電器放在車裡,萬一你買好菜時車子又發不動,還可以用來充電。

我買好菜出來,外地已經全黑了,地面濕濕的,顯然下過雨了。車子正如佛萊德所說的,又發不動了。我在黯淡的路燈下將充電器的正、負極連接到我的車子電池的正、負極上,車鑰匙一轉,車子又發動了。

回到家,我車庫的遙控器大概是電池沒電了,車庫毫無反應。我使用佛萊德交還給我的遙控器,還好仍然有電,一按,車庫的門就開了。將青菜水果和雞蛋放進冰箱裡,因為早過了晚餐時間,我就煮了一碗速食麵,放進一個蛋、切片的一根胡蘿蔔,再加入一些已經清洗乾淨的綠葉青菜和綠花菜,將就一下。

吃完這碗麵,我打開電腦,用了幾分鐘,電腦竟然自動關閉了。再開機,到視窗一打開,它便毫無理由的又將系統shut down了。試了很多次都是這種情形。無奈之下,我只好選擇使用Safe Mode開機,試著用微軟的修正錯誤軟體檢查系統的錯誤。這個軟體發現了錯誤,雖試著要fix錯誤,卻總是沒法成功。一試再試,用著各種除錯選擇,但卻沒有一個奏效,不知不覺夜就深了。我趕快去洗個澡,再坐在電腦前奮戰,但依然沒法正常開機使用。我試著將系統退回至上回更新以前,問題還是在那裡,再回溯更前一次的更新,還是沒用。我想了想,我回來剛開始使用電腦時,並無問題,是在開始update Line這個軟體時,因為中途失去網絡連結,還沒update完畢就關機,很可能是這個造成問題的。我試著要移除這個軟體,螢幕上都顯示說軟體在使用中,不能移除。試了幾次都是這種結果。這帶給我很大的挫折感,因為我面臨了既不能正常開機使用電腦,又不能移除Line這個軟體的,進退失據的局面。在無奈之下,我選擇系統回溯到更前面,並選擇移除Line這個軟體。這樣,系統在回溯到更早以前的狀態,就需要變更一些軟體的registry,這樣一來,Line這個軟體終於被移除了。在沒有Line這個軟體後,電腦開機終於順利正常了。在確定能夠正常開機後,我再上網下載及安裝Line這個軟體,等這個軟體的使用不成問題時,我才上床睡覺,那已是凌晨三點多的事情了。

今天在用心處理照片和撰寫這篇日記,寫到現在文章快結束了,看看時間,竟然又是凌晨三點鐘了。我寫電腦程式和寫作總是會出現這種廢寢忘食,專注到不行的程度。這就是我的毛病之一。

唉,不用阿秋對我碎碎念,我也知道自己需要悔改了。我這就去面壁思過吧!呃,不,我這就上床去向周公問安吧。


               (2018-09-27) 

【附記】

午後此地雷雨交加,聲勢蠻嚇人的。就這樣,下雨、打雷、閃電,一直到深夜。



Ob-La-Di Ob-La-Da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62720&aid=58660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