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年輕的五月
市長:☆耀星☆  副市長: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情感交流其他【年輕的五月】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心情隨筆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與妳同行 2
 瀏覽438|回應0推薦3

☆耀星☆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3)

麥芽糖
笨腳獸 (洗腥割面 重出江湖)
文武兩邊站, 可可疊羅漢















與妳同行 2



三月十一日晚上十點左右從阿里山回到家,等洗過熱水澡,整理就緒,上床就寢時,已過午夜,次日醒來,覺得小腿肚有些痠,可能是因為連著兩天,每天都走了十公里,加上走的都是上下起伏,有許多斜坡的步道之故。

我想,十二日正好在家靜靜地休息一下。到了晚上,阿秋說阿泉一家人去賞花,地點就在桃園附近,她也想去看花。我說,想去就先得知道確實的地點到底是在桃園的什麼地方啊。

阿秋打電話給阿泉,阿泉的老公小張告訴我說,是那個在大園附近,叫做「桃園溪海海芋季」的活動。

我上網搜尋了一下有關資料,這個從三月十日起至三月二十五日止的「桃園彩色海芋季」活動地點,是在桃園市大園區聖德北路與田溪路的交叉口。要前往那兒賞花基本有兩種方式:﹙一﹚搭桃園客運 5077 號,從中壢經柴梳崙到大園,在草仔坡下車,﹙二﹚到桃園捷運中壢環北站〔A21〕搭車至桃園高鐵站〔A18〕的 1 號出口,再到 11 號月臺搭免費接駁車至浪漫芋花園。要不然,就只有自行開車前往了。

阿秋說,既然是在桃園市,她真的很想去看海芋和其他花卉。我說:「行,那麼明天﹙三月十三日,星期二﹚就早點起床,走到平鎮區公所搭八點二十的桃樂巴至中壢火車站,然後在附近的桃園客運中壢站搭 5077 號九點鐘的班車,到草仔坡下車,這樣就不必走遠路,到桃園捷運的環北站搭車到桃園高鐵站了。」


走到和平公園,櫻花盛開,阿秋要拍照,不急著去車站。

次日我們雖然早起,但阿秋沐浴更衣和化妝,慢條斯理的,並不著急,結果走到區公所的時候,已是八點五十分,八點二十的桃樂巴當然早就不知跑到那兒了,所以我們只能安步當車的走到中壢火車站。等我們走到桃園客運中壢車站時,已經是九點二十五分了。

我抬起頭來看看時刻表,想知道下一班車何時會來。不看還好,一看就傻眼了。我告訴阿秋說,上面標示一天只有兩班車,下一班車是十一點二十五分。阿秋說:「你怎不告訴我一天只有兩班車呢?」我說:「我那知道呢?網頁上只說早上九點有一班車。我不是告訴妳要趕那班車的嗎?」

我盤算了一下,這樣枯等也不是辦法,何況一天只有兩班客運車到達的地方,肯定是很鄉下的地方吧。我打開手機,孤狗了一下,上面說若從這兒走到環北捷運站,約需二十五分鐘,那麼抵達捷運站大概是十點鐘左右,這樣做應該是比較合理的決定。

走路沒問題吧?我問。

沒問題。阿秋答。

那就走吧。我說。

但是,我是個路痴,不曾從客運車站走到捷運站,不知東南西北的方向,雖然使用孤狗地圖,依舊還得問了兩、三次路,確定方向,避免多走冤枉路。

到了捷運站,我望著展示在牆上的一些圖表和公告,一位年輕貌美的女士走過來,說她是捷運站的志工,問我是否需要協助?要到那裡去?

我說要到大園看海芋。她說搭捷運到桃園高鐵站,在那兒搭接駁車就可以了。這點我是知道的,但我沒有多說,只是謝謝她,接受了她的好意。接著她帶我到刷卡的出入口旁邊,對我說:「通常一般人在刷卡時,會試著看看螢幕,想知道上面顯示悠遊卡還剩下多少錢,這種方式既不方便,因為往往來不及看或是看不清楚,而且也阻延了在我們後面的旅客,不過,你看旁邊的這個儀器,你可以將卡片讓它掃描,它會顯示詳細的資料。」她請我試試看。我拿出我的敬老卡(桃園的市民卡)掃描一下,果然上面顯示了非常詳細的資料,包括我仍有 494 元的儲值,以及桃園市政府每月給予的 800 點等等。這個儀器對我而言,是方便有用的。我謝謝她後,跟阿秋刷卡進入月臺。


搭捷運要到桃園高鐵站。

捷運的班次很多,我們很快的抵達桃園高鐵站。出了一號出口,我問工作人員要在那裡搭接駁車至大園海芋季?他指著外面月臺有一群人的地方說,那些人都是要去看海芋的。


車正開出桃園高鐵站。

我們走到第十一號月臺,排在一些中、老年人的後面。車上坐滿乘客後,就往大園方向駛去,我也難得有機會看看桃園高鐵站附近的環境和景色,只見到處都是新建的高樓大廈,想起上回老同學們在南港聚餐時,旅居泰國的裕雄兄告訴我,不久前在桃園高鐵站附近買了房子,不知會是在這些大樓的那一棟?他是否也有返回台灣退休終老的計劃呢?

接駁車很快就抵達了海芋季的活動場所,雖然不是週末,還是有很多的遊客。附近馬路巷道和停車場都停滿了大小車輛,路上三五成群,有男女老少,情侶、親子、阿公阿嬤和小孫兒女,有的邊走邊吃冰淇淋和其他食品,有的手上拿著海芋和其他花卉,瀰漫在燦爛陽光下的,是歡樂的氣息。


入口意象。

顯然的,這裡的海芋和其他花卉並不是常年栽植在這兒的,有些地方還是疏疏落落的,長得不是很好,露出了大量的土壤,不像陽明山竹子湖那一帶的海芋,因為長年的栽植,花開得密密麻麻的,甚為壯觀好看。不過,大園的海芋雖然沒有那麼壯觀,卻有四、五種不同顏色的海芋(我喜歡的是白色和粉紅色),而且路面都鋪上了一層類似麻布的材料,走在上面不會塵土飛揚,鞋襪衣裳也不會被弄髒,這也是對遊客的貼心與善意吧?


暗紅色海芋。


黃色海芋。


在四種不同顏色的海芋前。


兩種不同顏色的海芋。


在黃色的海芋前。

有一些人拿著小砲相機,近距離拍攝花朵,但絕大多數的人跟我一樣,是以手機為攝影工具。在這個遊樂的氛圍裡,我看到許多少女和中年甚至更大年紀的婦女,喜歡在花前擺出各種姿態。雖然我個人覺得,照相貴在自然,然而,出來玩嘛,只要玩得高興,又沒有妨礙到別人,要擺出什麼姿勢,要顯出多麼可愛的樣子,那又有什麼關係呢?快樂就好。


各自 pose 一下。

我成了一個跟班的。阿秋走到哪兒,我就跟到哪兒。她想哪裡拍照,我就在哪裡拍照。她要站或是要蹲,一切悉聽尊便。我們看到一對像是夫妻的小販在路旁賣人造花的花冠﹙頭圈﹚,有幾位女士正在那兒觀看和試戴。阿秋說,我們過去看看。老闆看到我們,對阿秋說一個才八十元,戴起來很漂亮喔。阿秋試戴了幾個,不是很滿意。老闆說,啊,妳剛才試戴的花朵比較大,我覺得小朵一點的比較適合妳啦。老闆娘也接口道:是啊,妳看看這個怎樣?顏色鮮艷好看。說著順便拿下了一個讓阿秋試戴一下。阿秋不是很喜歡。

老闆娘又拿了一個全是淡黃色的玫瑰花給阿秋,阿秋問我覺得如何?我說個人的感覺是有點平淡無光,有些單調。她又試戴了一個,看起來是她比較喜歡的一個。她問我如何?我說,只要妳喜歡就好,出來玩嘛,開心就好。

在花田裡東走西逛的,時間久了,肚子自然就餓了,口當然也渴了。阿秋要喝冷飲和吃東西。我們到一片攤位間找要喝的飲料和想吃的食物。阿秋喜歡吃燒烤的食物﹙我自己倒是不怎麼感興趣﹚,所以我去買了一些烤雞肉串,我以為她喜歡喝檸檬冰水,沒想到她要的竟是冬瓜茶,可能是上回她喝的檸檬水太酸了,被嚇到了。我看到旁邊的攤子賣炸薯條。我以前很喜歡吃炸薯條,但為了身體健康,大概好幾年沒吃了,此刻我突然想再嚐嚐炸薯條的滋味,所以點了一客。小小的一圓杯要一百元,我覺得好像貴了一點。不過遊樂場的食物,通常都是不便宜,也不好吃,中外皆然。


美食區。

我們在擺著一排野餐桌的區域找到了一張桌,跟帶著兩歲孫兒,從中壢來的阿公阿嬤分享野餐桌。因為他們先到,我們只能坐在太陽照耀的一邊。天氣那麼晴朗,邊吃邊曬太陽,也沒什麼不好。我吃到的炸薯條原來不是馬鈴薯,而是番薯,不過也不難吃就是了,我向來喜歡吃番薯。

隔著攤販區馬路的對面,有慈濟的資源回收站。我把紙盒、紙袋、塑膠袋、烤雞肉串的竹籤、用過的面紙等等,拿了過去。我把一般垃圾丟進一個大桶子裡,站在資源回收桶後面的女士看到我的紙盒沾有一些油脂和醬汁,叫我到前面擺設水桶處,把紙盒沖洗乾淨才拿去回收,我當然是照著她的吩咐去做了。

我為阿秋拍照,每照完一張,她都要先檢視一番。要每一張都讓她喜歡或是滿意,那是不可能的。

「啊,這張照得不好。」阿秋說。

我把手機拿過來瞧瞧,然後對她說:「我覺得妳在照片中看起來挺好地呀。」

「唉,我說的不是人照得不好,」阿秋顯出我一點都不理解她的神情說:「我要的是風景,我要的不是人,是風景,你懂嗎?你風景沒照好。」

「好的好的,我知道妳要的是風景,」我答說:「我下次會多留意一下取景。」

過了一會兒,她在檢視我拍的另一張照片時,她又對我說:「啊,這張沒拍好。」

我拿回 iPad 也瞧了瞧,有些納悶。我說:「我覺得這張風景照得不錯啊。」

「唉,我說的不是風景,」阿秋顯出沒好氣的說:「我說的是人,是人~~,你把我照得那麼難看。」

Oh, I get it!我心裡想,原來妳在乎的不僅僅是風景,也不僅僅是人,而是風景與人,都應該同時拍得美好。我看,我是不是應該去報名攝影課,學習如何才能拍出漂亮美麗的照片?


園裡多種顏色的花朵。


園裡多種顏色的花朵。


在多種顏色的花朵前。


在兩個天鵝形成心狀的造型前。


在多種顏色的花朵前。


在多種顏色的花朵前。


海芋花田。


海芋花田。


海芋花田。


海芋花田。


不同顏色的海芋。


創意花田。


創意花田。


創意花田。


海芋花田。


在多種顏色的花朵前。


在暗紅色花前。


在象形造型前。



海芋花田。

我不自覺的也想到,小孩在疲倦愛睏的時候,往往比較會鬧情緒和耍賴。我看時候已經不早了,阿秋好像也顯得有點累了,所以我對她說:「累了厚?」她點點頭。我說,那麼我們就回家吧。

在走向接駁車停泊處的路上,我看到有個賣冰淇淋的小販。我對阿秋說:「今天照片沒拍好,惹妳不高興,前面有賣冰淇淋的,讓我請妳吃點冰淇淋,消消氣,好吧?」

阿秋說:「好啊。」

我買了兩支甜筒各疊著三球不同顏色的冰淇淋。

我們邊走邊吃,登上接駁車,回到桃園高鐵站,再搭桃園捷運返回中壢的環北站。等我們走到家,我打開我手機的軟體,上面記錄顯示,今天我們走了 13.6 公里,共 24680 步。

走了那麼遠的路,想想,今天也難為阿秋了。


桃園高鐵站捷運月臺。


在回程的捷運車上。


捷運車窗外一景。


                        (2018-03-19) 

【附記】

今天(三月十九日)早晨八點鐘,阿斌開車來接阿秋和我到高山頂,因為他約好地政事務所的人來測量鑒定地界,與鄰近土地有關的人,例如二堂哥、堂嫂、蕭先生、陳先生和李先生都在旁邊。七十多歲的陳先生說,如果需要購地借道,可以商量,看來是個和善講理的人。在土地上種菜和種果樹的蕭先生也很客氣,還有點幽默的說:「對不起,侵佔了你的土地,請不要告我蛤。你什麼時候需要土地,通知一聲,我一個星期內就會把土地清理乾淨,歸還給你。」那位李先生開闢了一個小池塘,侵佔了一塊地,請他務必把侵佔的部份填土歸還,說了幾次,而他只是顯露出樸克面孔,不說話,不答腔、不回答,一律沉默以對,讓人除了感到無奈之外,實在很難有愉悅之情。

我們剛抵達此地時,只有八點多,草叢上的露水在朝陽下閃爍,我看到屬於三堂哥的那塊地,密密麻麻地開滿了紫花霍香薊。在綠野中的那片紫,我忍不住說,好美!阿斌說,那塊地可能是休耕的關係。我拿起手機對著那片紫色世界拍了兩張照片。阿斌看了,便要阿秋和我走到田園邊,說要為我們也照幾張照片。


密密麻麻地開滿了紫花霍香薊。


密密麻麻地開滿了紫花霍香薊。

三月九日臨近中午,我正陪阿秋上街買鞋子和背包,準備第二天要上阿里山的時候,收到嫂嫂的簡訊,說十一日地理師張先生要到精舍將小妹的骨灰從舊的骨灰罐換入新的骨灰罐,在新的骨灰罐上刻上妹妹的名字、出生年月日和去世的年月日,並請回祖塔門邊,準備在清明掃墓,開啟祖塔大門時,放置在祖塔裡面,嫂嫂告訴了我新骨灰罐、刻字、「進金」和其他儀式所需的所有費用,要我在當天匯款到張先生的銀行帳號。

看了簡訊,正在忙著購物的我,擔心那天可能來不及到銀行匯款,接著次日清晨我要上阿里山兩天,而且那兩天是週末,我回覆簡訊問嫂嫂是否可以等我從山上回來的第二天(星期一)去銀行匯款?嫂嫂答說,當天匯款。我看到答覆,心裡很焦慮。幸好阿秋很快的決定要買的鞋子,其他所需物品,大致已買齊,問她還有什麼東西需要買的?她說沒有了。那就回家吧。回到家,丟下背包,我拿了存褶趕緊出門,在銀行辦公時間結束前,把所需款項匯入張先生的帳戶。事情辦好後,心中有如放下了一顆巨石。

三月十一日下午,從阿里山下山北返途中,收到嫂嫂的簡訊,說大哥和小妹的「進金」儀式順利圓滿,並且附上了幾張地理師將小妹的骨灰,從陳舊的骨灰罐換入全新的骨灰罐的照片。進金儀式的日子不巧碰上我在阿里山的第二天。幸好有嫂嫂代勞,讓事情很順利辦好。謝謝嫂嫂。


play in the water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62720&aid=57697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