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年輕的五月
市長:☆耀星☆  副市長: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情感交流其他【年輕的五月】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心情隨筆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感恩節前二三事
 瀏覽562|回應0推薦4

☆耀星☆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4)

麥芽糖
謎謎-露
behappy
文武兩邊站, 可可疊羅漢


社區裡金黃燦然的樹葉。


社區裡紅艷亮麗的樹葉。


好紅艷啊!


好燦然啊!


整理院子,弄得我腰酸背疼。


花自開放,我自掃松針。


掃啊掃啊掃!


我家後院草地邊緣的橡樹叢,樹葉乾枯變色。

感恩節前二三事



明天就是感恩節了。

二、三十年來,我都不曾像老美在感恩節吃火雞大餐與相關的菜餚和南瓜派及其他甜點,尤其是現在小孩都成長獨立了,不在身邊,感恩節或者不是感恩節,對我而言,和平時的每一天都沒有什麼不同。不過這幾天,想到院子裡落滿了松針,幾個月沒有修剪灌木樹叢,已經長得密密茂茂的,花圃地面鋪蓋了一年的松針顯得陳舊了,應該在節日前都清理清理,或是重新鋪蓋,好讓環境看得乾淨清爽些。

所以這幾天我都在院子裡忙著,先是從早晨吃過早餐後,就到院子裡修剪枝條,把剪下較長的枝條再截斷至六英吋以下(社區的規定)以便收集,較粗的枝幹是用鋸子鋸的,因為修枝剪沒法剪斷,另外掃松針和其他落葉,挖掘車庫前兩棵植物旁與車道相鄰的土壤,安裝將土壤與車道區隔的寬粗硬皮塑膠帶,在清理覆蓋在土壤上的舊松針時,觸犯了螞蟻窩,兩條手臂被螞蟻咬出許多小包,此刻有的已經變白化膿了,又癢又疼。還有其他雜七雜八的工作,一直忙到傍晚天黑看不清楚了才停工。那時,我已是腰酸背疼,不但直不起腰來,走路還頗為蹣跚,真的是不能不服老了。工作了一整天,看到只完成了將近一半的工作,只能無奈的對自己說,明天再繼續到院子裡忙吧。

那個晚上,因為腰酸,睡得並不安穩。次日清晨醒來,覺得累,沒有到院子去工作的意願,在床上磨磨蹭蹭了半天,才肯起床,所以我就給自己放了半天假,直到吃過中飯,才又到院子裡去打拼。這樣一耽擱,等所有的枝葉草屑和土表上舊的覆蓋物都清乾淨了,松針掃成好幾堆了,車道也掃乾淨了,環境看起來悅目多了,可是土表還需要覆蓋新的松針。我才剛開始鋪蓋新的松針,天就黑了,看不清楚了,所以我只能又無奈的對自己說,哎,明天再繼續努力吧。我就這樣依舊腰酸背疼的走回屋裡。

一覺醒來,感到沒有那麼的腰酸背痛了。昨夜斷斷續續的下著細雨。早晨七點多起床,院子裡的草葉仍然濕漉漉地,不過陽光已經燦然亮麗,預告著這會是個很美好的一天。在我起床時,首先看到的是薇樂莉亞的簡訊,她說感恩節沒法到這個城市跟我見面了。

兩個星期前,她說十一月十八日會從厄瓜多爾飛回亞特蘭大參加她的親人的婚禮,然後會回到這個城市跟她兒子和媳婦及孫兒共度感恩節,問我這段時日在不在這個城市?因為她很想跟我見面聚聚。我回覆說在感恩節過後,我才會離開美國,所以我們就約好了要見一面。沒想到,一件大事,使她沒法來我居住的城市,而是必須到路易絲安那州的首府巴吞路智,因為她的姐妹病重即將離世,她要留在那兒照料後事,而她的兒子一家在感恩節的假期也將南下見他阿姨的最後一面。

我想起在我退休前幾年,薇樂莉亞的姐妹就得了重病(不知是中風或是癌症),出院後就已經幾乎完全癱瘓,四肢沒法活動,也沒法說話,要靠電腦的協助(大概有點類似 Stephen Hawking 所使用的電腦儀器吧),用眼球對著電腦螢幕的移動,來試著表達。大概那時她姐妹的小孩還小,還沒成年,所以薇樂莉亞先是請長假,南下到醫院去照顧她,等她出院,病情好轉後,薇樂莉亞又把她帶回這個城市跟她一起居住,就近照顧,得空就推著輪椅帶她出去走走看看,所以薇樂莉亞真的是一個有情有義的人。父母都不在了,剩下的,就只有兄弟姐妹吧?

我回覆她說,得知她的姐妹病重的消息,真的是非常的 sorry,而我近幾年妹妹和哥哥相繼離世,我很能體會她現在的感受,我也還記得當年她請假到倍吞路基照顧她姐妹以及後來將她接到這個城市就近照顧的往事。我說四月我會回來美國,如果那段時日她也回來的話,也許我們還可約期再見。

很快的,薇樂莉亞回覆說:「你的記憶力真好!我的姐妹是在我搬到厄瓜多爾才回到巴吞路智居住的。2018 年的春季我可能會回到哥倫比亞,讓我們保持聯繫,希望在那段時日,我們會有見面的機會。繼續享受你的人生,我的朋友,你理當享有這樣的人生!」

這時我又想到,明天(星期四)是感恩節,如果連著放假到星期天,我不趕快到銀行匯些錢到台灣的銀行帳戶不行了,因為那邊所剩的錢已經不多了。院子的事情可以稍等,還是先到銀行一趟吧。

我到了銀行,大概是要放假了,裡面沒什麼顧客。接見我的,很巧的就是上回幫我查明是我的前妻領走了儲蓄債券卻用了我的身份證字號這件事的悌芬妮,她也認出是我,很客氣的引我到她的辦公室。她問我要匯多少錢到台灣?我說一萬美元吧。她把資訊一一輸入電腦,然後告訴我說那等於是台幣二十八萬多一點。我聽了有些吃驚,因為一美元只等於台幣二十八元左右,這是我過去從未碰見過的事。過去我匯一萬美元都是超過三十萬台幣,現在突然憑空就少了三萬元左右。現實如此,那也是沒有辦法的事。

因為沒有其他等候她的客人,我想到一個多星期前,我仍收到稅務署的信,說我還欠繳利息所得的稅,弄得我莫名其妙,只得再打電話過去,重新說明一遍事情的原由,弄得我心中頗為不安穩。前些日子我回信給稅務署的作業經理,又打電話到稅務署說明銀行將更正錯誤,接聽我電話的女士明明都已經告訴我說,我沒有欠稅了,為何我又收到了這樣的信件呢?龐大的稅務機構,部門太多,到底是左手不清楚右手在做些什麼?還是更正錯誤很費時,流程還在途中,還沒了結?既然我就在悌芬妮的辦公室,我乾脆就請她幫我查詢一下,看看銀行是否已經更正錯誤了?悌芬妮打了電話,等了很久沒有人回話。這已經是常態了。這個時代,打電話查詢資訊,通常都是一套事先錄好的語音,倘若想要真實的人回答問題,那就慢慢的等吧!例如我打了幾次電話到稅務署,我最少是等了二十幾分鐘,最多是等了四十幾分鐘。還好我是已經退休的人,才有這種美國時間,慢慢的等。悌芬妮在等候電話那頭回答的時候,我就跟她隨意聊聊,談談感恩節,談談小孩,談談生活。就這樣耗著,對方終於說已經更正錯誤了,並且傳來更正後的表格。悌芬妮印了一份讓我保存。她說,稅務署應該不會再要催你繳稅了。

在我離開前,我又想到,在台北也有美國銀行的辦公室,我乾脆也請她查查看,我在美國的帳戶和支票是否可以在美國銀行設置於台灣的分行領取美金?她也很認真的打電話和上網查資料,試著協助我。這樣的客服,真的是沒話說的好。

從銀行出來,看到那麼美好的天氣,我就順便開車到沃爾瑪買些青菜水果和用品。在回家的路上,我看到社區裡闊葉樹的樹葉都變紅和變黃了,很是漂亮。回到家,午餐吃了買回來的 chicken wrap,然後我問自己,是要到院子裡完成剩下的工作呢?還是出去走路看樹葉?這種決定一點都不難。

許久沒這樣走路了,一走就讓人心曠神怡,雨後的空氣,吸入肺腑,沁涼清爽舒暢,很難對人形容那種況味,必須自己去親身體驗才能了解。

我一邊走一邊拍照,路上車輛比較多,可能都是要趕回家過感恩節的。我走到社區大門,發現旁邊的圖書館黑黝黝的,停車場也沒有車輛,我覺得有些奇怪。我原想進去坐坐的。過去我幾乎每個星期都會到那兒借書,但自退休後,我留在台灣的時間大增,就沒有去那裡了。

我走到圖書館的正門前,看到有個告示,說圖書館暫時關閉,二月將有喬遷之喜,新址將在 Sandhill 購物村附近。哇,圖書館終於要搬家了。幾年前,裡面的圖書館管理員就告訴我說,這個圖書分館當初的設計是定位為服務社區性質的小館,可是這一帶發展得太快了,空間已經沒法容納前來的顧客了,人數已經遠遠超過附近定位為更高一級的 Regional 的分館。如今遷館一事終於成為事實了。 Sandhill 購物村就在這個社區大門的斜對面,仍然是很近,不過沒法像我以前可以走路前往了,必須開車才行。不是因為距離遠,而是社區大門前是主要交通幹道,車子流量很大,步行比較不安全。

從我家到社區大門,來回走了一趟,共走了十公里,全身舒暢。

回到家,天色也有點暗下來了。院子還沒做完的工作,我看還是等明天感恩節才慢慢完成吧

               (2017-11-22) 

【附記】


























Aurora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62720&aid=57283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