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年輕的五月
市長:☆耀星☆  副市長: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情感交流其他【年輕的五月】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心情隨筆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走進田園
 瀏覽206|回應0推薦3

☆耀星☆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3)

謎謎-雨夜(姑妄聽之3)
tzi
文武兩邊站, 可可疊羅漢


兩位女士忙著採收嫩綠的空心菜。


我請她們回首讓我拍照記錄。

走進田園




星期三的晚上,阿秋問我次日可不可以到阿信家走走?我說當然可以啊。於是在星期四的早晨,我們從中壢搭火車南下。在北湖站下車後,阿秋打電話給阿信,不久,阿明就開車帶著太太阿信來接我們。


到了北湖站。

阿明夫婦的家,據說離車站並不遠,走路都可以抵達,只是我未曾走過,不知它的路線和距離。

阿明開車路過他家而不停,先帶我們去看看他們的魚池。魚池很大,我看到水面上一大片竄動著,有如蜂群般的密集魚群,顯得活潑而生氣蓬勃。阿信指著岸邊的一個龐大的金屬容器說,那裡放著魚飼料,會定時釋放飼料餵魚。岸邊還有幾個人在一個工寮架構的房頂上忙著搭建工作。阿明走過去跟他們打招呼,順便告訴我說,這個工寮的建材可說是廢物利用,組裝起來,以後方便用來避雨、夜宿看守以防有人來偷捕魚,若有朋友來訪,也有個休息的地方。正說著,阿信拿著兩把鐮刀,領著阿秋到池塘靠近稻田的水溝邊緣,撥動著長長的綠草,兩人開始刈割起來。我問她們為什麼要割草?阿信說,那是香茅草。我問這種草割來做什麼?阿信說,有許多用途,例如說,醃魚時可以用得上。也許是在魚池邊之故,她才以此為例吧?


在池畔田邊,阿信種了許多香茅草。


她們在認真割刈香茅草。

從這個魚池出來,我們又到另一個更大的魚池參觀。阿明告訴我說,魚池有好幾甲地呢!一甲地有多大?我沒有概念,我只知道建房買房,都是以「坪」為單位,農地買賣好像是以幾「分」地來計算,這些單位都比「甲」要小得多了。看看池面,真的是相當的廣闊。

從池塘回到阿明家,阿信跟阿秋到廚房準備午餐,在客廳,阿明拿出了啤酒,我說我喝水就可以了。阿明說,你又不開車,喝點啤酒有什麼要緊?所以在喝了兩杯水之後,我也只好跟著喝啤酒了。


兩位女士在廚房裡忙著準備午餐。

阿明家的四周真的是綠野平疇。他們除了魚池之外,還有很大片地,種了各種青菜,還養鴨、養雞、養鵝。上星期,他們特別送來一大袋的青菜和幾十顆雞蛋,盛情可感,讓我們吃得放心,因為青菜沒有農藥,雞蛋也不怕會有殺蟲劑芬普尼。除了廣大的農地之外,阿明還經營著一個有機肥料場,所以從早到晚,夠他夫婦忙碌的。

正聊著,小張帶著兩瓶金雞酒跟他太太阿泉也過來了。就在大家天馬行空的談話中,廚房已經備妥午餐了。阿明請的兩位工人和我們圍著圓桌就坐,小張熱了金雞酒,開了瓶蓋,開始為大家一一斟酒。我說不用給我酒杯了,我不喝酒。阿明說,你又不開車,怎能不喝?我說我還是第一次聽說金雞酒這個名字呢。「金雞酒其實就是以前的紅露酒啦。」小張說著,就為我斟了一大杯酒。

我們在談笑間結束了午餐,阿秋連在廚房穿著準備午餐時的圍裙,都沒換下,就跟阿信戴上斗笠,拿著鐮刀往外面走去。我問她們要去那裡?她們說到菜圃去刈菜。我很好奇的也跟著出去了。


忙著採收嫩綠肥大的空心菜。

我看到一片翠綠,心情便歡愉得很。難得今天的氣溫不是很高,而且多雲風大,在野外沒有市塵以及地下陰溝廢水的怪異氣味,得以呼吸著新鮮的空氣,真的是很令人喜悅的。


忙著採收嫩綠肥大的空心菜。

整片肥大脆嫩的空心菜田,長得如此茂盛,真是令人忍不住讚嘆。我在她們忙碌著的時候,要她們回過頭來,讓我拍照記錄,有時就在她們沒留意的時候,悄然為她們留影。阿信和阿秋「唰唰唰唰」的,一會兒就割了一大袋的空心菜。


忙著採收嫩綠肥大的空心菜。

阿秋提著滿袋的空心菜,隨著阿信走向撒水系統正噴撒著水的另一個菜圃,又彎下腰來割刈在陽光下閃爍亮麗的,我不知道名字的青菜。


關掉撒水系統,採取我不認識的青菜。


採取我不認識的青菜。


採取我不認識的青菜。

就這樣,我們在園裡逗留了一段時間。等我們走回阿明的住處時,差不多就是阿秋和我該告辭的時候了。阿明夫婦開車送阿秋和我到車站,要我們帶著一些午後在菜圃裡採收的那些青菜回家。

上車時,仍然有座位,可是火車到了楊梅和埔心,月台上就擠滿了學生,顯然下課回家的時間到了。車廂裡瞬間擠得水泄不通。車停中壢車站,我提著整袋子的青菜,隨著人潮下車。月台上依然滿是等車的學生,正井然有序的進入車廂,等著火車帶他們往家的方向前行。

走出後車站,我們還得走兩點七公里的路。在途中,路邊賣蔥油餅的攤子,正有個人駐足購買蔥油餅,阿秋轉頭望向蔥油餅的攤子。我問:「想嚐嚐看嗎?」她點點頭。我停下腳步,等著攤販為我們煎兩份加蛋的蔥油餅。

我付了賬,一手提著一大袋的青菜,一手拿著裝了蔥油餅的袋子,繼續往前走。我說前面有個小公園,我們到那兒找個長椅坐下,一方面可以趁熱吃蔥油餅,一方面也可以歇一下。阿秋說好。


在公園長椅吃完蔥油餅,要提起一大袋的青菜繼續走路回家了。

我們吃著蔥油餅。我已經很久沒吃這種東西了。「喜歡嗎?」我問。阿秋點點頭。

「到阿信家,高興嗎?」我問。「高興。」阿秋回答。看到好朋友,又跟田園和沒有什麼污染的大自然親近,她心中的歡愉,我也是能夠充分理解的。

「累嗎?」我問。「一點點。」阿秋回答。我對她微笑著,心想,她回答得真是含蓄。走路來回車站總共就將近六公里,加上她在廚房幫忙阿信準備午餐和在池邊刈香茅草以及到不同的菜圃割採數種青菜,她應該是比「一點點」還累一點點吧?

               (2017-09-01) 

【附記】


田園詩畫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62720&aid=57031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