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年輕的五月
市長:☆耀星☆  副市長: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情感交流其他【年輕的五月】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心情隨筆 字體:
看回應文章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小小同學會
 瀏覽1,249|回應2推薦5

☆耀星☆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5)

謎謎-衝浪
笨腳獸 (洗腥割面 重出江湖)
麥芽糖
yaduo
文武兩邊站, 可可疊羅漢


國榮伉儷、寬明與我在大楊梅鵝莊相見歡。天氣炎熱,寬明開始倒啤酒。


建成兄說 Hi,坐他身旁的夫人微笑著。在國榮太座旁的是老五的太太大眼。


老五拉著慶雄的手說……


總經理宗樹表弟要盡地主之誼,前董事長阿地說,來的都是他的老同學,理當他請客。還是聽董事長的話吧。


在85℃喝咖啡等從台南趕來的瀛生時,先來合影一下吧。

小小同學會



這一切,好像應該從我的一篇舊作說起。

七月六日我在臉書的 Notifications 看到老五如下的 comment:「一顆星! 我怎敢忘呢? 記得,原作是寫"老五" 呼~~~ 因為難得有人會把我的名字上報,當然忘不了的!~~~好高興又回到躺在吊橋上的時光!.....祝福大家天天快樂!」接著他又說:「當然記得,我還在石頭上追衣服……哈哈,有趣又緊張!謝謝耀星的大學趣事記錄。」

剛看到這兩則 comments,我還有些被搞迷糊了。再仔細一瞧,原來他是回應我在2012年七月五日臉書上所貼的這樣一則記事:


「躺在吊橋上」這篇短文應該可以喚醒老同學們塵封已久的美好記憶吧?記得那時德業兄對於學習真是認真而充滿幹勁﹐身上扎上掛有軍用水壺的 S 腰帶﹐興致勃勃的辨認各種樹木﹐那全心投入的學習精神﹐我至今難忘。

這篇文章刊登在 1970年7月16日的「中央日報」副刊﹐那時我們都還是大學生。超過了四十年﹐多麼遙遠的過往啊!

P.S. 老五﹐您還記得上衣掉進溪流的往事嗎?

躺在吊橋上」

哇,老五怎會在臉書上看到我五年前寫的一則記事,而且還回應了?我真的嚇了一大跳!

時光就這樣倒流,我們就這樣在臉書上一來一往的留言與回應,最後老五寫道:「謝謝你的解說,I like it. 下次來台灣,務必通知淑慧,只有她,才能號招大伙聚在台北吃一餐……下次見哦!」

我這才發現老五不知道我已在台灣。我原不敢輕易打擾老友們,遲疑了一會兒,覺得不說實話,才是真的對不起老同學,所以我回覆道:「謝謝老五。我現在已在台灣,試著適應台灣濕熱的夏季,重新學習如何過馬路,走街道,也重新學習搭公共交通工具,因為我在台灣還不敢開車。等我在這兒生活比較有信心的時候,希望會有機會跟老同學和老友們聚會敘舊。」

由於班花阿慧幾乎長年跟夫婿旅遊和攝影於世界各地,近日沒她的音訊,於是老五在七月十二日到 Line 的群組留言道:「阿地,耀星兄目前在台灣,咱們也好久沒聚聚,找幾個有閒,有空的人喝咖啡或茶之類,時間以2小時為限,行得通嗎?」

阿地回覆說:「你先講何時北上再來問問看,通常他都不太願意上台北來。」

說到我不太願意上台北,實在令我汗顏。雖說我是在台北出生,但從懂事起,不曾在台北住過,唸過書或就業過,因此台北對我而言,是完全陌生的,加上我是個路癡,又在異國住了將近四十年,連在台灣要怎麼搭車,都還在摸索學習階段,所以,上台北對我而言,真的是視為畏途。

建成說:「乾脆我們去找他比較快。」

老同學們在 Line 上你來我往的討論著,希望在七月底以前能喬出一天來,於是誰在什麼時候要帶孫,老五什麼時候要上書法課和合唱團的練唱,阿地七月二十四日和二十五日有約,國榮十八日和十九日有事,建成七月底要到西伯利亞及蒙古旅遊兩個星期……初步結論是七月十七日到二十日之間選一天。

討論聚會時間和日期,討論那一家餐廳,討論要在中壢或是埔心或是楊梅聚會,要搭什麼車等等等等的,許許多多枝微末節,看似牽牽扯扯的難以理出頭緒以及找出大夥中最大的公約數。不過老同學們,不是退休的國立大學教授,就是仍在經營企業的老闆,薑是老的辣,這種小事那裡難得倒他們。

很快的大家決定十七日見面,老五兩夫妻從屏東到高雄搭高鐵北上到桃園站,國榮和太太從台中搭高鐵北上,與老五在桃園高鐵站會合,然後一起搭計程車到楊梅的大楊梅鵝莊餐廳。建成夫婦從台北搭台鐵到楊梅站。慶雄則從苗栗搭台鐵北上。常常獨自當背包客到世界各國旅遊,經驗豐富的寬明,則隨時傳來資訊和照片,明確告訴我們如何進出楊梅火車站,還有從車站到餐廳的詳細路線。最後得知瀛生十七日因為早先已經應允到台南演講,臨時無法取消或延期,趕不上我們在楊梅的午餐。國俊則因為要在台北照顧母親,也沒法參加。老五說,這次時間比較倉促,能參加的儘量前來,下回有充裕的時間,再盛大的辦一次聚會。國榮建議:中午一起用餐,飯後聊天,有空晚上還可續攤,時間由阿星來決定……

約好了中午十二點鐘在大楊梅鵝莊開始用餐。宗樹表弟在十一點稍過,從辦公室開車到平鎮來接我到楊梅。我們抵達餐廳時,是十一點四十分左右。上到餐廳二樓,看到老五夫婦、國榮夫妻以及寬明都已經先到了。在大楊梅鵝莊相見歡。天氣炎熱,寬明開始為我們倒啤酒。大家都很準時,不到十二點鐘,建成伉儷、慶雄和阿地也都到達了。

人已到齊,在開始上菜之前,老五打開了一幅書法筆墨。從2005年就開始練習書法的老五說,他為了這次的聚會,特別節臨了毛公瘖鼎銘文應景,並在字幅上寫著畢業四十六載同窗「聚餐於耀星兄楊梅故里敘舊嚐鮮」。老五仍擁有自己的事業,至今依舊每半年要列遊到中東各國,風塵僕僕,一出門就一個月,賺阿拉伯人的錢,但他很懂得生活的藝術,除了工作之外,他固定到合唱團去唱歌,到老師那兒練書法,跟朋友去丟飛盤,攝影也是他自大學時代就已培養出來的興趣,是個很懂生活藝術的老哥,而且他伉儷情深,自大學時代戀愛結婚至今,一起歷經各種辛酸與甜蜜,始終不離不棄,是我們的模範夫妻。

大家有那麼多話要說,都搶著說個不停,我連上了些什麼菜,都沒有留意。而且老忘了動筷夾菜。在大學時代,我們因為年齡、背景、家鄉的所在地以及個性的不同,各有自己活動的圈子,並不是都玩在一起,也不是那麼多說不完的話的。可是到了這種年紀,大家的生活經驗豐富了,人生的考驗夠多了,心懷練達了,對於年輕時代能有機會成為同窗,這種緣份便格外珍惜。人生難滿百,已有同窗先走了(例如德業兄),也有同窗受到一些病痛的困擾,所以除了珍惜之外,對於年華的逐漸老去的感觸與無奈,還有誰比年齡相近的同窗更能感同身受,有那種同理心呢?所以我們都說,大家多見一次就是多賺一次啊!

用完午餐,表弟帶我們到 85℃ 去喝咖啡。他因為需要趕回去開會,只能先行離去。這家咖啡館其實並不適合聊天聚會,因為所有客人的桌椅都在開放式的廊下,一方面冷氣根本吹不到身上,在這炎熱的天氣,並不好受,加上是在室外,街上往來車輛和行人的市聲,要輕聲細語的談話,是不可能的,加上桌椅也不夠,我們只好拼拼湊湊的,將就一下,因為附近也沒看到有夠大的咖啡廳。

我們點了咖啡,在等候咖啡上桌的時候,因為還在上班的阿地必須先離開,所以我們趕緊抓緊時間,大家來合照一下。

照完相,遠在台南的瀛生打電話來了。他想趕到楊梅來,問我們等不等?阿地沒法等,他回台北上班了。建成用手機和瀛生談了好一會兒,便把手機交給我,說瀛生要跟我說話。我接下手機,室外的市聲讓我聽不清楚他的話語。我集中精神聽話,終於聽出了他的問話。他說,他現在還在台南,有高鐵可北上,到達桃園高鐵的青埔站大約是下三點三、四十分鐘,然後他可以從那兒搭計程車過來。他想跟我見面,等不等他?

我不知從青埔站到楊梅要多少時間,若一切順利的話,也是四點鐘以後吧?我想到老五夫婦一早六點鐘就趕上來,大概很疲倦了,尤其大眼坐在那兒,都時常累得閉目養神了。國榮夫妻從台中上來,也是夠疲倦的吧?還有慶雄要搭台鐵,也是很費時的吧?我的腦中還停留在我學生時代的交通系統。記得那時搭慢車從楊梅到台中總要五個鐘頭吧?起碼也要四個多鐘頭吧?住在台北的寬明以及建成與夫人會不會有事無法多留呢?我心想,我有權要求他們留下來等瀛生嗎?如果他們都必須先行離開,他若只見到我一個人,他會不會很失望呢?已經需要依靠輪椅的他,若要他在這緊迫的時間趕來,會不會強他所難?安不安全?「等不等我?」他問。我矛盾的想法在腦袋裡飛轉。終於我很困難的回答:「我們是否等下回另作安排?」

瀛生聽了回答,他說:「你不等我厚?」他說了兩次。電話掛上的時候,我心裡非常內疚,非常痛苦。終究他跟我也有過革命情感啊!大學時代,他的學號跟我一前一後,兩人都算是班上年紀較小的同學,他的字寫得很漂亮,那時系裡每有活動,需要寫標語和海報時,總是他跟我合作:我構思寫些詩情畫意的字句,他則負責用毛筆字將我的詞句寫在彩色的條幅上。後來他獲得公費到 Ohio 州立大學唸博士班的時候,我已經在美國就業,很能了解當留學生所經歷的辛酸、孤寂、壓力和委屈,所以得空便會電話聯絡,雖然兩人隔了幾個州,總沒機會見面。

也許是建成看見了我心中的痛苦和對瀛生說下次再安排的愧疚,他開口說,我可以等他來。接著老五、國榮和慶雄也說,好,我們都留下來等他。建成拿起手機,打電話要告訴瀛生從台南搭高鐵上來,我們等他。可是一時電話打不通,於是找國榮和老五要手機。我不知道是經由誰的手機,終於打通了。

我們給他的訊息是:搭高鐵上來,到桃園青埔站,再搭計程車來吧!我們都等你!

我們就在 85℃ 濕熱的廊下耐心的等,但是過了預計的時間,還沒看見瀛生所搭的計程車。會不會青埔站那兒的計程車司機找不到楊梅的 85℃ 咖啡廳?我們都有點焦慮起來。

等著等著,終於看到黃色的計程車減速停在咖啡廳前面了。我說,是瀛生,我要去給他一個 hug。我們都衝了出去迎接緩緩下車的瀛生。等拿下他的輪椅,黃色計程車也離去後,老同學們趕緊一起拍下幾張照片。瀛生握著我的手說:「經過了四十六年,終於得以再見到你啊!」一轉眼,我們大學都畢業四十六年了。

在 85℃ 咖啡廳停留太久了,不好影響店家做生意,另一方面,坐在外面廊下也實在太熱了,我們需要換一個比較涼爽安靜的地方坐下來談話。但這裡沒有一個人知道那裡有個夠大夠涼爽的地方可以停留。我想到住在楊梅的國枝,也許可以向他求救。我打電話跟他聯絡上後,告訴他說我現在跟大學同學在一起,就在楊梅的 85℃ 咖啡廳,問他要不要從陽光山林下來?他說他不認識我的同學們,不方便下來。我想想也是,於是趕緊問他,知不知道在附近是否有地方夠大又涼爽,可以坐下來喝飲料和談話的地方?他說附近有個麥當勞,應該可以。我問他從 85℃ 咖啡廳要如何走到麥當勞?他說往上走到縱貫路就到了。我說,好。

於是我告訴大家,只要往上走到縱貫路就有家麥當勞了。一路是上坡,這對需用輪椅的瀛生和已經疲憊的女士們,都是個很大的考驗。我先走在前面探路,到了縱貫道路,我走瞧右看,視線盡頭都沒有麥當勞的蹤影。我停下來等瀛生和女士們,老五和建成繼續往前找尋。行行復行行,走了許久,我忍不住問路旁一家摩托車店裡的年輕員工,他說,就在前面。可是我極目遠眺,依舊沒看到麥當勞的招牌呀!「還有多遠?」我問。年輕小伙子說:「不到一公里。」

一公里?女士們聽了有點倒抽一口氣的說,都走那麼遠了,卻還要一公里啊?

我們終於看到麥當勞的大招牌了。我們進入店內,裡面寬敞也涼爽多了,尤其在大門旁邊有條長桌,正夠我們這些人舒服的坐下。

我們剛坐定,老五大概是怕我們又餓了,跑到點餐處點了許多炸薯條、麥當雞和聖代冰淇淋。

我們邊吃邊聊。我發現慶雄兄比大學和研究所時代沈默多了。想當年他的英語在班上是屬一屬二的,每回有來訪的美籍教授,時常只有他敢用英語提問(他的哥哥是當年大專聯考時,丙組的狀元,當是強兄無弱弟),而且他辯才無礙,是我們系上的主將。大學時代,我們幾位班上同學還曾搭火車到他苗栗家吃拜拜呢。現在他鋒芒內斂,沉穩而話說得不多,不過我倒是很懷念他當年侃侃而談,思路敏銳的那個氣勢呢。

談著說著,天色漸漸變暗了。又是需要分手的時候了。老五和大眼還得趕回屏東呢!國榮和老五兩對夫婦搭計程車回青埔站搭高鐵南行,建成夫妻和瀛生及慶雄搭計程車到火車站搭火車,慶雄往南回苗栗,其他三人往北回台北。寬明跟我一時沒有計程車。寬明大概累了,想繼續等下去,我說不如慢慢走吧,難得可以聊聊。所以寬明就跟著我邊走邊聊,談起我們的大學時代(那時在校外我們曾租同一棟樓,慶雄是他的室友,我的室友便是芳慶),談起他自行創業所吃過的苦頭和從教訓中所學得的寶貴經驗,也談起他獨自到世界各國旅遊的自在和心胸的開闊飽滿。

不覺間,我們走到車站。我們走到月台,坐在長椅上繼續未完的話題。上了車,談著談著,到了中壢站,我跟寬明揮別。

走出中壢後火車站,夜幕已低垂,我一路走回平鎮住處,已經是晚上八點鐘了。我打開電腦,登入 Line,為大學同學的群組寫了下面的一則簡訊,做為這個小小同學會的句點:


我跟寬明搭北上的火車,我在中壢下車,然後走回平鎮,剛剛抵達平鎮的住處。我想老五夫妻和國榮伉儷大概還在車上?很高興能夠看到瀛生,沒想到大學畢業一別,再次見面,竟是那麼多年後。能見到建成的夫人,真是難得。上回在墾丁,謝謝建成兄陪我走夜市,談過往。好高興見到慶雄兄。當年慶雄兄口若懸河,辯才無礙,怎的退休後,好像比較沉默了?

寬明兄跟我從麥當勞走向楊梅火車站。我是楊梅人,卻不辨方向,多虧寬明的引路。我們邊走邊聊,過往種種,一一重回腦海,不覺間就走到車站。我們坐在月台的木椅上,繼續邊聊邊等車。上了車,仍繼續聊著,不覺間,就到了中壢。自大學畢業後,這是我們聊最久最多的一次了。

這次的聚會,非常感謝老五的發起,而且千里迢迢的跟大眼從屏東趕來楊梅,還專門寫了一幅書法作品贈送助興,真是非常感動。在等候瀛生到來之前,看到大眼疲憊的模樣,讓我深感不安。清晨六點就要離家北上,真是辛苦了。

謝謝阿地專程趕到楊梅來,在大楊梅鵝莊宴請大家。在 85℃,讓建成破費了。在麥當勞是老五請客吧?也許其他同學支付了其他的費用而我没有留意,就請原諒我的失禮了。

也在這裡謝謝宗樹表弟安排餐廳與預先點菜,又專程從平鎮送我到楊梅,尤其是這幾天他身體不適,吃了兩天的感冒藥,很讓我過意不去。



瀛生終於到了,大夥趕出來迎接。


大夥難得一聚,即使是在麥當勞,那又有什麼關係?


我們改換陣地,到了麥當勞繼續未竟的話題。


練了多年書法的老五用大篆為我寫一幅助興。


大家圍桌暢談。


建成兄說 Hi,坐他身旁的夫人微笑著。在國榮太座旁的是老五的太太大眼。


瀛生到了,大家先合影留念。


大夥難得一聚,即使是在麥當勞,那又有什麼關係?


國榮夫妻與大眼。


大學畢業後初次見到瀛生,一別 46 年啊!


建成伉儷情深。


有說不完的話題。


國榮說得好高興。


展開一睹老五的書法。


我和老五站在他為我所寫的字帖前。


寬明說:Everything is perfect。


寬明跟我離開麥當勞,要走到楊梅火車站搭車。


楊梅火車站的月台。


               (2017-07-20) 

【附記】

寫完這篇心情日記,發現自己眼眶濕潤。請別介意我的多感。

今晨我去走老街溪步道,蟬鳴此起彼落,相互競奏,非常熱鬧。我往路旁的苦楝樹望去,意外的看見,低矮的樹幹上就有五、六隻蟬在高唱,我忍不住,拿出了我的手機為牠們拍照存證。


路旁一株苦楝樹低低的樹幹上,我看到了五、六隻大蟬停在那裡!


老街溪步道。


同桌的你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62720&aid=5676291
 回應文章
年歲越長越珍惜這份情緣
    回應給: 謎謎-向日葵花田一瞥(mmty1223) 推薦2


☆耀星☆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2)

謎謎-衝浪
文武兩邊站, 可可疊羅漢

我發現,年歲越長,同學們越珍惜大家的這份情緣。現在一有機會同學們就聚會、餐
敘和一起旅遊。在十一月時,我旅居泰國的一位同學舉辦泰國之旅,十幾個同學與配偶前往歡聚同遊,讓我好生羨慕,可惜那時我還在美國。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62720&aid=5736729
友情可貴
    回應給: ☆耀星☆(FuChen) 推薦2


謎謎-衝浪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2)

☆耀星☆
文武兩邊站, 可可疊羅漢

除了親情,數十年的友情最可貴!

老友相聚,總有談不完的話題。好好享受美好的時光!

我的老友也催我快快回台,十一月初要舉行三天的大學同學會,

當然不能錯過。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62720&aid=57023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