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中華民國國防軍事研究學會
市長:岳將軍  副市長: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政治社會其他【中華民國國防軍事研究學會】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不分版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老榮民回顧馬總統的國防言論---馬總統的國家安全三道防線與國家鐵三角
 瀏覽528|回應0推薦0

Abr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馬總統的國家安全三道防線與國家鐵三角
2015/07/06 14:59:28

馬總統昨天在主持國軍戰展示致詞時提到..”正因為國家經歷過戰爭及人民的苦難,所以更能體會和平的可貴。在追求和平的大戰略下,四年前政府提出捍衛中華民國國家安全的「三道防線」,以兩岸、外交與國防建構國家安全的鐵三角,如今已展現成果。可是什麼馬總統的三道防線,什麼是國防鐵三角呢?馬總統並未說明而是含混其詞帶過去,特別是自認為如今己展現成果有可能誤導國人對馬總統的國防成就的認知.因此我們有必要回顧馬總統的國防三道防線與國防鐵三角的倡言與論述.

 

介紹馬總統的「國防三道防線」論

2014/03/17 07:31:54       0

 

馬總統民國一百年五月十二日晚間和美國的「戰略暨國際研究中心」,舉行了一場視訊會議,雖說是會議然而馬總統却煞有介事的發表了一篇演說。

演說內容為:

很高興能在戰略暨國際研究中心的視訊會議中,再次與各位朋友談話。前年我們相見時,正值「臺灣關係法」三十週年,這是中華民國在臺灣歷史發展上的一個重要里程碑。而今年,在歷經漫長血汗與淚水的艱苦奮鬥後,中華民國達到了另一個更高的里程碑-建國百年!同時,今年也是我擔任總統的第三年。因此,我希望能利用這個機會與大家談談如何用「三道防線」,也就是(一)兩岸和解的制度化;(二) 增加臺灣在國際發展上的貢獻;以及(三) 結合國防與外交,來強化中華民國的國家安全,並確保未來的長治久安。

第一道防線:兩岸和解的制度化

經過三年的努力,兩岸和解已對改善區域的和平與穩定,持續不斷產生了成果,我們在社會各層面都看到了兩岸和解後帶來的改變。從大陸來的近三百萬旅客幾乎是過去的10倍,已經大大帶動了臺灣旅遊業的發展。兩岸貿易的增加也讓我們在去(2010)年的進出口貿易總額達到了創紀錄的5,260億美元。自從2009年簽訂「共同打擊犯罪及司法互助協議」後,兩岸警察機關已合作遣返了超過100名罪犯回臺灣,較以往增加了50%,並且使得臺灣的詐騙案大幅減少四分之一以上。去年有超過5,600位大陸交換學生在臺灣的大專院校就讀,開啟了今年秋季2,000多位新生來臺就讀的道路。我們也看到有越來越多在對岸大量投資的臺商公司回流,並在臺灣、而非香港上市,完全扭轉了臺商過去的作法。

這些成果都要歸功於我們政府對於兩岸關係所採取的新思維,也就是放棄阻礙兩岸關係發展、過時的單邊主義模式。著名的外交史教授施瑞德(Paul Schroeder)曾研究維也納會議(1814-1815)後導致和平時期之原因,他在結論中指出:「人必須先改變思維,才能改變行動」。

在我就任以前,我們都看到了兩岸關係中的不穩定、不可預測性、特別是不安全感,都在持續地增加。從很久之前我就了解到,兩岸關係一定要用新思維來看待。雙方必須要能強調共通之點,擴大共享利益,善用共同機會,以及淡化彼此的政治分歧。國民黨前主席連戰先生在2005年訪問大陸的「和平之旅」,踏出了第一步。連先生在北京大學的演說中,呼籲兩岸要一起努力,「化刀劍為犁鋤」,可說適切掌握了這個新思維的核心概念,兩岸之間幾十年來的對抗,也因此出現了改變的機會之窗。

我在2008年上任後,便努力要落實並加速這樣的改變。當世界在快速變遷之時,臺灣卻因為上個十年的錯誤政策,而在亞太地區面臨了被邊緣化。我知道為了臺灣的經濟發展及國家安全,我必須突破兩岸關係的僵局。因此,我支持所謂「三不」政策,也就是在中華民國憲法架構下,維持「不統」、「不獨」、「不武」。這個政策不但對於兩岸關係的基本結構產生了變化,同時也創造了兩岸之間的「良性循環」。

此後,我採取「九二共識」作為雙邊協商的基礎。「九二共識」也就是「一中各表」,已經被證明了是兩岸關係持續發展之關鍵。在這個「共識」下,六次「江陳會」得以進行,兩岸也因此達成了許多務實且難得之突破。在「以臺灣為主,對人民有利」的原則下,至今兩岸已就與臺灣人民息息相關的議題,簽署了15項協議。在此同時,我們也計劃要將兩岸溝通的管道制度化,使其能更便利、更可預測,同時更加穩定。只有藉由這樣的「基本功」,去年所簽署的ECFA才有可能落實,也才能真正獲得實利。一份經濟計量學的研究顯示,在經濟結構有足夠時間逐步調整後,ECFA未來累積的收益將達國內生產額的4.4%。這還不包括其他因為改善服務業、貿易、以及投資環境後所產生之潛在外溢收益。

我也相信,隨著兩岸交流,雙方與第三國互動也會有所增加,這不僅能夠強化臺灣、大陸、及其他國家之相互瞭解,也能進一步引導兩岸關係的發展。換言之,兩岸關係的「良性循環」,對於國際社會不但產生正面的外溢效果,同時也能進一步反饋到兩岸關係。舉例來說,由於兩岸採取外交休兵政策,中華民國的邦交國數目得以穩定維持在23個國家,不像前政府執政時就丟了6個邦交國。臺灣現在不但已經加入了「政府採購協定」(GPA);同時也在暌違38年後,重回世界衛生大會(WHA)成為觀察員。提供臺灣免簽證待遇的國家與地區,從53個增加到113個,其中美國為少數之例外;年輕朋友能度假打工的國家,也從2個增加到6個。

這說明了思維的改變,可以產生多麼大的影響。我所相信的這一切,也正是良治的核心:不要干涉,而只要提供鼓勵有利於社會發展之條件。藉由這樣的制度化過程,我們建立起諸多明確或潛在的原則、標準、規範、以及程序,也讓雙方的期望能有所交集。正由於這樣的交集在兩岸關係中產生了可預測性與信任感,因此促成了臺海與區域的穩定局勢。我們的第一道防線除了要減少誤判可能性之外,更重要地是,還要讓任何企圖扭轉此種趨勢的成本增加。

第二道防線:增加臺灣在國際發展上的貢獻

雖然目前兩岸關係的難得突破,已讓臺灣與區域發展都有了更光明的保障,但臺灣的安全還是得看未來我們要如何在國際社會中發揮自己的貢獻。我認為,臺灣可以在經濟與外交兩方面有所貢獻。在經濟方面,臺灣已經擁有吸引最優質人才,以及成為東亞下一個經貿中心的基礎建設與基本條件。眾所周知,過去六十年來臺灣在區域建立的綿密商業與人脈網絡,乃是我們無價的資產。臺灣和大陸的歷史、文化、以及語言關係,更讓我們在廣大大陸市場具有競爭優勢。在此同時,臺灣與日本也有一種特殊夥伴關係。臺日在文化傳統、想法思維、甚至於流行產業上,都有很多共通之處。也由此,兩國的企業往往會決定一起合作開發大陸市場。這種雙贏的局面,也可以一再重覆發生在我們與其他國家的關係當中。

臺灣位於東亞樞紐,在此區域當中,大概也沒有其他國家比臺灣在地理上更能掌握商機。任何個人或公司若將總部設在臺灣,前往亞太地區所有地方都很便利。兩岸開放海空直航後,臺灣與大陸所有的大城市都已緊密相連,不管是沿海的上海或北京,或是快速發展的腹地城市都是如此。同樣地,從臺灣到東京、首爾、新加坡、新德里或是雪梨等大都市,交通也都十分便捷可及。

我們有幸擁有了許多「軟實力」,讓臺灣成為國內外廠商眼中最理想的發展中心。臺灣的民主與法治,能夠確保個人與公司權利,包括智慧財產權都不受侵害。臺灣的交通、醫療、教育等基礎建設廣泛且現代,讓居住在這裡的人們都能享受到高品質的生活。我們也有許多受過高等教育、具創造性、技術熟練的勞工,等待外國公司去運用。我們已經創造了一個令人羨慕的安全社會,任何人都可以在晚上自在地遛狗,或只是到便利商店買東西。持續的進步讓我們的社會變得更為富裕,而且更適合居住與經商。在兩岸關係穩定的環境下,臺灣在區域連結、地理位置、與軟實力等方面的優勢,讓我們在區域中位於一個掌握下一波機會之有利地位,同時也能幫助選擇加入我們的朋友一起分享這些機會。

外交方面,臺灣也能對於國際社會做出許多貢獻。作為一個日趨成熟的民主國家,臺灣必須學著如何完整地承擔對於世界的責任。事實上,臺灣的安全與能否扮演一個「負責任的利害關係者」的角色息息相關;我們的政治與經濟生存,完全仰賴於我們對於國際體系和平與發展的貢獻。這個體系讓臺灣得以繁榮,讓我們的政府與人民能夠與世界其他地方相連結,並且讓國家能夠持續發展。因此,終止不適當的外交作法,而且採取與國際標準與規範相契合的援外政策,合乎台灣利益,這也是我們過去三年所努力的方向。人道援助特別是臺灣對國際社會提供貢獻的最重要平台。臺灣的民主發展與經濟繁榮,交會產生一個活力的社會,讓許多非營利組織都能蓬勃發展。不管是提供經援幫助四川災民重建家園,或是給予海地兒童維持生存的醫療援助,臺灣對於世界最近所發生任何一個大型災害的援助都不遺餘力。當日本發生地震、海嘯及核災之複合式災難後,我們也是最早提供緊急物資及派出救援團的國家。對於此次日本震災,我個人深感悲痛;內人與我更在三月的震災募款晚會中,親自接聽來自捐款者所打來的電話。我很高興當晚我們就募到了約2,700萬美元之善款,我們政府也提供了300萬美元之援助。總計臺灣提供了超過2億美元的捐款,是此次日本震災到目前為止最大的捐款國。但誠如各位所知,在日本災難中,臺灣的人道援助,不是只限於日本。我們的華航包機撤離了為數不少的美國駐日公民來到臺灣,並協助他們順利返回美國。這第二道防線就是要讓臺灣有一個國際政治上的道德高地。

第三道防線:結合國防與外交

除了確保兩岸和解,以及增加臺灣對於國際發展的貢獻,我在此要提到第三個攸關國家安全的重要防線。目前我們有兩個優先要務:首先,我們要對最親密的友邦,特別是美國,建立起臺灣對外的信用與信任。作為一個值得信任的夥伴,臺灣必須深切了解到我們的行為會影響到諸多強權的利益。我們除了不會「找麻煩」之外,還將與相關國家作完整的溝通。

其次,台灣必須要有自我防衛的決心。我們將在新全募兵制的基礎上,強化防衛力量。對我們來說,全募兵制是個大工程,必須要克服來自訓練、組織、財政、軍事準則等方面的困難。然而,我們相信必將能成功建立起一支小而強的軍事力量。與國防力量互補的,還有我們的民主價值、法治制度、以及進步的公民社會,這些都能讓臺灣對大陸的社經發展起了不可或缺的參考作用,這也就是我們在國防上的軟實力。

有鑒於美國在亞太地區已經投注了相當多的心力,我相信美國以及其他國家都能認同我政府承諾要做一個「負責任的利害關係者」。舉例來說,今年初歐巴馬總統即公開支持兩岸降低緊張關係,並表示這樣的持續局面將有利於美國以及區域國家之利益。雖然如此,在兩岸關係持續發展的時候,我們也需要美國的協助以站穩腳跟。要和大陸這樣的一個巨人協商並非沒有風險,如果沒有處於一個適當的地位,臺灣就難以在談判桌上與大陸對等。這也就是為什麼我一直希望美國能提供我們必要的防禦性武器,如F-16 C/D型戰機以及柴電潛艦,以確保臺灣領海與領空不受侵害,這對於我們是否能維持可恃之國防來說十分重要。正如美國國防部長蓋茨在去年「外交事務」雙月刊(Foreign Affairs)上所說,「助人自我防衛是美國最好的自衛方式」。在此同時,美國的參與對於這個由它在數十年前所建立起的國際體系之存續至關重要。到頭來,只有美國堅強的承諾與信用,才能確保東亞地區的穩定與和平不受破壞。

總而言之,一個國家的國家安全戰略必須建立在國內完整的政治支持上。我們的國安政策是基於對於中華民國以及中華民國憲法永不改變的認同之上。在臺灣這個充滿活力的民主社會中,不管是對傾向法理臺獨、支持維持現狀,或是期待統一的民眾來說,「中華民國」與「中華民國憲法」乃是大家都能接受的最大公約數。任何偏離或是意圖模糊這個最大公約數的行為,都會對於臺灣的國內政治、兩岸關係、以及國際政治產生不必要的不確定性與風險。既然悖離目前政策將影響到東亞所有國家以及臺灣未來的發展,我相信我們所採取的做法,乃是臺灣的最佳選擇。

各位親愛的美國朋友們!未來在亞太地區雖然充滿了無限機會,但卻也陷阱重重。臺灣與大陸的國內政治若同時發生改變,將很可能會危害到我們已經取得的成果。彼此對抗、過於自信、或只是片面地追求自己的國家利益,都將對相關各方造成傷害。因此,未來我們必須要盡力克服困難與風險。對我而言,我們將會全力以赴,讓臺灣能漸漸成為一個國際社會中具有價值的成員,並進而強化自身的安全。簡單來說,我們的外交政策就是「不浮誇」與「無意外」。在此同時,我也盼望今年將代表一個新百年的開端,讓臺美關係能有更大更好的成就。

總統結語為:

各位親愛的朋友們,誠如美國名詩人佛洛斯特(Robert Frost)筆下所說,「我選擇了一條人煙罕至的道路,但它卻造就了與眾不同」。過去三年以來,我們見證了臺灣與亞太地區前所未有的突破以及正面發展。面對未來,我們對於政治的語言、傳達的訊息、表現於外的行動,以及營造的形象,都必須格外耐心與謹慎。我們將努力確保兩岸以及國際局勢都能持續正面發展,對於我們未來的藍圖,我們也深具信心。深入來看,兩岸關係在過去三年的進展也反映出一個極為重要的結果,那就是臺灣對外戰略的完全改變。這個戰略結合了兩岸關係、經貿與外交政策,讓臺灣能完全發揮對國際社會的潛在價值。臺灣必須將自己變成一個「和平的締造者」、「人道援助的提供者」、「文化交流的推動者」、「新科技與商機的創造者」、以及「中華文化的領航者」。在中華民國慶祝建國百年之際,我相信我們政府的大戰略將會讓這個國家在未來更安全、更繁榮;而美國也將如過去一百年一樣,永遠是中華民國未來發展所不可或缺的益友。

這篇可說是馬總統的「三道防線」論的起源,也是馬總統的創見,論調有其言之成理之處,是可以自成一家之言的,顯然馬總統對這「三道防線」也是非常自豪並引以為傲的。

 

 

馬總統曾向國軍官兵強力推銷「國防三道防線」論

2014/03/17 19:59:570

.

5月16日總統主持國防部重要幹部晉任佈達典禮提到..

日前與美國華府智庫「戰略暨國際研究中心」(CSIS)舉行視訊會議時,在會中提出中華民國打造國家安全的三道防線,包括「兩岸和解的制度化」、「增加台灣在國際發展上的貢獻」及「結合國防與外交」等,即在希望透過兩岸關係改善,進而在國際社會中發揮貢獻,成為國際社會的資產,並且透過外交取得軍事合作與防衛性武器,以強化我國軍戰備能力。總統強調,我國軍戰機及潛艦已逐漸老舊,且多數無法自製,亟須汰換,因此向美方採購「F-16C/D型戰機」及「柴電潛艦」等防衛性武器的決心沒有改變,同時也會在預算上做好安排,絕不會有任何延宕。」

二.

628 總統出席「100年下半年陸海空軍將官晉任布達暨授階典禮」

總統致詞時表示..國軍為國家安全的基礎與穩定的力量,海峽兩岸分隔62年,經過三年來政府的努力,不僅使得兩岸關係從對抗轉變為和解、從對立變為協商,更改變了台灣海峽的地位與角色,從過去的殺戮戰場轉變為未來的和平大道,「我們正在改寫歷史」。

  總統說,這62年來,我們在台灣捍衛中華民國主權及維護台灣的尊嚴,努力保障人民權益,儘管一路走來非常辛苦,也無法參與許多國際場合,但自從三年前改變兩岸的「零和」遊戲後,已逐漸改變此種情勢。

  總統也重申今年5月12日與美國華府「戰略暨國際研究中心」(CSIS)舉行視訊會議時,所提出台灣防衛國家安全的三道防線:

  第一道防線是兩岸關係的制度化。總統說,三年來兩岸簽訂了15項協議,主要目的是將兩岸關係制度化,並且使兩岸都願意在此一制度下運作,而不願意片面地改變制度,因為改變制度將會付出高昂的代價;中國歷史上的分分合合都是利用戰爭來解決,而兩岸透過自願性簽訂與執行協議,則是第一次運用和平方式解決爭端,這是中華民族炎黃子孫的創舉,我們必須要有勇氣寫好這段歷史。

  其次,第二道防線是增加中華民國在國際人道、文化、和平與科技的貢獻,以爭取更多奧援。總統指出,他上任後努力改善了兩岸關係,台灣已從「麻煩製造者」轉變成「和平締造者」,並創造出「和平紅利」。另外,近年來只要世界各地有災難發生,台灣的救難隊一定會發揮人飢己飢、人溺己溺的精神,趕到現場投入救災行動,例如海地地震、大陸四川地震及紐西蘭地震等,尤其今年日本發生地震、海嘯及核災的複合式災難後,我們捐款超過新台幣60億元,日本首相菅直人並用「絆」(KIZUNA,兄弟情誼之意)字來感謝台灣的厚重情誼。

  總統表示,儘管救援行動有時亦遭遇困難,但我們從沒放棄扮演人道救援的角色,這就代表中華民國是一個願意幫助其他國家的重要國際社會成員。對國際社會而言,我們就是一項資產,而不是負債;而這也將會成為國家防衛的重要力量,因為失去台灣,國際社會就會失去一項重要資產。台灣在世界上不是大國、也不是最富有的國家,但我們所展現的愛心,代表國民品質與國家的願景與別人不同,這就是台灣重要的「軟實力」。

  第三道防線則是國防與外交。總統談到,由於有些武器無法自己製造或者老舊落後,需要與美國維持國防安全方面的合作,所以我們會繼續向美國表達採購F16/CD型戰機及柴電潛艦的意願,展現自我防衛決心,也會持續向美國政府部門及民間智庫說明,台灣的安全與美國西太平洋的安全密不可分。總統也引述孫子兵法「上兵伐謀,其次伐交,再次伐兵,其下攻城」的道理,期望台灣充分發揮「有效嚇阻、防衛固守」戰略。

0629 總統下午接見由美國前國防部長裴利(William Perry)率領的「預防性防禦計畫」訪華團一行,除重申希望取得美國免簽證待遇外,並向訪賓闡述台灣安全防衛的三道防線。

  總統表示..「全世界已有116個國家和地區提供台灣免簽證或落地簽證待遇,獨缺美國,而美國是我重要友邦,我國人民每年赴美人數約有40萬人,因此希望我們在達成美國國土安全部相關條件後,能完成此一目標。總統也舉英國給予我免簽證待遇後為例,我國赴英人數及雙方貿易量均有所成長,相信我如獲得美國免簽證待遇後,赴美人數一定可突破40萬人。

  針對台灣安全的三道防線-「兩岸關係制度化」、「增加我國在國際經濟、人道及文化等方面的參與」及「國防與外交」,總統指出,在兩岸關係制度化方面,他上任後即推動恢復兩岸制度化協商,包括開放兩岸直航、陸客來台及簽訂15項協議等,雙方交往達到60年來最密切的時刻,例如目前兩岸直航班次將由每週370航班增加至558航班、三年來大陸來台訪客已超過300萬人;此外,昨日開放陸客自由行,以及今年9月將有來自大陸的正式學生來台就學,修習2年或4年課程,雙方文化交流的熱烈情況前所未見。這也是三道防線中最重要的一項,即藉由推動雙方交流,使彼此樂於維持和平繁榮的架構,任何片面改變此一架構的行動都將會付出極為昂貴的代價。

  在增加經濟、人道及文化國際參與方面,總統提到,兩岸關係和解有助於拓展我國際參與,例如我國連續三年以大會觀察員身分、「中華台北」名稱獲邀參與「世界衛生大會」(WHA) ,參與層級並提升至部長級。總統也表達參與「國際民航組織」(ICAO)及「聯合國氣候變化綱要公約」(UNFCCC)相關活動的期盼,因為這與我人民福祉密切相關,而未來也希望擴大參與以民生為主、無政治色彩的國際組織。

  在國防與外交方面,總統則再度重申自我防衛的決心。總統說,一方面由於有些武器無法自製或老舊亟須汰換,而中國大陸又在過去十年中大幅度增加國防預算,兩岸之間軍事平衡已向大陸傾斜,因此我們需要繼續向美國軍事採購F16/CD型戰機,以增強台灣防衛力量。

三.

6月30馬英九總統上午前往台中市沙鹿區出席經國號戰機性能提升「翔展計畫」首批交機典禮時,總統指出..

「過去3年多來,政府改善兩岸關係,使台灣海峽出現和平曙光,然而防衛台灣不能只靠國防武力,而是要靠「兩岸和解的制度化」、「台灣國際參與的擴大」及「外交國防的結合」等3道防線,才能保衛國家安全,維護人民尊嚴。」

 

 

馬總統也曾向國際媒推銷 「國防三道防線」論

2014/03/17 20:07:57瀏覽79|回應0|推薦0

月 15 日 總統接受 「英國廣播公司」電視新聞頻道( BBC World News )刊播總統專訪相關答問全文:

BBC :中國大陸部署飛彈對準台灣,您如何在此種明顯的威脅下與中國大陸進行協商?

  總統:中國大陸在過去十年中,不斷地增加飛彈部署,儘管他們說這不是針對台灣,但是這些飛彈是可以打到台灣。台灣無法與中國大陸進行軍備競賽,我們也不想這樣做。我認為,台灣的安全應該靠三道防線:第一道防線是兩岸關係制度化,當兩岸關係透過貿易、投資、文化及教育等各方面的交流,逐漸形成一個和平發展模式,這時候任何一方想要片面地改變現狀,就要付出非常高昂的代價,高到他不想這樣做。第二道防線是台灣增加在世界上的能見度及對世界的貢獻,我一再強調中華民國要做「人道援助的提供者」,譬如我們對這次日本震災的援助超過 2 億美元,是全球最多的;同樣地,我們也希望做一個「文化交流的推動者」,我們現在準備把台灣的高等教育對外開放,招收國際學生,使台灣變成一個亞太高等教育的重鎮。這些都有助於台灣在世界上做出更多貢獻,使得各國都願意與台灣打交道,並且幫助台灣。最後一道防線則是國防與外交,使我們具有足夠的嚇阻力量。台灣面對中國大陸的挑戰,必須發展出一套有效而能夠真正讓台灣安全與繁榮的策略。

  針對中國大陸的挑戰,我們當然要很小心地應付,但絕對不是把自己孤立起來。在我們上任之前的八年,因採取孤立與鎖國的政策,結果反而增加我們與世界各國的隔閡,甚至有人認為我們是「麻煩製造者」。我們不要做「麻煩製造者」,我們要做「和平的締造者」。

0629 總統下午接見由美國前國防部長裴利(William Perry)率領的「預防性防禦計畫」訪華團一行,除重申希望取得美國免簽證待遇外,並向訪賓闡述台灣安全防衛的三道防線。

  總統表示..「全世界已有116個國家和地區提供台灣免簽證或落地簽證待遇,獨缺美國,而美國是我重要友邦,我國人民每年赴美人數約有40萬人,因此希望我們在達成美國國土安全部相關條件後,能完成此一目標。總統也舉英國給予我免簽證待遇後為例,我國赴英人數及雙方貿易量均有所成長,相信我如獲得美國免簽證待遇後,赴美人數一定可突破40萬人。

  針對台灣安全的三道防線-「兩岸關係制度化」、「增加我國在國際經濟、人道及文化等方面的參與」及「國防與外交」,總統指出,在兩岸關係制度化方面,他上任後即推動恢復兩岸制度化協商,包括開放兩岸直航、陸客來台及簽訂15項協議等,雙方交往達到60年來最密切的時刻,例如目前兩岸直航班次將由每週370航班增加至558航班、三年來大陸來台訪客已超過300萬人;此外,昨日開放陸客自由行,以及今年9月將有來自大陸的正式學生來台就學,修習2年或4年課程,雙方文化交流的熱烈情況前所未見。這也是三道防線中最重要的一項,即藉由推動雙方交流,使彼此樂於維持和平繁榮的架構,任何片面改變此一架構的行動都將會付出極為昂貴的代價。

  在增加經濟、人道及文化國際參與方面,總統提到,兩岸關係和解有助於拓展我國際參與,例如我國連續三年以大會觀察員身分、「中華台北」名稱獲邀參與「世界衛生大會」(WHA) ,參與層級並提升至部長級。總統也表達參與「國際民航組織」(ICAO)及「聯合國氣候變化綱要公約」(UNFCCC)相關活動的期盼,因為這與我人民福祉密切相關,而未來也希望擴大參與以民生為主、無政治色彩的國際組織。

  在國防與外交方面,總統則再度重申自我防衛的決心。總統說,一方面由於有些武器無法自製或老舊亟須汰換,而中國大陸又在過去十年中大幅度增加國防預算,兩岸之間軍事平衡已向大陸傾斜,因此我們需要繼續向美國軍事採購F16/CD型戰機,以增強台灣防衛力量。

 

 

馬總統的國防三道防線理論實際是失敗的

2014/03/17 20:37:36

從以上各段馬總統的演說或訓示來看,毫無疑問是馬總統要向全國人民特別是軍人,傳達推銷他的國防理念,可惜的是迄今兩個多月了,馬總統雖然一再的闡揚他的理念,但是在社會上並未激蕩起回響,就連國防部所屬的國軍單位也不見回應,真是非常奇怪的事,恐怕會使馬總統的「立言」的企圖大受挫折,甚至「三道防線」論會變得無疾而終,果真如此的話豈不是使馬總統的「威信」大為折損了嗎?

事出必有因,馬總統立言不成的原因究竟何在?下點功夫仔細的研究的話,可以找到了原因的。原來是馬總統的理出了問題,表達的結果又錯用了名詞。首先「防線」這對受過軍事養成教育的軍人而言,有其一定的意義的,從「國防防線」到「戰略防線」、「戰術防線」,從「軍防線」、「師防線」到「連防線」、「排防線」都有其劃定的原則與方法的,「防線」就任何一個軍人而言,其理解與認知必然是線形、線狀的東西。

至於說到衛台灣的「三道防線」對國軍的將校而言在他們的腦海中所能想到的,就是前中後三條線或者第一道第二道第三道具有前後層次的防線。馬總統如果事先找國軍將領作一個小測驗,問問他們台灣的國防三道防線何在?他們一定會回答金馬外島是第一道防線,澎湖算第二道,而第三道就是台灣的海岸線了。軍人的槪念多半比較成型而固定,心態也比較保守,因此對馬總統所提出的新東西,自然就不太容易接受了。

所以馬總統唯有作自我改進了,其實也很簡單,馬總統只要把他的三項槪念改作「國防三大盾牌」或是「國防三大柱石」就行了,馬總統不妨試試看,把自己的理念換個方式來說明,就會得回響與共鳴了。

 

 

從國防三道防線到國防鐵三角

2012/05/27 15:56

 

  去年512日馬總統和美國的戰略暨國際研究中心進行了一場視訊會議,馬總統提出了他的「國防槪論」,也就是馬總統自創的國防三道防線,馬總統認第一道防線是..兩岸和解的制度化。第二道防線是..增加台灣在國際發展上的項獻。第三道則是..結合國防與外交。

   

    到了今年520日馬總統第二任就職發表演說時,提出了國防的新槪念就是國防鐵三角,馬總統認為,以兩岸和解實現臺海和平、以活路外交拓展國

際空間、以國防武力嚇阻外來威脅,是確保臺全的鐵三角。

 

    不論是國防的三道防線或是鐵三角,在在都顯示了馬總統對「國防」的認知發生了偏差,對「國防」的範疇與涵意糢糊,因此對「國防」的實質意義了解不够。顯而易見的事就是馬總統把「國家安全」與「國防」混為一談了。正因為如此所以馬總統也就分不清什麼是「國家政治」什麼是「國防軍事」了。國家領導人的國防槪念糢糊在二十世紀或許還能混得過去,在二十一世紀可就不行了。因為現代的國防是非常專業的事務,如果領導人的槪念仍停留在上個世紀三○年代,仍認為執干戈就能衛社稷,用步槍就能保衛國土的話,勢必無法在這個世紀存活的。

連最低限度的存活都有問題時,那還能談什麼鐵三角。

 

   馬總統或許可以政治手腕與外交手段建立國防防線建立鐵三角,可是當手段用完的時候,還是得靠國防軍事的,在未來的四年東南沙的問題,將是馬總統的考驗,希望馬總統會通過。

 

 

最後結論..如果馬總統的論述國防三道防線與國防鐵三角之說是真的能够成立的話,那馬總統真是天縱英明的神人了..馬總統能不用一兵一卒不費一槍一彈就可鞏固國防了,也用不著辦什麼國防展示了.

時事評論政治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新增修改刪除|  
文章管理......  設為頭條  標示為:公告  標示為:重要  標示為:精選  清除標示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AbrahamYin&aid=25474585

 回應文章  
選擇排序方式  最新發表  最舊發表 
 
岳將軍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62588&aid=71047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