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50年代新竹空軍子弟小學,某日早晨一群老師領著約二、三十位的學童,匆匆的趕到校長室,師長們個個臉色沈重。稍後,校長語帶哽咽的說了幾句話,頓時,學童們嚎淘大哭,並高喊著:爸爸!爸爸!,校長、老師也抱著孩子們痛哭。

14位組員一夜殉難

前一天晚上,空軍黑蝙蝠中隊的一架電戰偵查機在大陸的山區裏遭到擊落,機上14位組員全部殉難,這群幼童都是他們的孩子。當天,校長只短短的說了幾句話:………,小朋友,你們的爸爸不會再回來了!

黑蝙蝠中隊的偵查機專門利用星月無光的黑夜,低空飛進大陸,然後利用黑夜及地形的掩護,偵蒐航道周圍200英里範圍內所有的電子信號。機上配備了先進的導航設備,因而必要時可以摸黑躲進山谷中飛行。而米格機受限於當時雷達的精確度,必須靠著照明彈的指引,尾隨在其上方追殺。追逐過程中,附近地面、高砲以及米格機上的雷達全開,同時米格機飛行員們和戰管間也通話頻頻,這些都讓P2V機得以錄下平日不易偵測到的電子信號。可嘆的是:追殺的情況越激烈,所獲得的情報也就越多,換句話說,黑蝙蝠的勇士們就是利用他們的性命為餌,讓共軍來追殺,然後於被追殺的過程中,得到寶貴的電子情報。

(以下取自:軍特種作戰史,中華戰史文獻學會)

日期:1960年11月19日,機種:P2V-7U,航行時間:10小時20分

機長:戴樹清中校,飛行官:柳克鑅中校、梁如年少校,領航官:汪長雄中校、南萍少校、劉敬賢上尉,電子官:屈建勛少校、張桂圃少校、高蔭松少校,通信官:陳運龍少校,機械員:梁偉鵬士官長,空投員:周迺鵬士官、呂玉昇士官

任務概述:任務期間,於飛抵安徽合肥時,遭解放軍MIG-17型機攔截追蹤,機長採取各式迴避措施,此時又偵獲Tu-4型機載雷達信號,顯示有Tu-4型機向我機接近,電子官操作電子裝備實施干擾反制,順利擺脫追擊,這波追逐共耗時近一小時。

20:50飛抵安徽阜陽時,除了Tu-4繼續跟蹤外,又偵獲解放軍空對地及空對空聯絡訊息,並再偵獲MIG-17多批向我機接近,我機除了電子干擾反制外,並採取靈活變換高度、速度,以造成解放軍地面指揮所管制引導困擾,電子官採取電子措施,順利擺脫追擊,這波攔截追逐,耗時近25分鐘。

22:04飛扺河南登封地區時,從許昌起飛的Tu-2已經跟蹤了30分鐘之久,其機上雷達並咬住我機,此時我機實施電子干擾,Tu-2仍可從雜波中辨識;我機開始改變方向及高度機動飛行,仍擺脫不了Tu-2的追擊,空中纏鬥了27分鐘。我機運用山谷低空飛行,逐漸接近嵩山主峰,機長隱約看到山右處有暗淡燈火,經領航官驗証判斷為一平坦區域,決定巧用山勢、冒險擺脫追擊;立刻加大馬力,對向嵩山主峰,於距山峰約3公里處,猛然右轉脫離,電子官配合投下干擾絲,Tu-2不及反應,撞及嵩山主峰,機員均目睹火光沖天。不久,又收到另架Tu-2機墜毀訊息。

犧牲了148位組員

22:30在河南鄴縣地區,遭地面高砲射擊約150發,幸未擊中。23:42時至陝西陝縣上空,我機左發動機突然失去動力,機長關閉左發動機外,採取單發動機低空飛行,由溫州灣脫離大陸,因通信系統故障,無法聯絡,為避免「誤截」,經操作「識別轉彎」辨識後,於次日清晨安降新竹基地。

在整個十年的作業中,黑蝙蝠中隊一共損失了15架飛機,犧牲了148位組員,也留下了一百多位的寡妻和數百名失怙的幼童。雖然雙方共享情報,但美方乃是最大的獲益者,因而當時參與這項作業的衣復恩將軍就在其回憶錄中談到:我方犧牲太大了,當初應該據此交換到更多的利益。

2019年,有一位當年的稚童而今已白髮斑斑的老人聯絡到我,希望能幫他打聽到其父當年飛機遭到擊落的地點,好為亡父安魂。台灣的朋友幫忙寫了一封信給江西台辦:

「敬啟者:

受朋友之託,懇請 貴單位協助代為了解:1956年6月22日國民黨B-17G型機被擊落在廣豐縣嶺底鄉溪後村附近(今江西省上饒市廣豐區銅鈸山鎮)。殞命的人員有飛行官葉拯民、楊頌文,領航官周興國、錢端信,通信電子官林其榕、羅璞,通信士杜漢萍,士官長高鵬飛,機械兵陳立人、郝書勤及王茂森等11人。其中一人的遺孤最近這兩年才知道當年這些事,想請 貴單位幫忙查詢當年是否有埋葬那十一個國民黨空軍的人員,若有,葬在何處?懇請幫忙,謝謝。

此 致 江西省台辦 台灣民眾 XXX敬上」

黑貓中隊每次執行任務,我都視作不會再回來了!

「王少校,我們非常滿意你這次複訓的成績,希望你能留在4080聯隊,協助我們執行古巴上空U2空照的任務,你將享有美軍同階的待遇。王太佑回答:我的去留一切聽命於中華民國」

---1960年美國U2飛行員包爾斯於莫斯科上空被擊落後,王太佑等赴美覆訓時和聯隊長的對話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