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關係非常的現實,冷戰時期的台灣,作為一個重要的國際戰略夥伴,靠的不是他國的同情,而是利益的交換。中華民國空軍牽制了自琉球到菲律賓北部這一廣大空域。最初幾年,雖然飛機的性能遠遠落後,但靠著良好的訓練,他們還是挺住了這一塊。空軍特戰偵查部隊第四中隊及三八三一部隊,在冷戰時期執行了當時許多不為外人所知的特殊任務。

與美國情報機構共享

美軍台灣協防司令部與第七艦隊,在民國四十五年時即認為需要以更新型的偵照機對大陸的內陸目標與遠程軍事集結的戰略地區,進行航空偵照,因為對那些機場、補給設施的偵照,有助於發現共軍是否將對對台灣採取軍事行動,因此我國國防部和美軍台灣協防司令部簽有中美混合偵查中隊協約,由我空軍第六大隊下轄的第四中隊派出飛行員,操作由美方提供的RB-57A型坎培拉高空偵察機,對中共可能用來發動攻勢,由沿海到內陸的機場、鐵道、港口設施進行航空偵照,這些航空偵察所獲得的情報,由中華民國政府與美國情報機構共享。〈花落春常在,高興華,中華民國的空軍月刊950期〉

在和楊信寧的訪談中,他曾數次提到偵查中隊的陳懷,也一直珍藏著陳懷送給他的一張照片(見圖)。這張照片敘述了該次任務中,陳懷、王兆湘在上海附偵查到米格-17的佈署,也因為這項用性命所換得的情報,RF-84從此不再進出大陸,而改由更快速的RF-100來取代。

另有以卅三中隊人員裝備為基礎,於1959年3月1日於新竹成立的「三八三一」部隊。

該部隊直接由空軍總部情報署督導,利用八大隊撤銷時遺留之P4Y型海上巡邏轟炸機兩架,經自行加裝長程油箱,拆除所有活動砲塔和炸彈艙,及其他有關炸射所用之附件;復經多次試飛改良,遂成為長程運輸機。該部隊主要任務為空投,運補武器彈藥軍需品及人員,至泰緬寮三角地區的游擊隊(代名為「大興碼頭」)。

穿梭於中南半島

1960年底,大興碼頭由駐泰空軍副武官包炳光上校率同工程官實地勘察後,在湄公河岸修成臨時跑道一條,先借調松山基地專機中隊C-47機一架,做跑道試降;至1961年初再向屏東六聯隊借調C-46機一架,試降成功後,即大量執行該地區運補任務,借調人員增至六十餘員。

爾後就由P4Y和C-46兩型機執行任務。

在P4Y機部分:裝載武器彈藥及補給,上午由新竹 起飛,先抵屏東基地,加滿油量(可留空長達十八小時之久),人員略事休息;再起飛直航西沙群島,保持海上低空五百呎高度;再由越南硯港上空登陸,爬高至安全高度,直航目標區──大興碼頭。這樣,到達目標區時,已是天黑,可免緬甸空軍攔截。經地空信號連絡後投下補給品,再沿原航線飛回新竹基地。

一般留空時間均在十七小時半左右,回到新竹基地時,多為次日晨七時許。在C-46機部分:裝載人員及武器彈藥(機身內加裝長途油箱一具),由屏東起飛,經西沙、硯港,降落「大興碼頭」山坡之超短跑道上(單向起降)。降落時間及再起飛時間,必須把握在天色尚未完全變黑之前行之,因跑道無燈光及夜航設備;故降落後卸下補給品及若干多餘之油料,便得再起飛,直航曼谷機場。

當時我們與泰國友善,使用曼谷機場無需事先許可;僅在我機接近時報以預先約定之暗號,即可獲准降落;並與當地油公司訂約,暗中為我機加油,然後再由曼谷起飛,經越南、西沙,回返屏東基地。〈衣復恩,我的回憶〉

另外,中華民國政府也和美國的CIA合作,由我空軍的34、35中隊,也就是近些年今才廣為外界所知的黑蝙蝠、黑貓中隊;專門飛進大陸,執行高空及低空的偵察任務,越戰期間34中隊的南星計畫的機組員所組成的空中運輸隊伍,冒著猛烈的砲火,穿梭於中南半島各地,執行空投、運補的任務。

五十多年後的今天,世界的情勢已經完全不同,兩岸空軍的實力也已經不在同一個等級;武器、訓練固然重要,但需要更多的智慧。

六十年前,國際戰略非常清晰,台灣只要專注一角,就可以生存。然而現今卻非常糢糊,在台灣的中華民國政府要如何在這一場博弈中長久治安,需要各方人士集思廣益。

如今,空軍七八十年來所建立的優良傳統已被人任意剪裁;取其需要的部份。然,各軍種的傳統不是商品,可由人任意包裝,更不是小說,可以斷章取義。軍隊沒有士氣是不能打仗的,而一脈相傳的傳統,正是士氣最重要的支柱,況且,那還是一個令其他國家所尊敬的傳統。(待續)

#空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