個人的素質以及優良的傳統,是他們贏得盟友尊敬最大的本錢。

1958年是空軍遷台後,戰力、士氣最旺盛的時期;新式的F86戰鬥機一掃「機不如人」的陰霾,同時由於8.23金門炮戰緊繃的情勢,新竹二聯隊十一大隊部分的飛機於砲戰前秘密的裝上了響尾蛇飛彈。9月24日,為了掩護到大陸執行偵察任務的RF86偵察機,11大隊在溫州上空和共軍發生了激烈的空戰。由於這次是首次使用飛彈,共軍始料未及,吃了一次悶虧,終場,11大隊大獲全勝,創下了8:0的紀錄(其中四架為飛彈所擊落),同時,這次空戰也是世界空戰史上首次使用熱蹤飛彈。空戰前,所有隊員之間的無線電對話完全靜默,也沒有配套的敵我識別措施,誤射友機或者錯失良機都極為可能;開火前敵我難辨、千鈞一髮之際,中隊長李叔元的沉著、機智,成為首擊成功的關鍵,各個成員紮實的訓練以及團隊合作,也發揮了最大的戰力。事後美軍當局立刻邀請全體隊員到夏威夷的美軍基地,講述全部空戰爭的經過。五十年後(2008),當楊信寧向筆者敘述這一段空戰時,仍然掩飾不了他的欽佩與敬意。

不可忽視的力量

冷戰時期,中華民國空軍在亞洲是一支不可忽視的力量,也曾經協助亞洲、中東新興國家建立起現代化空軍。台灣目前所強調的新南向外交政策,其實自那個時期開始,就已經打下了令人難以想像的基礎;新加坡空軍建軍,就是由中華民國空軍一手協助。

1967年,在新國獨立建國兩年後,李光耀邀請國府協助其建立國防系統,蔣經國欣然接受,派出了最好的領隊及飛行員。因而新國的第一任空軍司令由時任嘉義志航聯隊(四)聯隊長的劉景泉所擔任。

自此的10多年,新國空軍舉凡成軍、訓練、選機、購機都是由劉景泉及其繼任的傅純顯所擔綱。甚至連該國如今舉世聞名的「黑騎士」飛行特技隊,也可看到當年「雷虎小組」的影子。

台灣當時不惜借調出最秀的飛行員,李光耀政府也完全信任他們,雙方你來我往,低來低去,關係綿延了數十年。多年來,在陽明山的土雞城,偶而還可看到雙方司令穿著便服,把酒敘舊的場面。在新國軍方上下的心目中,當年台灣的軍人認真負責、任勞任怨、不存傲氣。據說,李光耀曾在一次正式的空軍餐會上說:「在新國所有外聘飛行教官中,只有台灣的飛行員最具愛國情操,你們是我的最愛……」(陳加昌,2015)

新國空軍的實力如今在南亞各國中獨占鼇頭,其周邊國家(馬來西亞、印尼、泰國、菲律賓)空軍的實力,實難望其項背。然而,這些戰力都不是光用金錢可以買得到的,而是經過新國上下數十年努力的耕耘,一點一滴所建立起來的。李光耀當初走對了第一步,將其空軍交由中華民國來建立,而空軍前輩們也不辱使命,作了最好的起頭與示範。該國上下自始對中華民國空軍存有敬意,中華民國空軍的傳統及素質似乎在海外也得到傳承,而且得到應有的尊敬。

1950年代,台灣空軍飛行人員的士氣很大一部份是靠著「思鄉」來支撐著。當時,大部份基層飛行員都是單身,跟著軍校或部隊來到了一個完全陌生的地方;不論生活、語言和風俗習慣和家鄉都大不相同,而且又完全和父母、親人斷了音訊,同時頭幾年飛機的性能又不如對岸,在這種情況下,所能維繫士氣者,除了本身的傲氣以及部隊的傳統外,最重的因素就是「想家」。

曾經有一位飛行員告訴筆者,他初到台灣的第一個農曆年是在淚水中度過;1950年春節,他在部隊留守,環顧寢室空無一人,不禁想起遠方的父母以及家鄉過年的情景,然而,回家團圓的日子卻是遙遙無期,頓時,悲從中來,埋頭趴在桌上痛哭,此時被他的中隊長看到了,嘆了一口氣說到:兄弟,光哭沒有用,趕快振作起來,好好練習戰技,讓我們早日反攻大陸。孰不知,這句話在當時那種低迷、無望的氛圍下,居然發生了作用,從此他認真學習每一項飛行技巧,並爭取到留美受訓。

向下多望幾眼

學成後,他被選進剛成立的黑蝙蝠中隊,專門於黑夜中低空進入大陸,收集電子情報。他告訴筆者:每次任務他們都是在死亡邊緣徘迴,他所執行最遠的任務曾到達過山西、山東等地。所有任務飛行的過程中,大都是被米格機一路追著打,隨時都有被擊落的可能。

黑夜中,雖然地面是黑茫茫的一片,但他卻一點都不懼怕,因為感覺上,「故鄉」就在他機艙的下面,而且每次成功的完成任務後,他都感覺離回家的日子似乎更近了一點,而那些在白天冒死飛進大陸偵照的飛行員們,在經過家鄉上空時,都不免向下多望幾眼;似乎地上的親友們正在和他們招手。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