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山河萬里
市長:皮介行  副市長: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人文藝術其他【山河萬里】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天人書院〔雜論〕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從〔孟母堂〕被取締談我們的教改理念
 瀏覽243|回應0推薦0

皮介行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老子》二十五章有謂“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其中“道法自然”一語受到頻繁的引用與信從,當然究竟老子真意何在?也頗不好說,但我們取其方便,依樸素直觀的心證,也可以認為道效法自然,自然即道。此“自然”並非地球的自然,而應是宇宙的本然與當然,人效法天地,天地效法宇宙的本然,宇宙的根本力量及律則,貫穿到地球及其生命場域。我們的生態學即是研究在宇宙能量條件下,地球生命群如何競合.如何共生.如何利用能量。我們知道生命需要能量的輸入才能維持其生存,而地球最重要的能量源就是太陽,太陽光通過長遠的星際旅行照射地球,高大喬木群首先進行第一層的吸收,它們葉片的大小.形狀.溝槽.毛細孔分佈.葉面的透光性.以及光照進入後如何進行光能轉化的問題,都有極為有效.細緻.週全的設計以及整體的有機協調。喬木下的灌木群進行第二層吸收,灌木下的小草小花.蕨類植物進行第三層吸收,最下面的苔蘚植物進行第四層吸收,菇菌類對植物枯枝葉進行分解吸收,還有多種虫類.鳥類.獸類,對植物吸收的能量進行再利用,之後是食肉性動物,對其他動物身體上的能量進行吸收與利用。在這樣的生態循環中,最重要的生態祕訣就是差異與互補.網路分權與耗能最短路線。光能不是一次就能利用完畢的,各植物群體通過自身機能的差異化,從而對光能進行多層次的聯合利用,動物及各種菌類,又通過不同的機能,對有機物進行多樣的攝取與利用,多種生物群以生命差異與功能互補,聯合實現了對太陽能的最大利用。

在道家“道法自然”“無為任運”的理念下,植物體系無疑是最高的體現者。而人類社會居於食物鏈的最上端,主要靠掠奪其他動植物為生,對生態體系的關係不是如此直接與敏感,何況人類又建立起一種支撐與保護自己的社會體系,甚至擁有驅迫自然的力量,所以人類經常不理解差異與互補的重要性,特別是在戰爭年代,為了求取勝利,社群必須很大程度的統一行動,將資源從其他部門搾出來,移到戰爭相關部門。問題是戰爭可以很快的結束,但社群的戰爭體制一旦形成,就有了自己的權力意志.制度結構.利益格局.意識執著,相關利益人是不會接受自身權力丟失的,他們必定要想方設法,將這種戰爭體制進行偽裝與保留,以實現他們自身的最大利益。中共領政前期之所以上緊階級鬥爭的弦,之所以一分為二不斷製造敵人,之所以一切財產歸國家,一切權力歸黨委,雖然有馬列主義的理論指導,但最根本的一條卻是這個經過多年戰爭而形成的黨國體制,需要繼續擁有其獨特的權力與利益,不找敵人,不鬥爭,不壟斷一切,則此戰爭體制將失去其存在的理由與合法性。

戰爭體制經過近三十年的折騰,不但人民貧苦,就是其自身的黨員與高幹也是苦不堪言,於是而有鄧小平的改革開放。改革的最大特點就是放鬆因戰爭而建立起來的高度集權體制,將權力進行一定程度的下放與分散,這個行動符合差異與互補的生態原則,於是各種民間力量被調動起來,社會迅速走向繁榮。三十年改革的成績是驕人的,中國正走向世界強國的道路,問題是三十年累積許多問題,三十年後的現在如何反省過去,如何指導將來,已經成了當前熱門而迫切的問題。

 

 

上個月教育部發佈了《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向社會各界公開徵求意見,標誌著深化改革在教育領域的正式啟動,這無疑是中國走向大國所必有的重大舉措,值得積極贊許與肯定。只是,不論大陸或台灣都曾一而再的推動教改,都曾許下美好諾言,彩畫光明願景,以為“改革”一定是善的,一定是美的,一定是進步的,只要改革就會美夢到來。可是台灣的教改,一改再改,投入龐大人力物力之後,卻仍然藥石罔效,亂上添亂,以失敗告終。求其所以致此之由,我以為最根本的原因就是違反生態法則。不懂道法自然謙敬畏天的智慧,不願接受生態法則,過度有為過度強勢,將不應管,管不了的事強行攬入權力專斷的懷抱,不尊重個體對其自我教育的優先選擇權,以為只要大權在我,規劃出一種架構,一套方法與規定,天下億萬學生,就得乖乖按統一規定學習,再按方案的設想,表現出世界一流的創造力及服從性。只是設想固然美麗無比,但億萬學生,自有其意志.性向與夢想,一個生產線一般的教育理念不放下,再如何改來改去,也只是換湯不換藥,徒然造就師生更多的苦惱,也促成更多官商勾結,借名頭撈好處的機會罷了!

近日在網上讀到郭宇宽〈孟母堂更应感动中国〉一文,略謂:大多数家长会比教育局对自己孩子的教育更关心,也比教育局更会对自己的孩子成长负责。这些家长心甘情愿地把孩子交給孟母堂,自應有其選擇與道理。日前当地区教育局下了通知勒令孟母堂终止办学,原因是这个孟母堂“不具备办学资质”。

該文認為:这个“办学资质”实在是太难搞到了。尤其是对于办学场地规模,校舍,师资的要求,可以说把除了大资本之外任何民间尝试都挡在门外。在應試教育的總體制下,千军万马一级级的独木桥。只要教育局一直把“办学资质”卡得这么死,就是一种实际的垄断,教育市场不可能有多样化的機會提供选择。

前不久中央电视台搞出来的“感动中国”,一对夫妇来到甘洛县乌史大桥乡二坪村,在悬崖峭壁之上办学19年,孩子们上学都得爬五把木梯连起来的“云梯”,一共培养了149个学生。这对夫妻的情怀让人感动之余,在教育局的眼皮底下办学19年没有被行政处罚。問題是孟母堂的辦學條件再怎么样也比悬崖峭壁要强但两者的遭遇是,孟母堂被勒令关门,“悬崖小学”被推荐去大张旗鼓地感动中国了。

作者郭宇寬的結論是:我祝愿孟母堂能坚持下去,因为中国太需要这样多样化的教育探索了。

 

網上另一條消息稱〔松江孟母堂今天再次被“喊停”〕松江区教育局向孟母堂负责人送达《责令限期改正通知书》,明确其办学行为违法,要求限期改正。同時这些家长把适龄子女送到未经国家批准的教育机构孟母堂接受义务教育,也属违法行为。目前已在孟母堂就读的义务教育阶段学生,户籍、住所不在本地的,将被劝导回户籍所在地就读;符合相关入学条件,需要在本地就读的学生将被就近安排到本地公办学校就读。   

 

這樣的事情涉及各種權益與觀想的差異,此處暫不深論,只是此事涉及教育改革的基本理則,也就是國家究竟有權對教育權集中到什麼程度?民間社會.商業社會.宗教團體.學術團體究竟能有多大的權利涉入教育活動?生命個體及其利害關係深切的父母家長究竟還擁有多少原生的教育選擇權?這是很可以借機討論一番的。

就當前《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來看,思慮週密,涉及廣泛,無疑是很有價值的,但就個人網上瀏覽所得,此綱要似乎沒有涉及最根本的教育權分割問題。也就是接受教育與提供教育之權究竟誰屬?如果受教者及其家人具有原生的教育選擇權,那麼國家對教育的管理權就是衍生的,國家對教育的管理就必須尊重及包容原生的教育選擇權。教育應該更柔軟.更彈性.更多元.更分權,同時應該放棄獨佔與壟斷性思維,承認商業群體.社團群體.宗教群體.學術群體.甚至個人都有權正當合理的提供其教育產品與機會。正如生態場域,太陽照射地球,沒有辦法進行集中管理與統一分配,必須尊重與接納所有植物對太陽能的吸收與使用。也正如社會中的個人與單位,其勞物生產分配之種種利用與需求滿足,通過市場由需求者自行選擇,對大家都最有利最妥適,這就是道法自然在經濟上的運用。如果由國家統一計劃統一管理,權力意志的強硬與單一結構,必定是最無效.最僵硬.最有害的。國家對教育事務的管理也一樣,因為教育活動分散在各地方各角落各個人身上,其教育的選擇與具體課程的實施,都應該建立在個人與單位自主自治的條件上,國家只能在宏觀大局上進行管理。如果忘記了道法自然的生態智慧,想集中大權一管到底,無論實行何種教育理念,實施何種教育改革,都將無法滿足多元與彈性的需求。沒有掌握道法自然的教育改革,其所製造的問題,甚至可能比解決問題還多。

再說,如果真理不能靠暴力來裁斷;如果國家不是真理的壟斷者,那麼教育改革的中心理念就必須尊重自治原則,尊重個人選擇權,讓教育權一如國民之物質需求,回歸其利益與選擇的主體,也就是學生與家長,國家只能站在輔助的立場進行協助與宏觀管理。如果沒有認清教育也必須道法自然,也必須實施生態智慧,冒然引入全能國家的掌控意志,想用一種類似計劃經濟的全面計劃與管理,用過度有為的官署意志,代替億萬個教育主體的自我意志,那麼計劃越細密,管理越具體,其危害性就越大。

比如“辦學資質”就是教育官員對教育事務不當介入的萬緣法門之一,在他們的主觀想像中,以人類心靈智慧為核心的教育活動,必須用金錢物質的多寡來界定,為了貪多求好,為了表示自己管理教育的公正無私與品管嚴格,甚至於為了表現自己的權威以謀求利益。官方對“辦學資質”的考核總是過度的要求,總一味滿足眼手之間觸感意識的滿足,卻無能也無心於尊重辦學者的心靈與智慧。這麼一來,以心靈智慧為核心的教育,就墮落為物質的附庸,用水泥鋼筋的評估方法,來評估“辦學資質”,從而嚴重限縮了人民的教育權,危害了整個民族心靈智慧的昂揚。這真是中國教育的大病痛,大悲哀。但是官員們還是渾然不覺的,總是以“辦學資質”來定位我們的教育。若要照這些官署的觀點,欠缺財力的清代大儒黃宗羲,他辦無固定場地的〔證人書院〕,肯定是不具“辦學資質”的非法辦學。而腦滿腸肥,富而多金的商人,蓋得起大樓,買得起設備,當然“辦學資質”完全合格。可是這樣的教育標準,豈不正是顛倒教育核心價值的罪魁麼?以這樣焚琴煮鶴的教育理念,來培育中華大國的新子民,以導引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實在是令人不敢樂觀的。

具體到〔孟母堂〕的這件事情,他們畢竟能提供相當程度的教育產品,又有許多家長支持,他們不欺不騙,畢竟是正心辦學,即使有缺失,教育部門也未嘗不可站在與人為善,助人救世的觀點上,與他們協商,給他們幫助,既增加教育產品的多元供給,增加教育選擇的廣度,也擴大教育的創造性。何至於非要以公權力扼殺之,一舉而四損失:學生.家長.辦學者都失去其教育的選擇權與創造性,進而又落入計劃經濟的管理思維,由教育官員強行代替需求主體,替他們決定,並強行塞給他們。家長與學生即使百般不願意,也是莫可奈何!在改革開放30年後的現在,還如此執迷於計劃經濟的管理模式,難道當年的慘痛教訓還吃得不夠麼?

如果國家真要推行世界大國的教育規劃,那麼這種不利於經濟發展,不利於個體教養的管理思維,首先必須進行檢討與改正,如此我們的和平崛起才能有事半功倍的效果,中華的春天才會早日到來。

孔子2560216[09]  皮介行  寫於  東湖之濱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61715&aid=32866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