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山河萬里
市長:皮介行  副市長: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人文藝術其他【山河萬里】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天人書院〔總論〕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中國君子的天命召喚與人文追求
 瀏覽165|回應0推薦0

皮介行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李志夫在其《印度思想文化史》中說了這麼一個故事:作者在印度求學,有一次在學校餐廳吃飯,見鄰桌一位波蘭派到印度的交換教授,一面狼吞虎嚥,一面不停的偷看四周,原來她在想是不是像波蘭一樣,一盤吃完就沒有了。當她注意到侍者在幫他人添加,她又怕被別人吃完了,就搶著要了兩大盤,侍者以輕視的眼光掃了她一眼。作者李志夫更評論道:其實這侍者一天薪水甚少,這就是一種有尊嚴的貧窮,相對於一種沒有尊嚴的飽暖。

這個故事一直在我心中迴盪著,為什麼曾經做過多年殖民地的印度,其餐廳侍者的自我尊嚴與風範會高於,一個聲言要拯救世界的紅色波蘭之教授。當然社會物質的貧乏會是相當重要的原因,但印度也不富有,一個餐廳侍者,更稱不上富有啊!

菲律賓向世界輸出女傭,輸出建築勞工,為菲律賓賺取相當大量的外匯,但是,卻很難得到一個有尊嚴的評價,固然是因女傭與勞工的社會地位低。但從另一方面看,菲律賓的文化內涵整體低下,即使絕大量的改宗天主教,天天呼喊上帝;即使仿照美國建立民主制度,一選再選,可是其貪污獨裁並沒有少過,據一位菲律賓律師去年12月在台北所做報告,近2-3年來,菲律賓之律師.維權份子.工會領袖,被暗殺七百多人,失蹤一百餘人。許多中國人以為改宗耶教,就可以迎來民主,以為民主了,選舉了就會消滅貪污獨裁,就會給我們帶來一個民主天國。文人的想像特別豐富,而為其想像做一往情深的堅持,又特別執著。五四時代的文化精英,以為砸爛孔家店,拋棄舊文化,中國就得到救贖,可以進入現代化共產之天堂。文革時代做為五四人的毛澤東,果然執行了五四夢想,但神州中國得到救贖了嗎?

 

網上有署名〔仲達〕者,張貼一篇文章〔一种冰凉的无力无助的自我拯救──致Y 〕,其中說到:「   

   读了郭玉闪的文章《“人吃人”的食物链》(原载于《大风》第三期)以后,我陷入了深思。文章讲述了北京的出租车司机欺宰外地来京的农民的事,事情虽小,然而让人心痛。“人吃人”社会的一个特征就是大鱼吃小鱼,小鱼吃虾米,虾米吃淤泥。北京的出租车司机本来就是被大小鱼吃的虾米,长期以来,社会地位和收入都无法得到改善。不过这些虾米吃起淤泥来也是毫不手软。」 

   和这个故事十分相似的是,我在安徽西北部的这个偏僻的小县城工作时,也经常遭遇这样的事情,许多同事遭受上司的欺压从不出声,但是同事之间发生一点小事,特别是那一些处于弱势地位的小人物动了和气,往往相互践踏,大家同时处于淤泥,却硬是要分出虾米和淤泥来,不可思义。

為了追究其因由,作者又落入“民主與專制”的套語中,又搬出魯迅崇敬一番。令我悲憾的是,作者有此愛心.智慧與寫作之能耐,面對當前社會人性與道德衰敗,卻認為中國文化“没有神圣性资源或者叫做上帝缺席”,最後只好以:「如赵鑫珊先生所说,我所理解的上帝并非教堂里的上帝,而是歌德所说:如果在宇宙的结构中显露出秩序和美丽,那就是上帝。我有了在尘世继续攀登的渴望  」做結。

 卻完全忘記了,以“上帝”為核心的十字軍東征,是如何残酷的屠城,如何殘殺城裡的人,不分老弱婦孺,不分耶教徒,回教徒。以“神愛世人”為旗幟的西方軍隊,到中國所幹下的禽獸罪案,也是罄竹難書的。但中國知識份子在西方論說,與西方思維的框限之下,其對社會黑暗的歸因,總不脫“專制帝王”.“封建傳統”.“禮教吃人”.“中國國民性”.而對社會光明的歸因,又永遠是西方的“啟蒙”.“民主自由”.“法治憲政”.“上帝拯救”。他們完全忘了秦帝國的法治體系是如何嚴整,中世紀歐洲的神權與帝王,也並無多少光明可言。

正如台灣中興大學歷史系林正珍教授在〔世界史視野的拓展與當代中國史學 〕一文中所說: 

英、法、德、美等列強,以「歷史」來凝聚其民族國家的認同感,也以“歷史”凝結啟蒙理性、線性發展、進步史觀的信念,型塑其以國家主義「社會達爾文主義」為核心的「西洋史」。借以合理化列強向外擴張。而歐洲以外的民族,除了日本之外,大多都被驅迫去參與建構一個「共同世界」。中國歷史家將中國文明的過去重新建構在所謂“科學”的客觀證據上,以成就近代「信史」。但事實上是西方觀念做唯一參照 ,對中國歷史重新命名與建構,對傳統中國的過去作斷烈性破壞。 

  事實上,在中國近代國家形成過程中,知識份子所共同建構的「中國論述」與「西方論述」均使用著同一概念系統,並在上述「歐洲中心思想」制約下,造成對文化自我的迷失,如前述以西方歷史發展的抽象模式,來籠罩中國歷史的實際進程,而無法建構起文化的主體性,也就是說近代以來透過研究、傳播、特別是歷史教育,型塑了中國人的世界觀,而且是在這個世界史圖像中有著中國的形像。可以說,一部中國近代史,實質上是西方世界史圖像中的「近代中國」形象,他是西方文化的「非我」,而非近代中國的「本真」。

 林教授為我們指出中國人在西方觀念的框限下,自我迷失的嚴重性,但路在何方呢?如何貞定中國之主體性.本真性?

 华东师范大学胡晓明教授在〔略论中国文化意象的生产〕一文中說

  〔文化创造是一种通过主体与对象世界交往的活动,将不同的主体也生产出来,成为人向自己立法,人向未来的生成的实践活动。 

對中華文化在近代以來的弱化與沉淪問題.及其自救之道,胡教授提出一個對策:

“中国文化意象的生产”。並解釋說〔 什么是“中国文化意象”?简言之,即那种具有符号特征、形象表现、特别又能代表中国文化意味的作品,以文本、词语形式出现的作品。往往具有“正典”的性质。〕 

在此文中,胡教授極富啟示意義的為我們提出“中國文化意象生產”的觀念創造,只是他的文化意象生產,限於文本物類而不及於人。但依照中國儒學的體系,創造首先是天地撐開與人文挺立的問題,人的挺立卻不是亞當夏娃的背天與原罪,而是天心天命天德天仁與人之道心大志的貫通,所謂內聖也!借內聖以立人,借內聖以立天,借內聖以立物,共成此人倫道德義愛並尊的世界。聖者固非一人,聖者固非人人可成,但人人有其天心天命天德天仁在,人人都有聖之成份在,不管人能否真成聖,只要能歸依聖教,企慕聖哲,而踐履在自身.在家庭.在社會家國,他也就無愧天地,無愧所生,無愧人間的孝子,大地之兒女。我認為這才是中國文化意象的核心產物:一個集天地氣象與人文才情於一身的中國君子。

秦漢聲威,唐宋才情之所以能成就,其核心依托即在有此內聖君子之存在。所以復興中華文化,強化中國文化意象之生產,其至要至切的核心是中國君子的生產。只有再產生那種有天地氣象,大國心胸,天下慧眼的一批中國君子,中華文化才能靈根再植,慧命重壯,而“中國文化意象物的生產”,才能有源有本,而浩蕩澎湃!

而再生中國君子的首要工作,是反思與突破近代以來西方觀念的框限與封鎖,直契春秋戰國諸子百家的豪情與智慧,通過古典重溫,古志重歸,以貞定中國君子之主體性.本真性。再通過君子的行吟踐履,禮樂教化,吸納世界各民族之文化精要,綜合融會而統貫之,於是厚積勃發,取精用宏,中國國民匯其心靈能量,交相激盪,再成主體,再建華夏,是則中華文明之輝光再造,而中華民族的全球化視野與格局可成,為全球人類提供神州大地人民的靈慧與德愛,而轉換近代民族國家爾虞我詐,相抗相爭的戰鬥格局。這既是中華民族自救之道,更也是地球文明重生之機!

中國君子可謂任重道遠,天命天德與夫天心召喚之所在,其可自輕自賤乎!其可不效天之行健而奮進拼搏乎!天德所鍾而山川有待啊!

孔子255836[07]  皮介行  寫於 雲深書院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61715&aid=31547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