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山河萬里
市長:皮介行  副市長: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人文藝術其他【山河萬里】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天人書院〔總論〕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重建世界觀以迎接中華春天[下]
 瀏覽145|回應0推薦0

皮介行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七.理性與經驗不可切割

 

范先生又說:“实用主义、功利主义和机会主义在学理上都是属于经验主义范畴的一种哲学理念。相对于理性主义,这种哲学理念的核心是主观的意志、欲望、本能和体验高于客观的理性;在认识论上,这种主观经验主义只相信主观的经验体认和感官感受,排斥一切未经感观认可的客观理性和客观经验,同时也不相信有先验、超验的理性原则存在。”

范先生用一大套西方舶來的主義解說世界,我們不妨問一問,世界的實相真的就是如此,只是如此嗎?你憑什麼用“經驗主義”.“理性主義”這兩套論述,論盡天下萬殊萬類的人心與抉擇呢?我們知道經驗不是獨立而客觀的,不同的人經歷同一件事,卻會得到不同的經驗與感受。而這種形成不同感應力的內在能力,正可以說是人心靈的感性.直覺.理性.想像.或其他超感能力的一個綜合結構。因此不管“經驗主義”.“理性主義”做了那些論述,人的經驗本身就是人心靈能力的一種綜合,經驗離不開心靈,理性也離不開同樣的心靈。任何經驗都是個別人的經驗,都是個人心靈運作的結果,所謂“經驗主義”.“理性主義”的人為論述,實不可以把人的經驗與理性切割對立起來。更不可以說理性是客觀的,經驗是主觀的!離開人心人腦,理性何在?離開人的信仰與意志,理性還有運用的基礎嗎?正常人是一個心靈意志的統整結構,理性意識既是心靈意志驅動與使用的一種能力,他能客觀外化麼?

 

八.個人與集體是互相函攝的

接下來談談范文抬高個人主義貶抑集體主義的問題。

他說:个人主义认为,在集体与个人这两个不同的对象之间,个人具有比集体更为基本、因此也是位阶更高的价值。因为集体是抽象的,个人是具体的;或说,集体是由个人构成的,只有个人的幸福和强壮,才能有集体的富强。而集体的富强并不必然会导致个体的同样状况。“。

世界是客觀存在的,但是如何解釋世界,解釋出什麼樣的意義與價值,卻是人主觀心靈的創造物,此種心靈創造物,既經人文積累與理論創造,也具有一定程度的客觀性,但它是主觀的客觀,畢竟要選擇什麼樣的信仰與理論,如何使用這些理論,還須人主觀心靈的運作。因此人類是一個存在,如何解說與演義人類存在之諸多意義,就是人主觀心靈的運用。在此處范先生取用個人主義,為我們演義出這麼一些判斷,用以批評中國人的利己主義。是否中國人就利己,西方人就不利己,或者說他們各自都有各自不同社會文化脈絡的利己不利己,此處不談。要談的是范先生對個人主義的詮釋能否成立?問題何在?

 

首先“個人”與“集體”,這兩個概念的創造與對立,本身就是西方兩元思維模式的貫用手法,不具普世意義,也不具真理性。不是說“個人”與“集體”在現實中不存在,而是說用個人主義的思維模式,所創造出來的兩個詞語,兩個概念不是真實社會的真實存在,而是我們思想上的評價與設定。此種理論的分類.評價與設定,固然彰顯了人間存有的某些面向,但同時也畫地自限的遮掩了其他面向,限縮了人類存在的豐富性。特別對某些欠缺理論自覺的人,他們不知道這是一種理論,一付眼鏡,只具因病施藥的工具價值,卻過早的當成思維與行動無可逾越的邊界,當成一切思考的起點。

 

我們如果換一種思維模式,比如以【易經】的太極思維模式看世界,在陰陽、乾坤,互滲互入,互相轉化,互相表裏的模式裡。個人性如果當令,那麼群體性就隱密,群體性當令,個人性就隱密。兩者共存共在,互依互存,無一就無多,多不立一也就不存。現在為了理論的必要,提出“一”來說一套理,固然是可以因利乘便的方便法門,但不可以將此方便視為恆常,視為真理。因為在不同的理論模型,不同的觀點中,此“一”是會有不同形貌與意義的。

因此范先生執著於個人主義理念模型所推衍的“个人具有比集体更为基本、因此也是位阶更高的价值。因为集体是抽象的,个人是具体的;”同樣不具真理性。其實要說具體,個人與集體都是具體的,只是一者顯一者密;要說抽象,兩者也都是抽象的,因為將存有放到人的腦中思考,不抽象如何可能?至於說個人“是位阶更高的价值”,這也只是一時的偏好與設定,並不是理所當然的。若照范先生這種論說方式,法律做為低價值的集體創造物,如何來管理與處罰個人?這豈不成了低階價值凌駕宰制高階價值,這人文世界的義理秩序,豈不就要顛倒乾坤,秩序蕩然?其實只要有個體存在,集體也就存在,沒有男女的結合,不會有任何人類個體存在;反過來說,人的各種集體也正是人個體存有性的展開,兩者不是對立關係,而是一種統合函攝關係。

 

九.中國的價值是“虫性價值”嗎?

范先生的文章很長,其中有許多馬克思的論說,這部份究竟有多少道理,已經通過數十年實踐而有所驗證,該如何評斷盡可以任個人自便自好,我人無庸理會,但他在文末對中華文化濫施惡意判斷的部份,則必須討論一番。

他說:「因此东西方文化对立的本质不是如何获取幸福的分歧,而是获取何种幸福的分歧。西方文化是建立在文艺复兴所发现的自由民主平等博爱这些终极人性价值基础上的,而东方文化是反对这些人性价值、主张一种蜜蜂蚂蚁社会和谐秩序的虫性价值的。更进一步说,这种对立的本质实际是人性与非人性的对立,所谓的非人性是神性、奴性、兽性、虫性、工具性等的综合。」

 

這一段不但離譜,甚至用心非常邪惡,不像個樣子,文章之前說中國人有“道德至上的价值取向”,文末卻把中國人看成“虫性价值”,那麼請問:以你自許理性的頭腦幫我們想一想,虫獸有道德追求嗎?做為虫獸存在的中國人能有“道德至上的价值取向”嗎?這樣任性高低的隨意斷言,能說是理性的嗎?應該看到一切人間價值建立在人的存有上,只要人有共同性,人間的價值就有共同性。當然這些價值落實到實際生活會因為地方.文化.社會.政治.經濟條件的差異而有變異,但不能因為差異而推翻價值的共性。比如范先生列舉自由民主平等博爱,說“东方文化是反对这些人性价值、主张一种蜜蜂蚂蚁社会和谐秩序的虫性价值的”,這樣的向壁虛構,鐵口直斷,把中國人看成“蜜蜂螞蟻”,真可說是魯迅“不憚以最大惡意來測度中國人”的現代版,為了滿足自己心中的惡意,完全走到瘋狂而毫無理智的程度,這樣沒水準的心智還能討論問題嗎?所以此處也無須多說,只要問:你還以平等尊重的態度看待中國人嗎?連動物都追求自由,動物都有愛,做為文明悠久博大的中國人沒有自由與愛的追求嗎?你難道沒聽過“孔曰成仁.孟曰取義”,難道對中國聖人高揚愛與正義的聖言一無所知麼?怎麼竟說些無知而低級的話!

問題只是自由與愛不能存在於空氣與口號中,自由與愛的進入人間,自必須建立於思想與制度體系,或者說禮樂教化體系中,中國的文化類型當然只展現中國特色的自由與愛,若要堅持西方那一種特定形式的自由與愛,中國可能不會有。問題是中國自有中國文化脈絡裡的自由與愛,豈能捨棄萬年的文化脈絡堅持不食人間煙火的自由與愛呢?

只是推崇西方而貶抑中國,已經是近代中國國勢衰敗的多數心理慣性,這本來是很不健康很不正常的,但是,基於眾人皆醉的社會現實,眾多的不正常反而成了正常。這種慣性基於先入為主的偏執心態,總是相信中國的衰弱完全是中華文化的罪過,而中國的悠久與壯大卻與文化不相干。他們想出各種奇怪的理由與依據來否定中國,其實經常只是他們偏執心態的反射。范先生自也是此眾人大合唱之一,他不去理解存有先於意識,意識引導存有的道理,人腦中各種掛空的抽象觀念,必須進入歷史文化政治經濟的具體關係域,才能有真實展現。卻將具體存於中西文化脈絡中,同樣人性的不同展現形式,做出非常惡意的解釋,說成是“人性与非人性的对立”,將中國人的價值追求比附成“虫性价值”,以對立於西方的“人性價值”,將西方對紅人的屠殺,圍捕黑人而販賣的種種惡行,都包裹到“人性價值”之中,這實在是荒腔走板,讀書讀呆了!如果他還有一點良知,還懂得“理性客觀”的論說要求,深夜捫心,應該是會愧疚良深的….

 

十.被〔東方主義〕扭曲心靈的東方精英

自鴉片戰爭以降,中國人開始質疑中華文化,開始景仰西方文化,而西方基於他們貫有的白人自信與高傲,也基於意識形態有助於推高他們的政經利益,刻意的推動中國人崇信西方貶抑自我的心態,內外合力,相激相盪,形成了一套“東方主義”的心態與思維模型。薩依德在《東方主義》一書中告訴我們,〔東方主義〕是一種在文化、意識形態層面,對東方的論述模式,此論述模式受到殖民體系的支持,以權威方式論述東方,支配東方,將東西方兩者,作本體論與知識論的區隔。〔東方主義〕是一種地緣政治的流佈與利益建構,在西方對東方握有權力與利益的背景下,以特定意志力,意圖,去了解,控制,操縱,統合東方世界,以便化約、矮化、吸納東方。因為人們製造他們的歷史,他們能知的也只是他們製造出來的那些文本,讀者的認知被其閱讀所制約,文本成了知識與現實,西方就通過論述的力量,宰制了被殖民的人們,東方的許多人就在此西方強勢論述力量的滲透下,形成自己的思想與意識。進一步,更通過這些被〔東方主義〕扭曲了知性的東方精英,將〔東方主義〕東方化,通過東方精英扭曲他們自己,矮化他們自己,否定他們自己,從而信仰西方,順從西方,模仿西方,形成有利於西方鞏固其權勢與利益的心理環境。 

范先生以貶抑中國崇仰西方來自高自傲,其實也只不過是“東方主義”的一個幫傭,所有這類幫傭都好談自由,都借著自由貶抑中國,然而他們不願思考的是,世界不存於空想中,只存於限定中,無限定的道下降而成有限定的存有,世界才能如其所如的存在。因此不論人間把自由想得何其美妙,自由都必須與限定同在,論者都相信現代社會比古代更自由,但他們沒有注意到的是,現代也比古代更多限定,只有限定才能建立存有,而存有才能為自由提供平台。讀書的本事不是教人否決限定,而是教人認識自由與限定的辯證共在關係,教人批判與避免不當的自由與過度的限定。可是現代年青學者,特別是受大學課本教育出來的年輕老師,習慣於以自己不食人間煙火的生活歷程,習慣於文字概念的高來高去。他們以為西方只有自由沒有限定,以為中國只有限定沒有自由,其實都只是自己奶油夢幻所堆砌出來的烏托邦概念世界而已!不可能真實存在於人間!

 

十一.一切說理最終還是心態問題

人是一種心靈的存在,意志的存在,心靈的態度成就人也限定人,所以無論學者搬弄多少“理性客觀”的說詞,真正導引其論說的還是他的心靈與意志,一切說理最終還是心態問題,在喪失自信與自我靈魂尊嚴的近代中國人,根本不敢相信自己也有其高與大,無論如何總要尋找自己的低與劣,通過對中國性就是低劣性的論說,用以滿足慣受西方欺凌的悲情意識。結果形成一種極為有害的怪圈:五千年的悠久博厚,完全等同無物,一百年的落敗卻成了永恆真理。為了證明自己心中的偏執,總是“不憚以最大惡意來測度中國人”,學習魯迅柏楊心態,永遠醜化中國人及一切中國事物。心態導致惡意猜想,惡意猜想又引導自己的言思云為,將這樣不健康的孩子氣與悲情意識,當成中國永遠的宿命。怎麼樣也不相信中國人辦的北京奧運開幕式能盛大光輝,於是非要拿著有色的放大鏡,乃至顯微鏡,執意要挑出骨頭來,堅持將現代聲光美壯的缶,看成古代泥做的土缶;堅持將一台前表演一幕後主唱的綜合表演,看成非得一人全部擔綱不可….。台灣人的悲情導引台獨的荒謬夢想與錯亂認同,大陸人的悲情又導引一種永遠的弱勢心態,永遠的自哀自憐,永遠的仰視西方…。這樣下去怎麼得了?這樣下去還能開拓中國人的想像力與創造力嗎?還能有中國的偉大復興嗎?

 

十二.重建正大.光明.積極.奮進的心態

  近160年的中國知識份子,就在西方炮艦政策與〔東方主義〕的聯合教化下,丟失了自己的靈魂,形成了〔東方主義〕的慣性思維,他們絕不相信中國會有好東西,也絕不相信中華文化會優越於西方文化!在此「價值判斷」上,醜化中國文化就是他們慣性思維的邏輯必然,隨時隨地的以西方觀念當成我們論述的基點與起點,不知不覺的以西方準則判斷我們自己存在的合法性,再用此先驗的,內化了的思維與價值關係,宰制並扭曲中國的心靈世界與創造意志,雪上加霜的製造中國崛起的障礙物,這實在是極為愚蠢而有害的。

天有陰晴圓缺,人有悲歡離合,勝敗乃兵家常事,中國人要追求揚眉吐氣,追求尊嚴與光榮,首先得堅持心理建設,扭轉自哀自憐的自虐心態,趕快到陽光下晒晒,趕跑悲情的霉菌,重新建設正大.光明.積極.奮進的大國民氣度,挺立起大國民高大的心靈空間與天下意識。十萬萬子民,八千里山河,天人合一, 神人同在, 民胞物與, 天下為公。我們生命的火炬,心中的智慧,有著萬年歷史文化在其中, 有著百代先祖的神靈遺愛在呵護!有著迎大風 ,破大浪走向世界的能量與氣度!神州正在興起, 世界都在關注, 在這偉大的歷史時刻, 我們為甚麼不給自己一個偉大的夢? 為甚麼不追夢踐夢? 給人生以奔放的本色, 深情的召喚呢?在此我真心期盼年輕的知識份子,調整心態,擁抱中華,與我們的先祖先聖,與所有中華兒女同攜手, 共耕耘, 一起歌, 一起舞, 一起來撐起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 這既足以推高我們生命的意義與價值,更也是我們遺愛人間,給我們子女子孫的最好祝福!

有夢想有熱愛的中國青年, 大家為何不一起來追夢踐夢呢?

孔子25591210[08] 皮介行 寫於 江漢之濱

◎註:1211日台灣聯合報載:“

伊利諾州州長布拉戈傑維契因賣官、索賄、利用職權欺壓批評他的報社等罪名被捕是這個州50年來第四位涉貪被捕的州長。承辦檢察官費茲傑羅對伊州何時可俟河清深感悲觀,他說:「光是逮捕和起訴,我們不可能終止伊州的貪腐。」他強調,要根除貪墨,只能仰賴州民堅強的肅貪意志。

這應該也可以反諷范先生認為西方是個人主義,中國是利己主義的主觀想像。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61715&aid=31539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