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山河萬里
市長:皮介行  副市長: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人文藝術其他【山河萬里】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天人書院〔雜論〕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我看儒教運動
 瀏覽177|回應0推薦0

皮介行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儒學是不是一種宗教之爭,蓋已百多年了,至今也還沒有定論,其主要的心理背景,是一個與西方比拼爭勝的問題,筆者覺得這樣的爭論意義不大。經過文革肆無忌憚的破壞,如果儒學是宗教,其道場.其人心號召力,也已破敗將盡,連曲阜孔廟也只成了古蹟景點的存在,這樣的宗教,連自己的核心主廟都保不住,還有什麼社會能量?而如果儒學不是宗教,其實也不影響其當下的存在,中國還有道教.佛教.民間信仰,也不至於就信仰空白人心離散。再說人的信仰也自可以多種多樣,科學可以成為一種信仰,其他的財富.進步.道德也同樣可以成為信仰,人間的信仰永遠不成問題,成問題的是人心,是信仰者究竟真信假信,究竟誠不誠。

友人轉來一封信,其中說到:

〔對中國的文化前景我也一直深感憂慮。到美國之後,看到彼邦的風土人情,與中國形成鮮明的對比,更覺得中國文化淪喪之可悲。我現在強烈感覺到,中國文化的精神固然是好的,但是,它傳播的過程卻很有問題,遠遠不如基督教傳播那麼有力和深入人心。一個基督徒活在你身邊,你接觸越多,就越能感覺到基督精神在他身上是如此地有活力,他對周圍的人如此充滿愛心,個性如此之謙和,工作如此之努力,對苦難和死亡如此之澹定從容,讓你不由得不肅然起敬。每一個真正的基督徒就是一個活生生的道德尺規,同時也是一個積極的福音傳播者。相比而言,中國自古以來以儒生自居的人何其之多,但真正活出儒者風範的人卻少得可憐,更多的是偽君子,更多的是《儒林外史》中的人物。古代如此,現當代更不必說了。奉儒而不能踐行,這是中國儒生最大的問題。這對儒家教義的傳播不僅毫無裨益,反而起了相反的負作用。相比於基督徒,儒者的愛是很有限的。這是個大問題。我覺得,除非將來有越來越多的儒家信奉者在生活中活出儒者風範用大愛慢慢感化周圍的人群,否則,儒家就不可能真正復興。基督教目前在中國大陸日新月異,而儒家的力量僅如微弱的星火,此情形大可憂慮.。〕

這樣真切深刻的體悟,的確發人深省!作者所謂“相比于基督徒,儒者的爱是很有限的”,這的確說到點子上,但又是無可奈何的,基督徒以追尋來世,奉獻此生為美德,儒者卻以此生之篤行踐履為究竟。欲奉獻此生,則犧牲反是一偉大成就;而儒學的人倫日用,篤行當下,犧牲就失去篤行的資本,所謂“身體髮膚受之父母不敢毀傷”,正是篤行精神的開始,因此以奉獻犧牲為成就的大愛,實在難與儒學相契。當然儒學也有“戒慎恐懼.對越在天”的宗教精神,但畢竟已是很遙遠的古調,今人早已不談不知更不問了!

再一點是儒學沒有相應的組織,儒學的規矩戒律,比較模糊,做不做,做多少,都依賴個人的判斷與抉擇,這就容易給假大空的人心風習留下很大空間。所以“儒商”.“大儒”的帽子滿天飛,不問儒不儒,只問商不商,不問對儒學理解多少,做了多少,反正只要儒學恢復名譽,有了利用價值,成了開放性不用付錢的高帽店,我們喜歡名望又不肯付出的同胞,正可得其所哉,大量取用。

也許是基於這樣的原因,近年來有許多人主張建立有財產.有權力.有中央的儒教組織,為此說了許多組織化的好處,甚至說“只有重建儒教才能減輕生命無常的痛苦與死亡的恐懼”。好像說其他教門對生命與死亡問題都不頂用,只有儒教才本色當行,如此的自我中心,如此的統包統攬,如此的模仿西方宗教模式,說到底還是對自己文化精神的缺乏自信,希望來一個中體西用,以西方模式強化儒教的生存與權威。

其實中華文化既然源遠流長,既然是個久經考驗的統合整體,它就具有自身的精神與特質,離開自身特質搬弄西方形式,恐怕畫虎不成反類犬。再說西方一神教,在其建立與壯大過程之中,曾有過多少宗教戰爭,有過多少對異教的迫害,多少的血淚與悲號雖然已經遠去,但依然可以在歷史扉頁的字裡行間,聽到.看到,而令人毛骨悚然,痛切哀憐!這樣的西方宗教形式豈是書生在冷氣房想出來的?豈是可以簡單模仿的?儒學的組織化固然有其好處,但組織經常帶來許多無謂的權力鬥爭,帶來壓迫,帶來真理的專斷,近代以來中國人吃組織的苦頭還會少嗎?還想再變本加厲,重溫舊夢嗎?其實以當下網路世界,組織扁平化.網路化.去中央化的時代朝流看,以堅硬的.一元的.中央指令的傳統組織模式去建構儒教,其藍圖本身就違時.逆天.更未必合乎人心自由自主的渴望。用此方式輕率的去組織化,不但沒有成功希望,恐怕只會增加更多的虛偽與內耗!

然則是否就放任自流,就不必為儒學的復興做任何組織性的努力嗎?其實也不必如此非此即彼,我想比較好的組織模式,應該是當前網路化.去中央化的模式,可以避免過多的權力鬥爭,避免一元化的專斷壓迫,可以帶來更多的草根參與,融入更多泥土與青草的芬芳。

其精義也就是以民間力量為主,動員各地方學者儒者主其事,地方官員適當出點力支持一下即可,具體做法就是運用各地尚未消失的孔廟.先賢祠.古蹟古墓等文物,籌集資金,加以適當之整修及維護,也可以適當收取門票,做點經營活動,以此收入在近旁設立書院.讀經班,以承載傳播儒學及教化人群的需要,這樣的古今輝映,相得益彰,正可收事半功倍之效。

畢竟人非生而知之者,智慧德業又非能不修而成,而現代以知識傳授為主的學校,在國民精神人格,品德教養的培育上,一直乏善可陳,學校老師若非有德君子,又如何能承擔起精神人格,品德教養的培育責任呢?事實上,傳統先做人才能做事,有成人才能成事的思想,畢竟仍有其道理。現代教育理念,一味抬高並強化知識的學習,虛化弱化人的品德教養,已經為社會道德淪喪,帶來嚴重後果,不設法加以補救是不行的。我想文物古蹟承載有歷史的重量.人文的想像,身處其間,不免有思古之幽情,一柱馨香,裊裊飄浮,覺古人之不遠,靈在左右,恍兮忽兮,心頻磁性共振,而受感受召,興起大丈夫當如此以行健,如此以弘毅,如此以承擔人間的大願!這樣的前廟後學,學廟並存,豈不美哉盛哉!更有意味哉!

孔子2559621[08] 皮介行 寫於山東 濟寧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61715&aid=31538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