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紫戀紀薰
市長:小雲雀  副市長: 夜殘軒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文學創作同人創作【紫戀紀薰】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聖誕節徵文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轉載單篇】聖誕節賀文-難為情的聖誕演唱會-紀薰
 瀏覽930|回應0推薦0

小雲雀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周先生,你該知道我有難處……」

翱翔天際

在那半大不小的經理辦公室裡,金皓薰面色凝重的和周先生商討著某件事,他不時垂眸看向桌上的合約單,可愛的臉也跟著變得難看。

他是說過什麼時間都可以的話,卻沒想到這周先生可以忍上一年,再跑來和他要求這件事。

他面有難色地再看了周先生一眼,輕聲道:「紀翔不會答應的……」

「所以才要你去說服他。」周先生笑得輕鬆自在,彷彿一切將事在必得,絲毫不擔心會不成功。

「但是……他很堅持……」

「就因為如此,才更要你去說啊。你是他的枕邊人,稍稍哀求一下,他肯定會破例答應你。」

「……」

大眼抬起睨向他一眼,想瞪人,卻不敢真這麼做。

這人當他是什麼了?什麼叫哀求一下紀翔就會答應?就算是,他看起來像是會做這種事的人嗎?

「我可不管了,你答應過我的事就得答應,而紀翔那你自己想辦法搞定。」語畢,俐落地站起身,作勢要離開。

金皓薰見狀,也跟著急忙站起。「等等……非得要二十四日不可嗎?你明知道他不喜歡在有節日的時候工作。」

周先生轉頭看向他,冷哼一聲,不以為意道:「他節日不工作,是因為想和你一起過,別說我知道了,影劇界所有人都知道這件事。」

「……」

他的面皮頓時一抽。不用說得這麼坦白吧?

「反正我只要求這次的的聖誕節,就此一次,你不能拒絕。」說完,頭也不回的離開,留下金皓薰一人哀怨地站在辦公室裡,瞪著桌上的那紙合約。

還是頭一次遇到有人這麼逼他的,連拒絕都不行……

沮喪的走出辦公室,在外擔心許久的莉鈴,連忙上前關心。

「經理……他……」

無奈的雙眼看向莉鈴,隨即長嘆口氣,搖搖頭。

「還是不行嗎?紀翔知道了,一定會生氣的……」

「……」哀怨的眼再瞅著莉鈴好一會兒,隨即頹喪的走進辦公室。

是啊……他幾乎能想像到紀翔會怎麼生氣了……

一定會罵他明知故犯,在氣一點,可能還會說出是不是不想和他過節的話……

哀……若有洞……他想直接鑽進去躲到聖誕節過後,這麼一來,他就不會這麼苦惱了……

※※※※※※※※※※※※※※※※※※※※※※※※※※※※※※※※※

這兩天,他真的很反常。

看著失神的金皓薰,紀翔開始相信不是他的錯覺,是心裡真的有事,哪有人會把所有的裝飾全吊掛在同一根聖誕樹枝上?

站在他身後看了好一會兒,終於耐不住性子地上前由後環抱住他。

「在想什麼?」

他的出現,明顯讓金皓薰大大嚇了一跳,連忙回頭看向身後的人。「紀翔?!你回來啦?」

「……我回來好一會兒了。」

「……」他心虛地轉回頭,繼續盯著眼前的聖誕樹。

紀翔若有所思地看著他半晌,拿過他手中的裝飾品,拉著人來到一旁的會客室。

「你到底在想什麼?」

想什麼!?他看出來了?

金皓薰抓抓頭,不敢看向紀翔。

怎麼也說不出口自己在聖誕節排了工作的事,說到底,他還是害怕紀翔會生氣……

「薰。」見他不停閃避著,紀翔也開始有點不悅,手扳過他的臉,硬是要他看向自己。
「我這麼讓你無法信任?無法讓你對我說出心裡的事?」

他一怔,急忙拉住他的手解釋:「不是這樣的!我只是……」

「既然不是,那你怎麼不肯和我說?」

瞅著他半晌,金皓薰壓下心裡的猶豫不決,決定說出口。

反正距離二十四號也快到了,再不說就要來不及了。

心一橫,他咬牙道:「二十四號,我替你安排了一個小型演唱會。」說完,他幾乎同時閉上雙眼,不敢看紀翔的臉。

等了許久,等不到眼前人盛怒的聲音,他才憂心地緩緩睜開雙眼。

他……生氣了?

「你這幾天魂不守舍,就因為這件事?」

出乎他預料地,紀翔沒露出生氣的表情,嘴角反勾著淡淡的笑,直盯著他看。

他眨眨大眼,神情有點愕然。「你……不生氣?」

「說不生氣是騙人的。」

「……」

突地,他展笑道:「我知道你不會無故在這天替我安排工作,這定是有原因的,對吧?」

聞言,他點頭如搗蒜。「是啊!我拗不過周先生,只好硬著頭皮接下這工作,我是想……反正咱們日後還有很多個聖誕節能過,少了這次……應該勉強還能接受……」

很多個聖誕節嗎?

紀翔在心裡暗暗想著。知道是他心急下脫口說出的話,但莫名讓他感覺到一股甜蜜的感覺。

「好吧,衝著你這句話,這次的聖誕節就先不過了。」

「真的?」他終於揚起喜悅的笑容,並用力抱住紀翔。「翔!就知道你最好了!」

苦惱了好幾天,事情總算能順利解決。

回抱著他,紀翔反露出苦笑。

看來只能等到明年的聖誕節,再帶他到有雪的地方過聖誕了。

去年無意中聽見他說沒過過有雪的聖誕節,就為了這句話自己在心理策劃許久,現在也只能延一延了。

※※※※※※※※※※※※※※※※※※※※※※※※※※※※※※※※※

二十四日當天,演唱會現場,舞台前紀翔努力演唱著,舞台後工作人員則忙成一團。在一旁的翱翔天際人員,也跟著莫名地忙了起來。

「金大哥!不是讓你換上這衣服嗎?你怎麼還在這?」歐怡青一手插著腰,擺出怒顏地瞪著金皓薰,手裡再拿著一套全白的衣服。

「我……」他搔搔頭,乾笑道:「我只是想幫忙那些工作人員……」

「不用你幫忙,那些人也忙得過來!你快去換上這衣服!」

他瞄了眼她手中的純白套裝,在低頭看了眼自已的衣服,一臉疑惑道:「為什麼要換衣服?我衣服沒髒,不用換的……」

「讓你換你還囉嗦!再不換就別怪我動手了!」

咦!動手!不好吧……

「這……」他神色尷尬地接過那套純白衣服,擠笑再問:「能不能告訴我換這衣服要做什麼?」

「薰,你幾時變得這麼愛問了?」一旁,看不下去的林立翔也上前幫忙。

金皓薰轉頭看他,一臉無辜。「我只是想知道為什麼要換這衣服嘛……」

清秀的俊顏上抹過淡笑,直接推著人到一旁的更衣室,淡聲道:「等會你就會知道換衣服是為了什麼了,快去。」語畢,直接替他拉上更衣室的門。

他的出手,無疑是替歐怡青解決了一個大麻煩,眼看舞台上的人歌都快唱完了,後方這壓軸卻還在不停到處亂跑,看得她很頭疼。

知道紀翔這聖誕夜演唱會舉辦得有點心不甘情不願,所以才替他想了這個點子,好讓他能在這一年一次的節日裡能多點期待,她這朋友,也算夠意思了吧。

半推半就下,金皓薰換好白色西裝從更衣室裡走出,面色酡紅,對這身裝扮明顯的不習慣。

不自在地緩慢走向一旁的林立翔,委屈道:「換好了……現在可以告訴我了吧?」

「行。」林立翔上下打量他,嘴角揚起滿意的笑。「佛要金裝,人要衣裝,換上衣服就是不同。」

等在另一旁的歐怡青也連忙上前,同樣顯露出讚嘆的目光。

「金大哥,你該多打扮自己才對。」

「打扮?」秀氣的雙眉微微攏起。「不過就換套衣服,差別不大吧?」

「誰說不大了?」林立翔突地插話,微些不滿道:「我就說紀翔他別有心機,故意讓你穿得很老氣,巴不得所有的人都別靠近你。」

「……」

大眼眨了眨,有點委屈。「很老氣嗎?那些衣服全是我自己選的……」

「……」

頓時,三人尷尬地僵在原處,直到舞台前傳來熱烈的鼓掌聲,才拉回歐怡青的思緒。

她拿過早準備好的一頂聖誕帽,直接戴在金皓薰的頭上。

「金大哥,等會可不能出糗丟臉喔。」

先是錯愕怡青替自己戴上的帽子,在驚詫她對自己說的話。

不能出糗丟臉?丟誰的臉啊?

「這個……」話沒來得及說完,就讓歐怡青給推到入舞台的路口。

瞬間,他才感覺到事情不對勁,開始有些反抗。

抓住舞台入口處的門,他慌張道:「等等,你們想做什麼?」

「把你當聖誕禮物送給紀翔啊。」歐怡青笑說道。

聞言,他差點沒吐血。

聖誕禮物!?都在一起了,是要怎麼送?

「那個……怡青,妳的好意我心領,但現在演唱會還在繼續……」結束後想怎麼鬧都行,現在可千萬不行啊……

「又用不著你心領,是要送給紀翔的。」滿面笑容地接話,林立翔再上前決定幫忙推人。

「可是……」

「別可是了,所有人都在等你,可別讓他們久等了。」語畢,他雙手一伸,用力將金皓薰推向紀翔的方向。

突然的狀況讓金皓薰頓時慌了手腳,還是紀翔主動來到他身旁,才讓他手足無措的情形稍稍好點些。

「翔……他們推我上台……我……」他想轉身下台,卻發現紀翔抓著他不放。

「是我讓他們這麼做的。」俊顏上掛著淡淡的笑,摟著人來到舞台正中央。

他臉皮一抽,錯愕道:「為什麼?」

「因為聖誕節,總要拖你一起下水。」

「……」

在他還無法弄清這所有的事情時,紀翔突然將手中的麥克風遞到他嘴邊。「向大家問個好吧。」

問好?!他沒聽錯吧?原來那句丟臉,是丟自己的臉……

一臉困窘地瞄了眼台下的所有人,推開些唇邊的麥克風,低聲道:「我沒問候過聽眾,不知道要說什麼……」

「放輕鬆。」怕嚇壞了他,紀翔輕搭上他的肩,柔聲道:「就像你平常問後人那樣就好。」

聞言,他苦惱的搔搔頭。

平常都問人今天忙什麼,總不好也問聽眾這問題吧?

微些心慌地再看了眼紀翔,才拉過他手中的麥克風,輕聲道:「呃……大家好……那個……吃過晚飯了嗎……?」

身旁的紀翔是輕笑出聲,而舞台後的林立翔則不停搖頭嘆氣。

這可是演唱會啊,怎麼會有人開口就問聽眾吃飯了沒,真的是……讓他難以想像啊……

知道他的尷尬與不習慣,紀翔也不忍再逼他,改將麥克風對向自己。

「很開心你們來陪我過聖誕夜,但也有件事我得提早先說明,這將是我最後一次在聖誕夜所辦的公開活動。」話一頓,台下傳來不少的驚呼聲,她微笑以對在道:你們都知道我與我們家經紀人的關係,是我單方面任性的要求要他在這天單獨陪我度過,所以還請喜愛我的粉絲們給我一點小小的空間,好讓我有時間來陪我們家的經紀人。」

這話,別說是聽眾們很驚愕,就連金皓薰也愕然地看著他。

這是怎麼回事?怎麼會突然來這一段?

在他還默默猜測著這一切時,紀翔突地湊近他耳旁輕聲道:「你這身打扮可真好看。」

娃娃臉驀地漲紅,兩眼不知所措地到處亂飄。

不過就換個衣服,真有差嗎?

暗暗在心裡想著,紀翔也以最快的方式來結束這場演唱會。

這一夜,在演藝圈裡讓人津津樂道了許久,隔日的娛樂報也用上滿版的篇幅來報導這插曲。報紙上那大張的兩人合照,讓紀翔給偷偷的剪下收藏起來,只因為那張照片正巧拍到金皓薰滿面通紅的模樣,讓他決定留下當紀念。

當然,也從那夜後,紀翔的禁止令讓金皓薰鮮少再打扮得很體面,這引起翱翔天際內不少人的猜測,所有人的結果,都指向紀翔的醋意。

 

 

作者:湘已

原文出處:對不起不知道,湘已還沒貼出,等她貼出再補上。



本文於 修改第 3 次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