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紫戀紀薰
市長:小雲雀  副市長: 夜殘軒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文學創作同人創作【紫戀紀薰】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東方傲痕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原創中載】心癢口難開-中下篇(紀薰)
 瀏覽730|回應0推薦1

windgoon1109
等級: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1)

小雲雀

中下篇

接連下來拍攝的日子,金皓薰真的難受得想逃跑,可是面對他的命令實在又不敢不聽,不過為什麼他旁邊都站了一位馬秋慧了,還不允許他不來探班?

馬秋慧跟紀翔這麼貼近,紀翔也沒反抗,代表他們在交往嗎?不過交往中的人是這樣嗎?感覺紀翔雖然沒抵抗,但是好像對馬秋慧愛理不理的,到底什麼情況啊?他都快被弄糊塗了。

金皓薰抓抓自己的後頸,顯得無奈萬分,不知道自己為什麼當初要從國外發掘他,然後帶回來給自己找罪受。

而站在場邊等待上場的紀翔並不是把注意力放在應該放的「女主角」身上,而是偷偷觀察站得比他更遠,在攝影棚外的經紀人上,紀翔嘆息,覺得在事業上面自信滿滿,碰壁也不會退縮的皓薰,在愛情上真的意外遲鈍,或許不是遲鈍,只是淺意識沒有去發現它而已,但是這樣要讓他等到什麼時候?

紀翔想到自己無地宣洩的情感,難免眼神流過黯淡,可沒有人發現,因為被紀翔如羽扇般的睫毛掩蓋過去。

馬秋慧戴著驚愕的表情盯著自己的劇本,她不懂為什麼王導演會把最後一本劇本還分上下兩冊,她現在手中只有上冊,下冊導演跟她說只要把上冊拍得有一半了,自然就會給她下冊,當然分兩冊劇本的不只是她,參與劇中的人都是如此,而大多人也抱著疑問不懂的心情接過劇本。

可是她翻過上冊劇本內容越想越覺得不對勁,因為劇本當中突然出現另外一名女性,而且由那女性跟這部電影的主角對話來看,這女性佔著舉足輕重的地位,甚至開始互動頻繁,而不明白為什麼她覺得她的台詞還有行為舉止,越來越像個「主角」了?

綠髮的少女皺眉,開始細想從剛開始拍戲到現在王導演的規定,首先,她記得有些場次的戲她都不能在場,另外就是不希望任何人下戲之後與任何人討論有關戲劇的內容,雖然說這麼多張嘴怎麼可能管得住,可是大家心中都有王導演給予自己無形的壓力在,所以大家非常謹守本分。

繼續盯著自己手中的劇本,腦海突然閃過,她本來就有聽聞紀翔在演戲的時候非常專業,專業到與他演對手戲的人都深深以為紀翔愛上自己了,可是從剛開始的戲劇開始,讓她有點怦然心動之外,劇情越往後面那種悸動的感覺就慢慢消失了,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第三百五十二場的演員們各就各位,攝影師還有燈光師請十秒之內確認器材無誤,好,站定。」

王瑞恩熟練地叫大家準備好,自己站在接收影片的地方,然後確認演員站的位置沒有錯,十秒之後開始倒數喊「開麥啦」。

 

『承浩,我剛剛來的時候聽說你又給管家苦頭吃了,你體諒一下他老人家嘛!好說歹說他也是真心伺候你們家的耶。』

『我就是因為看到他這麼辛苦,又不好意思開口……』

飾演晨香的馬秋慧緩緩走到紀翔所扮演的承浩旁邊,然後拍拍承浩的肩膀,揚起爽朗的笑容。

『我知道,你想表達的一切我都知道,好了,別想太多,想要合好可以等晚餐時間,你之前發生意外很多地方都受傷了,現在好不容易好了大半,視力跟行動比以往好的多,不要又折磨自己了好嗎?』

承浩望著晨香,撐起淡淡的笑容點頭,看見承浩笑了,晨香也替承浩高興,接著眼睛到處轉,發現房間又是一團亂,英氣的眉瞬間打結在一塊。

『好啦,你先到床上躺著,我幫你把房間整理一下。』

 

王導演看到這邊開始嚴陣以待,這邊他給大家的劇本就只有「女主角整理房間的時候,發現書桌上左上角有東西,並拿起來撿視」,裡面沒有提到「東西」到底是什麼,之後在兩位主角一問一答之間,女主角接著會回答『是我的沒錯……』這樣的話。

大家有知道有台詞,可是內容到底是什麼?不光是導演,全部的人都屏息看著。

 

晨香依照劇本整理著桌面,然後發現桌上有個做記號的地方,當然以那種角度攝影機是拍不到的,她緩緩拿起桌上有記號的東西,她也很緊張,不知道裡面是什麼東西,這種疑惑的表情非常自然,是她演戲也演不出來的。

『這些是……?』

女主角邊問著邊打開裡面的內容,沒想到裡面真的有寫字,她快速得掃描過一次,發現裡面的字句都關心著男主角,而且她再看看桌上信封的數量,少說也有好幾十封,裡面關切的文字都讓人動容,怎麼會有人寫信也可以寫的如此讓人覺得幸福?

承浩聽見晨香的疑問,躺在床上輕闔的雙眼緩緩打開,盯著晨香手中的東西。

『這些不是妳寫給我的嗎?』

晨香震驚,她瞪著自己手上的信,然後再抬頭看看一臉沉迷看著她的承浩,她愕然,卻緩緩點頭,顫抖著回話。

『是我的沒錯……』

『我就知道!這些信在妳來照顧我之前就有了,上面既沒有署名也沒有標明地址,一直到妳來了我才知道應該是妳!妳早就知道我們會有相遇的一天才這樣寫信關心我對吧?』

『我、我這樣你不會覺得困擾嗎?』

『怎麼會!』

承浩從床上起身,邁步走向晨香,然後伸手抱住她。

『從一開始我看見不停鼓勵我的信,慢慢深入我的心,溫暖我自嘲的心理,我曾經恨為什麼自己會發生意外,搞不好還會終身殘廢,可是看著妳給我的信,我有勇氣接受治療,有毅力持續復健,是妳的文字給我的動力!』

這些情感都不是給她,不是她啊!是那個寫信而遲遲沒出現的那位女性,她想要獨佔他!不顧一切代價。

 

「好,卡!」

聽見王導演第一個字,紀翔嫌惡地推開馬秋慧,走下場讓服裝師重新替自己整裝。

馬秋慧愣在原地,剛剛導演喊了卡?是嗎?可是從她看到信的時候,她就忘記自己身處在戲中了,她在戲裡面走神了?

「導、導演!」

王瑞恩回過頭,笑臉吟吟地望向馬秋慧。

「怎麼了嗎?」

「請問剛剛的戲……我……」

王瑞恩拍拍馬秋慧的肩頭,點頭保持著笑容。

「剛剛表現的很好,非常自然。」

什麼意思?自然?

原本刻意掩蓋自己精明目光的馬秋慧收起含蓄的眼神,她緊咬著下唇,雙手握成拳狀,她淡淡吐氣,然後問。

「我還是女主角嗎?」

王瑞恩有點訝異她問得這麼明確,連站在不遠處的紀翔都能聽見,兩名不同風格的男性盯著眼前的女主角看,紀翔完全沒有說話,雖然已經知道王導演會回答什麼了,可是他想看馬秋慧挫敗的眼神。

馬秋慧緊咬著王瑞恩眼神不放的樣子讓被注視的人反而覺得有趣,腦海閃過的就是他的計策能如期進行真是太好了。

「是不是妳自己不明白嗎?」

「那麼劇本裡面寫信的人又是誰?」

「也是女主角,而且我想大概下下場或是下場就可以看見「她」了。」

聽見這樣的回答簡直讓馬秋慧不可至信,現在說的這些到底算什麼?

王瑞恩把馬秋慧的反應還有錯愕都收進眼底,但也沒有讓對方發現他觀察的舉動,果然如紀翔所預料的,馬秋慧的氣焰果然開始減弱,但並沒有完全消失,不知道馬秋慧以後演戲會有什麼改變。

想到演戲,王瑞恩又想到另外一件事情,他從場記的手中拿過兩本本子,看顏色就知道是劇本。

「這是下冊劇本,妳拿著吧。」

馬秋慧毫不客氣的搶過劇本,而且毫不避諱的直接在導演面前翻開劇本,才翻沒有幾頁,馬秋慧瞪大了雙眼,猛地抬頭看導演卻發現人已經往片場走了,紀翔也正準備轉身往自己的休息室走,馬秋慧憤恨的追上去,而且也沒有經過紀翔同意就跟著紀翔進入休息室。

「這到底怎麼回事!」

馬秋慧一進去休息室就對著紀翔咆哮,被吼的人一點反應也沒有,只是淡淡瞥了沒有關緊的門。

見到對方沒有理會自己,更生氣地往前一步拉著紀翔的衣領又質問一次。

「什麼怎麼回事?」

聽著冷淡的口氣竟然不出馬秋慧意料之中,可是她撥撥前額的頭髮,然後態度自然傲慢的抬高下顎。

「難道你一開始就知道?」

紀翔冷笑,藐視的目光讓在場的唯一女生縮了縮。

 

皓薰處理其他電影相關事項,然後要接著跟王瑞恩討論後續問題,討論完畢之後,王瑞恩突然想到什麼,然後拿出紀翔的下冊劇本,交給金皓薰,委託他交給紀翔。

「剛剛我只記得給馬秋慧,忘記給紀翔,你幫我給他一下。」

「沒問題。」

金皓薰業務式的微笑,接過劇本就往紀翔的休息室過去。

才準備靠近休息室,卻聽見裡面有爭執聲,金皓薰緩緩走過去,緊挨著沒關緊的門旁,窺探著裡面是誰。

當皓薰緩緩走來的時候,紀翔就發現那頭明顯的藍髮在門外晃著。

 

「我是知道,可是也不是王瑞恩告訴我的,我可是自己發現的。」

「所以根本沒有人把我當女主角?」

「沒有人這麼說。」

紀翔悄悄往外看,嘴巴上應著馬秋慧的話,可心中有另外一番盤算。

「可是劇本就是這樣說的!原來我才是欺負人的那個!」

對方沒有回話,只是嘲諷似的笑了笑。

馬秋慧怒極將劇本重重摔在地上,然後又再次扯著紀翔的衣服,沒有氣質的往男方一直吼。

「紀翔我警告你!別忘記你有把柄在我手上,我勸你最好跟王導演撤銷這個電影劇本的決定!」

紀翔倏地瞇起眼,可內心的得逞沒有表現出來,他又故意淡淡的問。

「什麼把柄?」

「上次你跟你家經紀人在這裡做的勾當不要以為沒有人看見!」

在門外的金哠薰聽見這句話,他可以感覺到身體的汗毛瞬間豎立起來,在這休息室唯一發生過的事情會被當成把柄的只有那件!

紀翔抱住他,可是在外人看會是什麼樣子,媒體又會怎麼大放厥詞?

金哠薰咬咬乾皺的嘴唇,對於室內的吵鬧聲已經隔絕在外,他這時突然覺得腦袋再清醒也不過了,他緩緩回過頭然後踏步出去,這是一步險棋,可是如果要讓紀翔無後顧之憂,他得先……

看見門縫隙外的影子已經消失,紀翔不耐煩地拍掉馬秋慧的玉手,目光一寒,非常不屑的口氣對著馬秋慧。

「鬧夠了嗎?妳想玩我也沒時間陪妳。」

「……鬧?」喃喃地重複紀翔的話,她可以感覺紀翔的態度又恢復了。

紀翔拿起服裝師先交給他的襯衫,也不管是不是有他不喜歡的人在場,動作俐落地換穿好戲服,再度抬眸發現馬秋慧已經不在這了,他靜默一會,希望那個他期望的人會有好的對策。

 

因為後期拍攝的電影每個人天數開始打散,馬秋慧難得有沒有綜藝節目在手上,她跟平常一樣咬著剛烤好的土司,然後拿起家人拿進來的早報,她頓時定格,手上的土司要掉不掉的非常危險,馬秋慧這輩子意外的事情不多,可是就最近來說,最讓她錯愕的就是現在報紙的這件吧!

                                                                ------未完˙待續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61709&aid=41028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