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紫戀紀薰
市長:小雲雀  副市長: 夜殘軒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文學創作同人創作【紫戀紀薰】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七夕徵文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轉載單篇】七夕賀文-危險的保健室情人-紀薰篇
 瀏覽754|回應0推薦0

小雲雀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風和日麗的午後,陽光徐徐的照耀在透明的玻璃窗上,窗內一名穿著醫師白袍的男子,坐在椅子上替病人擦藥,身旁的推車上面擺滿各式各樣的醫療用品。可惜病人的臉被醫生遮住了,但從哀號的聲音聽起來,這傷口一定很疼吧?

「痛、痛啊…紀翔,輕一點…。」男人哀叫著,用渴求的眼光看著替他擦藥卻不放輕力道的醫生。
「既然知道痛,怎麼不小心一點。」叫做紀翔的醫生冷酷說著,眼神卻透露著擔心。
「可能是因為新買的,所以刀鋒比較利。」男人乾笑著,知道自己的粗神經不是一兩天的事了。

紀翔冷笑一聲,不改本性的嘲諷。「愚蠢的人總是有用不完的藉口。」
「我只是不小心……好痛…。」男人欲哭無淚,表情看起來很無辜。
「包紮好了。小心別碰觸到傷口,也盡量不要碰到水。」紀翔用職業化的口吻說著。

男人看著被美工刀劃傷的傷口,忍不住嘆一口氣。

「金皓薰。」紀翔叫著男人的名字,這次不是醫生的口吻,而是帶有私人感情的叫法。

但是也稱不上是溫柔。

「有事嗎?」叫做金皓薰的男人彬彬有禮的回答,也無形間拉出了兩個人的距離。

像是在思索著什麼,紀翔不動聲色的望著那雙金色眼眸,嘴型微微有動作,但很快的就閉起。他搖頭,然後輕輕的吐了一口氣。「不,沒事。」

「有事就說出來,我很願意聽。」皓薰微微一笑,那笑容像是會融化人般,使人放鬆心情。

紀翔沒有答話,反而閉緊了嘴,像是在思考該如何表示。
見此,皓薰沒有催促,耐心等待紀翔再次開口。

紀翔轉頭動手收拾推車上的藥物,似乎打算讓話題在這裡終止。
明白紀翔的意思,皓薰站了起來,打算離開。

「紀翔,我下一節有課,先走了。」

金皓薰,男,33 歲,目前在T大教書,負責經濟、會計。

「等一下。」紀翔說話了,但臉上卻浮出淡淡的紅暈。
「嗯?」皓薰停下腳步,面向有口難言的紀翔。

紀翔咳了一個輕嗽,遮住嘴巴的手正好擋住了臉,看不清他的表情。
「……今晚有空嗎?」像是鼓起所有勇氣,紀翔拿下遮住臉的那隻手,對皓薰投以期待的眼神。

皓薰明顯的楞了一下,似乎想不到紀翔會主動開口邀請自己。

不料皓薰的意想不到卻讓紀翔誤會,紀翔趕緊替自己找台階下。「沒空就算了,反正又不是很重要的節日,要來不來隨便你……總之,我會在保健室等你」

不給皓薰反應,紀翔就推著皓薰的背,送他出保健室的門。
「再見。」

門關上,皓薰微微錯愕的看著早已被紀翔關上的門。

──今晚有空嗎?

想到紀翔彆扭的邀請,皓薰勾起嘴角,愉快的前往上課的教室。


紀翔,男,29歲,目前擔任T大的保健室實習醫生。據說T大是紀翔家的家族事業,當年紀翔的父親反對他走音樂系,於是紀翔在無可奈何的情況下退學,改考醫學院。

紀翔念了兩年音樂系,花了一年的時間準備,在二十八歲那年順利從醫學院畢業,畢業以後在T大擔任保健室醫生,好減少父親對他的“關愛”。


看著牆上的掛鐘,時間已經是傍晚的五點三十七分,紀翔面無表情的看著依舊沒有動靜的門扉,眼神帶著些許的落寞,百般無聊的轉著筆桿。

他不曉得自己為何會邀請金皓薰,那個人充其量不過是讓他遠離家族鬥爭的男人,他對他有恩情,他們的關係照理來說不過很簡單,自己又何必讓兩人越來越複雜?

或許在他的內心裡,想拉近彼此的距離吧。


時鐘顯示,六點五十三分。

紀翔的眼神比稍早前更加冷漠,他站起身,準備脫下醫師袍。

到底對那個男人抱有什麼期待呢?
他老早就不相信愛情這種脆弱的情感,何必對男人的沒赴約感到失望?

「呵。」紀翔冷笑,眼裡是一片死寂。

原來自己在他眼裡不過如此。


急促的腳步聲傳來,喚起了紀翔墬到谷底的一線希望。
可惜,來人不是他期盼的人。

「紀翔,太好了,幸好你還沒下班。」來者是國貿系的教授,林立翔。
「怎麼了?」紀翔依舊秉持著冷漠的態度,口氣盡量保持溫和。
「皓薰他、他從樓梯口摔了下來,滿頭都是血……。」立翔的語氣驚恐,臉上似乎還有淚痕,可以想像他應該是邊跑邊哭的衝來找紀翔。

「在哪裡?」方才的冷漠馬上化為烏有,紀翔緊抓著立翔的肩膀,臉上的神情被緊張所覆蓋著。
「Y棟三樓的樓梯口……。」

立翔話還沒說完,紀翔立即拿起桌上的醫藥箱,頭也不回的飛奔而去。

「哇塞,還真心急。」原先焦急的面孔轉為平靜,甚至還有些幸災樂禍的看著紀翔消失的方向。像是想到了什麼,立翔掩嘴偷笑。「都緊張成這樣了,還說跟他沒關係;金皓薰,你可真會騙人。」


急忙跑到立翔所說的Y棟樓梯口,果真看到皓薰跌坐在地板上,動也不動。

「紀翔?」

見紀翔上氣不接下氣氣喘吁吁著,額頭上有明顯的汗珠,那慌張的神情還是他頭一次看過。

因為跑得太快,紀翔一時間沒辦法開口,微彎著腰調整自己的呼吸,一手抱著醫藥箱,另一手按著膝蓋喘息著。紀翔抿了抿有些乾澀的嘴唇,見皓薰身上沒什麼嚴重的傷勢,才曉得自己又被林立翔那個危言聳聽的傢伙騙了。


「抱歉,我又給你添麻煩了。」皓薰尷尬的搔著臉,一臉歉意的看著紀翔。
「……哪裡受傷?」待自己的氣息調理好,紀翔淡淡的問著。
「腳…不小心…扭到了。」皓薰說的小心翼翼,就怕遭來紀翔的謾罵。

紀翔蹲了下來,打開旁邊的醫藥箱,查看皓薰腳上扭傷的情況。
腳踝的部位明顯紅腫起來,紀翔看了皺緊眉頭,只差沒破口大罵。

「怎麼會跌成這樣?」紀翔的口氣不佳,檢查看皓薰的腳有無骨折。「幸好沒有骨折……看樣子是走不動了,我揹你。」

「呃…?」聽到揹這個字,皓薰有所猶豫。
「快點上來。」紀翔沒耐心的催促著,眼神銳利瞪著還在龜毛的皓薰。
「那就…麻煩你了。」皓薰說著,吞吞吐吐的爬上紀翔的背。

皓薰的體重以一個輕壯年的男人來說,略顯輕了一些,紀翔不費吹灰之力輕鬆的站了起來。

「你未免輕過頭了吧?」紀翔沒有吃驚,反而帶點斥責的口吻。
「最近系上有實習活動,這幾天都在忙那些報告。」皓薰打了個呵欠,似乎真的是累壞了。
「所以你因為最近睡眠不足,早上才會被美工刀割傷?該不會剛剛走樓梯還打瞌睡,才會滾下樓扭到腳?」


想到這個可能,紀翔的嘴角帶點笑。

「被美工刀割傷真的是我不小心……走樓梯會滾下來是我跑太快了,一個沒注意就……。」
「跑?你幹嘛用跑的?」紀翔扭眉,不懂為何走個樓梯要用跑的。「報告有這麼急著要交嗎?」

然後,是皓薰的沉默。

「先到保健室,我幫你冰敷。」一心一意只顧著皓薰腳上的傷,紀翔把約定的事情全拋諸腦後,完全不曉得皓薰的有口難言。

幸好Y棟離保健室不算太遠,紀翔很快的揹著皓薰回到保健室,而那個報馬仔早就不見蹤影,只留下一張紙條放在紀翔桌上。


     〝紀翔,情人節愉快ˇ〞


「Shit!」紀翔顧不得優雅,揉掉紙張並送上一句髒話,他沒看見揹在後頭的皓薰紅了整張臉,一副待人宰割的模樣。

「先坐下來,我去拿冰袋幫你冰敷。」紀翔把皓薰放在病床上,轉身到角落的冰箱拿冰袋。
「抱歉,紀翔。」看著替自己冰敷的紀翔,皓薰滿臉愧疚。
「算了,反正你的脫線也不是一兩天的事。」紀翔露出一抹輕笑,嘴巴開始不留情面的攻擊人。
「那也是因為最近比較忙……。」皓薰小聲的反駁,知道自己的話聽在紀翔耳裡只是藉口。

兩個人沒有再講話,保健室裡異常的安靜,連彼此的呼吸聲都顯然的清晰。皓薰看著冰敷袋,紀翔看著皓薰受傷的腳踝,兩人各有所思,卻遲遲不開口,讓流動的空氣更加沉寂。


「好點了嗎?」
「嗯,我自己來吧。」皓薰彎下腰想從紀翔手中拿過冰敷袋,不料就被紀翔制止。
「沒關係,你不要亂動。」

聽見紀翔的指示,皓薰乖乖的抽回手,坐正在病床上。

突然,紀翔抬眼看著皓薰,張嘴,後又低下頭調整冰敷袋的位置。
「……那次的事,你沒有想法嗎?」

話題一下大躍進,讓皓薰有點措手不及。「呃…我…。」
「我對你…不是隨隨便便的。」紀翔抬頭,一臉認真。
「我知道。」已經不能再逃避了,在這時候要好好面對紀翔,話也要表明清楚。
「那你呢?對我……?」紀翔覺得現在的自己好遜,以前那個跩到不行的紀翔已經不見了。

皓薰笑了,他頭一次看到紀翔這麼慌亂無措的樣子。
「我會從樓梯上滾下來是因為……急著要和你赴約啊。」皓薰故意停頓了一下。「不過系主任臨時要我先交報告的草稿,所以我才會弄到這麼晚……。」


話還沒講完,就被紀翔一個懷抱擄獲。

「紀翔?」
「噓,不要講話。」

皓薰似乎能感受到紀翔的激動,因為就連他自己也很沉溺在紀翔的懷抱裡。

「好像做夢呢,能和紀翔你……。」
「那我們就來實驗看看是不是在作夢吧。」說著說著,紀翔的手直接伸到皓薰的衣服裡。
「喂!你對腳傷的病人動什麼歪腦筋啊?」
「我會小心的。」
「這裡是保健室耶!」
「我把門鎖上了,現在是下班時間,學校早就沒人了。」
「不是這個問題…。」
「不然我把燈關掉。」話畢,紀翔很快的跑去關掉電燈。


皓薰正想阻止紀翔的邪念,不料整個人的背後被紀翔環抱,想開口卻被一計熱吻堵住。

「紀翔…你肚子不餓嗎?」皓薰聲音變的軟綿綿,注意力被紀翔的吻分散掉。
「我現在正在吃。」紀翔好心情的親吻皓薰的薄唇。

皓薰在內心嘆氣,看樣子是阻止不了紀翔想對他做的事。
既然制止不了,那他總有權利要求些什麼吧?

「只能一次喔。」想到初夜的放縱,下面那張口就開始發麻。
「難道還你想多來幾次?」紀翔邪笑,俊逸的臉顯得更帥氣。
「別鬧了,我才不是這個意思!」皓薰慌忙否認,他有預感如果不說清楚,自己絕對別想好過。

紀翔微笑,在封住愛人嘴唇前,感性的告白。「薰,我愛你。」
相對於紀翔大剌剌的告白,皓薰反到小家碧玉多了。「我、我也是…。」

就算如此,紀翔也心滿意足了。


走過如此多的艱難,他總算把心愛的人拐到手了。

──你是誰?
──我?我是這個學校的老師,金皓薰。聽說您是理事長的兒子?
──那又怎樣?如果你只是想拍馬屁就快滾,我沒閒情逸致聽你廢話。
──聽說您在國外長大,沒想到中文挺好的。
──你是在諷刺我?
──不,您誤會了,我沒這個意思。台灣是一個好地方,您會喜歡上這裡的。


初次見面,他對男人就留下極為深刻的印象,這個外表溫文儒雅、談吐得當的男人似乎是父親重用的人才。每個人對他的無禮和毒舌都敬而遠之,甚至會動怒排斥,但男人不會,每次都用同樣的笑容對待他,該說是神經大條還是頗有心機?

可是,他就是無法忽略男人,克制不了自己的眼睛、不停搜尋著男人的身影。
男人替他解決了家庭的鬥爭、在他最困難最消極的時候陪他一同渡過,本來以為他是為了自己的地位和財產,但到頭來,男人只是因為…因為……和他一樣的情感在作祟罷了。

     我愛你,不過是這幾個字。


     ─E N D─
2009.08.30.
== == == == == == == == == ==
對不起,我知道標題和本文好像沒什麼大關聯XD
而且把這篇寫成好像有其他篇也是我的錯ˊˋ

只是寫這篇的時候迷上了最近火紅的facebook
所以…所以……(冏)

寫這篇文的時候卡的很痛苦
我已經反複寫了好幾次、刪了好幾次
本來想用H帶過(喂)
但是又不想寫H……(畢竟我要保持我的形象ˇ<屁>)

哈哈,相信應該很多人是第一次看到我
如果不嫌棄我的文,可以來我的專欄逛逛喔ˇ
(不過幾乎是火影的同人啦!)

 

 

作者:千崎褚。

原文出處:寒帶聖殿



本文於 修改第 1 次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