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紫戀紀薰
市長:小雲雀  副市長: 夜殘軒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文學創作同人創作【紫戀紀薰】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七夕徵文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轉載單篇】七夕賀文-訴心花--紀薰篇
 瀏覽553|回應0推薦0

小雲雀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七夕賀文 -紀薰- 訴心花
  
  
  翱翔天際--經理辦公室
  
  「金大哥,明天七夕你……你有空嗎?」一位長髮的美麗女子臉頰染上淡淡的紅暈低頭問著正在看著電話的皓薰。
  
  皓薰像是沒聽到美麗女子的問話,只是直逕地盯著電話看。
  
  等了幾分鐘卻一直沒得到皓薰回應的女子,抬頭看著皓薰,眼裡透露著擔心的神情問著皓薰。
  
  「金大哥,你沒事吧?」
  
  聞聲回神的皓薰抬眸看著不知何時站在自己桌前的女子,先是愣了一下,隨後唇角微微上揚地詢問:「依莉,妳有什麼事嗎?」
  
  依莉雙頰泛起淡淡地緋紅,揚起羞怯地笑容回道:「我家在七夕,也就是明天晚上要舉辦一場舞會,所以想問金大哥你要不要來參加?」
  
  一愣,皓薰一臉不好意思地回覆她,「依莉,很抱歉,明天七夕我已經和朋友有約了。」
  
  依莉的笑容一凝,稍微地整理一下思緒後,輕搖首,打起精神地朝著皓薰面露起不打緊地笑容回道:
  
  「不,金大哥你不必太在意,我只是想問問看而已。」眼裡閃過一絲失望。
  
  「依莉,真的很對不起!妳特地邀請我,而我卻……」皓薰用著萬分的歉意對依莉說著抱歉。
  
  依莉雙手緊握,綺麗的臉龐上的笑容加深地說:「不,真的不要緊。金大哥你不用覺得對我有什麼虧欠。反倒是我才跟你要說聲對不起,打擾你辦公了。」
  
  「妳並沒有打擾到我。」皓薰朝她溫柔一笑。
  
  「那,我先出去了。」依莉朝皓薰點了個頭後,轉身便離開了皓薰的辦公室。
  
  看著辦公室的大門闔上後,皓薰將臉深埋進雙手掌心中,雙手就像在按摩一般地按揉著臉。
  
  過了一分多鐘後,皓薰停下了按揉臉部的動作。
  
  喃喃地說:「真覺得對不起老爸和依莉。老爸曾說過絕對不能讓女人的臉上露出悲傷的表情,而我今天居然讓依莉她……」
  
  忽然只見他抓了抓頭,低吼一聲,「啊--」
  
  不能再想自己多對不起依莉,而是要想著自己是為了依莉好,所以絕不能讓依莉對自己感情越陷越深。
  
  突地一聲踹開門的聲響在皓薰的辦公室響起。
  
  皓薰驚嚇地抬頭,定神瞧著眼前一位穿著古代女裝和一位穿著古代男裝、手裡還牽了頭牛的兩位可愛女孩。
  
  他眼裡為她們的裝扮感到疑惑,嘴角扯出一個微笑問:「芬芬、子瑩,妳們這身打扮是……」還有這頭牛是去哪裡弄來的?
  
  「嘿嘿嘿,要我們回答你也可以。不過,在那之前,金大哥得先回答我們明天七夕你有空嗎?」芬芬和子瑩可愛的小臉揚起笑容,兩雙大眼直直盯著皓薰笑問。
  
  皓薰微愣,再問:「妳們為什麼要問我七夕有沒有空呢?」
  
  芬芬和子瑩互看了一眼,笑答:「因為我們想邀沒人約的金大哥明天七夕一起去打工。」
  
  「……」皓薰沉默地看著她們一會兒,才道:「很抱歉,明天七夕我有約了。」
  
  芬芬和子瑩瞅了他一眼,嘟著嘴就跑出了經理辦公室。
  
  「為什麼她們會認為我沒人約啊?」皓薰右手托腮一臉不解地想著。
  
  忽然他放在桌上的手機響了起來,他拿起手機、按了通話鍵,「您好,我是金皓薰。」
  
  『我可愛的小金金寶貝兒!』手機另一頭傳來了皓薰熟到不能再熟悉的聲音。
  
  皓薰靜默了幾秒,道:「您撥的號碼是空號,請查明後再撥,謝謝。」
  
  就當他的右手大姆指正想按下結束鍵時,另一頭的人急忙地將打手機的來意說出。
  
  『等一下!金,我會打手機給你,只是想問你明天七夕要不要跟我和黎華一起去餐廳吃七夕套餐?』
  
  「……立翔,連你也認為我七夕沒人約嗎?」皓薰語氣一凝,冷冽地問著好友。
  
  『嗯?那你有人約嗎?』立翔不知死活地反問。
  
  「有,明天我和人有約!所以你就自己和黎華去吃那什麼七夕套餐吃到死吧!」話畢,皓薰立即按下結束鍵來結束接下來可能跟立翔會有的沒有營養對話。
  
  皓薰心裡想著自己有這麼可憐嗎?可憐到要大家在七夕前一天一個個的跑來邀自己過節,在他們眼裡自己就這麼沒有人緣嗎?
  
  他整個上半身直接趴在辦公桌上,眼眶含淚地想著:
  
  算了,至少我還有紀翔嘛……我就放下自己無聊的矜持,打電話給他好了。
  
  拿起手機按了電話簿找到了紀翔的名字,他盯了手機上紀翔的名字許久才按下撥號鍵。
  
  隨著手機另一頭傳來的一陣陣悠揚的小提琴聲,他的心也跟著琴音快速劇烈地跳著。
  
  不過,當鈴聲結束,傳進自己耳裡的聲音卻不是紀翔的聲音。
  
  『您的電話將為您轉接到語音信箱,請在聽到嗶一聲後開始留言,如不留言請掛斷。快……』
  
  按下結束鍵,皓薰整個人又再次趴在桌子上,嘴角掛起一抹苦笑地喃喃自語,「哈哈哈,我忘了雲芊跟我說過紀翔現在正在好萊塢拍片,以紀翔習慣,他在拍片時會關機或乾脆不帶手機……」
  
  「我看明天七夕我去海邊陪老爸過好了……」起身,拿起椅背上的外套,整個人有氣無力地走出辦公室。
  
  ◆  ◆  ◆
  
  當皓薰走出翱翔天際的大門時,突然五、六個穿著黑色西裝,而身高都在一百八以上的男子將他團團圍住。
  
  皓薰看了周遭這幾位大有來者不善氣息的男子一眼,皺眉細想自己現在應該沒有欠人錢才對啊。
  
  突地,其中一位男子往皓薰面前一站,用著一口英式中文問著皓薰。
  
  「您是金皓薰先生,沒錯吧?」
  
  皓薰壓下心裡的恐懼,硬是強擠出微笑地回應:「是,我是金皓薰。請問……您們有什麼事嗎?」
  
  「那就沒問題了。帶走。」
  
  「是。」得令的黑衣男子立即上前架住皓薰。
  
  皓薰左右手各被一人架住,他瞪著疑似是帶頭男子怒道:「喂!你到底是在做什麼啊!還不放開我!」
  
  男子冷默地瞧了皓薰一眼,再次下令,「少爺還在等他,還不趕快將他帶走。」
  
  再次得令的黑衣男子快速地將皓薰架到了他們開來的箱旅車中。
  
  「放開我!」被帶到車裡的皓薰用力地想甩開黑衣男子們的手。
  
  「金先生,我們並不會傷害您。所以請不要做一些逼我們對您動手的無謂抵抗。」男子目光一凝,冷言地對著皓薰說道。
  
  皓薰瞪著坐在自己對面的男子,怒氣沖沖地問:「你們到底想抓我去見誰?指使你們的背後人又是誰?」
  
  男子一貫冷淡地回應:「等見著面,您就知道是誰了。」
  
  「你!算了!」見男子口風這麼緊,皓薰感到一陣無力,放棄抵抗,任由左右手讓人抓著去見那名指使者。
  
  ◆  ◆  ◆
  
  不知道坐了多久的車,已經疲憊到睡著的皓薰突然感覺到自己臉上有一陣濕潤感,猛然睜開眼一看。
  
  只見應該在好萊塢拍片的紀翔居然會出現在自己面前,而且手裡還拿了條濕毛巾坐在床沿好整以暇地看著自己。
  
  皓薰瞠目結舌地指著他。「你、你、你為什麼會在這裡?!」
  
  紀翔扯嘴一笑,「都被綁架了,你居然還能睡得這麼甜,實在是令我佩服呢。」
  
  「我、我那是以靜制動!等找到那些人的弱點,我就會讓他們好看的!」皓薰緋紅的雙頰正透露著自己的逞強。
  
  「是、是。」紀翔伸手拉起皓薰的左手,用濕毛巾輕柔地幫皓薰擦拭著他的左手,又道:「你昨天打了幾通電話給我,我正好都在拍戲中,所以沒有接到。本來是想回撥給你的,但是只聽聲音、沒見到人我會很難受……」
  
  紀翔抬眸盯著兩頰泛起似夕陽般緋紅的皓薰,笑道:「於是乎,我就打電話跟克烈斯借一些人來用了。」
  
  一聽,皓薰目瞪口呆地愣了一會兒,之後他喃喃地問:「那麼……那些黑衣人是克烈斯身邊的保鏢……?」
  
  「嗯哼。」紀翔拉起皓薰的右手,依舊做著擦拭的動作。
  
  看著紀翔這麼細心地替自己擦拭雙手,皓薰勾起幸福地笑容喚了一聲,「翔。」
  
  紀翔抬眸看著笑的很幸福的皓薰,心裡不禁感到了暖暖地。
  
  雖然明知道皓薰是為了什麼而笑的如此幸福,紀翔還是忍不住想欺負皓薰一下。
  
  「笑的那麼高興……是中了什麼特獎嗎?你啊,永遠都只會為了小事在開心。」
  
  皓薰知道紀翔這麼說絕對不是嘲諷自己。
  
  他右手握住紀翔的左手,開心地笑答:「嗯,能和你一起過七夕節日就跟中特獎一樣開心。」
  
  紀翔左手輕輕一拉便將皓薰拉進自己懷裡,嘴角緩緩地揚起,微笑地說:「你怎能說出這麼讓我開心不已的話來呢?」
  
  耳裡聽著紀翔平穩地心跳聲,皓薰勾著笑容,回道:「因為我就是想看到你高興的模樣。」
  
  紀翔雙手圈住皓薰,深深地聞著皓薰的髮香。
  
  「對了!你在好萊塢的電影拍攝……」突然,皓薰想到紀翔在好萊塢的通告,他急忙地想推紀翔想詢問,但卻被紀翔緊緊地圈在懷裡不能動彈。
  
  「我已經請好假了。」紀翔放開皓薰、起身看著皓薰一笑,「薰,趕快起來。」
  
  一聽,皓薰趕緊下床,一臉疑惑地問:「怎麼了嗎?」
  
  「我有禮物要送給你。所以不要再說話了,趕快跟我來吧。」他朝著皓薰伸出右手,唇角勾起淺淺地微笑,而微笑中帶著他只對皓薰一人流露出的溫柔。
  
  皓薰不多想地就將手交給紀翔。
  
  而紀翔反手牽住皓薰的手,就將皓薰帶出房間外。
  
  步出房間後,皓薰被房子的華麗擺設給閃到睜不開眼。
  
  「黃金畫框、黃金雕像、黃金花瓶……一大堆的黃金……好閃……」皓薰用左手遮著自己眼睛,以防被閃瞎了眼。
  
  紀翔冷默地斜睨了一旁的擺設,冷然地說:「那是那老頭的興趣。真是一點品味也不懂。」
  
  皓薰苦笑地回應:「黃金會升值嘛……」
  
  紀翔不以為意地回道:「是嗎?」
  
  「是啊。」皓薰點著頭,之後看著紀翔將自己拉出了房子外,他看了一下房子的外觀,問:「這間房子是沙特先生的嗎?」
  
  「克烈斯的。但是,屋內的擺設是那老頭設計的。」紀翔臉上寫滿了對屋內擺設的厭惡感。
  
  皓薰無奈地回道:「沙特先生好歹也是你的爸爸,你怎能那老頭、那老頭的叫他呢……」
  
  紀翔靜默了一會兒,才道:「我不習慣稱那個人為……父親。」
  
  「嗯,我知道,只是至少別用那老頭來稱呼你爸爸嘛。不然--先稱呼他為老爸好了。反正老頭、老爸只差一個字,很好改的。」皓薰揚起燦爛的笑容對著紀翔提議著。
  
  紀翔停下腳步、回頭看著皓薰。
  
  「不好嗎?我個人是覺得挺好的啊……」皓薰始終認為自己想得這個方法非常地好。
  
  「噗,哈哈哈!」紀翔忍俊不禁地笑了出來。
  
  皓薰愣愣地看著笑個不停地紀翔。
  
  紀翔失笑地搖著頭說:「我要是真的稱他為老爸,可能還會被他批評我沒教養呢。」
  
  皓薰搔搔頭,一臉尷尬地道:「啊?豪門的稱謂還真是一門大學問。」
  
  紀翔將皓薰拉到身前,身傾前、輕輕地在皓薰的額上留下一吻。
  
  「薰,謝謝你。你一直很努力的想幫我和他拉近關係,但是我對他感情……說恨不是恨,說愛也又不是愛,那種感覺很難形容。」
  
  「沒有恨就表示你想原諒沙特先生。只是你不知道要如何原諒他,也不知道能不能原諒他。你需要一個能原諒他的理由。」皓薰抬頭看著紀翔微笑地說。
  
  怔怔地看著皓薰一會兒,紀翔才釋懷一笑地說:「也許你說的很對。」
  
  皓薰臉上揚著笑容,但是,隨後他又稍稍斂起笑容,轉轉眼珠子,問:「你不是說有禮物要送我嗎?」
  
  「差點忘了。送給你的禮物就在前面花園那。」紀翔又拉著皓薰快步跑向花園。
  
  當他們倆人來到花園。
  
  皓薰自己走向前,環視了花園一圈,只見花園四周一片漆黑,並沒有看到紀翔所說的禮物。
  
  他疑惑地轉過身看著紀翔,而紀翔則朝著皓薰溫柔一笑,隨即從口袋中拿出一個小型的方形搖控器輕輕按下。
  
  只見花園四周開始慢慢地亮了起來。
  
  之後,紀翔走到皓薰的身後,雙手將皓薰擁進了自己懷裡,唇依附在皓薰的耳旁輕聲地說:「看著正前方。」
  
  皓薰將視線集中在紀翔跟自己說的方向,慢慢地出現在他眼前的是一大片不同顏色的玫瑰花。
  
  他張大雙眼直睜著眼前那成千上萬朵的玫瑰花,喃喃自語:「為什麼……會有那麼多的玫瑰花?」
  
  「每種花色的玫瑰都有一種花語,像是--红色玫瑰是希望與你泛起激情的愛;黄色玫瑰是享受與你一起的日子;橙色玫瑰是獻给你一份神秘的愛;白色玫瑰是我們的愛情是纯潔的;粉色玫瑰是喜歡你那燦爛的笑容;香檳玫瑰是我只鐘情你一個。還有……」紀翔放開了皓薰便走到一旁的庭園桌拿起另外兩種顏色的玫瑰花束走回皓薰身邊。
  
  「紫玫瑰和綠玫瑰?」看著紀翔手中那有兩種顏色的玫瑰花束,皓薰臉上露出微微地疑惑。
  
  「綠色玫瑰的花語是--純真簡樸,紫色玫瑰的花語是--珍貴獨特。」紀翔單膝跪地,雙手將玫瑰花束遞到皓薰的面前,眼裡透露出對皓薰深深的愛意,嘴角揚起一抹從心底散發出的溫柔微笑說:「薰,純真簡樸是你的獨特魅力,也是這點讓我覺得你特別珍貴。你願意這一輩子和我一起度過嗎?」
  
  皓薰訝異到說不出話,只能傻愣愣地站在原地看著紀翔和紀翔手中的玫瑰花束。
  
  「薰……」見皓薰遲遲沒有回應,紀翔心裡不禁開始有點緊張。
  
  聽到紀翔喚著自己,皓薰回過神。
  
  他深吸口氣、吐出,伸手接過紀翔手中的玫瑰花束,臉頰微微發紅地對著紀翔回道:「翔,就這麼約定好了。這一輩子我們要一起度過,誰也不能反悔。」
  
  紀翔起身抱住皓薰,高興地點頭回道:「嗯!絕不反悔!」
  
  「不過……」皓薰吶吶地出聲。
  
  「不過什麼?」
  
  皓薰將額頭靠在紀翔的肩膀上,小聲地道:「翔,對不起……我忘了準備給你的七夕禮物了……」
  
  紀翔雙手輕柔地捧起皓薰的臉,嘴角勾起一抹笑容,他傾身附耳在皓薰耳旁小聲地說:「那,就將你自己當作七夕禮物送給我好了。」
  
  霎時,皓薰的臉紅得跟顆蘋果一樣。
  
  見狀,紀翔臉上那抹喜悅、幸福的笑容瞬間加深許多。
  
  不多語,他俯身吻上了皓薰的唇,而皓薰也以他最炙熱的感情來回應著紀翔的吻。
  
  不知過了多久倆人糾纏地唇瓣才依依不捨地離開對方。
  
  隨後他們互相凝視對方的雙眼,揚起幸福甜蜜地笑容,齊口說:「七夕情人節快樂!」
  
  隨著他們話語結束,一聲煙火點燃地巨響聲劃破長空,隨即一道綺麗地煙火花就綻放在繁星滿天的夜空之中。
  
  
  
  THE END

 

 

作者:風夜軒(夜殘軒)。

原文出處:剎那千年



本文於 修改第 4 次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