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紫戀紀薰
市長:小雲雀  副市長: 夜殘軒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文學創作同人創作【紫戀紀薰】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湘已(韓瑀星)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原創中載】世紀婚禮之搶婚記(三)-紀薰
 瀏覽897|回應0推薦2

elle066
等級: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2)

小雲雀
夜殘軒

位於皇宮的不遠處,有著一座宏偉的教堂,除了外觀富麗堂皇外,也是皇族用來舉辦婚禮的地方。
 
為了紀翔的婚禮,克烈斯特地派人把這教堂佈置得美輪美奐,場面極為豪華。從教堂門外延伸出去的花形拱門,連接著大片草地花園,從擺設上來看,不難看出是打算用來招待參加婚禮的人。

就在一切事物都已準備完成,就等著兩位新人的出現,開始這盛大的婚禮時,萬萬沒想到在這種時候,金皓薰竟會被人給擄走,甚至被誰抓走都不知道。

教堂前,紀翔心慌地找克烈斯商談此事,順便想問問是否知道犯人是誰,畢竟要闖入這戒備森嚴的皇宮,不是件容易的事。

克烈斯攤開皺成一團的紙,看著內文,眉頭不自覺微微攏起。凝視半晌,才緩緩道:「這是電腦打出的字,無法辨識出是誰寫的。」

「該死!」紀翔不由得咒罵出聲,心急如焚的不知該如何是好。

兩人正討論的同時,後頭有一群人圍正成一團,雙眼詭異地看林立翔。

「該不會是你下的手吧?」歐怡青壓低聲音,小小聲說出。

「才不是!」林立翔也小聲反駁。「雖然我的計畫是拐人,但我只找你們幫忙,你們都沒出手了,又怎可能是我做的。」

聞言,大夥頓時全鴉雀無聲,不知所措地互看。也開始擔心金皓薰的安危,希望他安全無事。

就在大夥陷入苦惱狀態時,天晴意外地冒出一句話:「那個綁匪,是不是寫錯字了?」

姚子奇聞言,皺起雙眉,一臉疑惑。「什麼錯字?」

「名字啊,他不是寫上無名字,應該是要寫無名氏吧?」說得理所當然,卻遭來大家的白眼。

「這種時候還管他寫不寫錯字,應該是要想辦法救出經理吧。」莉鈴沒好氣地回應,內心也為金皓薰的消失而著急。

黎華冷靜地看著、觀察著,見到所有人都慌了手腳,也不再沉默地走向紀翔,沉聲道:「現在能做的,就是等到十二點,赴約後就能知道對方想要的是什麼。」是要錢,還是要些什麼。

「這我也知道!」紀翔半怒吼地喊出。「我擔心的是薰的安危,我怕他出事!」

「對方既然敢要求見面,就相信他暫時不會動皓薰的一根寒毛。」牽著姚子奇,史蒂芬也走至紀翔的面前,半安撫道。

克烈斯聞言,也認同地點頭。「他既然約在皇宮內的大廳見面,那就能代表他百分之百是皇親貴族的人,只是目前還猜不出是誰。」

身為好友的關古威,也上前拍了拍他的肩。「皓薰一定會沒事的,別擔心。」

看著大夥不停出言安慰他,也只能咬牙憤恨地相信他們說的話,這也是目前唯一能做的事。但同時他也在心底下了個決定,等見到那綁架的人,第一件要做的,就是狠狠揍他一頓!

※※※※※※※※※※※※※※※※※※※※※※※※※※※※※※※※

昏睡在陌生的房間裡,金皓薰悠悠轉醒,才撐起上半身坐起,意外看見這不是他休息的房間。閉上眼適應腦裡傳來的暈眩,半晌後才睜開眼,重新打量四周。

怪了,這是哪?

印象中他昨晚自花園回房後,洗好澡沒一會兒,就上床睡覺了,之後……

忽地腦海閃過ㄧ個畫面,想起在熟睡時,似乎有人拿著沾有迷藥的手帕掩住他口鼻,為此他還掙扎了好一會兒,但也迅速陷入昏迷。

頓時,第一直覺想起了一件事,他該不會是被綁架吧?

驀地,開門的聲音打斷了他的思緒,他轉頭ㄧ看,赫然發現是名從未見過的俊秀男子進入房間,臉上帶著細邊的金框眼鏡,嘴角揚起淡淡的笑容。

「你好啊,金皓薰。」怪腔怪調的語氣,說出的中文也有些奇怪,就像個說著國語的老外。

一見來人,金皓薰頓時起了戒備心。「你是誰?」

只見男子在梳妝台旁拉了張椅子,和他面對面地坐下。「我叫無茗沚,很高興能和你見面,認識你。」

「無名子?」秀眉攏起低喃著,掀起身上的被子下床,怒瞪著他。「管你有名還是無名,快放我回去!」

「不、不,你現在還不能回去。」男子笑嘻嘻地站起,走至他面前,視線對上他。「在這裡,穆勒國二王子結婚的事鬧得很大,沒人不知道這件事。」

「這跟抓我來有什麼關係?」一臉不悅地反問。

「你可以叫我阿沚,畢竟我們得相處個幾天,多熟悉些別太生疏會比較好。」忽地,臉上無害的笑意變得意有所指。「據說你是二王子結婚的對象,是嗎?」

「是又如何?」他雙手環胸,怒氣高昂。「這又關你什麼事?抓我來這做什麼?」

「想來個公平競爭。」看著他,男子淡淡說道:「鮮少出現在這國家的王子,光結婚的事就傳得整國沸沸揚揚,因此我想和他來場競爭,想知道是他能力強還是我比較厲害。」

一直未說出重點,也開始讓金皓薰不耐煩起來。「這跟抓我來有什麼關係?」

「當然有。」語氣一頓,別有用意地看著他。「你可是我預定比賽的賭注。」

聞言,金皓薰一怔。「賭注?」一臉疑惑。

「既然他這次回來是為了結婚,那就以結婚當做賭注。我會定三場比賽,誰贏了就能娶你。」

「什麼!?」驀地雙眼大睜,一臉錯愕地看著他。

只是……娶……這麼說好像怪怪的。

「為了讓紀翔全力以赴和我比賽,我必須拿你當籌碼。」笑著說道,臉上認真的程度不難看出。

「等等!」金皓薰腦裏不停轉著,想釐清這件事。「你要拿我當籌碼,也得經過我的同意吧?」語氣一頓,雙眼再度瞪視他。「我可不想跟你結婚,不管你是否贏了這場比賽,總之我不可能嫁給你!」語畢,才發現自己用詞似乎有些怪異的地方。嫁?好像不能這麼用吧……

「這可由不得你。」男子語氣忽地轉為強硬。「你可是二王子最重視的人,一如我剛才所說的,不這麼做,他不會盡全力和我比。」

「你在說什麼蠢話!」他不甘示弱地展現出自己的堅決。「結婚是大事,怎能隨便拿這當賭注?難道你想娶個完全不認識、不喜歡、不愛的人嗎?」

男子忽地靠近他,俊秀的臉龐露邪魅一笑。「這種事總能日後慢慢培養。」伸出秀氣的手,輕抬起他下巴。「再說你也長得不差,要對你動心也不會是個難事。」

金皓薰毫不留情地大力推開他的手,憤憤道:「我只認定紀翔!我不想和你結婚!你快放了我!」

只見男子笑著轉過身,走至門口,才再轉身看著他,重覆再道:「這種事可由不得你。」語氣一頓,打算說出安撫的話,但也是在說服他。「只要二王子贏了,你們照常能結婚。除非……」別有用意地看著他。「除非你對他沒信心,認為他會輸,才會不敢答應這件事。」

「你胡說!」金皓薰慌忙地解釋。「我對翔很有信心!但那不代表我願意成為你的賭注!這可是一輩子的事,我不想跟個我不愛的人在一起!」

「既然你對他有信心,那也就不用擔心我這方面,不是嗎?」男子見他一臉不肯妥協的模樣,打算降低姿態,作退一步的打算。「要不這麼好了,我和二王子約了中午十二點見面,若他也同意這場比賽所附加的賭注,那你也不能拒絕,如何?」

「你……」忽地啞口無言,明顯感覺他做了一小部分的妥協,但是……拿婚姻當賭注真得是太誇張了,他還是不太能接受。

「他也算是當事人之一,只要他同意,你就不能再做任何反駁。」像在詢問,卻也擅自做了決定。

「……」很想不答應他,但他說的似乎又沒錯,如果紀翔答應了,他就得真得成為這場比賽的籌碼了。

「我從未對人做出妥協……」男子突地說道:「這次算是例外了。若你們兩個真有心想在一起,即使是再大的困難都能克服,又何況是這小小的比賽?」

「……」話似乎說得有理,但是……

「除非……」忽地露出詭異的笑容。「你認為二王子會輸我。」

「才不會!他才不會輸給你這種耍手段的小人!」意指他綁架自己的事。

只見男子爽朗地笑了笑。「為達目的,使些小手段是必要的。不過你放心,比賽中我可不會這麼做,會正正當當和他來場公正的比賽。」

「……」瞪著他,無言以對。

男子見他似乎有些妥協,也不再繼續問他,緩和地道:「時間也不早了,我在一旁準備了你的衣物,盥洗好後我再讓人送早餐給你。」語畢,笑著轉身離去,留他一人在房間內沉澱心情。

他一離去,金皓薰就像洩了氣的球跌坐在床上。好好的一場婚禮竟演變成現在這情形,他該如何是好?忽地想起了紀翔,他發現自己不見後一定會很心急……

該怎麼辦?

※※※※※※※※※※※※※※※※※※※※※※※※※※※※※※※※

中午十二點整,一群人紛紛依約來到了皇宮內的大廳,其中包含了紀翔、克烈斯和那群親友團。一到大廳,赫然發現綁架金皓薰的人就在現場,而他周圍還站著不少隨扈。其中有兩名隨扈就站在他的身後,並且一人一邊地架著金皓薰。

「薰!」一見到金皓薰,紀翔就欲衝上前去救人,就在要接近時,男子的隨扈立即上前擋住他,不讓他再往前跨進。

「滾開!」發狂地怒吼一聲,毫不留情的就朝阻擋他的人揮了一拳,但對方似乎也不是個泛泛之輩,靈巧地閃過了他的揮擊,繼續阻擋著他。

克烈斯的侍衛見狀,也全衝上前,欲幫紀翔救人。

火爆的場面一觸擊發,忽地,男子優雅的走上前,揮退了他的人,一臉笑咪咪的,將視線落在紀翔的身上,並對上他的怒視。

「二王子可別動氣了,有事好好說,動手動腳的總不太好。」怪腔怪調的語氣令在的人微微錯愕,怪異的視線全落在他身上。

「和你沒什麼好談!快放開薰,否則別怪我給你好看!」發狠地警告著,身上所散發出來的戾氣不容小覬。

只見男子別有用意地笑了笑,不疾不徐地道:「要放他也行,不過得先和我比一場。」

瞬間,大夥全愣住了,事情搞得這麼大,是為了比賽?

「抓走他,就為了你說的比賽?」怒氣因他的話而上升不少。

「因為他是籌碼,我當然得這麼做。」

在所有人都不注意之下,外加男子靠得極近,紀翔忽地一把捉住他的衣領,寒著張臉,朝他怒吼。「什麼叫他是籌碼?」

突如其來的舉動,令男子忽地嚇了一跳,身旁的隨扈也迅速衝上前,但這次卻讓克烈斯的侍衛給擋住。

「那個……」男子試圖推了推紀翔的手,卻發現他動也不動地持續緊抓著不放,遂尷尬地朝他笑了笑。「二王子,你先放開,有話好好說。」

「對你這種人沒什麼好說!勸你快把薰給放了,否則別怪我對你不客氣!」另一手緊握成拳,像是隨時會朝他臉上揮下。

男子內心雖擔心他真朝自己揮下那一拳,但也力持鎮定地道:「你的薰可還在我手上呢,咱們還是好好的談一談會比較好。」雖不像自己的作風,但為了他俊美的臉蛋著想,不得已還是得使出這下流的一招。

這話果然起了些作用,令紀翔抬頭看了金皓薰一眼。在一瞧見他眼底的驚慌時,緊抓住男人衣領的手也緩緩鬆開。

一見他放開自己,男子隨即往後退了好幾步,迅速遠離這危險分子,才再故作優雅地道:「我看我也不多說廢話,直接挑明說吧。」再次揚起笑臉,看著紀翔。「我是來搶親的,誰贏了比賽,金皓薰就嫁給誰。」

「搶親!?」身後的親友團錯愕地異口同聲喊出。

「沒錯。」眉毛一挑,臉上的笑意加深。

話一說出,引來紀翔更多的怒氣,再次朝他放聲怒吼:「你在胡說八道些什麼?他是要嫁給我的,你一個外人憑什麼來搶親?」

兩人的對話,聽得金皓薰不禁皺起眉頭。他算是嫁過去的嗎?怎麼聽起來好像怪怪的……

男子見紀翔又要衝上前,索性直接躲到隨扈的身後。「這麼做才能激起你的鬥志,不是嗎?」語氣一頓,半挑釁道:「還是……你怕比不過我?會輸給我?」

「輸給你!?」不屑地冷哼一聲。「別以為你這麼說我就會答應你的蠢要求,婚姻可不是兒戲,更不是被當成戰利品,比賽是一回事,結婚又是另一回事!」

果然是一對同心鴛鴦啊,說得話都一模一樣。只是……

男子忽地神色一正,臉上少了些玩笑的成分。「或許你能當是一種挑戰。贏了我,就代表你願意為你的愛情捍衛,願意為你的愛人賭上這次。若你有信心會贏,也就不用擔心我搶親成功,不是嗎?」

他的話,讓紀翔直覺有異,雙眼凌厲地凝視他,問道:「你到底是誰?」覺得他似乎話中有話,像在傳達什麼。

男子見他似乎明白自己的意思,嘴角微微上揚,笑看著他。「我叫無茗沚。」

「無名子?」紀翔聞言,面露疑惑地攏起雙眉,身後的親友團也開始傳出竊竊私語的聲音。

「無名子?是沒名子嗎?」

「不會是姓吳吧?」

「冥紙!?不是吧?這種名字很怪耶!」

一人一句的對話,讓男子有種黑線冒出的感覺。就是因為覺得自己的名字很怪,才會在給他們的信上寫上同音異字,可現在卻深刻的感覺到,從他們嘴裡說出才會變得更怪。

「那個……」男子清了清喉嚨,想轉移名字這話題。「你們可以喚我阿沚,至於我的全名……不是那麼重要。」

「當然不重要啦,說出去肯定被人笑。」

「要是我,肯定馬上去改名字。」

「對啊,茗沚、茗沚叫著,別人聽到了還會以為是在說冥紙。」

後面又傳來的竊竊私語,讓男子的臉色微微一黑,終於也顧不得優雅地朝他們喊了聲。「各位,容許我再說一次,我的名字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和二王子的競賽。」

「沒問題!」驀地,紀翔喊出了這句話,雙眼凌厲地看著他。「你等著瞧,我會把薰給贏回來的!」

無茗沚聞言,挑眉一笑。「那我就等著看你能為了愛付出多少實力吧。比賽明天開始,地點就定在這個地方,採三戰二勝的方式,誰先達到二勝誰就贏。」

「比賽項目呢?」一旁的克烈斯忽地問道。

「明天你們就會知道。」語畢,笑著轉身離去,也同時帶走金皓薰。

就這樣,搶親比賽正式開始。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61709&aid=35950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