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紫戀紀薰
市長:小雲雀  副市長: 夜殘軒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文學創作同人創作【紫戀紀薰】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湘已(韓瑀星) 字體:
看回應文章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原創中載】世紀婚禮之搶婚記(二)-紀薰-H文
 瀏覽3,217|回應1推薦2

elle066
等級: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2)

夜殘軒
小雲雀

被林立翔實行強迫隔離的紀翔,一整天的臉色都好看不到哪。原以為只是晚上得分房睡,怎知一整天,都被限制不能接近金皓薰。或許該說,只要他想辦法接近金皓薰,林立翔就會不知從哪冒出來地把人給拉走,讓他內心的怒氣不斷的累積到即將爆發的境界。

 這樣的情形,就這麼一直維持到晚上,紀翔懊惱半沮喪地在中庭的花園內走走散心。

 打從下飛機開始,他已將近一整天的時間沒有抱到、親到金皓薰了,也幾乎呈現出一種欲求不滿的狀態。到底誰才是結婚的人?本該由他主導一切的,怎麼現在卻全變了樣。

 無奈地嘆了口氣,想想已是晚上了,再多也多不過幾個小時,只要挨過今晚,他就能……

 忽地,眼角閃過一抹藍,黯淡的雙眼瞬間一亮,那個人該不會是他掛念一整天,想碰又碰不到的人吧?

 迅速往藍影的方向跑去。果然,瞧見金皓薰在那左顧右盼地找人。

 「怪了,跑去哪了?不是約在這嗎?」打探四周的同時,嘴裡更喃喃自語地說著。 

 「薰!」紀翔朝他大喊一聲,一個箭步,朝他奔去。在他來不及反應時,緊緊抱住他。身體的反應就猶如久旱逢甘霖般,直覺地低下頭深深吻住他。

 突如其來的擁抱令他看不清來人,雙眼頓時顯得有些驚愕,直到溫熱的雙唇覆上自己,熟悉的氣味隨之而來時,他才清楚來人是誰。

 半晌,紀翔依依不捨地放開已有些喘不過氣的金皓薰,雙手仍緊緊環抱住他。

 「終於讓我等到你了……」凝視著他因熱吻後,而迷濛的雙眼,不滿足地又再他唇上親了ㄧ下。

 金皓薰聞言,也緩緩回神,臉上隱約浮起紅潮。等他?他們有約好嗎?

 見他雙眼直盯著自己不放,神情也顯得有些靦腆,笑道:「沒早點睡?」

 「睡不著,所以想出來散散心。」眼神轉變為深情。「順便出來看看能不能拐到你。」

 這話讓金皓薰微紅的臉迅速竄紅,活像個煮熟的蝦子。

 「什麼拐不拐的……明天就見得到了……」羞赧地頭微微低下頭。不知是不是自己的錯覺,總覺得紀翔好像怪怪的。

 「幸好也只剩一晚,在多個幾天,只怕我會忍不住宰了林立翔那傢伙!」瞬間語氣變得憤慨,咬牙切齒。

 金皓薰聞言,也不由得苦笑。「是啊,就一晚了,很快就過的。」夾在中間,還是聰明的不要說任何話比較好。

 忽地,紀翔低頭附在他耳旁輕聲道:「只怕這一晚會是我最難熬的一晚,要不,現在就拐你走?」

金皓薰一怔,而後滿臉通紅地看著他。

「咱們今晚可以換個地方睡,不怕那傢伙再跑來打擾……」語畢,挑逗性地在他耳垂上落下輕吻。 熱氣吹拂過他的頸項,頓時讓他有種心癢難耐感覺,但卻又不知該如何回應他,只能繼續睜著雙大眼,傻愣愣地看著他。

紀翔視線對上他,瞧見他大眼圓睜的模樣,壓抑不住地,再次低頭給了他一記深吻。就像是再也忍耐不住地,雙手緩緩解開他衣上的鈕扣。

隱約發現他正解開自己的衣衫,連忙避開唇停止熱吻,伸手反捉住他持續動作的手。「翔……會讓人看見的……」紅著臉,不解他此刻強烈的慾望從何而來。

「也是。」只見紀翔嘴角上揚,邪氣一笑,拉著他就往旁邊一點的地方走。「這裡就不怕被人看見。」

「什麼?」疑惑地看著他,還來不及反應時,就被他給拉著跌坐在草地上。還沒意識到發生什麼事時,雙唇已被狠狠吻住,身上的衣服繼續被解開。

「翔……」金皓薰掙扎著避開他親吻的唇,心急的想阻止他的行為。「會讓人看見的……」這可是在外頭,若有人經過的話還得了。

只見紀翔邪魅的笑容裡,散發出濃烈的慾望。「放心,這?很隱密,就算經過了也看不見。」將他推倒在地上,手往褲頭上移動,就要脫下他的褲子。

或許是種滿花草的關係吧,有些花樹長得特別高,躲在裡頭還真沒人看得見,尤其是此刻兩人的姿勢,想讓人發現更是難上加難。

「哇!等……等一下……」金皓薰慌張地欲再阻止他,忽地雙手被往上一拉,被他單手緊錮在頭的上方,動彈不得。

紀翔輕而易舉脫下他的褲子,俯身親吻著他的唇,手更覆上他的慾望,一輕一重地緩緩挑逗。

「翔……」如電流般的舒適感覺,迅速流竄至他的四肢百骸,侵襲著他的意志。但在野外的感覺也讓他有些膽怯,害怕就會這麼被人看見。

在紀翔的挑逗下,金皓薰的分身已緩緩挺起,原想抵抗的意志力也慢慢消失。

手開始上下套弄著,溫熱的舌鑽進他的嘴裡,和他互相糾纏。

慾望被刻意的逗弄下,越發硬挺,臉上佈滿紅潮,身上的熱流彷彿都往那而去,令他難以抑制地低吟出聲。

紀翔加快了手上的動作,忽地,明顯感覺他的分身在自己手上跳動了下,灼熱的乳白液體隨之噴灑出來。

「真快。」笑看著他因發洩後,滿足的神情,將分身上的白濁全往手上沾,沿著他的脣形輕輕啃咬。「現在可輪到我了。」下半身擠進他的雙腿間,抬高他的臀,沾滿液體的手往他後穴探去。

嘗試先兩指緩緩進入,因液體的潤滑,進出顯得容易許多。紀翔見狀,再試著放入第三指,進出順利後,終於解開自己褲上腰帶,將早已脹痛不已的慾望對準穴口,抬起他的雙腿,一個挺身迅速進入,直達最底處。

「啊……」突然的進入令金皓薰皺起眉,輕喊出聲。

「薰,還好嗎?」擔心他因進入而產生不適,定住身不動,忍耐住極想衝刺的念頭,雙手開始在他身上輕撫挑逗著,試圖讓他放鬆身子。

心知他的忍耐,金皓薰揚起淡淡的笑容,雙手環住他頸項。「我沒事。」將他拉向自己,直到兩唇再次貼上。

得到他的回應,紀翔也不再壓抑地放肆衝刺,猛烈地往他敏感的地方頂。而金皓薰那早已宣洩過的慾望,也因他不斷的刺激,再次挺起。

「嗯……」畢竟是在外頭,金皓薰刻意不讓低吟聲發出,將全數的呻吟聲全送進紀翔的嘴裡。

忽地,腰下用力一撞,直頂到金皓薰的敏感處,背肌上同時傳來一陣酥麻感,杵在對方腹部的分身顫抖了下,再次宣洩出慾望。

他的發洩,引來後穴的一陣收縮,紀翔握住他的腰,用力撞了幾下,而後再奮力一頂,顫抖著在他體內宣洩出來。

兩次的發洩,令金皓薰已全身無力,幾乎癱軟在地上。紀翔將分身自他體內抽出,穿上褲子,整理好儀容後再笑著將他拉起。「再不起來就真的會被發現喔。」動手替他扣上襯衫的鈕扣。

摟著金皓薰站起,待他也穿好褲子,才開始替他拉妥衣衫。

「我才洗好澡沒多久……」大眼半埋怨地瞪著眼前不停替他整理衣服的人。

「那就再洗一次囉。」笑著輕啄了下他的唇,再伸手順了順他凌亂的藍髮。

「……」羞赧地瞪了他一眼,才再道:「下次可不許在……」在這種奇怪的地方做那種事了,害他很膽顫心驚的,就怕被人發現。

「要不……」環抱著他。「咱們現在去找個隱密的房間,洗個澡後再順便……」頭一低,附在他耳邊小聲道:「順便再做些愛做的事……。」

「……」紅著臉,忍不住再瞪了他一眼。不是才做過嗎?欲求不滿啊?

紀翔像是知道他的心思一般,噙著邪魅的笑,吻上他的嘴角。「就一次怎能滿足得了我?你想繼續餵飽我嗎?」

極曖昧的話又引來金皓薰的一陣無言,大眼圓瞪地看著他。

一見他這模樣,忍不住又再給了他一記深吻。


熱吻的同時,他腦海裡不停思考是否要實行拐人的計劃,反正這裡空的房間多得是,不怕林立翔來找,就怕他找不著。

想著,決定要付諸行動時,忽地遠處傳來一句喚聲。 「薰!你在哪?」 熟悉的聲音,打斷了兩人的親熱,更令紀翔忍不住低語暗罵一聲。這傢伙怎麼又出現! 不得已,只能終止拐人計劃。至少剛才的親熱,足以讓他撐過今晚。

「薰,我先離開了。」迅速在他頰上印下一吻,轉身就要離去。。 「嗯。」無需多問,也知道他不想看見林立翔。

離去前,紀翔笑著在他耳邊丟下一句:「餵不飽的,明天再繼續。」

獨留下滿臉通紅的金皓薰,轉身跑離開現場。

「薰!」林立翔遠遠看見他,再朝他喚了一聲。

金皓薰見紀翔的背影已消失在眼裡,才轉過身往林立翔的方向看去。一轉頭,就發現他正朝自己揮手,但因方才的親熱,雙腿顯得有些無力,只能緩緩地走向他。

「可終於找到你了。」跑至他面前,林立翔撫著胸,不停喘氣。

金皓薰見他額上冒出不少薄汗,訝異開口問道:「你剛迷路啊?」

「是啊。」他也不否認,坦白說出。「沒想到這裡這麼大,怎麼走都走錯……」忽地,鼻尖微微一動,頭靠近他,在他身上聞著。

他突然的舉動,令金皓薰的心微微一驚,不會是他發現什麼吧?

「薰……」再靠近聞了聞。

 「怎麼?」臉上露出的笑容開始變得有些不自然。

 林立翔忽地停下聞的動作,雙眼直勾勾地看著他。「你……」

 「我……?」心跳開始加快。

 「你剛才是不是有噴香水?」

 「呃……」香水?

 反射性地抬手在自己身上聞了聞,果然有紀翔遺留下來的香水味。

 忽地,他乾笑了幾聲。「呵呵……是啊,噴了一些,不多。」幸好香水味蓋過激情後的味道,不然可就丟臉死了。

 「你不是才洗過澡嗎?怎麼又噴香水?」林立翔一臉不解。

 「呃……」表情變得有些尷尬。「噴好玩的,等等要再洗一次。」

 「噴好玩?你沒發燒吧?還要為此再洗一次?」

 「是……是啊,要再洗一次,洗玩順便去睡覺。」

 聞言,林立翔不由得皺起雙眉。「睡覺?你不是找我陪你稍為逛逛的嗎?」

 「……」笑容開始有些僵硬。「那個……因為今天不停在試穿禮服,有點累,所以就不想逛了。」語畢,怕露出馬腳地,朝林立翔擠出個笑容。「我先回房休息喔,晚安。」不待他回答,轉身撐著有些無力的身子,就往暫住的客房跑去。只留下一臉納悶的林立翔呆愣在原地,搞不清到底發生什麼事。

 ※※※※※※※※※※※※※※※※※※※※※※※※※※※※※※※※

 一大早,林立翔敲了敲金皓薰的房門,打算比預定起床時間再早些叫醒他。今天是結婚日,太多東西得準備,還是早起床得好。

 他在門口站了好一會而,怎麼敲門都沒回應,索性自動開門進入。

 一進房,竟意外地發現金皓薰不在房裡,雙眼看了下眼前的床,棉被凌亂,有睡過的跡象。

 忽地,發現枕頭上擺了張信封,他好奇地上前拿起,打開一看。

 看著信,頓時雙眼大睜,眼神轉變為驚訝、錯愕,一個轉身,拿著信就往外跑。

 「不好了!」慌張地沿路奔跑大喊。

 先跑至餐廳,發現果然有人已起床,正準備吃早餐,其中包括紀翔。

 「紀翔!不好了!」迅速衝至紀翔的身旁,把信拿給他。「你看!」

 紀翔冷冷地看了他一眼,接過信,看著信上的內容。

 「給穆勒國的二王子,你的愛人已被我綁走。若想救回他,請於今日中午十二點,至皇宮內的大廳一見,無名子留。」

 看完信,他的神情也變為驚訝、錯愕。

 「該死!」拍桌站起,憤然將手中的信一揉,就往地上扔。

 混蛋!是誰綁走他的人?

 剛步入餐廳的姚子奇和史蒂芬,正巧見到紀翔拍桌丟信的畫面;姚子奇上前撿過地上被揉成一團的信紙。看著,神情也變得錯愕。

不會吧?金皓薰被綁走了?



本文於 修改第 1 次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61709&aid=3590777
 回應文章
 
    回應給: 湘已(elle066) 推薦0


夜殘軒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這裡是可以貼H文的。

只要大大在標題稍作註明有H慎入的字樣就可以貼了。

                   BY 軒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61709&aid=35918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