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紫戀紀薰
市長:小雲雀  副市長: 夜殘軒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文學創作同人創作【紫戀紀薰】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夜殘軒(風夜軒)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原創單篇】七夕賀文 -- 訴心花 (黎翔)
 瀏覽1,200|回應0推薦1

夜殘軒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1)

小雲雀

七夕賀文 -黎翔- 訴心花


「唉……」一位褐色短髮的男子輕嘆了口氣。

坐在男子對面的橘紅色短髮的另一位男子聽到了他的嘆息,金色的雙眸透露出擔心神情詢問著他,「立翔,你怎麼了?是身體不舒服嗎?」

立翔左手托頰、右手手指不斷敲著桌面,語氣涼涼地回應:「沒事。只是覺得這麼大的餐廳只坐了我們兩個人怪空蕩的。」

坐在他對面男子雙眼瞇起、唇角輕輕勾起微笑,回:「我都忘了你不喜歡太安靜。」

一聽,立翔張大著眼、急忙地解釋:「不是啦!華,我不是那個意思!我的意思是、是、是……」

黎華看著立翔因緊張而漲紅的雙頰,他唇角不自覺更加上揚。

「到底應該怎麼跟你解釋呢?」立翔雙手抱頭、苦惱地想著要怎麼和黎華解釋自己的本意不是他想的那樣。

黎華將右手伸到立翔面前。

立翔疑惑地抬頭看著臉上笑容似微風一樣柔和的黎華。

黎華伸到立翔面前的右手反轉,將手掌朝上、手指往內勾了勾。

立翔還是一臉不解地看著黎華不語。

「把你的手放到我的手上。」黎華對著立翔溫柔地微笑著。

立翔雖然不知道黎華要做什麼,但他還是乖乖地將手放到了黎華的手上。

黎華優雅地起身走到了立翔的面前,笑道:「我們走吧。」

「走?走去哪?」立翔抬首看著黎華俊美的容貌、深情的雙眸,迷惑地再問:「華,你是要帶我去哪?」

黎華神祕一笑後回答:「一個你不會覺得空蕩蕩的地方。」

「什麼?華你……」話還沒說完,立翔就被黎華強行地拉離了餐廳。

◇ ◇ ◇

從餐廳拉出來後就直接被黎華帶上車。

立翔轉頭看著心情似乎很開心的黎華,心裡想著他到底是要帶自己哪?又為什麼高興成那樣?

「要聽音樂嗎?」黎華心情愉悅地問著坐在副駕駛座的立翔。

「嗯,好。」立翔輕點著頭回道。

黎華按了撥放鍵後,一道清亮高亢的女聲從車內音響傳了出來。

立翔仔細聽了一下女聲,喃喃地自問:「好像在哪裡聽過這個聲音?」

「是若綺的聲音。」黎華直接為他解答。

立翔擊掌、笑道:「對,就是若綺。她的唱法和唱腔都改變了不少呢。」

「嗯。聽說是映彤建議她可以稍稍改變一下歌唱的方式。」黎華一邊開車,一邊替立翔解惑著。

立翔點點頭,笑道:「映彤姊的建議是對的,現在若綺的歌藝明顯是更加的精進了不少。」

「是啊。」黎華回以一抹優雅的笑容。

「不過……你到底是要帶我去哪?」立翔可沒忘記黎華將自己從餐廳拉出來、帶上車,之後開車載著自己往一個不明的地方前進。

黎華笑而不答。

看著黎華微笑地側臉一會兒,立翔知道想從黎華口中問出自己要的答案,其實是一件非常困難的事,所以他很乾脆地放棄詢問這個不會有答案的問題。

忽然從立翔褲子的後方口袋中傳出一聲淒涼悲切的哀號聲。

「接個電話。」

「嗯。」黎華似乎也沒被立翔的手機鈴聲給嚇著,臉上依舊掛著溫柔地笑容。

立翔伸手將手機拿出來,看了一下來電顯示後,按下通話鍵。

「阿威,找我有事嗎?」

『立翔,你知不知道皓薰去哪了?』關古威語氣裡充滿著擔心。

「金?」立翔偏頭想了想,隨後回答他,「通常這時間金都在家裡啊。如果他沒在家裡,應該是在公司吧。」

『皓薰不在家、也不在公司。』

「打電話……」

『他的手機放在他的辦公室裡根本沒帶走。』關古威語氣十分急著地回覆立翔。

立翔頓時知道事情的嚴重性,先深深吸氣、後吐氣,口氣平靜地跟關古威說:「阿威,先不用緊張。或許皓薰是飛去好萊塢找紀翔也說不定,先不要自己嚇自己。」

『問題是--皓薰不是一個會直接丟下工作而跑去辦私人事情的人啊。』

「這樣好了,我先打電話去問紀翔,有問結果我再……」

突然立翔的手機傳出有插撥的提示聲,他趕緊跟關古威說:「等等我再打電話給你。」

「我是林立翔,哪位找?」

電話另一頭緩緩傳出讓立翔相當耳熟的聲音,『立翔。』

「金?!你是去哪了?你知不知道阿威擔心死你了!」立翔二話不說直接開罵。

『我知道。在打電話給你之前,我有先打電話回去公司交代莉鈴公事,莉鈴就有跟我說阿威他們很擔心我的事。』皓薰用著很抱歉地語氣回答著立翔。

立翔暗暗地嘆了一氣,再問:「你現在在哪?一個人嗎?有沒有人陪著你?」

『啊,我現在在克烈斯的別墅。』

一聽,立翔面露錯愕,問:「你為什麼會在克烈斯的別墅?」

『就是、就是那個……翔啊……他跟克烈斯借了別墅是要、要、要……』皓薰吞吞吐吐地不知道要如何回答下去。

「紀翔跟你在別墅那幹什麼?」立翔聽著好友不知所云地回應,心裡大約猜到了九分。

『就只是要跟我一起七夕情人節……』

「單純的過節而已嗎?」立翔用著擺明了他不信的語氣再問。

『……你問那麼多作啥?是打算改行當八卦記者啊?』皓薰言裡帶著濃濃地拒答意味。

明知皓薰看不見,還是立翔聳聳肩,無奈地回答:「我並沒有改行的念頭。不過你不想回答的事,我當然也不可能打破沙鍋問到底嘛。」

皓薰輕嘆一氣,『回去再和你聊。』隨即話鋒一轉,『倒是你和黎華現在正在甜甜蜜蜜吧?不好意思,打擾你們了。現在我就長話短說--從今天開始我要休息七天,所以翱翔天際麻煩你有時間幫我去巡視巡視一下,回去我會帶禮物答謝你的。祝你和黎華七夕情人節快樂,掰。』皓薰不等立翔的答覆,話一說完,馬上掛掉電話。

「啥?!等等,金,我……」立翔用著一副天要亡他的表情默默地低著頭不語。

看到親親愛人垂頭喪氣的模樣,黎華不禁有些擔心地詢問:「是怎麼了嗎?」

聽到黎華的聲音,立翔先是將手機收回口袋,隨後抬頭凝望前方半晌後才回道:「接下來的七天我可能會很忙碌了……」

黎華不解地再問:「為什麼?你回台灣不是沒有工作的嗎?」

「是沒有。但是剛剛在電話裡金請我幫他照顧翱翔天際七天。」

黎華皺緊眉頭、目光一凝,又問:「不能不幫嗎?」

「金都拜託我了,我又怎能不幫。」立翔雙手耙了耙頭髮,再道:「我和金是朋友,他是因為信任我,所以才請我幫忙的。況且,我有當過經紀人的經驗比較容易上手。」

「但是……」就在黎華開口的同時,立翔口袋中的手機傳出『嗶嗶』兩聲。

「是簡訊。」立翔將簡訊打開來看,忽然他的臉上閃過一絲詑異。

黎華見立翔沉默了好一陣子,才問:「又怎麼了?」

立翔扯扯唇角、苦笑地回道:「我家妹妹說打工完太累走不動,所以要我去接她回家……」

一聽,黎華的臉當場黑了一半。

立翔見狀,當機立斷地打了通電話。

聽著話筒裡鈴聲快要響第三十聲時,終於有人願意接起電話。

隨後另一頭傳來一位語氣帶著濃濃睡意的女聲,『喂……有事稟奏,無事退朝。』

「若綺,妳是睡迷糊了嗎?」立翔為方若綺的話感到好笑。

方若綺聞聲頓了一下後,才疑惑地開口問:『難得的七夕你不是和黎華去約會了嗎?怎麼會打電話給我?不會是你們忘了帶錢帶卡,所以打電話來向我求救嗎?』

「不是,我是想請妳幫我去接一下芬芬,可以嗎?」

『接芬芬?她怎麼了嗎?』

「她剛才傳簡訊給我說她打工太累走不動要我去接她,但是,妳也知道我現在有點事有不開……」立翔偏頭看向黎華小聲地跟方若綺解釋。

『噢--我瞭解。好吧,反正我有空,就幫你這一次。』此時話筒另一頭傳來窸窣的聲音。

『不過,芬芬現在在哪?』

「商店街。子瑩如果也在那裡的話,也要麻煩妳送她回家。」立翔將自己妹妹所待的位置大至上跟方若綺交代一下。

『OK。我等等就過去接她。』說完後,方若綺就自行先切斷了與立翔的通話。

被方若綺迅速掛斷電話的立翔愣愣地看著自己手機,心想,她有急到連聲再見的時間都沒有嗎?

「如何?若綺願意幫忙嗎?」

立翔撇頭看向黎華,嘴角先勾起淡淡的笑容後才緩緩地回道:「幸虧若綺願意幫忙,不然我們可能真的得掉頭回去接芬芬了。」

聽到此,黎華的臉色才稍微地緩和下來。

「立翔。」

「嗯?什麼事?」

「請、將、你、的、手、機、關、機。」黎華臉上雖掛著和平時沒兩樣的笑容,但是他說出這句話時卻是咬牙切齒的。

立翔面有為難、吶吶地說:「一定要關機嗎?要是BOSS有事找我,而我卻關機沒接到,那……」

黎華一聽,為了不讓立翔為難決定自己退一步。

「那麼,至少就今天一晚別接任何不是公事的電話,好嗎?」

立翔聽著黎華近乎是哀求的口吻,便下定決心將自己的手機給關機。

姆指按著關機鍵,靜靜地看著螢幕呈現出關機狀態後他才將手機放回口袋。

「少接一通電話我也不會少一條命。」立翔像是如釋重負般地朝黎華一笑,心裡想著自己應該不會那麼衰,自己BOSS真會挑在這時候打來找自己。

黎華唇角勾起地一抹愉快的笑容。

看著黎華臉上那愉快的表情,立翔緩緩地露出幸福的笑靨。

「罷了。難得一年一次的七夕情人節,今天就順他一天吧。」隨後立翔將視線轉移到車窗外的景色上,聲音小到只有他自己一個人聽見。

◇ ◇ ◇

黎華將車子停在一間古式的日式房屋大門前,將車子熄火、下車去幫立翔開車門。

「請下車。」他將左手放在立翔的面前,溫柔一笑。

立翔先是傻愣一秒,之後將右手放到黎華的手中。

下了車後,還是敵不過心裡的好奇,他忖度地問:「華,這裡……到底是什麼地方?」

黎華笑而不答,只是直逕地將立翔牽引到木製大門前。

立翔停在木製大門前看了一會兒,隨即被掛在大門門楣上的一朵桔梗花和一張小卡片給吸引住了目光。

他回頭看著黎華,以眼神詢問這是怎麼回事。

黎華只是溫柔地笑答:「拿下桔梗花和卡片。」

拿下花和卡片要做什麼?立翔暗忖著。

儘管心中有一堆問題正等著黎華跟自己解釋,但是眼見黎華還是不打算跟自己說明什麼,他也只好聽話地將桔梗花和卡片給解下來。

「接下來,打開卡片。」黎華好整以暇地指示著立翔下個步驟。

立翔緩緩地打開卡片,在卡片裡出現了一段自己熟悉到不能在熟悉的字跡寫著:


一朵的花語是『一見鍾情、你是我的唯一』。
立翔,還記得我們一起拍攝是愛人還是朋友那時候的情景嗎?
雖然你總是對我掛著友善的笑容,但眼裡卻總是透露出要我離你遠點的神情。
那時為了要征服你那總是不屑我的神情,我可是花了許多點子和許久的時間。
但是,這幾天我想了很久,其實真正被征服的應該是我自己才對。
我的心早已為你深深著迷、為你淪陷在自己的心之泥沼中。
沒錯,那就是所謂的一見鍾情。
立翔,在我的心中--你是我的唯一。


立翔眼底盡是深深地感動,他回頭看著黎華,完全不知道要說些什麼。

黎華走上前去,他伸手將立翔攬進懷中。

「你接下來不會有什麼兩朵花、三朵花的花語吧?」在黎華懷裡,立翔嘴角那抹甜蜜地笑容透露出他現在的心情。

黎華聞著立翔的髮香,心情愉快地笑道:「嗯。所以跟著花走吧。」

他輕輕地放開立翔。

而立翔則是靜靜地看了黎華片刻後,隨後轉身打開大門走了進去。

才一踏進大門,就看到了用長形石塊鋪陳的走道上擺了第二朵桔梗花和卡片,他趕緊走向前去將花和卡片從地上拾起。

他慢慢地打開第二張卡片看著。


兩朵花的花語是『世界只有我和你』。
立翔,雖然你和我現在是分隔兩地,但是我真的珍惜你和我相處的時間。
不論,現在我們是身在何處,我們的心依然會緊緊連繫著。
不論,我們身邊有多少令我們煩心的人,
只要我們彼此深情地凝視著對方,我們的世界只有我和你。


立翔將卡片收起,在往前走幾步後,低下身去拾起地上的第三朵桔梗花和卡片。

打開卡片,依然仔細地看著黎華寫給他的情話。


三朵花的花語是『我愛你』。
立翔,我知道我不夠體貼、也不夠細心,而你只從來不曾對我抱怨過什麼。
這真的讓我很自責、也很捨不得……
可是,這樣不體貼、不細心的我,卻如此瘋狂的深愛著你。
立翔,我愛你。
這一句我愛你,我常常掛在口中對你說,想必你也一定聽膩了。
但是,絕對沒有任何一句會比這句『我愛你』更能表達我對你的感情。


立翔眼裡為黎華的卡片表心漾起滿滿感動地幸福神情。

黎華臉上掛著溫柔的微笑,靜靜地跟在立翔後面。

而接下來立翔當然開始了他那一連串的拾花和看卡片任務。

他一朵花、一張卡片慢慢地拾起,每一朵花和每一張卡片的內容皆是黎華對自己的真心。


七十七朵花的花語是『求婚』。
立翔,花語已經道出了我現在心裡就想做的一件事。
你願意讓我用我下半生所有的時間來永遠陪伴著你嗎?


立翔只是靜靜地將卡片收起,然後再繼續往前走。

就這樣,在不知不覺中,他手裡的桔梗也已經累積到第九十九朵,而卡片也有三十張。

當他隨著花和卡片來到日式房屋的大門前,低眸一瞧,便看到第一百朵的桔梗花和卡片也是美美地躺在的地上。

二話不說,他低下身拾起花朵和卡片。


一百朵花的花語是『白頭偕老』。
立翔,當你收下第七十七朵花時,我就當你是接受了我的求婚。
而這第一百朵桔梗花則是我要給你的承諾。
與你白頭偕老是我現在做希望能做到的誓言。
而我也相信,我一定能做到,只要你願意給我一個機會。


立翔唇角勾著一絲微笑,再次將卡片收起。

之後抬頭看著完全是和式拉門的大門,不多想地就伸手拉開大門走進屋內。

才一進到玄關處,就看到在木製地板上放著一束由四十四朵桔梗花所組成的花束和一張小紙條。

這次不是卡片啊?

他疑惑地先將之前慢慢收集而成的一百朵桔梗花束和卡片放在一旁的櫃子上,隨後才俯下身去拿起花束和紙條。

看著紙條上工整漂亮的字跡寫著:


一百四十四朵花的花語是『愛你生生世世』。
立翔,如果白頭偕老不夠,那加上愛你生生世世,夠不夠呢?
如果還不夠……
那就請你向前一直走,走到一間拉門上掛著『入內』小門牌的房間前停下,
請你拉開門、走進房內,之後打開房內的玻璃落地窗,你會看到我最深的誠意。


「往前直走嗎?」立翔不疑有他地跟著紙條上的指示向前走。

當他來到紙條的指示的房間,伸手將拉門往兩邊拉開,探頭看了一下房內的擺設一會兒,才大步地走到落地窗前,他將手放在落地窗的金屬手把上。

然後只要打開落地窗就好了嗎?

他深吸了口氣,雙手將手把向下一壓、將落地窗向外一推,就在瞬間外面的燈光全都亮了起來。

在眼睛適應外面的亮光後,他才緩緩地看向前方,沒有想到映入眼簾卻是一大片的桔梗花園。

「三百六十五朵花的花語是『天天想你、天天愛你』;九百九十九朵花的花語是『天長地久、愛無止休長相廝守、至死不渝、無盡的愛』;一千零一朵花的花語是『一輩子的最愛、一心一意、直到永遠、忠貞的愛至死不渝』。」

黎華走到立翔的身後伸手將他往懷裡一攬,嘴角勾起笑容,依附在他耳邊悄聲續道:

「而一萬朵花的花語是『愛你一萬年』。這樣我就連你的下輩子、下下輩子、下下下輩子就通通都預約起來了。」

立翔喃喃地回道:「我又沒有答應……」

「你是沒有在口頭上答應。不過,我卻知道你的心早已經答應我了。」黎華的金色眸子中透露出絕對自信的神情,緩緩地揚起嘴角溫柔地笑道。

立翔拉開黎華抱著自己的雙手,轉過身看著他一笑。

「腹黑狐狸,這一招和誰學的?」立翔打死也不相信這麼浪漫的想法會是黎華自己想的。

「歐小姐教的。」黎華看著立翔那張令人眷戀的笑顏,不自覺地將自己去找歐怡青幫忙想點子的事給說了出來。

「紀翔的朋友歐怡青嗎?」立翔挺訝異黎華居然會請別人來教他呢。

黎華點著頭,回道:「嗯,就是她。」

「你居然會求救於別人……華,你的追求點子不會是江郎才盡了吧?」立翔唇角勾起一抹惡作劇的微笑看著黎華問。

黎華伸手抓住立翔的手,手輕輕一拉,便輕鬆地將立翔拉進了自己懷抱。

「對別人,我當然是已經江郎才盡。但是,對你,我卻有滿滿想如何吃對你的點子。」黎華故意用氣呼在立翔敏感的耳朵。

只見立翔雙頰微微泛起紅潮,語調不自覺升高地吼道:「說就說,不要對著我的耳朵呼氣!你明知道耳朵是我的--」突然他抿起嘴不語。

黎華將右手從立翔的腰椎由上往下緩緩地移至他最敏感、最脆弱地方。

「等等!」立翔整張臉爆紅地瞪著黎華,嬌怒道:「是誰准你把手放在我的、我的、我的……」

黎華邪佞一笑,問:「你的什麼?」問完還不忘捏了立翔的屁屁一把。

「啊!」立翔用力地瞪著他,回道:「你這個老不修!」

突然從落地窗外傳來了『噗哧』一聲,嚇得黎華和立翔兩人趕緊分開。

「是誰?」黎華微怒地朝著外面一吼。

「是金皓薰和紀翔。」皓薰面帶笑意地拉著紀翔走進房內,不過進到房內他們還不忘得先脫鞋呢。

立翔一臉訝異地直盯著進房的兩人,問:「你們不是在克烈斯的別墅嗎?」

皓薰頷首一笑。

「我們剛剛是在克烈斯的別墅沒錯。」皓薰大姆指向外一比。

立翔和黎華兩人迅速地看向皓薰所比的方向,果不其然地在花園的盡頭處有間看起來就是好野人才住的起的歐式皇家風格的房屋。

「剛才和翔在花園吃晚餐時,不小心往這一瞧,沒想到就剛好看見你和黎華站在這個房間裡,所以我才拉著翔來這裡跟你們打招呼。」皓薰朝立翔眨了眨眼,用著一切都是緣份的口氣說著。

紀翔略帶嘲弄的口吻對著立翔他們說:「想親熱也要記得關房門。就算現在是晚上,畢竟隔壁是有住人,你們想給人家看,人家還不想看呢。」言下之意就是不要弄髒他和皓薰的眼睛。

「對不起……」立翔紅著臉跟紀翔道歉。

黎華則是不理會紀翔的話,一雙漂亮的金眸直瞪著前面這兩名不速之客。

皓薰察覺到了黎華的強烈不歡迎電波,嘴角勾起一抹好笑地笑容說:「好了,我和翔也該回去繼續我們未吃完的燭光晚餐。至於你們--就慢慢地做先前未做完的事吧。」

隨後皓薰挽著紀翔的右手離開了黎華和立翔的面前。

「根本是來玩我們的吧……」看著皓薰和紀翔消失在花園的盡頭處,立翔不禁喃喃地說著。

「立翔。」黎華再次將立翔擁入懷中,俯下身在立翔的眉心留下一記輕輕地淺吻,道:「七夕情人節快樂。」

立翔在黎華的唇上回了一記淺吻。

「雖然今天好像過的很混亂,但是我真的很感動你為我所做的一切。華,七夕情人節快樂。」

黎華將立翔緊緊擁在懷裡幸福地笑著。

「還有……」立翔從黎華的懷裡小小聲地說著,「不管是幾輩子,你都是我的。」

一聽,黎華俯身吻上了立翔的唇,用吻給了立翔一個真心的約定。

接下來,夜還長的很,這樣甜蜜的七夕夜就留給他們吧。

THE END



預祝大家七夕情人節快樂。
 


天空部落: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