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紫戀紀薰
市長:小雲雀  副市長: 夜殘軒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文學創作同人創作【紫戀紀薰】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湘已(韓瑀星)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原創中載】世紀婚禮之搶婚記(一)-紀薰
 瀏覽892|回應0推薦2

elle066
等級: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2)

夜殘軒
小雲雀

出發的前兩天,大夥意外的全都提早回公司,只差紀翔仍持續趕工中,而金皓薰則是被拉去陪同在一旁。

身為兩位正主兒的好友兼鄰居,林立翔打算策劃一件事,來讓這場婚禮變得有趣、難忘。但盛大的婚禮,總不可能由他一人來執行全部的計畫吧?總得拖幾個人下水,一同參予才行。

正巧兩位正主兒都不在,這種機不可失的當下,當然不能錯過;清了清喉嚨,也不廢話,簡潔明瞭地朝大家敘述自己策劃一整晚的”難忘”計畫。

「很好玩呢,我參加。」歐怡青率先開口答應參予。身為好友的關古威,面色則顯得猶豫。
「這樣好嗎?他們兩個知道後,會很生氣吧?」怕的不是像綿羊般脾氣的金皓薰,而是那如火山般容易爆發的紀翔;發起怒來威力之大,讓人不敢恭維。

「不會、不會。」林立翔拍胸脯保證。「為了薰他什麼都能忍,所以不用擔心。」賊眼不停閃爍。真能忍耐嗎?才怪!

「真的?」開始有些心動。「如果沒問題,倒是很想參加。」

「別想了,就算你一份。」不待他回答,林立翔立即在名單內加上他。

兩個人願意加入,現在就剩……

「你們要不要一起加入?」問的,是角落裡的姚子奇和天晴。

「我們兩個可不可以不要?」天晴怯怯地開口。

「不行。」林立翔想也不想地一口回絕。

姚子奇聞言,雙眉皺起,有些不滿。「為什麼不行?不是自由參加嗎?」

只見林立翔嘴角噙著邪惡的笑容,緩緩說道:「不想參加也行。」語氣一頓。「前天在EAMI的時候,好像看到你和慕容和希單獨在休息室,緊閉著門,也不知道在裡頭做什麼。」

姚子奇一怔,隱約想起他說的事,而後臉色乍紅地迅速站起。半驚慌失措地指著他大喊。「你……你別胡說八道,我們兩個只是單純的在休息,絕沒有你說的那種……那種奇怪的事發生!」明知道沒發生什麼事,但經過他的嘴裡說出,連自己聽起來都覺得奇怪。

「是嗎?」只見他不急不徐地緩緩再問:「如果史蒂芬知道了,也會這麼認為嗎?」

「你……」雙眼怒瞪;沒想到他竟卑鄙的使用威脅手段!

「怎麼?答應參加我們的計畫嗎?」邪氣一笑。

「好啦!我答應!」洩氣地坐回以子上,不甘情願地開口答應。最終還是屈服在他卑鄙的手段裡。

「再來……」雙眼賊溜溜地看向天晴。「天晴,就剩你一個沒點頭答應,真的不考慮一下嗎?」看似詢問的語氣,聽在他耳裡卻有種令人毛骨悚然的感覺。

「我……」腦子裡竟開始想著最近有沒有不小心做錯什麼事情被發現,「可以說不要嗎?」不太肯定地怯怯開口詢問。

「可以啊,我這個人最注重民意了。」此話一說出,紛紛遭來旁人投以異樣的眼光。

視而不見那些怪異的視線,他笑著再道:「前幾天去SOSA的時候,好像看見你把衛亞給弄哭了,是這樣嗎?」

心一驚,果然還是被他發現一件事,但是……「不是這樣的!」輪到他驚慌地站起,並慌忙解釋:「那是他不小心把慕容和希送給他的東西弄丟,我不過是好心的幫他找,誰知道他就這麼哭了,和我真的沒關係!」

「是嗎?」故作天真地一笑。「如果把這件事情和慕容和希說,不知道他會怎麼想。」

「不行!」神色更顯恐慌。「東西雖然找到了,但我答應衛亞不能說出去,你若說出去了,不就害到我了嗎?」

「我想……慕容和希應該會比較在意你惹哭衛亞的事吧。」一旁的姚子奇竟突然插話,還直接說出整件事的重點。

「都說不是我惹哭的嘛!」瀕臨欲哭無淚的境界。

「那你參不參加呢?」林立翔笑問道。

「好嘛,我答應就是了。」被趕鴨子上架,眼看就要被宰了,能不答應嗎?

滿意地看著大夥全都點頭答應,做下最後結論。「到時就由我來發號施令,開始行動時可得多靠大家勤勞點囉。」賊賊一笑。再來只要等到婚禮進行時,適時地實行這計畫即可。

當他沉浸在得意的整人計劃時,所有人紛紛再朝他投以異樣的眼光。

薑是老的辣,就憑剛說的兩件事,便足以證明還是少和這人接觸來的好,以免到時不小心被捉到什麼把柄,被拿來要脅,吃虧的肯定是自己!

※※※※※※※※※※※※※※※※※※※※※※※※※※※※※※※※※

星期日,出發前往穆勒國的前一天,有人抱著喜悅的心情,也有人完全被蒙在鼓裡。而那被蒙在鼓裡的人,此刻滿腦子都是工作的事;辦公室內,接過藝人所給的每週休假日,稍微翻看後,頓時雙眼大睜,神情變得錯愕。

「怎麼都排下星期休息?」驚愕的眼掃過大家。

「咦?你不知道嗎?是要去參加──」神經大條的天晴,忘了紀翔交代不能說出的話,脫口就要說出婚禮的事。幸好姚子奇機靈地迅速摀住他的嘴,才沒讓這秘密被說出。但這疏忽也招來紀翔的一記白眼。

「參加什麼?」金皓薰一臉不解。

瞬間,辦公室裡鴉雀無聲,大夥全互看著,不知該如何接話。才看了幾眼,沒一會兒大家全把視線落在林立翔身上,著名的鬼點子王。

所有人投射過來的眼光,頓時讓林立翔有種壓力上身的感覺。

對上金皓薰納悶地眼神,林立翔的臉色也顯得有些尷尬。忽地,一個念頭閃過他腦海。

「要去參加我朋友的生日。」這理由……不知道會不會太牽強。

「生日?」只見他皺起眉頭,神情更顯疑惑。

「我朋友在埃及,所以我們要去那幫他過生日,順便去那玩。」額頭上開始冒出冷汗。

頓時,所有注視的目光,除了紀翔,都變成欽佩的眼神。鬼點子的號稱果然名不虛傳,這種很扯的理由都想得出來。

「埃及?真的嗎?」雖覺得怪異,但也不懷疑。

才問出,大夥異口同聲道:「是啊。」

金皓薰聞言,面露喜色,雙眼閃著期待的光。「我也要去!」

突如其來的回答,令大夥臉色瞬間變得錯愕。

「不,你不能去!」林立翔半驚慌地脫口而出。

「為什麼?」

「因為……」該死,怎麼全變成由他來編這理由!

以為他擔心自己仍有事要做,金皓薰急著補充。「我可以用最快的時間把剩餘的工作給完成,正好下週你們也休假,事情會──」

「不行、不行,你的男人不想去,所以你不能去!」硬生生打斷他的話,再把問題丟給紀翔,讓他自己去解決。

「真的嗎?」果然,哀怨的眼神看向紀翔。「翔,你不想去啊?」他很想去呢。

「……」該死!雙眼瞟過林立翔,狠狠白了他一眼,再對上金皓薰半懇求的大眼,心一震,慌忙低頭別開那總能令他妥協的雙眼,胡亂地翻著手中的雜誌。

「我不去。」發現這麼說似乎不太夠,再補充:「那裡太熱了,我不想去。」

「是喔……」大眼垂下,一張臉更顯無辜。如果他突然說出自己一人跟著去,不知道紀翔會不會生氣?應該……是會吧。

「總之就這樣啦。」林立翔迅速站起身。「我還得去準備出國的東西,先回家囉。」再留下怕是馬腳都要露出,還是三十六計走為上策。

他的帶頭,紛紛引起所有人跟進。「皓薰哥,我們也先走囉。」姚子奇和天晴第一跟著落跑。

「我們也走囉,下下禮拜見!」剩下的人異口同聲喊出。

沒一會兒,所有人都離開了辦公室,單獨留下紀翔和金皓薰在那。

金皓薰一雙眼眨呀眨地再看著紀翔。「翔……」打算再做最後嘗試。「你真的……」話未說完,就見紀翔自椅子上站起,大步走向金皓薰,將他拉起。「我們回家吧。」

「可是……」他還沒說呢。

牽著他,關掉辦公室所有的燈光。「晚上要吃什麼?」

「我……」想去埃及。

「去外面吃好了,比較不麻煩。」

「……」看來,是沒辦法去了……

※※※※※※※※※※※※※※※※※※※※※※※※※※※※※※※※※

出發當日,紀翔只用帶他出國散散心這個簡單的理由,就拐得金皓薰丟下工作,和他一同出國去。但責任心頗重的他,不忘在出發前,打電話詢問所有的製作人,是否有新的通告在這禮拜出來。說也奇怪,除了有默契地說著沒通告之外,還不忘恭喜他,恭喜什麼?怎麼也不記得有什麼好事情值得被恭喜。

「我們要去哪?」飛機上,金皓薰滿心期待地看著窗外,正好飛過天上的一朵雲彩,穿過雲後的美景,煞是迷人。

紀翔嘴角微揚地看他開心的模樣,笑道:「到了目的地就會知道了。」想起昨晚他還因為不能去埃及,而鬱鬱寡歡了一整晚,現在卻高興得很。

為了達到驚喜的效果,他特地派了一架專機載送公司的人,而他們倆則單獨搭乘另一架專機去穆勒國。

數小時後,飛機抵達目的地,紀翔叫醒睡著的金皓薰。

「薰,醒醒,我們到了。」替他拿開蓋在身上的毛毯,輕輕搖著他。

金皓薰睜起睡眼惺忪的雙眼,打了個哈欠。「到了嗎?」

「嗯。」再替他解開安全帶。「我們該下飛機了。」牽著他將他拉起,兩人步下飛機。

一出飛機,除了站滿不少的人之外,更高掛著歡迎的彩帶。

彩帶上寫著歡迎二王子回家的字之外,還寫著新婚快樂。

新婚!?

金皓薰驚愕地眨了眨雙眼,想看清楚上面寫的字,的確是寫著新婚快樂四個大字。

「翔……」拉了拉和紀翔十指緊握的手,另一隻空的手再指向那四個字。

「那個……是什麼?」

紀翔偏頭看他,滿意他一臉錯愕的神情,看來計劃圓滿達成。

「這是……」

「薰!」才想感性地說出要在這舉辦婚禮的事,驀地,後方冒出了一句喚聲。

是林立翔!

金皓薰回頭一看,就見林立翔正朝自己跑來,忽地一把抱住他。

「薰,我們來了!」

「立翔!」偏頭再往後看,瞧見大夥都在這,還多了史蒂芬和黎華。

「你們怎麼都在這?」此刻的心情驚訝已不足以形容,他腦袋呈現一片空白,完全不知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你們不是去埃及嗎?」

林立翔揮開紀翔那欲將兩人分開的手,一臉笑嘻嘻地看著金皓薰。「我們來參加你和紀翔的婚禮。」

這句話就像雷一般直直打進金皓薰的腦裡,他只感覺轟隆一聲在耳邊迴盪。

「婚禮……?」他喃喃自語,太多的驚訝讓他變得有些呆愣。

一個使勁,紀翔終於推開林立翔緊抱住金皓薰的手,不著痕跡地將他移至另一邊,刻意分開兩人。

「記得我說過要和你舉辦個婚禮嗎?我打算提早舉行,而且把地點換成在我的家鄉。」深情款款地凝視他,感性的嗓音緩緩說出。

金皓薰呆愣的雙眼漸漸回神,轉變為驚訝、感動。「我還以為……」一直以為沒這麼快,也認為地點是在維也納,而紀翔給他的機票,也是在那。

「我想給你個驚喜難忘的婚禮。」雙手環住他的腰,臉上的笑意逐漸擴大。

「我……」頓時間,他感動到不知該說些什麼,這樣的安排的確讓人難忘。

「等等!」林立翔驀地打斷兩人的對話。

只見他將金皓薰拉離紀翔的懷抱,再退後了幾步。「婚禮明天進行,今晚你們不能同房睡。」

紀翔聞言,惱怒地瞪著他。「林立翔!你在胡說八道些什麼?」伸手想再拉回金皓薰,不料他卻把人拉得更遠。

「我沒胡說,這是中國流傳下來的儀式。」話說得理所當然,但眼底卻閃過一抹狡黠,嘴角微微上揚。

「誰管你是不是流傳下來的儀式!」忍不住怒吼出聲。「這是現代,少給我在那定什麼亂七八糟的規定!」見他拉著金皓薰不斷避開自己的接近,內心的怒火迅速上升。

「我說了算!」躲得累了,索性擋在金皓薰面前,不讓他抓到。「你忘了嗎?我可是薰的半個親人,想娶我家的薰,就得聽我的!」

「你!」終於停止動作,殺人的目光直瞪著他。

「我怎麼?難道我說得不對?」不甘示弱地瞪回去,只是少了殺氣。

「立翔……」金皓薰在他後頭輕輕拉了他一下。很想說其實有沒有住一起也無所謂啊,不過是一晚而已……

聽見喚聲,就猜到金皓薰的心思。林立翔頭也不回地道:「金爸爸不在了,當然由我當你的親人,總之我說了算!」不這麼做,他的計劃怎能實行。

紀翔咬緊牙地再瞪著他,恨恨地怒道:「隨便你!」轉身,氣沖沖的離開。

這結果,林立翔滿意地笑著,而金皓薰則顯得有些不知所措。

「翔他好像很生氣……」那離去的背影,讓他起了些罪惡感。

林立翔拉著他走向大家。「不過是在鬧性子罷了,別理他。等到明天結婚後,他心情就會變好的。」

結婚……是啊。雙頰微微泛紅,結婚呢,他和紀翔的結婚典禮,不知會是什麼模樣?真期待……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61709&aid=35700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