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紫戀紀薰
市長:小雲雀  副市長: 夜殘軒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文學創作同人創作【紫戀紀薰】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湘已(韓瑀星)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原創中載】世紀婚禮之搶婚記(開端後記)-紀薰
 瀏覽720|回應0推薦2

elle066
等級: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2)

夜殘軒
小雲雀

交待完下週休假的事,金皓薰也風塵僕僕地買了一大堆吃的東西回公司。在大夥吃飽喝足,開心在公司消磨了一下午的時間後,紀翔也在五點時,拉著金皓薰早早離開公司。

車上,金皓薰納悶地看著駕駛座上的紀翔。「要去哪阿?」

紀翔淡淡笑道。「帶你去見個人?」

「見誰?」

「我母親。」距離結婚的日子只剩下不到一個星期的時間,是時候帶他去了。

金皓薰一怔,眨了眨雙眼,錯愕的眼看著他。

看他的母親?現在?

笑看他驚訝的臉色,也不意外他有這種反應,畢竟對他來說是突然了點。「我們也在一起好一段時間了,所以想帶你去見見她。」

聞言,金皓薰的臉微微紅著,有股甜甜的感覺在心頭裡蔓延。「可我今天穿得很隨便,需不需要回去換件衣服再去?」第一次呢,還是慎重點好。

「不需要,你現在這樣就很好。」很迷人。

駛進公園的停車場,停好車後拿出剛在路上買的鮮花,下車牽著金皓薰就往公園另一頭鮮少人會去的地方走。「就在前面不遠的地方。」溫柔地說著,此刻的他神情看來也和一般有些不同。

離目的地越近,金皓薰的心就越顯緊張。緊握著紀翔的手,不安地再問:「翔,我現在這模樣真的可以嗎?」語氣一頓。「你知道的,在外頭跑了一天,看起來總是……沒這麼整齊……」

紀翔放慢腳步,和他並肩後一把摟住他,還故意在他身上嗅了一下。「不會啊,沒汗臭味,看起來也很乾淨。」語畢,還在他白嫩的臉頰親了一下。

乾淨?沒人這麼形容吧?

忽地,紀翔自言自語地咕噥道:「以後你還是少打扮的好。」想起歐怡青說的那三個仰慕者,就令他心裡有些不痛快。

「什麼?」因聽不清而一臉疑惑。

「沒事。」笑著再摟緊他,轉個彎,來到母親的墓前。

站定在墓前,他淡道:「這是我母親。」

兩人並肩,視線直勾勾地望向墓碑,紀翔再緩緩道:「媽,這是金皓薰。」

從未有過這樣的經驗,初次體會到的金皓薰,神情顯得特別緊張。他僵硬著身子,朝墓碑鞠了個九十度的躬。「紀翔的媽媽妳好,初次見面,我叫金皓薰,請多多指教。」

紀翔見狀,忍俊不住地笑了出聲。「你當是在說公事啊?這麼正經。」

站直身子,紅著臉瞪他。「第一次見面是該認真點啊。」

他淡笑不語,將手中的鮮花放置在墓碑前,再伸手摟著金皓薰的腰。「媽,他是我選擇的人,也是決定過一輩子的人,所以帶他來給妳瞧瞧。」溫柔看了金皓薰一眼,才將視線轉向前方的墓碑。「雖然他笨了點,也不太聰明……」語氣一頓,同時招來金皓薰皺眉瞪視。笑意加深,摟著他的手臂縮緊了些。「卻是我最愛的人,希望妳會喜歡他。」

抿著嘴,金皓薰心頭湧上一股酸意,眼眶裡積著淚水。他眨了眨眼,努力不讓眼淚掉下,只沉默地凝視著紀翔好一會兒。半晌,吸了吸鼻子,才緩緩道:「那我該說些什麼?」淚水不爭氣地從眼角流出。

紀翔笑著拭去他臉上的淚水,捧著娃娃臉,低頭覆上他的唇吮吻了好一會兒,才稍稍放開。「你可以說……」邪氣一笑。「會給我幸福啊。」

不經意的話,令金皓薰沉默了好一會兒,望著他,道:「和我在一起你幸福嗎?」雖有一點點不服氣他剛說自己笨,但卻也不得不承認自己的確不怎麼聰明。這樣的自己,有把握給紀翔帶來幸福嗎?

紀翔抬手順了順他前額的髮,抹去他眼角的淚痕,深情款款。「只要你繼續深愛著我,那我也會繼續的幸福下去。」一頓,再補充:「而且只能愛我一個。」明白的表示自己現在很幸福。

驀地,金皓薰手臂一伸,緊緊抱住他。「翔,我愛你。我從沒像現在這般這麼愛著一個人,如果我在你身邊能給你幸福,那我願意一輩子都留在你身邊,讓你幸福快樂。」眼角又忍不住落下了些淚水,但這次他直接全抹在紀翔的衣服上。

在一起一段時間了,第一次聽見他如此的深情告白,頓時間只想好好地吻著他,宣示心中的愛意。

可尚未有任何動作,就見金皓薰已放開他,退後了幾步,拉開和他的距離。「我帶你去個地方。」轉身再朝紀翔母親的墓碑再鞠個躬。「伯母再見了,很高興今天的會面,下次我再陪紀翔來見妳。」轉身,拉著紀翔就往另一頭跑。

紀翔不解地看著他。「要去哪?」

「去見我爸爸。」語氣一頓。「他就在附近。」
附近?沒記錯的話,他爸爸的骨灰應該是隨著大海遠去才是,怎麼會在這?

只見金皓薰拉著他到公園裡面海的地方。「我就是在這把爸爸的骨灰灑向大海,所以帶你來這。」說著,眼淚不自覺地流了出來。「就因為他臨終前喜歡來這,所以我選擇在這實現他的心願。」放開紀翔的手,手在嘴邊形成個擴音的圓形,對著海的遠處大喊:「爸,我帶著要過一輩子的人來看你了,你看見了嗎?」說著,眼淚也掉得更兇。

紀翔心疼地拉過他,默默不語地將他緊摟在懷中。

「他生前老念著要我帶另一半來見他,現在雖實現了,卻遺憾沒能讓他親眼看見。」頭靠在他的肩上,眼淚浸濕了他的衣肩。

紀翔心疼地伸手抹去他臉上的淚水。「別哭了。」放開他,也決定做一件事。

面向大海,手也在嘴邊作擴音,大喊道:「金爸爸,放心的將他交給我吧,我會好好照顧他,讓他永遠幸福快樂。雖然他單純且笨的個性容易讓人生氣,但我就是愛這樣的他。」

聞言,金皓薰噗嗤一聲笑了出來,也止住了淚水。

轉過身,紀翔笑著將他摟進懷中。「這樣的說法你滿意嗎?」再用手輕輕拭去他臉上僅剩的淚水。

帶淚的眼微彎,笑著。「我真有這麼笨嗎?」

「是很笨。」看見他的白眼,噙笑的嘴在他唇上落下一吻。「但笨得我很喜歡、很愛。」手探進自己的口袋,拿出了金皓薰當初給他的傳家玉珮。「這東西我一直帶在身上,捨不得拿下,就像我捨不得放棄你一樣。」

金皓薰聞言,臉迅速泛紅,手指輕觸著雪白的玉珮。「爸爸說這東西只能給另一半,所以我才將他交給你……」一頓,像想到了什麼事,再道:「但是他好像說在一起後,就能拿回來,真怪……」

紀翔挑眉地看他。「拿回去?」他可不打算還回去。

「又好像不是……」皺起雙眉。「當初他交給我時,說是要送給另一半,就像他當初交給我媽一樣。但後來我問他,給了為什麼又會出現在他手上,他卻說,兩人結婚了,東西當然就會跑回他手中。」抬起疑惑的眼對上他。「這樣不就代表要拿回來?」

忽地,一陣無言感席過紀翔的心頭,他笨是早已知道的事,只是沒想到會笨得這麼誇張。輕嘆口氣,「我想金爸爸的意思,應該不是你說的那樣。」

「那是什麼?」謙虛地請教。

「因為你母親也早早離開人世,交玉珮的任務當然落回金爸爸的手中,所以不算是再拿回來吧。」既然他笨,只好辛苦點替他解答囉。

「哦……」頓時恍然大悟,睜著大眼崇拜地看著他。「原來是這樣,我還想哪有人給了又拿回來,那不是很怪。」

大眼因方才流淚的關係,看起來特別閃閃發亮;紀翔情不自禁,再次低頭深深吻住他。半晌,才意猶未盡地放開他。「你這麼笨,也只有我能忍受得了。」深情之際,不忘調侃他一番。

「哪有這麼誇張……」一臉委屈。

「是、是,你一點也不笨。」牽起他的手。「我們回家吧。」

「嗯。」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61709&aid=35666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