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紫戀紀薰
市長:小雲雀  副市長: 夜殘軒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文學創作同人創作【紫戀紀薰】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湘已(韓瑀星)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原創單篇】親熱戲 -【紀薰】
 瀏覽605|回應0推薦2

elle066
等級: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2)

夜殘軒
小雲雀

「卡!這段不行,重拍。」

床上,紀翔光裸著上半身,坐起身後一臉惱怒和不耐煩的表情,瞪著躺在床上另一頭的馬秋慧,怒罵出聲:「搞什麼?!短短一個畫面妳是要NG多少次?」

馬秋慧一臉無辜,委屈道:「我不是故意得嘛,拍這種戲,我就是容易不好意思啊。」

「既然如此,那就不該接下這部戲!」語畢,暗自咒罵一聲,迅速下床。「我要休息十分鐘。」也不管導演准不准,擅自走到一旁的角落坐著休息。

該死的,如果早知道和他演對手戲的是馬秋慧,一定會拼了命的拒絕接拍這部戲,瞧現在短短一個床戲就得重拍好幾次,不免開始懷疑那女人是真的失誤還是故意NG。

在角落努力平復著心情,驀地,一瓶礦泉水出現在他眼前,順勢抬頭,看見黎華正拿著水站在他面前。

二話不說地,接過水直接打開喝著。

「心情差?」黎華嘴角噙著一貫地溫笑,淡聲道。

紀翔沒好氣地瞪了他一眼。「你說呢?連續重拍這麼多次,就不信你會覺得好。」

「她那樣……的確是誇張了點。」笑著,話別有用意說出。

拿起水連喝了好幾口,順了順氣,才再道:「我沒記錯的話,這部戲好像是你讓薰替我接下的吧?」

黎華秀眉一挑,嘴角再往上揚。「你不會是認為我從中搞鬼吧?」轉過身背對他,臉上狡黠的笑容不願讓他發現。「我只是單純的認為你能勝任這部戲的第二男主角,才讓皓薰替你接下這部戲。」故意不說出早知道和他演對手戲的是馬秋慧,說了,只怕會遭來一頓打,他可沒這麼笨。

瞪著他的背影,咬緊牙,總覺得事情似乎不這麼單純。「薰知道有親熱戲要拍?」

「你認為他該知道?」轉過身,對上他的視線。「我不認為讓他知道會比較好,不知道會讓他心裡好過些。」不知道,也才能拐他幫紀翔簽下這部戲。

瞬間,紀翔瞪視的雙眼,冒出怒火。「至少他不會幫我接下這部戲!」該死!就知道沒這麼簡單,一定是故意隱瞞床戲的事,再拐金皓薰簽下這個約。

所謂的物以類聚,正好用來形容黎華現在的情形,竟然和他玩手段,和林立翔搞同樣的手法,都從單純的金皓薰下手!從現在起,他要格外注意這兩個傢伙,不能讓他們輕易就接近金皓薰!

怒火正持續燃燒,還想再多罵幾句時,一旁的工作人員走近他們。「紀翔,十分鐘到了,要開拍囉。」

視線淡淡掃過工作人員一眼,自椅子上站起。「我知道了。」

離去前惡狠狠地再瞪著黎華。「別以為我不知道你打什麼歪主意,這筆帳我會記著,更會討回來的!」

狡猾地笑看著紀翔離去的背影,會慫恿金皓薰接下這部戲,只是為了好奇紀翔對別的女人是否會有反應。事實證明,看來他除了對金皓薰會有感覺之外,其他的一律全無。

再看了眼開拍前,紀翔罵馬秋慧那凶狠的模樣,嗯……是個不錯的試驗呢。

***************************************************************

「對不起,我無法再忍受你的行為……」語氣一頓。「我們分手吧。」

「不!妍芳,我愛妳!別離開我好嗎?」

「……」一股無言感後瞪著眼前的人。

「呃……我說得不好嗎?」被瞪得有些害怕,怯怯問著。

「很爛,說得毫無感情。」

金皓薰扁著嘴,一臉委屈。「我本來就不是演戲的料,當然說不好啊。」哀怨地看著手上的劇本,有點無奈。

他無辜的模樣,林立翔看得抿緊嘴,發覺自己似乎太過嚴苛。「那要不這段就先跳過,直接跳到下一段吧。」

「跳過?」雙眼瞬間閃出錯愕的光芒,迅速低頭翻閱了下劇本。「這……真的要從這段開始嗎?」看著劇本上描寫的劇情段落,他的臉漸漸泛紅。

「沒錯。」林立翔的臉上露出詭異的笑容。「這一整段是精隨啊,當然得演這一段。」

面色猶豫地再低頭看了看劇本,半晌後再抬頭看著林立翔。「能不能……讓黎華替你做排演?」說著同時,臉越來越紅。「我演得很爛,怕會演壞……」

「你忘了我剛說的嗎?這段怎能找他?」除了不想讓這排演變得真實化,重要的,是想藉此看他害羞的表情。瞧,臉紅得像蘋果一樣,挺有趣的。

想著這劇本最終是要給自己,咬緊牙,忽略那害羞的情緒,硬著頭皮看向他。「好吧,來演吧。」

丟下劇本,金皓薰雙眼閃著銳利的光。「不!我不會讓你離開我!」手一伸,就往他的方向撲過去。

「不要!放開我!」入戲地林立翔被壓在地上,順著說出台詞。

「你是我的,一輩子都是!」誇張地拉扯他的衣服,嘟著嘴,就要往他臉上親。

「你們在做什麼?」低沉的聲音冷冷說出,殺人的目光直視著地上跌在一起的兩人。

一見來人,金皓薰心一驚,瞬間跳起和林立翔拉出些距離。

「翔,你回來啦。」表情尷尬地乾笑著。

「你還沒回答我,剛才到底在做什麼?」寒冷的聲音散發出他的怒氣,殺人的視線卻緊緊盯著林立翔不放。

視線對上他,林立翔倏地露出天真的笑容。「排戲啊。」撿起被扔在地上的劇本。「我的新創作,特地找薰來排演裡面最重要的部分。」笑得無邪,一點也不因他的怒氣而受到影響。

「兩個人疊在一起就是最重要的部分?」聲音的溫度驟然下降好幾度,雙手也開始緊握。今天在片場的怒氣,外加進門時看到的那一幕,足夠讓他找個人來揍。

緊握雙手的那一刻,幾乎讓林立翔同時發現,警覺性一起,站起後巧笑倩兮地走過紀翔身旁,挽住黎華的手臂。

「華,看來今晚是沒辦法在這吃晚餐了,咱們出去吃吧。」動作極快地拉著黎華走出大門,其他的就交給金皓薰去解決吧。

罪魁禍首一走,金皓薰只能睜著無辜的眼,繼續看著紀翔。

「排戲?」壓抑住怒氣走近他,將他一把自地上拉起。

「呃……是啊。」

冷哼一聲,「我倒不知道你還會替人排戲。」話中充滿嘲諷。

金皓薰抿緊嘴,一張臉更顯委屈。「立翔說需要有人排一下那段戲的部分,所以就……」

「那他怎麼不找黎華,只找你?」

問著,被嚇到慘白的臉又再次發紅。「呃……那個……因為……」這問題他一開始就問過了,想到不能找黎華排戲的理由,不由得讓他害羞起來。

「嗯?」語氣開始有些危險,雙手伸出。圈住他的腰。

「就是……」倏地轉頭,看向窗戶。「今天月亮很圓,很漂亮,想去看嗎?」裝作無事地淡笑著。「所謂月圓人團圓,圓了,總是好事……」

「……」

紀翔一隻手輕輕扳過他的臉,四目相對。「這跟月圓有什麼關係?」眼神中寒冷的氣息已不復見。「今天的月亮還沒圓,還要再好幾天才能看見月圓。」

「……」

瞅著他,大眼無辜地眨了眨。「還沒嗎?」

「是還沒。」忍俊不住地,紀翔嘴角漾起笑容。「下次可不許你再替任何人排戲了,知道嗎?」不找黎華排戲的理由,他一想就知道,還不是怕到最後,黎華會直接撲倒林立翔,會問他,不過是想再確認罷了。

「連立翔也不行嗎?」

「不行!」頭俯下輕啄他的唇。除了我,其餘的都不許。

在他仍來不及反應任何事時,紀翔身子一彎,一把抱起他。「現在輪到替我排戲了。」

「排戲?」順勢摟過他頸項,詫異地看著他。

「排親熱戲。」再吻上他的唇,凝視著他的視線帶著慾望。

他一怔,有點反應不太過來。「親熱戲?」印象中沒替他接過這類的戲。

「我自己寫的親熱戲。」寫劇本是吧,他也會。

抱著他就往二樓的臥房走去,要實質地演練這場親熱戲。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61709&aid=3317388